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七、评价影响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404 2016.05.27 13:25

  回到学校宿舍,张强更被一件事弄得浑身不舒服。

  女生宿舍评出的“班级男生之最”不知怎的被“林妹妹”打听到了,在508里公开来,整个宿舍内非常热闹,因为大多数人都得到了不错的帽子。女生之评,即是妇人之议,本不足为论,在这一点上,男生们仍颇有古风,不肯表示值得为此高兴一场,免得被人见笑,只因却之不恭,也就姑妄戴戴罢了,但心里的高兴总得找个场合释放,这样他们就一致开“最佳家庭主男”栾盛的玩笑,栾盛老实了几个学期,任了508室长后更为这个宿舍费了不少心,单是每周的大小扫除,他就要几乎为每一个成员折叠一遍被子,因为他的勤劳早已培养出了好些不折被子的懒虫。要说不委屈是不可能的,只是老实惯了,只好默默无闻地奉献下去,想不到了的好处竟被女生们知道了,挖掘出来,他有一种心理满足,又由于一向憨厚,于是就咧着嘴笑,大家起哄得就更欢了,方松还建议大家集体向女生宿舍请愿,让她们租借一个女生过来,与栾盛暂成夫妻,以此检验女生的眼光产不是准确,因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接着有人推荐有千“斤”小姐之称的胖妹子朱蕾为栾夫人候选人。因为粗略地评估朱蕾的三围,正好与栾盛的三围形成互补,说明这是最天造地设的一双了。你一言我一语的环形攻势下,栾盛不禁满脸通红。

  “林妹妹”独拥“最有气质的男生”和“最有才华的男生”两项大奖,但没随众开玩笑,反而更显气质不凡,冷冷地坐在床上弹他的吉他,直弹到张强回来才罢。张强对他的吉他技术评起来毫不客气,常形容他弹得象“羊拉屎”,好半天才出一个音符。具体是这样说的,他是心先到,然后眼睛才“众里寻他千百度”,找到了要按哪根弦,哪个品位,左手的手指跟着战战兢兢地“千呼万唤始出来,”但不一定能找到眼睛想要安按的部位,等到按中了,眼睛又有了新任务,必须帮右手手指找到弦来弹,右手手指好不容易得到了明确指示,还要经过一番热身运动,松够筋骨,才赶到目的地,一弹,却弹不响,原来左手手指按了半天,“等你等到我心痛”,还是等不到右手手指,早已不耐其烦地下岗了。有诗为证,诗曰:“说时早,那时慢,弹出一个音,吃饱一顿饭”。问题是这么刻薄的描绘,张强当然不甘心藏起来,而是自鸣得意地四处传播,“林妹妹”为此没少失眠,此后见了张强,便不弹吉他。不过“最有气质的男生”竟然不懂弹吉他,未免如红花少了绿叶深山少了隐寺诸葛亮没有羽扇纶中那样大煞风景,趁着张强不在,拿来弄弄,谁知他又赶回来了。

  张强问明自己只得了敷衍了当的“最有争议”的男生,很是不快,他的设想中,女生对他还是可以的,要评,必会给他一顶不错的殊荣,哪知并非这样,倒是“林妹妹”三脚猫的文字功夫,竟抢得了“最有才华”的帽子,说实在的,如果注定这帽子不是张强戴,张强也不愿是“林妹妹”,就算是邹恺,他都能咽得下这口气,可是……妇人之见,果然失之片面,特别是这些是由刘利敏所在的403评的,更令他不快。刘利敏怎么也不帮他说几句?他不掩饰自己的失望,但也不能表现得过于直接,只是冷笑一声。

  潘良看他表情,说:“其实女人评出的东西有什么价值,又不能当饭吃,现在这个世界,没人贪虚名了,有钱才是实在的。”他是“最成熟的男生”,说的话当然份量不轻,大家纷纷说是,张强则说不是,他说钱可以拥有,但象现在的这些高帽不是商品,无从购买,所以价值应该不轻,这话引起一番争论。看来说他是“最有争议的男生”也非毫无道理。

  此后的几天里,女生们的评议越来显示出其准确性。

  “林妹妹”变得更加深刻,经常独自站在阳台上,锁起眉头看云起云落,或者在校园里林最荫的校道上一人负手独行,眼镜片面对他眼睛里越来越强大的忧郁,已经识时务地取消了税收,这些忧郁因此得到了尽情的释放,这使他本就单薄的身材更显得有些佝偻,幸好佝偻本来就带着种瘦弱的诗意。遗憾的只是天公不作美,需要它下雨时它竟滴水不漏,否则有淅沥的小雨轻轻扑在面上,诗意就更浓了,气质就更佳了。至于他在独行时的遐想中还会不会出现那位张强认定是子虚乌有的林氏姑娘,这就不是外人所能知的了。

  潘良正与一个商贩商谈一桩生意,倘能做成,他将成为本班第一位依靠自己的本事成为准款爷的万元户。他每次回来都说:“累坏了,要不是为了钱,做人风光点,谁肯这么干?真羡慕你们啊,自由自在,什么也不用操心。”说着忽然BP机大病发作似的呻吟起来,他马上精神大作地起身复机。

  霍戈亮近日的脾气更大了,脸也不再轻易露出笑容,他被评为“最有男人味的男生”,所以深刻地认识到,能动拳头时不该只动口,动口是女人的事,动拳头的才是男人。他的男人味足够时,他女朋友王婕妤每第胆战心惊,与别的男生说话得先环顾四周,警惕性不比地下革命者们赶到偏僻的接头地点时差,但她同时又觉得幸福,大概她的价值反映到了他的行为里,无论如何,被人这么狠命地爱,不是每个女人能碰到的幸运,虽然爱得已近乎变态。

  然而这些都不够震撼,最引起震动的还是“最白马王子”方松的新传说。星期三下午,幼师来了三个如花似玉的美人来找方松,其中一个,显然与人他已经达到了某一阶段,两人旁若无人地亲昵,大家瞧得眼红,只有称赞他“了得”。那位美人得分自然比陈妃要高,大家都说整个师范没人能比(只有张强觉得邱素萍比她漂亮)。张强于是对陈妃有了几分同情。

  这次评议的结果产生了两位受害者,一位是张强,还有一位是邹恺,得了个“最令人难受的男生”,表现出女生们的人道主义思想欠缺。现在别人是否难受不得而知,邹恺自己显然非常难受,此后邹恺更加孤独,看书时常发呆,倒博得了张强同病相怜式的同情。有一天张强特意接爱邹恺拉家常,虽然效果并没有预期的好,但气氛显然有所缓和,至少邹恺不再翻着眼睛与他说话,讥讽的口气也轻了许多。张强自己没有航标,只好依然故我地继续让人争议。为了缓解心中的不平,寻求平衡,他写了封信给妈妈,在信中汇报了一下到文家的情形。还把针对《这雨》的四首诗都录下来让妈妈过目。在信投入邮筒后,他才觉得有些不安,可是后悔不及,索性也不后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