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八、表演天才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364 2016.05.21 06:42

  他一直直笑到邱素萍的脚步声迫近,才马上憋住,缩缩脖子,故意不按门铃,静等邱素萍到来。

  邱素萍扶着梯栏忍着笑来到,见张强等她,又笑起来,问:“怎么不敲门?”

  张强装傻说:“你看你看,笑什么呢?这么爱笑,是不是因为我的衣服?”认真地看自己的衣服,果然将邱素萍逗得软软的笑成一团,一手叉着腰,一手掩住嘴,靠在梯栏上,笑声顷刻四散开来,直笑得全身发颤,眼泪笑出。

  张强觉得时机已到,当下微微一笑,便要点破她的身份,猛的一转念,忽觉不妥,临时又改了主意,伸手去按门铃,门铃一响,邱素萍笑得更欢了,张强说:“邱素萍,你不要笑了。”自己忍不住“哗”地笑起来,邱素萍自然笑得更厉害了,一时花枝乱抖。两人各怀大笑,各自都觉得得意之极。

  正笑着,门忽的被打开,文师母出现在门口,见了这景象又好气又好笑又莫名其妙,说:“笑什么,快进来,别笑了,阿强你进来,这丫头是怎么了,你怎么回事嘛。”张强说:“我也不知她是为什么,只是见她笑成这样子,也只能陪她笑上一阵。”

  邱素萍笑得已经站不稳了,软绵绵说:“你,你先,先进……进去……格格……”

  文师母走出来,用手挽住邱素萍说:“别笑坏了,都这么大了,还是孩子哪!”文老师也眼着走出来,叹气说:“是啊,在外面还象个大人样,一回到家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孩子。”

  张强不失时机地大吃一惊,为了表现大惊的效果,显示这震惊的程度,故意把自己送的那份礼物惊得掉到了地上,因为他知道那是书,掉下去也不怎么样,至于盒子的礼物(他知道是朱朝吾送的),他不知里面装的是什么,倒不敢随便掉,跟着张口结舌地“啊”了一声说:“文老师,难道,难道她就是非非?”自己感到这份震惊表情的逼真程度已经不亚于任何一位影视明星的表演。

  “你还不知道吗?”文老师吃惊不小,不过当然那一定是真的吃惊。

  邱素萍刚刚歇了一会,听了这话,又笑起来。文师母牵着她,告诫她别笑得过份。这厢张强知道该发一个呆了,就发了一下呆,傻傻地说:“真想不到,她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晃着脑袋表示难以置信。

  邱素萍大概对自己的杰作颇为满意,喘了几口气,就靠在文师母身上,听文老师两人怪她淘气,心中得意不已。而张强则更为自己如此演技叹服,暗中也自我陶醉了个够,心想着自己不去读表演专业是对中国影视界的不负责任。他大度地接受了文老师他们的安慰,连说:“不要紧。”

  进了屋,邱素萍帮张强放好礼物,招呼张强坐下,在冰箱里取出冷饮给张强,居然井井有条,比文老师他们还要老练周到,又听她问父母道:“阿冕姐怎么还不来?”

  “她那么忙,能抽空来就不错了怎么可能来这么早?”文师母说。

  “再忙她也得来,”邱素萍霸道地说,很幸福的神气,又说:“阿青是不是在厨房,我肚子饿了。”

  “阿青回去过星期天了。”文师母答。

  “我的生日,她怎么也走?”邱素萍很不乐意,瞧那神气,月亮不绕她转就是月亮的失职,张强估计阿青就是那位保姆,他听朱朝吾提过,听说与邱素萍同龄,缀学后来做佣人。“有事没办法,不过她留了礼物给你,还说很抱歉,非非,你别怪她,她不象你,她还得顾家啊。”文老师插话说。

  邱素萍嘟嘟嘴,忽然笑了,对妈妈说:“那晚饭一定是你做了,谁让你是妈妈,我来检查你任务完成了没有。”进了厨房,随即欢叫一声,说:“我说嘛,我妈不会这么不负责任的,你们吃不吃,我可要吃了,张强,快进来。”

  饭后一会,门铃又响了,邱素萍敏捷地飞出去开门,快活地叫:“阿冕姐,爸,妈,阿冕姐来了……嘻嘻,阿冕姐,你拿的是礼物了吧,我来帮你拿。”吧接着把一个身材高挑,容貌清秀的少女拉进门来,那是张强第一次见阿冕。

  如果把五官拆开来看,阿冕还不能算是绝色,可是她非常脱俗,有一种特别的气韵,清丽而成熟,打扮得时髦而不刺眼,非常淡雅的感觉,这份气质足够击败比她的五官更精致的美女。张强的毛病是见了出色的女人便不安,看了一眼,赶紧低下头去,阿冕向各人打了声招呼,轻而柔和,然后坐下。文师母说:“阿冕,你很久没来了,朝吾说你最近心情不好,是不是有什么麻烦事?”

  邱素萍抢过话头说:“一会儿朝吾哥哥也来。”

  阿冕点点头,带着淡淡的愁,回答文师母的话说:“没什么,就是排练。”文师母和文老师都劝她注意身体,不要累垮了,邱素萍则早在一旁打开了阿冕送的礼物,又大叫起来,指给大家看,原来是套蓝袜子丛书,一大叠,少说也要花两百块儿,文师母、文老师代她向阿冕致谢。阿冕则亲昵地让邱素萍挨她坐下说话。邱素萍向她介绍张强说:“这位就是我师父张强,跟朝吾哥哥也很好的。”阿冕便对张强致意,很熟悉的优雅,象邱素萍的那种优雅,不过更自然,张强觉得朱朝吾真是好福气。

  忽听得一声闷雷响起接着狂风大作,文老师说:“这几天雨一到黄昏就下,情人的约会与未必能这样准时,朝吾还有非非的那此同学就麻烦了。”

  邱素萍马上起身说:“没关窗吧,我去关,张强,你来帮忙。”说时迟,那时快,已冲进了一间房,张强随后跟进,才发现窗外早已天昏地暗,风雨欲来。两人一面关窗,一面说话。邱素萍说:“刚才没吓着你吧?看你傻乎乎的,不会是被吓坏了吧?”

  “吓是吓了一点,幸好还挺得住,我想起来了,原来你说要开玩笑,指的就是这个,你真鬼。”张强装作恍然大悟。

  “挺得住就好,”邱素萍抿着嘴笑,随即郑重地告诫说:“等会儿我有几个初中时的同学要来,你要在他们面前拿出你说话的本领来,别太老实,要不,人家会说你土里土气,你越吹得玄,他们越服你。”

  “他们是男的还是女的?”

  “怎么了,有区别?”

  “当然了,我在女的面前特别能吹,碰到男的,兴趣不大,吹不起来。”

  “算了吧,你有什么本事我还不知道吗?有本事就去跟阿冕姐吹。”

  张强耸耸肩说:“你别说,我还真的不敢在她面前说话,见发她都发怵,她是不是很傲气?”

  “傲气?那当然,而且她也有这个资格,知道吗?前年她刚大学毕业那阵,每天男人送的花都要堆满一写字台,半个月就可以开花店了。”

  “那,她和朱老师是怎样认识的?”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