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六、妈妈的信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662 2016.05.15 06:40

  妈妈的信前所未有的潦草:“阿强,你是带着一肚子气离开陈老师家的,这点不但我看得出,陈老师心里也明白,所以很不开心,即使你认为文老师很了不起,也该知道那不是碰不得的宝贝,为什么心理就这么脆弱?文老师若是好,就不至于让几句话就吹化了,好的东西是经得起捶打的,只有蒲公英和皂泡才是一吹就散的,而蒲公英是一种轻飘飘的生命,肥皂泡则更糟糕,这都是没有多少价值的,最多让小孩弄弄,文老师不至于也是蒲公英或肥皂泡吧?”张强想想,这话有道理,又看下去:“文老师确实有其过人之处,这是谁也不能否认的,但你如果认为优秀就是通体发光,那就错了。事实上,优秀的人必然存在着特殊的缺陷,那不是白譬上的瑕疵,也不是太阳上的黑斑,而是,打个不大恰当的比喻,象锋利的刀其刀刃必须薄,象明亮的电灯必须耗更大的电,就是说,优秀的人总会有必然的短处,有时甚至是这种短处,才促成其优秀。而这类短处,尽管与你所说的大节无关,但世俗有拒绝它们的权利,有对它作出价值判断的权利。你不要把任何人看得完美,否则你会失望的,建议你对任何人都保持冷静,不要急着去承认,也不要急着去否认。自然这也包括文老师。”

  张强觉得有点不安,自己毕竟只和文老师见了一面,而妈妈与陈老师、文老师却是老同学……他没细想下去,又看下去:“现在你一定把陈老师当作一个很俗气的人,我和她同流合污,也好不到哪里去,你是对的,我和她都是俗人,俗人就得有俗气,但你得承认,社会是由我们这些俗人组成的,社会需要得更多的是俗人,反而是那些品格非凡的精英,却可能被社会拒之门外,俗人们不但享有最充分的生存权利,而且构成了人类世界所以稳定的因素,很难想象,当社会上的俗人全部死光,只留下大堆精英的时候,这个世界会成什么样子?舆论本身就是为俗人所准备的,俗人是舆论的制造者,也是舆论的承受者,这是正常不过的了,再说陈老师有权利在自家餐桌上发啰嗦,如果连这点权利都没有,那才真是可怕的,人人自危,说话象国家公报,这样的时代你错过了,我们却曾经经历,我们不愿意放弃这点自由,那不是什么大错吧?”

  张强看得有些懵了,想想,当时也许真是头脑发热,不过,他真不该这么做吗?他又觉得隐隐地不对,但找不出什么话来驳,后面写:“陈老师这样指责文老师,也不是没有缘故的。几年间陈老师的两女一子继结婚,邀请文老师参加婚礼,第一次,他人来了,但坐了十多分钟,就借故离开。第二次,他托人送红包祝贺,人却没到,陈老师把钱退回去了。第三次,他干脆不作反应,这也许是小事,在我们俗人看来,就是丢面子的大事,不管文老师怎么想,有什么理由,他这样做,就未免给人过于傲慢不通情理的感觉,至于他的爱人,陈老师最生气的就是到她家第三次,她还问陈老师的姓名和来意。另外还有位老同学,想给她教一教女儿学钢琴。她也答应了,但只教了半个小时,她就直接说教不下去了,说那孩子没有天赋,学不成什么。可后来,那孩子却也考上了音乐学校。此外的例子还有,但我不打算列举了。总之,文老师一家在同学中印象不佳,这是实话。你爸爸也一样对他有意见,我这样说,一是告诉你,文老师是个优秀的人,但不一定能被所有的人接受。而陈老师虽然不高尚,但不卑琐,而在这个世界上,你只能要求别人不卑琐,却不能强求别人都高尚。至少,陈老师对我们家是真心实意的,从这点上说,她不是势利小人。时间关系,我不想多说,但有件事应该告诉你,非非就在你们学校念书,一年级,文老师的爱人姓邱,非非随母姓。”

  最后一句不啻一声闷雷,一下子将张强的脑袋轰懵了,好半天都挤不也脑中那片空白。他想的太多,以至好象一点儿都没想过。这几天里,邱素萍被他强放入心底深层,不敢想到她。本以为已甩开了痛苦,可是偶尔停下时,却往往发现痛苦还在后面跟着,他就又拼命地跑,跑……可现在,他跑到哪里去呢,邱素萍被一句话推到面前。他终究是没法躲开她的!他呆了半晌,只觉得脑子快要炸开似的,正在心烦意乱,刘利敏忽然到了他面前,微笑说:“张强,看什么,么入神。”

  张强连忙驱散思维,笑道:“没什么,我妈写了封信,我受了点儿触动。”

  “你妈的信,这么有想头?”刘利敏仿佛很感兴趣。

  “其实她常会写些意料不到的好东西来,你想不想看,给你看看。”张强起了种更接近刘利敏的冲动。见她眼睛上闪好奇的光,便递过第一页信纸,顺便看一眼周围,人差不多走光了,只有邹恺在,正低头看书,刘利敏站着看了第一张,张强递过第二张,第三张,最后一张,他觉得有些不便,说:“这关系到家庭秘密……”刘利敏冲他笑笑,表示理解,看了信,说:“你妈一定怕你不安,所以很快来了信,对你真好。她写得真好。有些我也想过,但没这么深刻,也表达不出来。张强,给我一支笔,我想抄几句话下来,可以吗?”

  张强飞快地递笔给她,顺便还拧开笔帽,又自动送出一张洁白漂亮的纸,看她抄,抄的是:“优秀的人总会有必然的短处,有时甚至是这种短处,才促成其优秀。”“社会是由我们这些俗人组成的,社会需要得更多的是俗人,反而是那些品格非凡的精英,往往被社会拒之门外,俗人们不但享有最充分的生存权利,而且构成人类世界所以稳定的重要因素。”……张强见刘利敏一脸深思模样,心中愉快,四处一看,却发现邹恺正在看这边。眼神里不知是否存在着不屑,反正令人极不舒服。张强掉回头看刘利敏,见她斜身伏在桌上,薄衫领口自然下垂,有一个部位时隐时现,令人呼吸急促。他艰难地将视线移开,看她拿笔的手,看那皓腕胜霜雪,想象那只手在自己手中的情形……不由有些痴了。

  一种蠢蠢欲动的欲望在他身体内激荡着,但便在这时,邱素萍的影子无端地掠过脑际。

  他再见邱素萍时,是在朱朝吾的套房,那是第二天的事。他去找朱朝吾,没想到开门的却是邱素萍,两人见了面,都怔了一怔。邱素萍马上板起脸来,扭过头去,张强心虚了,问道:“我来找朱老师,他,他在不在?”他不明白自已大风大浪都过来了,干吗今天这样结结巴巴,而且声音一个劲地发抖。里面传来的音乐声轰轰隆隆地响着,放的是《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正好放到动态最大的那一段。

  “出去了。”邱素萍硬崩崩地说,面无表情。

  张强的眼睛赶紧移到别处,再不敢看她,想努力冷静下来却没能做到,说:“我找他有事,他既然不在,我……”

  “要不要转告?”

  “如果方便的话……”张强手足无措地说了半句,见邱素萍好象已不耐烦,鼓足了勇气说:“那天晚上,我……”

  邱素萍截住他的话头道:“没其他事了吧,我要关门了。”

  张强身体被掏空似的正在呈软下去的趋势,自知说也无益,便回过头去,没敢再看邱素萍,往楼下走,一面走一面提心吊胆地听那门会不会发出“嘭”的一声巨响──幸好一直没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