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十三、恋曲故事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374 2016.06.06 15:03

  “那当然了。爸爸妈妈也担心这这么做不行,说阿冕姐的脾气……难道我还不了解阿冕姐的脾气,可是阿冕姐从来都不舍得让我失望,她对她亲妹妹都没这么好。这我绝对有信心,不过可累坏我了,两个自以为是的人谈恋爱就是麻烦,这笔帐以后非跟他们算不可。”

  她越是信心十足,张强越是担心,只是又不敢劝邱素萍。邱素萍看了他的神色,微微一笑,没再说下去,弹起琴来,让张强练歌。张强唱了一遍,很动情,邱素萍便停下来,说:“张强,你已经知道我这个人是很好奇的,我早想问你,你为什么写这首歌?”

  “我为什么写这首歌?”

  “对,是不是你曾经有过一个丰富的过去,譬如,一个女同学……”

  “过去的事,我不想提。”

  “我要你提。”

  “其实也没什么,我不过是因为以前太幼稚可笑罢了,我是怕说出来你会笑我。”

  “我不笑,那个人美不美?”

  “美不美那就说不清楚了……,我是真的不想提。”看见邱素萍眼睛瞪住他,只得又说:“不算很吧,就是有点无邪,平时写点诗,写得很美,至少很斑斓,我曾经认为不错,当然那是以前的事了。”

  “是在初中时吧,你还真浪漫,初中就开始了。她爱不爱你?”

  “老实说,现在连我也弄不懂了,以前我认为是爱过的。不过我真的是不想提她。”

  “你是心中有鬼,不敢说。可我偏要你说,现在怎样了?”

  “我不知道你问的是哪一点,反正她是当了妈妈了。”

  “是你抛弃了她?”

  “我觉得,我和她是一场误会,不过这是我前年才悟到的,以前还恋得相当努力,认为她单纯超脱,反正是好得了不得。初中毕业后她什么都考不上,我觉得是因为跟我恋爱累的,很内疚,她并不在乎,马上随大流打工去了,半年后回来,正逢着放寒假,我以为情缘未了,去找她,才发现她整个人都变了,俗不可耐,我很失望,心想,不行了,我不能对天真无知的时候负责,开学不久就写了封信给她,意思是我和她已经没有了可以交流的语言了。写时还担心她受伤,道歉加上自责写了满满一页纸,反正把自己骂了个彻底,结果很久没收到她的回信,我当时就心虚起来,担心她受了致命的打击。”

  “你也太不客气了吧?”

  “你一定想不到,我写信给她不足两个月,在这个城市见到了她,就在医院,我一看她的那个体形,差点没吓掉眼珠,挪用钱名钟书的一句话,就是她的身体正在减小房间容量当中,至少也有四五个月的水平了——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吧(邱素萍红着脸点头),你看,人家都来做B超了,我还只顾对自己进行心灵谴责,亏得我脸皮厚,否则当时就找不着脸了。”

  “这么说,这个故事也不怎么美丽嘛,你干吗还写这首歌。”

  “我是在刚写信时候写的歌,那时自己还是觉得美丽的,回首往事,深情款款,比我们班的‘林妹妹’还深沉,就写了。写了后,渐渐没了兴趣,一直都不想唱出来。”

  邱素萍瞄着他微笑,一会儿,又说:“那你现在,有新的目标没有?”

  张强一楞,猜不透邱素萍为什么要这样问,他觉得这可不是容易回答的问题。

  “如果有,我可以跟我们说说,能帮忙的话,我还是可以帮忙的。”邱素萍看着键盘说着,手指便在琴键上交叉爬行起来。

  张强忽的一阵冲动,说:“谢谢,不过,目前还没有,等我找到再说吧。”

  邱素萍的手指顿了一顿,又继续爬行,说:“不是有个大老板的女儿刘利敏吗?又漂亮,又温柔,又和你关系不错,而且学校已决定保养她上大学,不趁早一点……要知道,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爱是很正当的嘛,要是你不敢说,我们是可以帮说一说的。”

  张强觉得这是邱素萍借这机会与他拉开距离,不让他朝她进一步,一面庆幸自己刚才没说出心里话,一面有种崩溃的感觉,愕了一愕后,收拾心情道:“谢谢,不过用不着,我要是真的爱谁,会说出来的。”

  邱素萍淡淡地一笑,继续弹她的琴。

  从琴房里出来,邱素萍先到朱朝吾那儿,让他作点准备。朱朝吾还在半信半疑,不大相信的样子,她也不愿多加解释,又走了,下楼的时候,不免想到张强刚才的话,心里有些不畅,觉得自己吃了点亏似的。原来这个人一直并不怎么在意过她,虽然她不想爱他,但他至少该在意她的。而且他还有一段历史,可见是个随便的人,见一个追一个,要是这样,他的爱也没什么价值了。她想了想,烦透了,去找齐青吃冷饮,同样是不舒畅,差点朝齐青发火,害得齐青小心翼翼连吭也不敢吭。

  这些天里,关于张强的消息好象不少,她对那天给他造成的伤害深感内疚,那天的话有些过份,其实本来就不是他的错,他也不愿意这样,自己喜欢乱发脾气,这个毛病真要改一改了。她就想到了用给他伴奏的方法来弥补过错,不过看得出来,那天的影响尚未彻底根除,他那样陪着小心说话,她察觉到了,很过意不去,不小心就说出那几句话来,结果……也不知他对刘利敏是什么意思,不过听说前不久刘利敏的爸爸因为要帮刘利敏搞保送上大学的事来过,后来刘利敏就不再理会张强,这肯定令张强有所不快。邱素萍猜想刘老板是听信了李永芳的话,以为张强在追刘利敏,所以明令刘利敏中止跟张强来往。关于这位刘老板,邱素萍听张强提过,因为实习结束后张强陪刘利敏到过刘家,刘利敏对她爸似乎不怎么样,张强到的次日刘老板才回来,刘利敏根本就不跟他说话,刘老板与其妻也不象一般的夫妻,两人除了钱,其他话都不提,刘老板在家只呆了一会,留下一千块钱给刘利敏就走了。他走了半天刘母还在嘀咕不止。后来刘母跟张强说了话,惹得张强十分不快,原来刘母担心刘利敏对张强有好感,在那里大谈刘利敏的前途问题,大意是对刘利敏自作主张考师范非常不理解,家里有的是钱,她要读重点高中考大学完全没问题,偏要考这种没出息的学校。这是明摆着在和尚面前骂秃驴了。张强听得满肚是气,虽然教师职业确实有诸多人为造成的不足,连师范生自己也叹息命运不好投错了门,但自己叹是一回事,别人瞧不起又是一回事。因此张强对刘利敏的父母基本上没有好感。当然他估计自己在他们眼也同样的糟糕。

  邱素萍一直烦到次日下午,她通知宿舍的舍友说,如果有女的来找她,那一定是她姐姐,就让她到朱老师那儿。然后就到朱朝吾的套房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