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四、心结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643 2016.05.19 17:33

  张强收回思绪,决定冒着雨也要给妈妈挂一个电话,问问是怎么回事,他也不管此刻正上着自修,把信放好,放时把抽屉弄得太响,惊动了刘利敏,刘利敏扭过头来,向他看,眼里发出询问的光,不用说,她估计到他要出去了,更不用说,她不愿意他如此放肆的,毕竟正上着晚自修。

  张强急忙从抽屉里另外掏出一本书,他看懂了刘利敏的眼睛语言,不想拂刘利敏的意,为了让她安心,他可以适度约束自己,刘利敏见他没走,冲他笑笑,张强浑身舒畅,感到自己是做对了。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他偷偷向四下看了看,发现果然有人在用奇怪的目光看他,他心里暗暗得意。

  一下课,他就直奔电话亭,黄琪问明他急急打电话来的原因,沉默不语,张强说:“妈,你们干吗一定要和文老师闹僵?我已经答应了文老师周六到他们家去。”

  “他对你真的这么重要吗?”

  “这不是重要不重要的问题,我就是想去。”文家对于张强的魔力绝不止于文老师。不过张强不想细说。

  “还是听你爸的话,不去吧,万一让他知道,他的脾气你也清楚,而且我也想不出我有什么非去不可的理由。”黄琪的声音沉甸甸的。

  “这是怎么回事嘛。”

  “我也说不清楚,你听我一句话,为了避免麻烦,你就照你爸信上说的去做。我现在还有工作要做……”

  “妈,你别走,我已经答应了文老师,无论如何也要去,再说我还想文老师学点东西,长长见识,我不想放弃这个机会,绝不放弃这个机会。”

  黄琪沉默了一会,无力地说:“要去就去吧……我知道我管不着你──但你不要告诉爸爸,家里已经不能再乱下去了……我现在没空,挂电话吧。”

  张强放下电话,在电话亭里呆了足足两分钟,妈妈虽然最后答应了让他到文老师家,口气却带着无奈,恐怕不那么简单,最好是跟大姐张秋通个电话,她是个交际天才,在父母之间最善于周旋,问问她,或者能了解一些情况。

  刘利敏收到一封信莫名其妙的匿名信,哭笑不得,那封信是因为发现她近来与“贵班的某位男生”过从甚密,为使她不至于陷入污淖特意写的,写者声明,他对她绝对没有任何妄想,她是他心目中的女神,只因为“该男生”实在不是值得她结交的人,担心她是受骗上当,才不得已用了这种为人所不齿的手段帮助她。写者说:“该男生”为人不端,轻浮暴躁,毫无责任感,是个玩世不恭的人物,还在初中时就曾与一女同学有过****史,闹得满城风雨,最终导致那女同学成绩下降,中考名落孙山,而他便因此将那女同学抛弃。此外,写信者感情零度介入地列出一些“该男生”的劣迹,反复引证“该男生”确实卑鄙下流肤浅无聊,交之无益。写信者最后再声明,他只是为了她的幸福才写的,劝她三思。刘利敏看了后“三思”了一下,便把信揉成一团,用火烧了。

  下了自修,拿起一本吉他书,是一本有关弹唱方面的,一翻,就翻到了那首《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吉他的声音便淙淙而,一个忧郁的磁性的男声从遥远的角落里飘来:“午夜的收音机轻轻传来一首歌,那是你我早已熟悉的旋律……”忧郁的男声被层层叠叠的纸盖住了,扁了,瘦了的歌声……原来这歌声从当年起就一直没消失过,象一张音乐贺卡,一翻开心灵的书页,音乐又出现了。她的心灵里原来满是电池,这么多年了还是消耗不完。难道张强也有一个历史,也携了一个背景到这儿?她想起那封信,楞了楞。教室外的雨声没有了,这几天里一直下着晚雨,从黄昏开始,常常一下几个小时,这时正是春夏之交吧?再过一个月,就要毕业了,三年,带了一个疲惫的梦,一会儿象是圆了,一会儿却又扁了,清清瘦瘦的梦。她的三年与别人不会一样,所有的色彩都装在一个半透明的薄膜里,在外面看着是一团白,挖出来就不,百花凋零式的缤纷美丽,不知自己落在何方,只知是夹在梦与现实的边缘。有一句诗,张强这几天背给她听的:“如豆黄灯笑倦客,南华经上索荣华。”她感到的是一种躲避风雨不敢伤春的无奈,别人读起来也许不是这个感受。

  她离开教室时,却发现人已走光了,连邹恺也走了,陈妃却还在。陈妃变了,很彻底的变,毕业晚会不肯再出节目,午唱时间不肯带唱,却又在人们都走光了之后,还在教室内呆。刘利敏心中一声,便走了。她不想理陈妃,陈妃不是她惹得起的人,虽然陈妃从来不象对别人一样对她有过恶意。

  果然天气已放晴了,路灯却还是有些泛黄,显然还无法消化掉刚才那猛烈持久的风雨,仍让重重的水气裹着。这还是三年前刚来时的那盏灯吗?那时,有一次,也是在风雨之后,走过这盏灯,看见的也是这样了黄的光,只是那时的黄是清艳的,象是刚从颜料盒里出来,现在的黄却完全没了光泽,已经老了的黄……黄得让人心弦一阵阵的发颤,陡然的心慌。

  校道上已经没有几个人了,不,甚至只剩下她,一阵风清清爽爽地吹来,卷动她白色的连衣裙。下了一场雨,气温也降了,她觉得有些凉意。忽然有人在背后叫了声:“刘利敏,等我一下。”试探式的,小心翼翼的。

  居然是陈妃,如果说陈妃让她等还不至于太令人意外的话,这种语气从陈妃口中出来,就使刘利敏简直不知该如何是好。

  刘利敏说:“哦。”就等陈妃,陈妃很快上来了,走到身边,一只手拉住她,冲她一笑。刘利敏看到那是黑暗中一点光亮似的笑。但陈妃没说什么,一阵风又吹过来,凉意锐减,刘利敏不知怎的,忽然有一种感动,却不知该说什么。

  两人就手挽着手往宿舍里走。

  没人知道刘利敏心里的别扭,公认为坏女孩子的代表人物陈妃居然与她这样一个公认为好女孩的代表人物手挽手一同走回宿舍。在她和陈妃之间,能够筑成一个象样的桥梁吗?尽管她与陈妃从来不曾闹过别扭,甚至曾出面为陈妃排除过干扰。譬如一年级时陈妃在班上指导大家排练大合唱,张强就在下面鼓捣,自吹有郑小瑛、卡拉扬的指挥天才,想要取代陈妃。对这种不顾大局的拆台,刘利敏说直接提出了批评。当时刘利敏与张强关系一般,而且张强已经臭名远扬,她能挺身而出维护陈妃,就难能可贵。──但这毕竟是出于班集体利益,不渗透个人感情。从个人感情上说,刘利敏与陈妃不融洽,刘利敏在欣赏陈妃的才能时,对她的生活方式也颇为反感。只是她不象其他人那样予于非议,在人格上多尊重一点陈妃罢了,至于和陈妃结交,那是她连想也不曾想过的。陈妃这种人,是否该结交呢?

  不过,看到陈妃的热,她又有点惭愧,觉得这样一想已经对不起陈妃了。陈妃从不这样对待班上的任何女生,那更说明这份感情的难得。可是陈妃为什么突然要主动来接近她,而又一言不了?刘利敏知道不该疑虑什么,陈妃并不是个想利用别人的人,可是她还是有些不知所措,至少很难为情,不知道这样做会不会引起同学们的惊诧。所以在宿舍门口,好难免为难,脚步放慢下来,看看陈妃,陈妃明白了什么似的松开她的手,苦笑一声,先进了宿舍。刘利敏有些内疚,随后进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