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五、女生宿舍的争吵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314 2016.05.19 21:33

  宿舍里的人正在议论,刘利敏听了一会,才知是在评选班上男生之最,她不作声地到洗手间去,再出来时,讨论更热烈了。高莉莉就多余地向她汇报,说已评了几个“最”又遂一报给她听。刘利敏就听,顷刻又有几个人加入汇报组,七嘴八舌加上嘻嘻哈哈吵得不亦乐乎。刘利敏只能听到满耳都是声音,具体内容却不清楚,也没心思去想。正好晚休铃响起,她趁机宽衣躺下,大家的话题继续下去,接下来讨论到“最令人难受的男生,”公认是邹恺,谁也没异议,接着讨论“最有才华的男生”,高莉莉首先报出张强的名字,理由是能弹能唱,还能写歌,大家纷纷笑高莉莉日久生情迷住了双眼,谁也不信他能写出歌来,高莉莉说亲耳听过,并让刘利敏证实,刘利敏说了声是真的,大家还是不信,都说八成是拿人家的歌改动几句歌词,有人说,有才华的人都不外露的,张强这样好出风头,为人也不谦虚,有一分才华就吹出十分来,这样的人怎么也算有才华?有人说,要是唱唱歌就算有才华,那我们家的老奶奶也很有才华了,她也会唱。卢莺莺不满意大家只这么议论几句,就立刻提张强的其他方面,诸如抽屉一团糟,被子常不叠等等等等,大家纷纷口灿莲花地取笑一通,论得热闹了,卢莺莺建议干脆就给他评个“最无耻的男人”,因为张强说话象个流氓,又喜欢与女人来往,典型的好色之徒,徒弟更全是女生,谁知他安的什么心?这话其余人已经听出不对,卢莺莺却谈锋甚健随便还举几个例子证明张强无耻。刘利敏终于忍不住说:“卢莺莺,你自己还不是爱跟张强开玩笑,你说他是流氓,那你是什么?”

  有人笑道:“卢莺莺,你只顾说人家师父,现在弟子出面了,还不赶紧赔罪?”

  卢莺莺说:“班长别生气,我是开玩笑,张强才华横溢,热爱同学尊重妇女,应该评一个最佳护花使者。嘻嘻。”

  刘利敏一点也不想开这个玩笑,有点生气地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卢莺莺自从有了个阔气的男朋友后,对这种质问的语气已经很不适应,冷笑道:“我有什么意思,你才有意思。”

  宿舍猛地静下来,高莉莉叫道:“卢莺莺──”自然是想制止她说下去,但卢莺莺今非昔比越发豁出去似的叫道:“有什么?这叫和尚头上的虱──明摆着的事,要爱就爱,躲躲闪闪,算什么,有胆去爱,还怕别人说?我就不怕。”

  刘利敏一时急怒攻心,反而没说话,高莉莉怕她急坏了,赶紧下到她床上说:“卢莺莺,你怎么信口开河,班长根本不可能这样,班长,你别生气。”

  出乎众人的意料,刘利敏的声音相当平静,说:“我犯不着生气,可是我提醒你,卢莺莺,说话要负责任。”大家听她声音冷峻,不敢再说什么。卢莺莺“哼”了一声,维护住尊严之后,也不说了。

  陈妃却开了口,道:“不管爱还是不爱,都是人家自己的事,谁也没权干涉,有些人自己本身就不三不四,却喜欢说长道短,这样评价张强,简直是瞎子摸象。”

  刘利敏知道陈妃是想帮自己,可是这样一帮,似乎也不妥,却又不好责怪,黑暗中咬着牙,听到有几个人嘻嘻哈哈打圆场,请大家休伤和气,退一步海阔天空。其实如果在往常,陈妃这种挑衅性的话势必能引发一场舌战,宿舍中最彻底孤立的就是陈妃,大家公认最“不三不四”的人也是陈妃。何况这句话杀伤面积大,群起而攻非常正常,这种事403已经有过不止一回了。不过这一回大约牵涉到刘利敏,大家不好多说,便空洞地开句玩笑,遮掩住火药味,然后沉默。

  四周声止,刘利敏的思维便发散了,一时歌声与吉他声交织在耳边响,越来越响,一个男人带着磁性的歌喉诉说一个过期的故事,那人孤独地抱着把吉他吟唱着寂寞,歌声飘飘缈缈。那如花的容颜是否曾为我妍?

  她的心寥寥落落,有一声叹息,浓缩了一切虚空,却依旧付与虚空。她从期待中来,又从失落中去,活在梦与现实的边缘。其实,梦也遥远,现实也遥远。

  窗外,雨又开始下,点点滴滴,零零落落,断断续续……不知风雨几时休,已教泪洒窗纱湿。

  这一夜,有些漫长。

  次日,刘利敏与高莉莉正在餐厅上吃早餐,陈妃也端着早餐过来,刘利敏便朝她笑着一点头,陈妃也一笑,看着高莉莉,旋即又坐在刘利敏对面,说道:“刘利敏……”欲言又止的样子。

  高莉莉便站起来,她对陈妃没有好感,与陈妃在一起,便有得罪其他人的可能,所以说有事要走。陈妃冷冷地瞥她一眼,没说什么。

  刘利敏有点奇怪地紧张,向陈妃笑笑说:“你早。”

  陈妃说:“你早……我想跟你说几句话,可又不知从哪里说起。”

  刘利敏有点不安道:“如果你觉得不方便的话。”

  “我没有什么不方便的,我现在什么都不在乎,有什么不方便,只是你不象我,你是众口铄金,我是积毁销骨。坦率地说,你和我不是一条线上的人,但是这并不等于我们之间有不可逾越的鸿沟,我现在,是想拉近一下这中间的距离。”说罢看住刘利敏,又问:“可以吗?”

  “其实,你有你的方式……”

  “但我的方式不那么令人舒服,不过我不是想说这个。”

  陈妃忽然有点冲动,压抑了很久的样子,“我是鼓足了勇气才向你迈出这一步的。”

  “那,你究竟想说什么?”刘利敏已经尽量使自己语气婉转了。

  “我失恋了。”陈妃突兀地说,苍白的口气。

  “哦。”刘利敏不知该不该寄予同情,陈妃的故事太特别了,这样招摇,出现这个结果未邕不是人们所愿。她其实早就猜出来了,却没想到陈妃会跟她明说,说时用的又是这种语气,陈妃显然不是轻易跟人提自己的不幸的人,因为那样会损伤好怕颜面。

  “我跟那个人,方松,完了。”陈妃多余地补充一句,“不过,完了也好,迟早的问题,早些更好,可说是有点不甘心……其实我应该早一点想到的,事实上,开始时也只是一种需要罢了,没想到其他。这件事只怪我自己,把自己烧得太旺,不耐久,一会儿就烧尽了,剩了一点灰烬。我曾经流过泪,在独自一人时,流过不少了,后来想还是潇洒点好,这世上没人同情你,除了你自己,而且我能说什么呢,与其说是他玩弄了我,不如说是我自己玩弄了我自己。我太虚荣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