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九、只有灰色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628 2016.06.04 20:23

  “信是前天收到的,收到后我马上打电话给刘烨,刘烨已经走了。”朱朝吾轻轻地叹了口气,“那有什么用呢,我和阿冕没有办法了,没有了,没有了办法了,阿冕跟我说,她一个月前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她却不跟我提,耐心地等着我自动坦白,可我没有坦白,非非,你说,我能怎么跟她说,我根本一直都在欺骗她,如果她不揭穿,还只能欺骗下去,我能跟她坦白什么?非非,我是真的爱阿冕,不管你相信不相信,可是对于刘烨,确实我也有一丝牵挂,这也是事实,我毕竟曾深深地爱过她,爱得同样铭心刻骨,岂能说忘就忘?她这一走,也许永远不会有真正的快乐了,我了解她。”

  邱素萍要生气了,这话她不爱听,也许朱朝吾说的确实是真话,可她宁愿朱朝吾说几句假话哄她,即使连她也明白是假话。她咬着嘴唇说:“那阿冕姐呢,你替她想过没有?”

  “如果不是替阿冕想,我就不会这么痛苦了。”朱朝吾疲倦地靠着沙发,又发了呆,不想说什么了。过了一会才说:“我已经跟阿冕详细解释了一切,现在不打算再说什么,可我真的是没有办法,如果一切重新来过,我也只能是这样做,非非,回去告诉妈妈,就说我朱朝吾是个骗子,请她不必再为这事操劳了,就这样。”

  邱素萍心力交瘁地再次离开了朱朝吾,这一回她把门轻轻关上,不想惊醒发着呆的朱朝吾。她又去找阿冕,阿冕正在排练一个独舞,练得很苦,简直象是在折磨自己。邱素萍看着看着就落了泪。

  阿冕说:“非非,我和他的事,我们有我们的方式,缘至而聚,缘尽而散,一切随缘罢了,感情上的东西,用不着谁去帮忙的。”阿冕说时,非常沉着,毫无受过伤的痕迹,这反而使邱素萍难受,她本来是想来安慰阿冕的,可是谁也不需要她的安慰——她成了自寻烦恼的多余的人。她想生气,又不知该跟谁生气。她只能闷着,愁着,最后憋不住想跟张强说几句了,偏偏他又是这样一个模样,不来安慰她几句已经够令她伤心的了,还要拿出这样的神色来对她……她简直要疯了。

  如果朱朝吾和阿冕真的分手……这本来是邱素萍连想也不屑想的问题,它就象西天出太阳一样不可思议,如今却已经切切实实地摆到了面前。他们都不会不痛苦,邱素萍也不是读不出他们的痛苦,他们与她同样是手足般的感情,他们的痛苦本就与她的痛苦息息相关。她最放心最信任的一种爱,难道就这样完了吗?六年不尽的相思,六年不竭的恩爱,就这样付之东流了吗?六年啊!

  甚至黄老师也在这时朝她击来这一棒。黄老师,一个这样好的女人,她心目中的第二母亲,也伸来了根棒子,在她敢艰难的时刻,向她的幸福,向她的信任击来。难道上天开始嫉妒她的一切,终于决心降临一场灾难,毁灭她心中所有有价值的东西吗?

  邱素萍回到家后,立刻又走进了她的闺房,好好地哭了一场,父母都没劝她,任她哭个够。

  张强不知哪里来的一种浮生若梦的感觉,这感觉不该是一个花一般的年龄的中学生应该有的,但他确实无疑地有了。也许这种感觉这些天来一直就在心底潜着,只是没机会浮出,邱素萍一剑直杀入他的心灵,挑穿了裹住那种感觉的外衣,使之泄漏出来。张强现在想到的只是尽快毕业,一旦毕业,他就要把这儿的一切全抛掉,什么也不带走,播种在这儿的荣辱爱恨,全不要,他就可以完全彻底变成另一个人。原来人不单是一个人,原来人果真带着一个无所不在的影子,平时看不到,光一来,它就冒出。但这是一个活的影子,它会把过来影响你,左右你的一切。你越是想做得潇洒些,它越会压住你不放,直把你压得老老实实,直到把你压成它的影子,今后也许他就是自己影子的影子……象他爸爸妈妈。

  张强在郁闷中,对谁都不怀好感,甚至刘利敏。那天他在教室里怪声怪气地喊歌,刘利敏又用眼光来示意他别这样,他分明看见了,却故作没看到,心里冷笑一声,弄什么把戏,你还不是我老婆呢,管得倒宽。他还是喊,他有喊的权利,干吗不喊?后来刘利敏又劝他,张强,是不是又不开心了?还是忍着点吧,老这样疯下去也不是办法。张强听她说得温柔,又涌起一丝温暖,忍住了想开的一句伤人的玩笑。他忽然想,也许刘利敏确实更适合他,妈妈看人肯定有她的道理。他就呆着看了刘利敏一阵,看得刘利敏有些不好意思,脸色也直往下沉。

  不消半天,他与邱素萍闹翻的消息传遍了校园,传得非常怪异,第二天消息就开始变形,这时张强才知原来邱素萍曾打过他两记耳光,骂过他“你这死胖子别作美梦”,当着他的面撕掉过他写的求爱信,等等,名人的滋味就此得以领略。张强听了已经没了伤心的心情,只是自我解嘲地想,要是能有人拉他去做广告就更象个大名人了,成为万人瞩目的焦点,倒也痛快。他对此不发任何评论,大家就知道他是默认了,而且他确实不再与邱素萍来往,一连几天都是如此,大家的议论也就越来越难听。本来他就没给同学们多少好印象,偏偏又喜欢大出风头,早已无形中得罪了不少人,看到他的落魄,大家也就心满意足,恨不得全校女生一致造他的反,看他还疯不疯。可是此刻居然还有个刘利敏同情他,似乎有甘愿做邱素萍替补的意思,天天与张强开玩笑。张强一有空就去找刘利敏,一说就是一大串,边说边大笑,不好笑的也笑个不休,笑得夸张,声音好象经一个品质低劣的音响处理过,失真而刺耳,大家都觉得这种笑有一定的示威成份,都很不舒服。张强知道现在大家已经把他当成了怪物,可他没了心情去理会,怪物又怎样,反正他已经是最后的疯狂了。以后谁知会怎样,也许他就会变得老实起来,循规蹈矩,按部就班,做一个人人欢迎的好人,见人点头哈腰,做事不越雷池,不让自己发亮,也不把自己涂黑,让自己灰蒙蒙地活着,面目模糊,谁都看不清,但又不必去看清。做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的确比活得鲜独特安全。但他必须在这之前做一个告别演出,象流星消失前的夺目。有一次他对刘利敏说:“我总算弄明白中国小说为什么老是千篇一律了,因为不这样就不象小说,至少不象某具时段的小说,就象中国人,不千篇一律人家就不把你当人。”刘利敏听了沉默了一阵才说:“还是不要想那么多吧,也许你说的很有道理,可是少想一些,活得会好受些。”

  这中间张强去找过一回朱朝吾,发现朱朝吾面有忧色,根本就没空与他闲聊,张强对他多少有些了解,心在涌起一丝不祥的感觉,朱朝吾的冷静从容这时已经显得有些虚浮,这只能与阿冕有关,这世上不会有别的事情能引起他的失常了。张强难免心中一阵发紧,朱朝吾一直是他存心模仿的榜样,洒脱自在,精明通达,俨然逍遥天地之间的闲云野鹤,没想以他也有此窘境,连心爱的女人都要离他而去。文老师的幸运可遇而不可求,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在失去一个理想的恋人后又能找到人来填补的。而不能与心爱的女人一起生活,就算成功又有什么意思?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