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十七、包袱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799 2016.06.10 13:09

  已经到了离别的时候,似乎是为了配合人们的离愁,小雨投相取巧地下来了。刘利敏的心中泛起淡淡的愁绪,也象雨丝,轻细而绵密,无所不在,又无需躲藏。三年原来是可以这样过去的。几乎还有感到时光在流动,时光就已经交身而过了。她把班长的职责履行到最后,全宿舍的人都走光了,她才收拾自己的行李,大堆大堆的书,多得拿不动,有些书应该是没有用的了,可就是舍不得扔掉,说有定还会有用呢,再说,每一本书也许都有些值得回忆的过去在里面,多背一点,反正也重不了多少,省得日后后悔。她的书上到处挤满了她自己的文字,什么都有。大学不知是什么样子,也许其实没有什么,生活都是平淡的,大学肯定也是一样。

  毕业留言册放在最上面,她不禁又翻开看,其实有些她自己都能背得出来了,却还是想看,只有看到才安心似的。最喜欢的是陈妃写给她的,没有名言警句,全是陈妃自己的话:“不要认为我会象白纸一般洁白,白纸只能表示它还可以任意涂抹,不要认为我会象天书一般深奥,我只是在寻找我的真实,不要以为我会象影子一般神秘,我其实一直活得非常坦然。我只是努力写一个只属于自己的故事,我是故事里的唯一主角,一个女人而不是女孩。我饮过一杯色彩华美而味道浓烈的苦酒。不必为我嘘唏,也无需为我感慨。这杯酒不是任何女人都敢喝,喝过之后,也不一定能品出同样的味道。我想忠告你的是:不要因为别人的眼光而放弃自己的爱或者不爱的权利,也不要因为自己的虚荣而滥用自己爱或者不爱的权利。前者是我的经验,后者是我的教训。”

  第一次读到这几句话时,刘利敏简直呆住了,不仅仅是因为这些话已经完全摆脱了女中学生味,而是这些话完全锲入了她的灵魂。陈妃是懂她的,也只有象她这样是“女人”而非“女孩”的人才会懂她。

  这些年来,她一直无力送走自己的过去,甚至有点舍不得送走。留着下来本已毫无意义,可是她跟别人不同,她的过去远远比现在绚丽,过去的光芒可以直照到现在,而现在的光芒,则是昏黄暗淡,根本就不能引起她的注意。那个瘦长的身影,那个磁性的声音,那把吉他的淙淙声,直到现在仍会在她不提防的时候切入到她的心灵。如果没有他的存在,她肯定不会是这样样子。他既然改变了她,就不可能轻易淡出她的视野。除他之外,还会有谁能真正理解她?一个好女孩,一个典型的东方女性!这难道是真正的她吗?如果可能,她甚至愿意象陈妃那样好好地活过一回,疯狂地爱过一回哪怕也由此毁灭!可惜已经没有这样的男人值得她这样做也,不会有了。她就只能好好地做女孩,做典型的东方女性,象无数的东方女性一样,掐灭自己的火焰,平凡地走过今生了。

  趁着无人,刘利敏软弱长叹一声,靠在床上,合上了留言册。其实在这最是寂寞的时候,她只想看看陈妃的话,让这些话再一次轰过她的心灵,其他人的留言她了无兴趣,何况有些留言她也不愿意再看,特别是其中有一页,写满了火一样的语言,更让她有几分恐惧。她怎么也想不到,象他那样一个男生,竟会有这样的令人颤栗的激情。他写的是:“我明知自己不配写这样的文字,也明知说与不说一样没有意义,可这已经是最后的机会了,以后我们甚至有可能终生无缘再见,不说出这些话,我不甘心。如果我不曾遇到你,我不会有这样长期的痛苦,不会被引发出这样的激情,不会有任何美丽的梦,不会有任何一点色彩,正是由于你存在,正是由于我碰到了你,我的生活全变了。可是我怎么敢告诉你这些,我只能长期积在心底,你是白云深处一尊圣洁的女神,我是尘埃中为你俯首的一个苦行僧。我只希望你在即将别离之际能够注意到我,甚至能够长淡一次,我的梦才不致残缺。”

  刘利敏读到这些话时,震惊的不仅仅是这样的人会喷出如此的激情,而且那笔迹更与不久前所收到的匿名信一样。说实在的,她没办法接收这一切。她不想再有其他什么来干扰她的生活。她的包袱已经够多的了,背不动了。

  她躺了片刻,才继续收拾东西,收拾着收拾着,忽然心中一紧,她又要回家了。回家,多么温暖的字眼,可对她来说,回家只会有更多的恶梦。她的家已经分裂了,母亲的家和父亲的家各是半璧的家庭。虽然他们名义上还是夫妻,实际上已经不相往来。父亲养着两个小老婆,母亲则在守活寡中尽情地折磨儿女。大哥花大钱买了官做,权势日重,无恶不作,她根本就不想认这个大哥。二哥依靠非法贷款得了一笔横财,为了获得暴利,参与走私,不知何日便会落入法网。两位姐姐都嫁给了大享,为了抢一宗生意,竟然撕破脸皮互相攻击直至大打出手。这就是那个显赫得令人垂涎的富贵之家。可在刘利敏心中,这哪里象一个家?初中时候,刘利敏就已经厌倦了这个所谓的家,可有谁知道她的心。在她的心里,如果富有仅仅是用来制造隔阂和混乱,那富有又有什么意义?

  那时候,只有他知道她,只有他安慰她。如果不是他,在家里耳濡目染久了,她会是什么样的人,恐怕也难说。她之所以与哥哥姐姐完全不同,是因为在他那里,她看到了完全不同的看起来更为平凡的生活,那里他还有个妹妹跟着他,她简直羡慕他的妹妹,她总算明白了什么才叫真正的手足之情,她才明白了什么样的幸福才是最充实的,原来幸福其实都是源于心灵。平凡而温暖就幸福。而自己家的人,全让钱给隔离了,他们离生活本该更近,他们自以为一直在享受生活,可他们因为看不清生活最基础的需要,反而疏远了生活。她倒愿意象他一样生活,甚至,就和他一起,就算没有浓烂的颜色,平淡也已经足够了。淡淡的关怀,但淡而不断,细细的喜悦,但细而持久,长期地滋润她的心田。这就够,就够了呀。

  刘利敏抱过吉他,轻轻地扫了一下弦,心又隐隐作痛了,他到底没有勇气苦苦地追求她,她到底也没能和他一起生活。尽管她其实是作好了准备的。初中快毕业那阵,关于他和她的谣言突然出现了,她本来下决心暂时不去找他了,但终于还是没有办法,在一个周末的傍晚又一次进了他的门,他显得非常兴奋,简直有些语无伦次,问她报考什么学校。她看着他,说,我也没有确定,我爸爸妈妈想让我读高中,我自己觉得做个老师也不错,想考师范,你认为呢。他想了想,说,凭你的聪明,读高中当然更好了,你爸爸妈妈也不会让你读师范的。她听了有些失望,他为什么不劝她考师范呢。他却沉默了,坐下来拿过吉他就弹,弹的是童安格的歌:午夜的收音机轻轻传来一首歌,那是你我早已熟悉的旋律……所有的爱情只能有一个结果,我深深知道,那绝对不是我。唱罢,又说,你不是说过要学吉他吗,现在就教你一点吧,要这样放琴,这样拔弦,就教她持琴,她就持琴,故意持不好,问他,这样行了吗?他就过来手把手将好手型放好,他的手很热,忽然碰到了她的胸,也许他是有意的,也许他是无意的,不知道……她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一下子热起来。她真怕他立刻不顾一切拥抱过来,她已经感到他有些激动了,她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手都有些僵硬,可是他并没有,很快就走到一边,点起一支烟,她不敢看他,只觉得心头咚咚地跳,而浑身无力,是不是有些失望,她已经记不清了,也许有,也许没有……

  刘利敏搂住吉他,柔柔地拔弦,让往事随暗哑的琴声一起颤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