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六、不如吵翻了算了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051 2016.06.03 08:15

  那时的天气很糟,站着不动身上也无法遏止的出汗,清风徐来似的邱素萍也没能送走他的郁闷,邱素萍脸上也是沉沉的忧郁,看看张强,说:“张强,你心情不好?”

  张强说:“没有,是有一点。”

  “你爸爸妈妈现在怎么样了?”

  “他们──是和好了。”

  “我们去冷饮店吧,天气太热了。”

  张强点点头,和邱素萍并排往冷饮店走去,一路上他让心事满满地塞着,甚至连与她走时通常有的别扭也忘了,更不说话,这场面甚至到了冷饮店也没改变。但他能察觉到邱素萍不时地看他一眼,那种眼神不安而忧虑。可他还是不想说什么,因为只要一说,就难免不让邱素萍难过,爸爸的话频繁地敲击他:“你要去文毕恭家,可以,至少要具备两个条件,一,我死了,二,我们断绝了父子关系。”那是张强临来前说的,张强没法跟他论理,而且也根本不敢论理。为了家庭的牢固,为了爸爸,更主要的是为了妈妈,张强也只能按他说的办。因为邱素萍,他可以原谅文老师,但他不忍再去挖爸爸的伤口。

  但面对邱素萍,他又怎能拿出这个态度?现在的邱素萍,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只有在父母之上,让她再为这件事伤心,在他看来,简直就是惨无人道,以前伤害过她,他一直没有真正原谅过自己,但那毕竟是出于误会,而现在呢?

  邱素萍拿着两杯冰花回来,也许是看见了他呆着的目光,移开视线,在他对面坐下,店内有好些熟悉他们的人,都装作不认识,没打招呼,显然是看到了他们异样的神情。

  “你情绪不好,是不是碰到了烦人的事?”邱素萍把一杯冰花递给张强。

  “其实也没什么。”张强强笑。

  “我知道,你爸爸还是不能原谅我爸爸,可是这也不能怪你,你没必要这么心烦,你这几天不来找我,我已经估计到了,唉,毕竟是几十年的老账。”邱素萍失望地劝慰。

  这反而使张强不安,他低下头,慢吞吞地吸了一口冰花,才说:“我已经尽了努力了,也许,我还会争取的,可是我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有一句话,也许我不该说,文老师,为什么要这样?”

  “什么为什么要这样?”

  “写……”张强看见邱素萍的神色有些变,下去的话更加结巴,“写那篇……”

  邱素萍放下了杯子,瞅着张强,静静地说:“张强,连你也不能原谅他?”

  “问题是,我不能顶替我爸爸。”张强无力地说。

  “可是爸爸为此已经忏悔了十几年,你知道吗?就因为他这样念念不忘,妈妈气得离婚,如果不是外婆,当时差点就成了事实,这样诚心诚意的忏悔,换来一个原谅都这么难吗?”邱素萍说着,眼泪已经流了出来,她咬着嘴唇,不擦眼泪,任它流淌,也不看张强,看着那杯冰花。

  张强六神无主地说:“我不知道,我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不是说我不能原谅,我当然肯的,但是,我爸爸他,他根本不容我们说话。”

  “我去跟他说。”

  “不,他连我妈妈的解释都听不进去,怎么听得进你的解释?”

  “那你妈怎么说,她是站在你爸那边,还是……”邱素萍扯了点餐纸,擦擦眼泪,深深地看张强。

  “她,我不知道。”张强低下头去,不敢与邱素萍的目光交接。

  “我明白了,”邱素萍点着头,站起来,“没想到,她也这么对待,也许我们错了,我们根本用不着这样忏悔,凭什么呢,老同学,旧情人?”说到这里掩了掩口,却还是说下去:“那就让他们不原谅好了,对我们一点损伤也没有,有什么呢,不就是说了几句大实话吗?做都做出来了,就不能说?”声音越来越响,惹得店老板和几个顾客全都朝他们看来。

  “不,不是实话,我妈说不是实话。”张强看到那么多熟悉的目光一齐在扫描,虚弱地说。

  “谁说不是实话?就是实话,一句句都是实话,没脸承认是不是,这点勇气都没有,我爸还说她多好,张强,回去跟他们说,我家不欠他们什么,如果因为说了几句实话伤害了你爸爸,那也是他咎由自取,他要原谅不原谅,都由他,够了吧?”邱素萍大发脾气,一点也不优雅地付了钱,就冲了出去。

  张强一句也没听清楚,没脸在冷饮店老板及几个熟人的眼光包围中继续安坐,抹抹头发狼狈地走出了店,半天邱素萍的话才钻入耳朵,他仿佛中了一身暗器似的,浑身痛着,痛得反而没了知觉。

  这几天来,邱素萍觉得已经够烦的了,没想到这儿还要再烦上一烦。这些天来整个世界仿佛都有意与她作对,不顺心的事情一串一串地接踵而来,本来想找张强说几句话,找到一点安慰,没想到听到的却是他“我爸爸”、“我妈妈”的小孩子的口吻和一脸苦相,摆给谁看?他自己哪里去了?不忍了,吵翻了算了,也不烦也不苦了,管他,谁求谁?虽然有几句话也许她说错了,但错了也不想改了。

  她一直怒气冲冲地回到宿舍,气还没消,也不愿消,索性挂在脸上去,谁看谁负责,几个室友看她的样子,陪着小心,不敢过问,又觉得应该问一问表示点关心,弄得非常为难,到底没敢吭声,自动地让她一让,但又怕过分小心翼翼会惹她生气。好在这局面没维持多久,她已挎起书包,看样子是回家,“噔噔噔”跑出了宿舍。

  出了宿舍楼,推出车子,脸也才收敛起怒气,气也消了一点,只剩下一身伤口,痛一阵麻一阵,骑着车子时,仿佛连知觉也暂时失去似的。

  她现在又恨起了张强,不为什么,只为曾经以为他可爱——实际上却不是,一个窝囊废。一个毫无主见的废物!可自己还为他的缘故与爸爸吵了一架,一想起来,就是一阵阵的痛悔,为谁不行,干吗为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