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胡说”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410 2016.04.25 06:45

  第二天张强果真把吉他书拿来给刘利敏,刘利敏问他感冒好了没有,他一楞之后,似乎才想起曾经感冒过,当下嘿嘿一笑,说已经好了,就走开。下午刘利敏和高莉莉绕到琴房去,邱素萍正在2号琴房练琴,与两人打了个招呼,却没说什么,高莉莉提起《师父轶事》,问是不是邱素萍写的,邱素萍说不是,刘高两人在琴房待了一下,不见张强来,便走开,晚上再到冷饮店时,意外地又碰到邱素萍一个人占了张茶几坐着喝荔枝冰花,脸上隐约有几丝忧郁,慢慢地吸着吸管,刘利敏凭直觉觉得她在等人,便说:“邱素萍,怎么一个人来?”邱素萍的微笑简淡如一幅倪瓒的山水画,说:“还能有谁?”刘利敏下微笑,玄奥得象八大山人的花鸟画,却不说话,邱素萍的神色就有点轻微变化,刘利敏才说:“不是有个图音班的男生吗?他今晚为什么不来?”

  邱素萍淡淡地说:“他又不是我的警卫。”看看她身后的高莉莉,调皮地说:“你们干吗总是两个女孩子一起走?没听说过吗,只和女生走路的女生是毛毛虫,只和男生走路的男生是可怜虫。”言罢飘然走开。

  次日是星期五,早上有两节作文课,张强似乎已经抛掉了任何郁闷,兴致大发,课间,刘利敏拿着一本《怎样上好作文课》看,做着笔记,正入神,张强忽然从她身后过来在她背且打了声招呼,这一声招呼极其隆重,象是招呼三公里以外的人,吓了刘利敏一个大跳,同时被吓了跳的还有好几个人,便有人皱起眉头,不满地看看张强。

  刘利敏扪着心跳说:“气死人了,怎么这么可怕呀你。”

  张强说:“对不起,没吓坏你吧,我是想测试一下你的听力神经系统是否正常,经过测试,从你跳起的高度看,非常正常,非常灵敏,是个令人欣慰的结果。”顺手抢过刘利敏的书,看看书名,大惊小怪道:“怎么上好作文课,哦,怎样上好作文课,了不起,了不起,佩服佩服,我看到了中国教育界的新的希望,看到了南国上空正在升起的一颗教育巨星,这是多么鼓舞人心的动人情景啊。”

  周围的人对他的夸张已经不以为然,再加上刚才的“测试”余波未消,便有人不满地嘟哝起来,张强也不理会,对刘利敏大放厥词:“不过,我宁可少男少女们多看岑凯伦、琼瑶,学会掉点眼泪,有泪才有灵气,至于这些书,如果不是坐牢时无书可看,我是决不看的。”

  “胡说八道,你就是爱胡说。”刘利敏瞪他一眼。

  “胡说?对了,学者胡适之先生有个习惯,上课喜欢引经据典,引用苏东坡的话,就板书‘苏说’引用孔夫子的话,就板书‘孔说’,有一次他引用了他自己的话,随手也在黑板上写,你说他写什么?”

  “胡说。”刘利敏脱口而出,。忍俊不禁地笑得伏在桌子上,几个女生问清楚了,也笑得前仰后合,其他不明所以的人都向他们看来,惊奇不已。

  刘利敏忍住了笑,说:“你今天兴致这么高,病都好完了?”

  “那当然,病看到我不打算用药来好好招待它这个稀客。只好灰溜溜不辞而别了。”

  一旁的卢莺莺说:“你这丑八怪,我看啊,你的病是因为看到你这个人太讨厌了,不愿再跟你亲近,才离开的。”

  卢莺莺总是喜欢叫张强为丑八怪,这让张强心下颇不服气。他父母年轻时一个算帅哥,一个算美女,这样良好的基因下,张强当然丑不起来,细看的话其实是挺帅气的一个人。当然了,帅还需要细看,正说明这样的帅被部分屏蔽了,屏蔽这部分帅气的却是张强的身材。原来张强有一个优点和一个毛病,使他的身体比标准身材要胖,优点是睡眠不错,不管身边多嘈杂也能倒头便睡,毛病是有点贪吃,而且身体吸收能力强,中国盛产的垃圾食品居然也能在他身上起不错的作用,身材容易横向扩张,张强自己根据一本杂志的公式算了一下,体重大概超出标准20%左右,说起来也不算太夸张,但张强本来就长得较为微妙,古人形容某美女标准的程度是“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写出来是很美妙,实际上很麻烦,因为张强正好属于这种类型,当然这里指的不是高矮,而是胖瘦。在他身材刚好不胖不瘦的时候,他的帅是可以不用细看的,但就因为他不愿意花时间维护这一美好形象,所以处在那种理想状况下的情况不多,更多的时候,都是加了一分,甚至二分,三分,加上时常不修边幅,白白糟蹋了父母给他的天然资源。每当有人对着他说一声“丑八怪”时,他就心里不快,但仍然用阿Q精神胜利法默默给自己打气:“原谅她吧,她只是没见过我不胖不瘦的样子。”

  当然了,本来就算是这样,张强的外貌实际上还算可爱型,远远称不上丑。可是错就错在他曾经在宿舍里就班上的女生作过点评,对卢莺莺的评价是“媚而不美”,而这有点缺德的点评给一个男生透露了出来,卢莺莺自然生气,女生的生气大家都懂的,肯定要加倍奉还,而且事实上已经被超高利贷的利率返还回来了。

  当然,对于卢莺莺的这个称呼,张强已经百毒不侵,以牙还牙说:“亲爱的卢小姐,不不,这称呼至少不能随便公诸于众,那就纠正过来,不曾亲爱过的卢小姐,你最好先尝试亲我一次,又错了,是亲近,后面一个字不能省略,不省略只代表一种心理趋向,省略了就是一个不应该发生在你我之间的行为。我相信,你一旦真的亲近过我,就不会说出刚才那种话了。”大约是觉得自己这话过份了些,朝卢莺莺做一个鬼脸,一跳一跳地蹦出了教室。卢莺莺气得直骂他缺德。

  刘利敏不大看得惯张强的这种打情骂俏,再说,卢莺莺有个男朋友,经常开摩托车来找她,张强这样乱开玩笑,怕会另生事端,这年头什么情况不会发生?不过看到张强恢复本色,也为他高兴,只愿他不过份,班主任前两天告诉她,他打算把张强的父母叫来,协助教育防患未然,保证最后四十天里不出现任何意外,这事张强还不知道。就是不知道班主任这招是否管用,据高莉莉说,张强的父母对张强也是没有办法,他爸爸是无可奈何,他妈妈则是宠他,任他胡闹。张强还因此很得意,跟高莉莉吹牛说,他妈妈是个了不起的女人,师范的女教师没一个能跟她比。这倒引起了刘利敏的好奇,不知道怎样的母亲才能训出这样一个儿子,而又令这样的儿子服贴。

  正想时,同桌李园忽然说:“班长,这个张强还真有意思,专门过来跟你开玩笑,我也很久没听你这样笑过了呢。嘻嘻。”

  刘利敏听这句话是话中有话,不禁一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