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十、挣扎的日子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597 2016.06.05 11:07

  星期六晚,508室又有了新鲜事,原来上次随方松的新女朋友来师范找方松的其中一位女孩,托方松的女朋友转交了一封信给“林妹妹”,大家听说,无不好奇地抢来看,“林妹妹”半推半就一下就略带勉强地答应了,连宿敌张强也得以拜读,原来那女孩曾经在报上看过“林妹妹”的文章,起了共鸣,感动得常常流泪,她从文章里读懂了一个好孤独好寂寞好忧郁好深沉的纯洁男孩的血与泪,偶然到来,却意个地见到了他本人,她再也忍不住了,给他写了这封信,希望能够成为朋友。信写得颇有文采,也颇动情,完全没有烟火味,象是活在太空幻境里的仙人,风格正好与“林妹妹”接近,方松抢过来高声朗读时,还边读边哭,表示其情可感。大家从方松的女友给出的相片中见到那纯洁无瑕的女孩后,更觉这信价值巨大,羡慕“林妹妹”艳福不浅,“林妹妹”浅浅一笑,毫不自傲的样子。张强心里冷笑的同时,不免若有所失,人生色彩真是千奇百怪,有人爱慕靠包装得来的大明星还可以理解,还有人爱慕吃着人间烟火却不讲人话的怪物,就叫人难以置信。玩深沉的“林妹妹”得了这桩奇缘,自己呢,明明近在咫尺,偏偏越来越像远隔云端。

  后来的几天里,他经常与方松潘良霍戈亮等人一起,或者中途拦住一个稍有姿色的女同学嘻嘻哈哈,开一些更出格的玩笑,或者一起叫几个女同学外出照相,自己感到生活得似乎很有意思。大家说他近来也变得有味道了,正常一点了。不过他没敢跟刘利敏说,他觉得刘利敏未必会赞同他的这种生活方式。有一次在校道上猛的碰见邱素萍,他更加心慌意乱,与别人说话时颠颠倒倒的。邱素萍冷眼看他一眼,没说什么就飘过去了。方松等人就在一边说邱素萍如何不是,高傲泼辣,自以为是,这种女人嫁谁谁倒霉。要不是有女生在场,他们肯定另加几句下流话替张强解气。可惜张强一点也不领这个情,板着脸孔,一声不吭,大家这才看出他旧情未泯,又笑他傻,有刘利敏这样的女孩,还忘不了那个自以为聪明的恶婆。张强心里很倦,就跑回宿舍去了,从此没再跟方松他们出动,可是心里对邱素萍也多了一种不满,是啊,你是作家的女儿,哪又怎么样?现在的作家满天下都是,凭什么你就可以顺便伤人,发大小姐脾气?我张强虽然是乡下人,但我是人,不是出气筒,凭什么要看脸色行事?他想,总有一天,他要把这话郑重地告诉她,让她真正认识他。人家刘利敏家不比你家差,但她就不会这样惹他伤心,说话也温柔得多。妈妈真是有眼力的。他决定好好对待刘利敏,仿佛以前他对她很差似的,至少他还没有有意识地对她好。

  以后他便有意接近刘利敏,大胆得连他自己也很意外。而且他在刘利敏面前有种不知怎么得来的心理优势,可以口若悬河,每每把刘利敏逗得忍不住笑。大家看到他这么厉害,刚被一个女孩扔了,又被另一个女孩青睐,纷纷摇头,想不通这么多的鲜花干吗都喜欢往牛粪上插。但表面上也只能表示佩服。张强对所有的佩服语言来者不拒,一概笑纳,努力想造出一种声势,与春风得意的“林妹妹”抗衡,弥补心灵的缺口。

  没想到才过了几天,一个周一的早上,他想好了一则笑话,忍住一肚子笑向刘利敏的座位走去,计划把她逗到肚子笑疼。谁知刚走出一半路,刘利敏抬头看到了他。忽地起身,向李园说了一句话,两人立刻朝教室外走去。张强心中登时一凉,他已经明白,刘利敏也在有意避开他了。他故作不在意,临时走去跟卢莺莺开玩笑,以掩盖原意,这一招果然骗过了众人,唯一骗不过的自己。他已经知道下来会有什么事发生了。

  果然放上午学时,刘利敏叫住了他,而且没等人们的目光向张强表示信息,已经揽着几本书过来,带一种非常勉强的笑对张强说:“不好意思,本来想向你学点吉他,回去教学有用,谁知太笨了,学不成,倒耽误了你许多时间,我觉得很内疚,离毕业的时间不多了,我也不打算再学下去了,这些书全还给你,你点一下数,看看够不够。”

  张强不知怎的,心中升起了一股冷嘲,也很客气地接过书,认真算了一下,说:“书在你手里,不会少得了的。”刘利敏笑笑,转身便走了。张强随手把书扔入座位,眼睛已经在教室里掠了一遍,只见不少人都面露笑意,尤其是“林妹妹”,笑得极是幸灾乐祸,狠狠地刺着张强。邹恺也用他极具穿透力的眼光深深地瞅了张强一下,意思深不可测。张强肚里不断冷笑,竭力装得若无其事,其实心里已经疲弱无力了,一直到午休,整个脑袋都是刘利敏的话和“林妹妹”、邹恺的神态。一时心头弹痕遍地,烽火连天,把他的心分割成一个部分又一个部分,每一部分都是流血的伤。此后的几天里,刘利敏眼中就好象再也没有了张强这个人,他仿佛真的变成了一个透明的影子,即使他做出了出格的言行,也不能引来她的回眸,她对他已是了无兴趣。回到宿舍,大家也变成了安慰他,可是安慰在这时成了变形的讽刺。张强只有悲哀,因为悲哀,因为不愿让刘利敏感觉到她这样做对他造成了伤害,他就肆意夸张自己的快乐,反而整天跟人高声谈笑,仿佛比以前活得更舒服了。可是这样的出格再次引起了李永芳的注意,他又把张强叫了去,先是表扬他这几周来的优秀表现,说,这几周来,特别是你妈妈来过之后,你的表现是有目共睹的,进步很快,我们都感到很高兴,也相信你能保持下去。至于这些天里出现了一些反复,也很正常,是不是?很正常,不过这样不好,要注意点,既然已经有优秀的表现,说明你这个人是有进取心的,是力求进步的,但要持之以恒,特别是只剩下十几天就毕业了,千万不要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出错,你这个人是很聪明的,是有才能的,如果弄出什么事来耽误了毕业,弄不好就是一生的污点,一辈子也洗不了,你会后悔的。张强没有和他争,这也是一个明显的进步。李永芳于是又向他透露一个情况,说他从前虽然不犯大错,但错已经累种不少,特别是那次顶撞校长和总务处长,是非常不合学生规范的,学校曾经讨论过要对他进行处分,小则让过,大则斥令退学。要不是李永芳从中周旋,看在他年轻的份上,为他的前途着想,张强一生就要背上这个可怕的包袱了。对于这一点,张强虽然也没和他争,但心里冷笑。他那次顶撞校长和校务处长完全是因为学校巧立名目克扣学生应得的助学金,学校真要开除他,也得多加考虑。可气的是那次他勇敢的行为为学生取得了实惠,结果其他班的人还对此表示感谢,本班却没有多少人对他的做法表示理解,反觉得他是小题大作借机大出风头,每月就扣几块钱,不值得争上一架。现在要永芳重提这事,张强也不想再说什么,已经太倦了,说恐怕也说不好,自己的口才已经丢光了。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反正他发现自己真的是连话也不会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