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四、父母的老同学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279 2016.05.14 13:14

  陈老师正与星期X们在厅上看电视,见他们回来,先是数落几句黄琪不吃早餐就走,又问张强累了没有。陈老师责备张强昨晚不过来,也不知去了哪里,妈妈去都找不到人,说:“你要是来就好了,我特意去买了几张新碟,打算让你唱卡拉OK,让我们开开眼界,不,是开开耳界,不过你妈唱得也不错,还跟年轻时一样。”

  星期四也说黄老师唱得好,比她们的音乐老师还厉害,她们的音乐老师还是音乐系的本科毕业生。

  陈老师说:“本科怎么样,现在的读书人,只顾昏黑地的恋爱,不务正业,不过是在大学校园住了几年。我们这些老牌的,虽然只是专科,一点也不比他们差。”接着问张强的学习生活情况,批评他说:“阿强,别怪陈老师多话,你的小聪明是有的,但不是用在正途上,有句话叫聪明反被聪明误,你要小心啊,你看,为了你最近表现不好,害你妈专程来一趟,幸亏她没晕车,你都十八岁了,该懂事些了。”

  陈老师人胖,责备的时候,仿佛仍然带着笑意,反倒更显得慈祥。张强只得说是。

  陈老师还说昨晚和他妈妈上街真是开心极了,列举几个例子证明后说:“阿强,要不是你东游西逛,也一起去玩那就更开心了,你是个最会说笑的,你上哪儿去了?”

  “我是到你们的老同学家。”张强说了马上后悔,他记起了妈妈的叮嘱,他匆忙看看妈妈,见她皱起眉,显然有些不快。

  “哪个老同学?”陈老师好奇地问。

  张强支吾起来,倒惹起了陈老师的怀疑,追问几句,张强嘴一软就说出了文老师的名字。

  陈老师听了,皱着眉头看黄琪。黄琪苦笑一声。星期X们的神色也有了微妙的变化。陈老师说:“黄老师,阿强事先没问过你吗?”

  黄琪说:“我也是刚才才知道的。”

  陈老师很不快地对张强说:“阿强,要去见别的人,先征求父母的意见,不要以为所有的老同学都象我跟你父母一样好说,是他叫你去的吧?”

  “是。”

  “你知道他为什么叫你去吧?”

  “他是因为我写了文章,正好我有个老师是他的学生,我的老师就帮我说些好话,他把我叫去的。到了他家,我才知道他与你们是同学。”

  “真是这样吗?”陈老师不相信地说:“那他跟你说了些什么?”

  “拉了些家常,具体说什么我也忘了。”

  “忘了?”陈老师显然不相信,说,“不想说就算了。我也知道,对于文毕恭,一般人都是容易相信的,名人嘛,但我还是是要告诉你,他的家,你今后真的不要去了,不要因为他是作家,作家里头多的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而且往往自视清高,不通人情,这种人接触多了对你也没什么好处。文毕恭是什么人,我们这些老同学最清楚,现在还有哪个老同学跟他来往?一个也没有,就因为我们对他的为人看得清清楚楚,最可笑的是他那个老婆,简直不可一世,谁都瞧不进眼,当然了,人家漂亮,聪明,可我们也不笨啊,也不是乞丐啊。说得不好听,我们哪里比他们差了,论工资不会比他少,论奖金,估计他也比不上。”

  张强没想到陈老师会说出这样的话,心都凉了。武伯伯听到这些话也从厨房出来,说:“算了算了,人家是名人,这一点你总得承认吧,你一把嘴也说不扁人家,何必呢,不过,文毕恭啊,也真是……不提他,大家都吃饭去。阿强,你今天跟你妈跑了那么久,一定也饿了,学校的饭菜也好不到哪里去,我今天特意为你准备了些菜,你要给我全部解决掉。”武伯伯虽然是客家人,照老传统是不入厨房的,无奈他的手艺实在太好了,闲着也是浪费,这么多年,也成习惯了,成了这个家的固定厨师。

  陈老师也说了同样的意思的话,大家也就入席,黄琪代张强致谢,又说张强:“听说你很久不来看陈老师了,要多来走走,和陈老师他们说说话。”陈老师说:“是啊,你不要嫌我多嘴,家里远,你就当这是自己的家。我就是一副直肠子脾气,这也是为你好,父母不在身边,我不管教谁管教,要是别的人,给钱让我说我还不想说呢,留点力气干点别的不好?”这话倒不是假话,这年头很多城里老师做午托或全托,带几个学生,得到的报酬就比工资高,陈老师却不想带,说是太累,带大这么多孩子已经够累了,不想再受这个罪。

  张强艰难地一笑,不想说话,闷闷地吃着饭时,忽然电话铃响了,星期五接过电话后说:“妈,是找你的。”陈老师就走过去,听了一句,满脸的笑有若弥勒佛,说:“是你呀,找我?哦,有什么事吗?是是,是来了,谁告诉你的?是吗?他怎么知道的?不过,是这样的,刚刚走了,说家里有事,留不住,要不就这样吧,下次来我就让她务必到你们那里去。说实在的,这件事本来没什么,说不上谁对谁错,更怪不得毕恭,叫他不用内疚嘛,你们都是名人,这么忙,还为这种事犯愁,就太累了嘛。好好,放心,一定会的,是是,非非怎么样,叫她有空光顾我们这些普通百姓家,这孩子真是可爱,叫人一看就喜欢得不得了,淘气点也没什么,聪明人哪个不淘气,好好,再见。”

  她放下话筒,表情顷刻已发生了变化,撇一撇嘴,对黄琪说:“知道是谁了吧,那位音乐学院毕业的钢琴家,想请你过去,我帮你推了,她们这套我见得多了。”黄琪点着头说:“谢谢你。”张强闷声不响地吃着,一会儿说吃饱了,在大家的挽留中离开餐桌到客厅上去了。接着星期五也出来,朝他吐吐舌头,低声说:“我妈就这样,其实我觉得邱阿姨和非非姐都挺不错,又漂亮又能干,就是脾气怪了点。”星期五读高一,以前对张强并不怎么好,张强来过几次后,哄小女孩的本领慢慢派上一点用场,总算把她的态度转变了。

  张强正要说什么,听到陈老师的声音从餐厅上渗透过来:“反正我是看不惯,不过一个小地方的作家嘛,凭什么就寒碜别人?有啥了不起的,才住三房两厅,我们就是四房二厅,家里一辆摩托车也没有,我家就有三辆……”张强见星期五脸色红起来,故作听不到,与她拉些其他方面的话题,接着星期四也走出来,把电视机的音量放大,陈老师的话就被割成一小片一小片,再也听不清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