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成熟和世故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471 2016.06.19 16:39

  次日他老早就起来,张秋却一直到快七半时才起床,做完早餐,已经快八点了,姐弟俩吃了早餐,张强才知领导允许张秋今早不用上班,大为高兴,旋即想昨晚的男人,便道:“昨晚那家伙是谁?”

  “吵着你了?别提这个人,好恶心的,要不是李源的生意有时需要李帮忙,我真想给他一记耳光,肥头大脑还风流成性,不过这种人也太多了,男人有钱就变坏,这个世道就是这样。为此李源几次要我辞掉工作,我是害怕无聊才继续干了下来。昨晚上街了吗?”

  “没有。”张强闷闷吃了一下饭,才说:“张秋,你已经知道家里最近的事了吧?”

  “就知道你会问这个,你真够胆量,妈叫你不去文家,你还是去。”

  “我是不打算让事情僵着,人家文老师……我知道你也看过文老师的书,我当时就是弄不明白,就为一篇小说,爸爸干吗非得闹成这样,我要是不去,就没法了解事情的真相,你说多可怜,为了一篇虚构的小说,爸爸硬是背了几十年的包袱,直背得心理变态。”

  张秋不以为然地一笑:“你太天真了,你相信爸爸真是因为那篇《这雨》而与文家闹不和?你看清楚,文毕恭写《这雨》已经是1986年,我家和文家却至少也有二十几年不往来了。《这雨》最多只是爸爸的一块心病,根本就不是矛盾的起点。上次爸爸跟妈妈大吵不过是在借题发挥,我想连文毕恭自己也不相信,就你信以为真。你现在弄清了《这雨》的真相,一定以为问题就会迎刃而解,可惜你想错了,你等着瞧吧,不会有任何作用的。你今后还是只有一条路,不许与文家来往。”

  张强一楞,争辩道:“你这是不了解爸爸,象爸爸这样敏感又爱面子的人,也许正是因为曾经听说过什么,才不肯与文家来往,而又由于《这雨》的出现,他更觉得已经证实了他的想法,如果他真的知道是冤枉了妈妈,我认为事情还是会出现转机的。”可是这相设想连他自己也觉得单薄无力。

  “如果爸爸真的爱面子,凭他的聪明,他反而不可能躲文毕恭,不躲更显得坦然,谣言便不攻自破。他这样一躲,反而显得真有这回事似的。”

  张强不解地说:“那你是想说,爸爸是故意让别人以为真有此事了。”

  “我也不敢肯定,反正我觉得,事情至少不会象你说的那么简单,爸爸在追妈妈时,已经知道妈妈和文毕恭的关系,为什么结婚后还这样?我觉得其中可能另有目的。”

  张强有些懵了,说:“你是想说,爸爸是在故意牺牲妈妈的名声……”

  “我没这样说吧,也许爸爸确实是不愿跟文毕恭来往,因为在文毕恭面前他有自卑感,但他又怕妈妈真的去跟文毕恭继续来往,论实力和论生活情趣,他斗不过文毕恭,为了防止妈妈出现婚变,一开始就故意装出心胸狭隘的样子,这样一来,包袱便给了妈妈,妈妈的负担加重,为了家庭的和睦,就不敢再去见文毕恭了。如果这真是爸爸的本意,那他就显得太高明了,他能够利用妈妈的善良,只消一个手段就牢牢控制住了妈妈。而妈妈呢,不敢再增加爸爸的心理负担,就只好惟命是从。就算她也怀疑到这点,也没有办法解决。何况妈妈未必真忍心这样想?”

  张强呆住了,如果真相象张秋说的这样,那爸爸也太可怕了。而张秋居然连父母的心理也敢这样揣度,比爸爸还要可怕,他说:“爸爸难道就没想过这样对待妈妈,有可能会让妈妈厌倦而离开他?如果我是妈妈,我就不可能吃这一套。”

  “问题是妈妈一直觉得爸爸只是发生了误会,认为一旦解除了误会,一切便可迎刃而解。在这个情况下,她又怎么会下狠心离开爸爸?再说,他们那个时代的人,可不象现在的人,说离就离。可怜的妈妈,她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她没有学会怎样驾驶男人。爸爸这种人其实是最容易驾驶的了,她还降服不了。张强,如果你真的想让爸爸跟文毕恭讲和,也许我可以帮你的忙。”

  “你真有办法?”张秋的话虽然有那么多不中听,可至少实惠,张强一面生她的气一面还不得不感激她。

  “那当然,刚才说爸爸这样的男人容易驾驶,那决不是吹牛,可惜妈妈在这方面嫩了点,我要教会她‘降夫十八掌’才行,过些天我陪你回去,帮你解决这个问题,让你和文毕恭的女儿能够继续你们那纯洁的友谊。”张秋说得胸有成竹。

  张强楞楞地看着她,半响没说话,看得张秋有些奇怪,伸手在他肯前挥了一挥说:“你犯什么傻?”

  张强道:“你有没有发现,你是二十四岁年龄,却有四十二岁的世故?”

  张秋轻快地反讽道:“过奖过奖,你比我厉害多了,你是十八岁的年龄,一百八十岁的高姿态,整个儿不吃人间烟火的活神仙。”

  张秋的男朋友李源两天后就回来了,一回来就带张强张秋上馆子进舞厅,顺手买个高级随身听给张强,还说要赠一辆山地车,被张强谢绝了。不过金钱的作用看来也不能忽视,至少此后张强不再那么讨厌他了,张强一方面自责自己怎么能这么俗气,一方面还有点享受这种奢华的感觉。而且出乎张强意料的是,李源居然并未和张秋同居,每天来一阵便走,从不留宿,不管是不是张强到来而采取的特殊措施,反正在这方面比较传统的张强,对此还是满意的。而且李源虽然商人气十足,文化水平也不怎么样,但大体上还正派,对张秋敬若天仙,反而是张秋有些对不起他,因为当李源不在时,常常有其他男人来,张秋还与他们打情骂俏,虽然并没有任何越轨的事让张强看到,但小动作也免不了。张强本来是不打算过问张秋的私事的,实在看不过眼,就问张秋是不是觉得她这样做很无聊,想不到张秋叹了口气道:“我要是有时间无聊就好了。”说得很闷。

  第八个晚上,妈妈的电话来了,叫张强回去,张秋也尽量回去。张秋便真的告假与张强一起还乡。到家时,爸爸对两人的面色各不相同,对张秋是和颜悦色,对张强是冷眼相看,张强知道张秋说对了,事情果然是没有解决。更麻烦的是爸爸因为考试事情带来了不尽的麻烦,连张强一向以为虽然无能还算正直的教委主任也出面说爸爸那样做有些死板。向来尊敬他的全镇人民这一回也不同情他。学生读书是为了考高一级学校的,不是为了学知识的,既然有办法不用多少知识也能考到好学校,作为老师不去支持反而百般阻挠就太不应该了。一自认为在这次考试中吃了亏的家长甚至还寻上门来大骂,差点还却拳头。这些风波后来还是张舒平息了下来,原来镇长的儿子和张舒是同学,初二开始就追张舒,虽然一直追不到手,但也没有得到断然的拒绝,张舒有事找他,他当然是二话说就帮了忙,在镇长出面干涉下,问题才得以解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