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晚雨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310 2016.05.22 07:22

  文老师一走,房间只剩下张强,他木然地坐在椅子上,隔壁的笑声不断地击碎这雨声营造的,宁静,但这宁静是固执的,立刻又拼拢来,似乎要把他架空,他忽然有点后悔此行:我来干什么,爸爸妈妈与文家仇结未解,这一回要我来解了,可是我能代表两个中年男女,不,一个家庭吗?何况我对往事一无所知,对所扮演的角色毫无思想准备?

  父母的痛苦张强当然清楚,这些年来,他们一直在为一些小事情争执不休,有张强甚至觉得爸爸有严重的心理变态,他永远不能以平和的心态去对待自己家的人,偏偏一家人除了他谁都不愿小心翼翼地生活,这种对外的不同态度也造成了内部的矛盾,家里经常为此发生大战,妈妈承受着巨大的外界压力的同时,更得殚思竭虑的细心维护这个埋了炸弹似的家庭。张强怎么也不明白,以爸爸的聪明,为什么专做这些泼妇才做的事,他对内如此,对外却一个劲地宽容,显示他的良好修养,至少没人说他自私,但在张强看来,这是自私的极致──为了自己在外打响,不惜牺牲家庭的安宁。可是妈妈很少怨爸爸,你可以说是中国妇女的美德,但似乎这不仅仅是因为美德。妈妈根本不是那种传统的麻木不仁的女人,她不可能不为此痛苦,而且痛苦得比谁都明白。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存在,张强简直会开导妈妈离开这个不值得她留恋的男人,但纵然如此,张强也为妈妈悲哀,有好几次,他和张秋,张舒她们议论的居然是大逆不道的话题:妈妈这样的女人,怎么会这样没眼光,谁也不嫁,嫁给了一个糟糕透顶的男人?而且嫁了后,居然将婚姻维持至今?

  ──难道这一切的因,全在文老师身上?

  张强的心一片寥落,直到朱朝吾叫他,才打起精神出去,随即邱素萍的生日晚会便开始了。

  十六支烛火静静地燃烧,心事重重的张强忽然发现邱素萍的眼睛不知何时候已经湿润了。

  灯具全灭了,蜡烛静静地燃烧,邱素萍自己也不知为什么会突然流泪,老天竟为她特地下了一场晚雨,这是大地为她的生日点的一首歌?是啊,“天籁有情招晚雨”,人的一生会碰到许多晚雨,可是今晚的这一场却是专门为她的生日赶来的,大地要驱赶尘俗的喧嚣,要洗尽世间的污泥,让她干净而安静地享用这个生日,享用这个生日之夜。不仅如此,上天还亲自操起指挥捧,演奏这一曲庞大而恢宏的巨型交响曲,指挥棒不断划过长空,雄浑的低音鼓不时滚过天际,绵长有力,久久不绝。各种管乐被风吹响。从天垂下的雨就是要一根根的长弦……这是天籁啊,它从远处赶来,为的就是要送上这份生日礼物,将世间的纷扰扫尽,向她送来大自然的灵气,让她的生日能够不受干扰地进行。这晚雨,来得多是时候。

  蜡烛吹熄了,在一阵快乐的闹笑中,大家纷纷向邱素萍致以生日祝贺,有人祝她永远漂亮,有人祝她成为钢琴大师,有人祝她成为一代才女,朱朝吾祝她知识更多,脾气更少,阿冕祝她永远象今天一样可爱,妈妈祝她永远象今天一样快乐,一样淘气,爸爸祝她永远年轻,好迟点嫁人,多陪父母,张强什么也祝不出来,他说正在加紧拼足天下最美的祝愿,暂打欠条。

  祝福已毕,大家要求邱素萍作个生日演说,邱素萍抿着嘴想了一下,说:“首先我要感谢所有参加我的生日晚会的亲人和朋友,当然是感谢的是我妈妈,她在十六年前,以自身的痛苦而诞生了我,我也感谢爸爸,不但养育了我,而且和妈妈一样,疼我,爱我,宠我,为我设置了这样一个宽松的环境,他们是天下最伟大的父母之一。”众人为她真诚的演讲鼓掌,说已经有了外交家的风度。

  邱素萍优雅地一笑,又说:“其次我感谢我所有的朋友们,你们冒着这么大的雨而来,又很可能要冒雨而去,对我的生日予以这样的大力支持,我将永远感谢你们。”大家再鼓掌,说她日后定能成政治家,说的话既有实质内容,更多的上空洞大帽子。

  邱素萍说:“当然,我还要特别感谢……”

  朱朝吾早有所料地说:“该轮到我和你阿冕姐了。”说了看阿冕一眼,阿冕却没反应。

  邱素萍说:“对,我正是要特别感谢阿冕姐,感谢她于百忙中抽空来参加我的生日晚会,此外当然还要感谢我的师父。”张强一时没想到她会特别提自己,见几个少男少女都看他,便学阿冕的样子优雅地一个浅笑。

  邱素萍最后说:“最后,我还要感谢党和人民的栽培。”

  大家被逗得哄堂大笑,掌鼓得更热烈了。

  邱素萍等大家笑完,又说:“不过,我还有个愿望,我希望在我的生日晚会里发放我的快乐,但又要收集足够多的快乐,一年才一个生日,我有权利也有义务去主宰这个日子,我要完完整整地做我生日的主角,我不希望所有的快乐只围绕我一个人,那是不完整的快乐,如果我觉得快乐有残缺,那不是我所希望的,所以我还要做一件事,我希望谁也不要阻拦我,特别是爸爸妈妈,因为我相信这样做是有意义的。”

  大家对这个郑重其事的开头莫名其妙,妈妈说:“非非,你想干什么就直说吧。”

  邱素萍神秘地一笑:“我想索取一个来自远方的祝福。”

  认真地看众人一眼,走到电话机旁,拿起话筒。她知道没人猜得出她想干什么,但一定充满好奇。她要做的是一件使她激动的事,她深信,这件事的意义甚至还在这个生日晚会之上,但是当然,这件事带有很大的风险,万一做不好,整个生日晚会便会笼罩在最悲凉的气氛中,于一个刚刚踏入十六岁年龄组的少女而言,这就够令人不快的了。所以做这件事,需要一个敢异想天开的脑袋,需要一份充盈的自们,需要胆识,需要爱心,这些她都有,所以一时冲动她就决心这么做了。而且当然是要在这样一天。非做不可!万一失败呢,不,不会失败,怎么会不成功呢,一个象她这样的少女,难道还会不成功?决不会。是那意外的晚雨排除了她一切顾虑,在这样的雨中,她与失败无缘!

  她的手指飞快地弹出一串数字,象在敲打一个关闭已久的密码锁,这是一个直通心灵的密码,也许没有几个人能明白它的意义,可至少她知道,至少父母知道,至少……迟早会有更多的人知道。

  她要给一个她既熟悉又陌生的女人打电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