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三、爸爸的警告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499 2016.05.19 06:46

  谁知下午时分,果真是来了雨,黑云把整个城市压够了,突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雨便啸叫着兜头而下,众人无不反应强烈,或欢叫跳跃,或骂骂咧咧……只有张强的反应近乎麻木,尽管面对的是这样一个奇异的天气现象──这雨,竟然说来就来了!他几乎认定这雨是该在今天来的。不,一直就好象在下着的。

  他的灵感被雨撩拔出来了,在文毕恭作品的语境中,信手写了首诗,写了又改,最后改定为:

  门掩黄昏雨欲狂,书中书外两迷茫。

  心头错负千般意,纸上空余一缕香。

  天籁有情招晚雨,稚儿无计泣斜阳。

  纵然曾是魂如雪,为觅知音亦断肠。

  写完了自己也发呆,整晚都在咀嚼自己的这首诗,反复看,反复想,很怅惘,也不知为什么来了这种消极的情绪,变得林黛玉起来。过一会又想到马上找到邱素萍,把这首诗给她看。偏是雨下得没完没了,又找不到借口,生怕惹她不快,不敢真的行动。

  没想到第二天他收到爸爸的来信,爸爸一般是不给他写信的,所以收到信时张强就一阵奇怪,看了更加吃惊,爸爸在信中先指责他以小聪明误事,这是老生常谈,后面一段写:“文毕恭与我虽有同窗之缘,但无深交,复有仇隙。文氏为文虽有尺寸可取,为人则犯教伤义,骄狂凌人,所有学友,鲜有不攻其过者,与之相交无益有害,适足增羞。其若再相邀,必坚决拒之,莫令父母蒙羞。切记切记。”

  张强半晌没回过神来,呆坐不语,余剑见状,唤他几下,问他怎么了,他苦笑一声,摇摇头,不答。只有一种郁闷的感觉在心中装不下,几乎没法安坐。文老师对爸爸的赞赏与惋惜言犹在耳,而爸爸却跟着那些人这样评价文老师,这使他失望尤深。这样评价也罢了,那是他的事,他却又遥遥伸来一手,拦住他往文家的路,那不可能!只是爸爸的脾气张强也清楚,如果背了他去。一定会大闹一番,张强无所谓,妈妈她们就惨了。

  张强一直对爸爸深感不满,他对爸爸的评价是:“胆量三分,一分太太,一分学生,一分儿女。”把这三分胆量分发完了,爸爸对其他人就显得谦恭过分,生怕一不小心便得罪别人,对领导对同事无不如此。他的上司能力虽差,官僚气却挺重,动辄骂人,虽只是这不痛不痒的官,却也闹得鸡犬不宁,几个领导拉帮结派,明争暗斗,为一点蝇头小利丑态百出,爸爸凭着骨干教师的身份,原本可以不必缩着脑袋过日,各方都不愿开罪他这种老牌教师,他的谦恭倒助长他们的威风,所以言语虽然和气,暗中却对他很是不屑。这点连张强他们都看得清清楚楚,心中替他难受。不可理解的是,对那些普通的同事,爸爸也是私毫不敢开罪,甚至连维护自已的尊严都不敢,总是息事宁人的一声“算了吧”,把别人对他的人身伤害放过。假设这样能把那伙人的良心唤回来也还罢了,实际上相反,他们更加肆无忌惮。跟爸爸这种人生活,谁也轻松不了。关于这点,张强知道妈妈体会得只有比他更深刻。

  妈妈在张强眼里则是既有能力也有胆识的女人,至少她上的课就远比其他人上的课灵活。几年前本省有位教师在教学改革中见了成效,他用的是以练为主的三段学习法,一时好评如潮,大家纷纷效仿。

  但妈妈没有随大流,她认为这种教法根基仍是教条主义,用千篇一律的流水作业形式来学习语言文学,总是不免呆板和急功近利,除了能在考试中取得高分,价值不大,甚至可能扼杀了学生学习语文的兴趣。当然这些话她只敢跟儿女们嘀咕,因为她总也得不到领导重视而根本没有空间来发表自己的看法。后来勇气终于来了撰成一文投寄某教育类刊物,那文章张强他们自然看过,鞭辟入里,既有思辨色彩也富于文采,但那文章大概是因为触到了权威,没能发表,倒是引起了镇内同行的讥笑。教委主任更是大为生气,在一次教师集会中话里有话地说:“有些教师很天真,不知道外面是个什么样的世界,以为自已很有本事,不愿意踏踏实实地工作,而想一个人制造个卫星出来,卫星是你能做得出来的吗?你要是有这个能耐,还在这里当教师?如果哪个教师有这种不切实际的行为,我在这里奉劝他,不要好高望远,要干些有实际意义的务实的工作,严格按照要求教好你的学生……如果只是想出点风头,你自己招人取笑还不要紧,要紧的是全镇人民也要跟着你丢脸。”

  妈妈又羞又委屈。爸爸却没劝她一声,反倒暗中嘀咕,怪妈妈不自量力连累他也丢了面子。其实在改革之风初兴时,妈妈自己就搞过教学改革,以提高学生学习兴趣为出发点,教学方式灵活,教学手段丰富,学生们兴趣很浓,可是其中有个高材生写了一封信给校长,说她的课不够明确,听了之后还不懂做作业,让校长另换一个教师,本来教导主任就在一些议论声中凑够了怒火,得到这信如获至宝,立刻制止她的做法。其他老师觉得她是想冒尖出风头,也纷纷不满,趁机传播一些流言蜚语。从工作到生活,没一项不传。有说她工作态度不行的,有说她本来就不懂什么东西的,有说她给容儿女背后捣乱的,有说她象三仙姑那样老来俏的,甚至有说她行为不检点的等等等等,爸爸从来不出面维护过妈妈的利益,有些人甚至当着爸爸的面数落妈妈的不是,爸爸还是只敢陪着笑脸唯唯称是,别人的非短流长便得以顺利继续。倒是张强敢于出面,有一次与一个正在用恶劣语言攻击妈妈的教师舌战一场,硬是把那教师驳得毫无还手之力,从此他的恶名便在教师中广为传播,有些教师的儿女还想联手揍张强。不过那些人此后是小心多了,只要张强在场,谁也不敢乱说,那场舌战也成了张强的得意之作,不过后来听说那家伙还是暗中中伤,并且更加疯狂,张强非常愤怒,只恨自己当初发挥得不够理想,有些话不够到位,没将那家伙活活气个心脏病。

  他的那场舌战引来了更加强烈的反击,从此妈妈便在别人的放大镜下生活,而且神奇的放大镜只放大对妈妈不利的部分,从不放大她的优点。到后来远方城市在有个教育天才魏书生,在全国各地巡回搞示范课,连张强也去听过,听的时候心里格登一下,因为魏书生的教法竟然与妈妈的教法想似。从此张强就更是恨死了那批人,包括那位写信给校长的高材生。而爸爸作为骨干教师也来市里听了,听后也想到了这一点,只会连连叹气,什么也不敢说。其他几位同他来的教师应该也有这点机灵,可是回去后什么也不说,如果有人想到这点,他们也会这样说:“黄琪这种人懂什么,最多是碰巧罢了。”如此而已。这就是中国的乡村教师的素质。

  窗外雨声风声不断,雨似乎下出了惯性,今天又是在黄昏开始就下雨,这风,这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