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八、曲线找人法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636 2016.05.27 19:44

  不过令他不安的事开始出现了,邱素萍突然有意识地疏远他,不但不再出现在琴房,而且在校园里碰到她时,她也是行色匆匆,打招呼纯属出于礼貌,反倒有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客气。张强在弹琴时,只觉得琴房里空空荡荡,整个世界飘走了大半,连校道也比以前寥落。也许邱素萍看出了他居心不良,决定走出他的生活,但又不想让他太难受,采取这种且战且退的方式。他是否应该告诉她,他对她并没有非分这想,只想做一个好朋友而已,只是倘若她恰好希望他有非分之想,岂不是自断门路?这样患得患失,结果什么行动也拿不出来。他便单方面地加强与刘利敏的联系,却没想到刘利敏也凑热闹地有疏远他之意,与他说笑,不再有早些天的开怀,学吉他的兴趣也锐减,说是学习太忙,这是她提出学吉他时就应该想到的,不能成为理由,她后来又说是手指疼,可张强眼尖,分明看出她指端白嫩如初,不象弹过吉他。令张强难受的是她这样找借口,仿佛是他求她学似的。张强自己觉得还不至于这样无聊。幸好刘利敏待他还是那么柔,有一次还劝他:“张强,我看出你这人是有潜力的,将来肯定能有所作为,不过这个脾气恐怕会妨碍你走向成功。是不是略为改改?”张强不同意她的意见,但感激她的关心。磨平个性的人,往往时也磨平了锐气和灵气,那还能有什么作为?张强相信性格和成就是息息相关的,也相信如果是换了邱素萍,一定不会这样劝他。

  星期四中午,陈老师派出星期四来找到张强,让张强到她家去一趟,说有要事。张强想起几天前与陈老师打电话赔不是时,陈老师不冷不热的态度,便搔了好一阵头,找出一个理由说去不了。星期四说:“不去也罢,我告诉你吧,这回你可能惹出麻烦来了,你是不是偷偷去了文毕恭家?”张强难为情地说:“去是去了,人家热情邀请,总不能没有点礼貌吧?”星期四说:“听我妈的口气,你爸已经知道这事了,你家里正在闹得不楞开交,你妈说,这个星期六你一定得回去,你妈还通知了阿秋姐(陈家的人个个喜欢张秋,星期二以下全叫阿秋姐,但没人叫张强阿强哥),万一不行,可能还得让她回来呢,阿秋姐目前公务很多,难道真要让她回来?”张强说:“她更合适些,父母都信她。”星期四不客气地说:“你真不象男子汉,自己惹出了事,干吗要别人来解决?”

  星期四一走,张强就心虚了,意识到自己闯了祸,而且看样子非常棘手,挨顿臭骂是少不了的了,而且这回肯定妈妈也会怪他冒失。他心乱如麻地回到宿舍,大伙儿大惊小怪地围过来问他刚才那个骑大黑鲨的小姐是不是文毕恭的女儿?穿得又漂亮,长得更漂亮,你们聊得真亲热。张强忙说不是,是个亲戚。大家都说他运气好,有这样的阔亲戚。张强哭笑不得,又有种轻快的虚荣,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人骑大黑鲨来找的。下午几个女生也纷纷打探大黑鲨女骑士的来历,也估计那是文毕恭的女儿,因为那派头非同一般。这使张强百般不是滋味,不知别人是贬低了邱素萍还高抬了文毕恭。文家毕竟没有这么阔气的车,但星期四又怎能跟邱素萍比?

  张强午休时间全用来思考对策,忽然想找一下邱素萍,与她商量办法,他相信邱素萍是愿意帮助的,邱素萍对他妈妈的好感绝对非同一般,听说她有事,肯定比他还急。他想去找她,却又担心邱素萍不给他好脸色,上次去宿舍楼找好碰的钉子他至今记忆犹新,那阴影不是说消就能消的,也许自己真的应该减减肥了,否则她再欣赏他,也未必愿意与他一块,女孩子嘛,有这点适量的虚荣心很正常,可是这减肥非一日之功,自己以前曾经努力减过,因为当时看了好莱坞大片《真实的谎言》,觉得男人可以不帅,至少要健,于是乎兴致勃勃地制定了一个为期六个月的减肥健身计划,不吃零食,而且每天一早起来跑步,做俯卧撑,拉拉力器,计划把自己的胸大肌三角肌练出来,结果执行不到十天就放弃了,理由是不能让自己活得太累,顺其自然就好。

  他想了一会,忽然灵感来了,想出了个“曲线找人法”,决定让齐青帮忙找。

  他在下午第七节课后找到齐青时,齐青正在教室里练声,张强对他一点好印象也没有,听到他练声便觉得不舒服,认为只比牛叫略胜一筹,齐青看样子倒是真心佩服他,见他来找,有点受宠若惊,张强虚伪地恭维了一下齐青的唱歌才能,还装得诚恳地提出了若干建议,然后才吞吞吐吐地说明来意。齐青颇觉诧异,显然没料到象张强这种人居然也有胆小的时候。

  找到邱素萍时,邱素萍刚好背了个书包要回家,见齐青与张强一道来,很意外,与齐青亲亲热热地说起话来,问明了情况,便瞥了张强一眼,掩口而笑,却不与他多说,沉下脸说:“找我干吗?”张强听出她满心不情愿的口气,后悔不迭,差点落荒而逃,说:“那天我去你家,被我爸知道了,闹起来,我妈要我回去。”

  邱素萍“哦”了一走,笑着对齐青说:“你先走吧,晚自修后来找我,请我吃夜宵。”撇了张强一眼。齐青笑着告辞而走。张强斜了齐青的背影一眼,觉得他走路的姿势说不出有多难看,一扭一扭的,果然是十足的“泰国人妖”,真不明白邱素萍为什么要对这种人那么好。可见她也有糊涂的时候。他一面在心里鄙视齐青,一面脸上凝固着笑,那是一种似乎在脸上已挂满十几年的笑。

  邱素萍严肃地说:“你是为这件事找我?”

  “我觉得,也许,你对内情多了解一些,我有点,有点怕。我妈,还有,我爸,真是……”张强语无伦次地说。其实他来找邱素萍有一半原因是想借机与她说几句话,探探虚实,现在听她的语气,他已经在骂自己多此一举了。

  邱素萍看他紧张的样子,低下头发笑,轻声道:“你还有胆小的时候啊。”张强心刚一松,她又抬起头,说:“不过,我家和你家之间的事,我也只是知道个大概而已,但不知该跟你怎么说,这关系到别人的隐私,你最好还是亲自问我爸爸,他也许能说得更清楚。”忽的将眼睛看着张强,说:“你自己真的一无所知,连想也没想过,我不信。”

  张强不自然地避开她的眼光,说:“我想,单凭想象解决不了问题,至于说到问你爸,那又有诸多不便。”

  “那也是,”邱素萍点点头,“他们老一辈的人,有他们的感情世界,我们不宜干涉,不过张强,无论如何,你别恨我爸,他那时是太冲动,因为他的痛苦已经积得太久,刚刚找到一个释放点,难免冲动一些,你可以说他的做法是错的,但确实是可以理解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至少不是信口开河,他只是说了真话,哦,你可能知道我爸爸伤害你爸爸是因为一篇文章开始的吧?至少猜得出来。”

  张强迟疑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邱素萍说:“你这次回去,说不定真能解决问题,要真是这样就好了,你知道,为了这事,爸爸已经痛苦了很久,害得妈妈都认为他太过份,差点闹离婚,无论如何,你要想没办法,我相信你能想出办法,彻底解决问题的。”说了,充满期待地看着张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