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九、往事不堪提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862 2016.05.21 11:47

  “这事说来话还挺长的,我家和阿冕姐家属于世交,我外婆和尹伯伯的爸爸都是搞艺术的,还都是省城艺院的老教授,尹伯伯原来也是在这个市工作,当时尹伯伯家里有困难,就让阿冕姐去读师范,可以拿助学金,也可以早出来工作帮家里负担,但是阿冕姐毕业后,尹伯伯的爸爸获得了国家补偿,家里状况就好起来了,阿冕姐不甘心,又考进了艺院,阿冕姐在师范时,通过我爸认识了朝吾哥哥,一直就暗暗喜欢着他,不知怎么回事,他是那种容易让女孩着迷的男人,不过当时阿冕姐没说,朝吾哥哥也不知道,他当时刚失恋了一回,说是彻底看清了男女感情,对所有女孩都客气,都不动情,直到阿冕姐上了大学,写信给他,他就客气地回信,谁知信越写越密,最后到了第四年,称呼才变,朱老师就成了朝吾。”邱素萍兴致很高,见雨一时没下来,便让张强停止工作,她靠到阳台上说:“不过朝吾哥哥对阿冕姐好得不得了,一有空就往她那儿跑,一来二去,阿冕给他宠出了傲气,反客为主,其实阿冕姐很爱他的,两天不见,一定着急,五天不见,一定要找他,但他从不肯耐心等足五天,阿冕姐也就用不着去找他。他倒抱怨阿冕姐架子大。阿冕姐外出演出,经常得打电话,否则他就急。”

  “朱老师这么积极,我看不象,他是无论如何都不急不忙的。”

  “那是对别人,阿冕姐他敢不积极?阿冕姐可不是一般的人,问问你们班的陈妃就知道了,她当时应邀到我们学校辅导了一次舞蹈队,几句话几个动作,就把陈妃弄个服服帖帖。想挖朱朝吾墙脚的人多着呢,他不怕别人乘虚而入?要是没有了阿冕姐,我看他得自杀,就是不自杀,下剩下了半条命了。”

  “那倒是,男人一半是女人,女人一走,本来就只有半条命。对了,我也想起来了,原来陈妃口里的尹老师就是阿冕,她是曾经跟一些人提过。”有一句话他可不敢说,原来他对陈妃佩服的人一定不佩服,再加上所请的只是本市的人,他就更加不以为然,还为此说过一些不好听的话,这时他又想起陈妃被一个人搂住纤腰,很是鄙夷,忍不住告诉了邱素萍。

  邱素萍异道:“陈妃不是这样的人吧,她爱方松,绝对是真感情……”这时雨忽然下来了,她叫张强赶紧回房内关窗,一面收拾晒在阳台上的衣服说:“如果不是那个男的抛了她,她不会变心的,女孩爱起一个人来,总是很专心的,不象你们男人。”

  “别人也许是,陈妃不是。”

  “你怎么这么看她,我就觉得她不错,她就是找错了人,那个方松,配得上她?“邱素萍拿了衣服回到房内,关上门,把雨挡在了外面,在“噼噼啪啪”的雨声伴奏中说:“我一眼就看出来了,方松这人平庸,不可靠,缺少内在的东西。”

  张强听她这么评价方松,心中奇怪地高兴,他看见方松无论到哪里都深受女孩欢迎,心里一直不很平衡,邱素萍这样说,他就觉得她真的是非同一般。

  忽然光管亮起来,两人吓了一吓,文老师笑着出现在门口:“说什么呢,说要出来关窗,谁知却开辟了新的说话空间,天黑了还不知道,一定是很有趣的话题了。外面的两个女人切切嚓嚓,也不知说什么,不许我旁听,闷坏我了,就来这儿凑凑热闹,你们的话题不至于我也听不得吧?”

  张强敏感,听了就不安,邱素萍调皮地说:“那可难说,少男少女说话。幸好我们讨论的是感情上的事情,如果你有兴趣,不妨加入。”

  “那可实在是叫人感兴趣的话题,特别是和少男少女一起讨论,可不是一个老头轻易能碰到的机会。”文老师笑着坐到一张沙发上,表示他铁定要加入。

  邱素萍掩口笑道:“爸,你还担心我会赶你出去啊,拉了架势坐得这么深。”

  “多年积累的经验教训,不得不防啊。这叫有备无患。”

  文老师笑着说罢,就问刚才讨论了些什么,邱素萍刚回答了一些,门铃又响了邱素萍说:“一定是我的同学来了,刚好下雨就到,爸,我们无缘,不能聊下去,这可不是我的错,我开门去啦。”跑出门口,回头叮嘱张强道:“记住我刚才的话,别太老实。”没等张强回答,已在门口消失,顷刻厅上又传来她的声音:“妈,你不用动,我来我来。”文师母说:“你去你去,开门都要抢着来。”

  文老师苦笑着摇头说:“你看这样的少女,哪有这样不安分的少女哟。”张强嘿嘿一笑。一会儿厅外笑声大作,几个人七嘴八舌地向文师母和阿冕问好。

  房中只剩下张强和文老师,张强莫名其妙地感到紧张,文老师看看窗外,轻声说:“阿强,你妈上周来找过你?”

  张强更紧张了,也许是自己心理作怪,他感到文老师的声音多少有些特别,低下头说:“是。”正不知如何面对,幸好厅外的笑声很快也向这边漫过来,邱素萍一马当先出现在门口上,大声说:“爸,对不起噢,这里要彻底成为少男少女的世界了。”接着风个少男少女一涌而入,纷纷问“文伯伯好”,文老师回应毕,看看邱素萍,说:“非非,你的意思是要把我这个老家伙驱逐出境了?”

  “嘻嘻,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你不年轻点?”邱素萍摊开手说。

  “也对,老而不死是为贼,把一个贼驱逐出去理所当然,不过这回我想跟阿强在这里说几句话,你可以另外给你的少男少女世界找一个地点?”

  邱素萍眨眨眼睛,神秘地点点头说:“好好,互相理解,爸,我们走了。”率领这群客人嘻嘻哈哈走开。

  张强知道有个答案马上要出来了,那答案本来就是一个熟透的瓜,碰一碰便会破,可他现在还不想碰这个答案,尤其是在这样一个雨夜。

  这时天与地同时织起一道黑色的液体的网,玻璃窗上流淌着这黑色的夜色。房中突然安定下来,这使张强有种窒息感,他没看文老师,但能感觉到文老师也很不安。

  文老师叫张强坐下,说:“张强,你妈妈,还有,你爸爸,对你到我这里来一定不支持了,这也难怪,你或者已经猜想到了,我和你父母之间有一些暂时没有解决好的矛盾,这件事是因为我而造成的,上次我没跟你提,那是因为不到时候,你妈妈既然来了,我觉得,这恐怕瞒不住你。”

  “其实我妈倒没什么,她并不强烈反对我来,就是我爸。”张强犹豫片刻,还是说了。

  文老师略有欣慰,旋即又依旧黯然,说:“我明白,因为我直接伤害的是你爸爸,而且,伤得不轻,那已经是多年的事了,后来我一直想要赎回这个错误,但始终没能如愿,你爸爸本来就敏感,我的做法对他造成的心理伤害其实最大,我对不起他,更对不起你妈妈,对你爸爸的伤害其实最后伤害的都是你妈妈,这些年来,我深深地自责着,但是事实已经造成,要想挽救也来不及了,巴尔扎克说得对:‘有些错误只能赎回,不能洗刷’。我多次想取得你爸爸的谅解。你爸爸没有原谅我,阿强,希望你能帮助我,不然,我终生都会不安……”文老师说得有些动情,又加上雨水绵密的和声,更别有一番滋味。

  张强在文老师期待的目光郑重地点头,他听得出来,文老师的道歉是真诚并且持久的,文老师怎样伤害父母,他不打算过问,无论是怎样的伤害,这样的道歉都是叫人感动的。何况以文老师的为人,他的伤害不可能重到无法挽回。

  文老师叹了口气,说:“今天是非非的生日,不愉快的事,我暂不想谈得太多,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确实在为往事后悔,尤其想到你们──特别是你妈妈,听说前几年你妈妈改革,得不到支持,反而遭到不公平的待遇,我也为她不平,可是连去了几封信都是石沉大海,你爸爸一个字也不回,看来他是不打算原谅我……”文老师把身体深深地靠着椅背,长叹一声。

  忽然门铃响了,文老师说:“一定是朝吾来了,我先出去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