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七、震惊的背叛

《花为谁妍》 万里帆 3046 2016.06.04 06:12

  生日后他离开她家,爸爸就突然要与她长谈,谈话的开始有些莫名其妙,说的都是关于如何处理男女感情的事,邱素萍听了一会就明白过来了,爸爸是怀疑她对张强有了那种感情,而不希望他们之间有这种感情。理由很简单,他们还不具备这个资格,还不应该拥有这类感情。邱素萍知道爸爸说得很有道理,但道理是一回事,道理只是用来约束大多数人的,但也正因为约束的是大多数人,它就会有明显的弱点,它忽略了个体特点,而爱情,则是一切社会活动中最有个体性的,这是无法用任何规范的大麻袋来装得住的。

  邱素萍当然据理力争,她有权利为自己负责,负责自己的一切,包括选择自己的爱,谁也无权干涉。那场争论是颇为激烈的,后来回忆起来,她仍为自己有这样好的口才且能淋漓尽致地发挥而得意——结果当然是,她胜了,她战胜了爸爸,正式取得恋爱的许可证。当然那并不意味着自己就真的钟情于张强。其实爸爸与她争论以前,也确实还没有真的好好想过这个问题。张强只是她众多朋友中的一个,当然也是比较特别的一个,她愿意与他交往,但并不想把感情全系在他身上。如果不是爸爸这样性急着论及,她还不会深入地想。

  张强离她心目中的恋人还是有距离的,不说别的,相貌就不够帅气,真不明白他父母的底子这么好,为什么他不懂珍惜,偏要把自己弄胖,也不积极锻炼,把胖的部分变成肌肉,难道他以为这样很有个性吗?个性就要靠这个来体现吗?而且她发现随着交往的持久,她发现他有时令人很讨厌。选择这样一个人来作恋人,她觉得还有待考虑。倒是爸爸提醒了她,她取得了爱的权利后,开始认真的细细考起了这个问题。继而发现,自己似乎是不自觉地有些喜欢上他了,很多时候会不知不觉的就想起他,担心他。她是个正常不过的少女,有着正常的青春期的骚动,当然不会对男女的感情毫无感觉。她甚至曾梦到他在梦里吻她……可是不行,她同时又是个理智的少女,她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感情,于是她决定暂时远离他,为了不上他感到明显的冷落,她干脆回家吃饭,减少与他相见的时间。

  就是在这个时候,她发现对他的感情原来确实已经到了一定的程度,有好几次看见他与刘利敏在一起说说笑笑时,她忽然感到很委屈,很伤心,仿佛张强背叛了她,仿佛她与他曾经有过协议,至少他不应该在她面前与别的女孩这么亲热。她当然不会跟刘利敏抢张强,抢这样一个男孩,岂不可笑?而且她已经断定对张强其实只是一时的好感而已,不过心里的失落感慢慢扩大了,对刘利敏也越来越没有好感。总觉得刘利敏说话太柔太媚,人也虚伪,不象个现代人,而象薜宝钗,一个古代所谓淑女的活标本,不,这样比还是抬高了她,她有薜宝钗好看么,有薜宝钗那样知识丰富么?

  如果说这些事情没能掠夺她的快乐,只是使她暂小小不快,即使张强那天告诉她,他妈妈很可能碰上了大麻烦,她也只不过轻微地忧伤了一下,那么,有一件事却是使她极度震惊的。

  两天前的中午,妈妈突然告诉她,阿冕表示绝不原谅朱朝吾。妈妈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阿冕那里得知内情的——朱朝吾一直瞒着阿冕和另一个女人鬼混!朱朝吾已经承认了这是事实。这事把妈妈气坏了,邱素萍更是惊得说不出话来,只是心中一阵阵发寒,怎么可能呢?朱朝吾,她多年来一直敬如兄长的,爸爸一直重视着的,一个各面都如此出色的少有的男人,怎么可能背叛她一直亲如姐姐的忠于艺术和爱情的伟大女人,她的阿冕姐?在这个浮躁的世界,真爱已经是非常稀有的了,这两个人的爱情,是她对真爱的唯一的寄托,在这样的版本里,她看到了感情危机中唯一的希望,她一直以此来安慰自己,这世界上确实是存在着真爱的,真爱并不是只能在博物馆里远观的可怜的文物——谁知……

  妈妈说,她打电话问过朱朝吾,朱朝吾没有否认,还说出了那女人的名字,是他大学时的恋人刘烨——大学毕业后他们一同分到这城市,可是很快地,刘烨就离开了他,嫁给了一位什么公司的总经理,原因是钱。刘烨说感情可以培养,但钱不是说来就来得了的,她不是不喜欢朱朝吾,可是如果他们在一起天天要算计柴米油盐,那迟早会生厌倦,倒不如早点分手。她是哭着离开的,很伤心,却很坚决。朱朝吾失去了她,痛苦是肯定的,却不料竟得到了阿冕,这块伤痕很快地平复了。想不到两年前,刘烨再一次闯入他的生活,她是哭着来的,边哭边骂自己傻,嫁给了钱,事实证明感情也不是说来就能来的,她没法和那男人一起生活,她对朱朝吾说,她不需要他的全部,她已经不配,只有阿冕才配,但她想得到其中一部分,只一部分,总可以吧?这些年来,她有了钱,却越来越没有味,她知道自己是想错了的,她根本就不可能是可以活在没有感情的世界里的那种女人。她说她一定会保密,不让阿冕知道一点风声。在旧日情人的哭与泪中,朱朝吾心肠一软,就陷了进去,从此便无法自拔。

  妈妈告诉邱素萍,朱朝吾说了这些之后,还说一句,我对不起阿冕,说的时候,是木然的,是绝望的。妈妈没法按捺自己的情绪,在电话里大骂了他一通,说,好了,你去鬼混算了,阿冕不会原谅你了,永远不会原谅了,那时阿冕还在这里,她听到妈妈的话,却一句话也不说,倦倦地坐着,倦倦地看着,仿佛一切与她毫不相干。妈妈骂了不知多久,那边一点回音也没有,妈妈心里一凉,说,朱朝吾,你干什么?朱朝吾静静地说,我在听着。那声音也是倦倦的,毫无感情色彩的,只有绝望极了的人才会以为样的语气说话。

  邱素萍听得一身凉气,从脚底往上涌,一直传到每一个毛孔中去。

  妈妈还说,当时朱朝吾还想说什么的,但什么都没说,电话又不挂,只在那儿喘着气,整整几分钟妈妈有点怕了,说,你究竟想说什么,朱朝吾说,没想说什么,师母,我想挂电话了,可以吗?

  妈妈又去劝阿冕,阿冕摇摇头说,伯母,别说什么,事实就是这样,我挺得住,难受当然是难受的,可是我挺得住。她每一个“我挺得住”,邱素萍都听得身心发寒,妈妈说,阿冕刚刚走了不久,走时情绪还很稳定,还不要紧,要紧的是朱朝吾,他虽然做出了那种事,但他确实是爱阿冕的,他用种语气说话,我真担心他会出事,非非,去看看他吧,去早一点。邱素萍草草地吃了饭,就走了。一路上想,他一定是在一瓶接一瓶地饮酒,饮得酩酊大醉,吐着白沫在叫阿冕的名字,又或者是流着眼泪,在那儿仰天吐着烟圈,身旁早已堆满了烟蒂。或者是蜷在床上,鞋也忘了脱,头发零乱,衣衫不整,枕头则已经湿透了。又或者他坐在书桌上,满桌是白纸,每一张纸都写着阿冕的名字……既然阿冕姐不原谅他,他做出任何过份的举动都不令她奇怪,象朱朝吾这样冷静的人,在感情方面,其实也是脆弱的,因为他太真了。

  可是等到她见了朱朝吾时,却发现朱朝吾正在沙发上静坐,手里竟然还拿着一本书,地板上不见烟蒂,书桌上没有纸张,房间里没有酒瓶,甚至衣服还是整整齐齐地穿着――世上竟有这样没心肝的人!

  邱素萍肺都气炸了,她火急流星地连饭都没有吃了,气也没多喘一口,一路急驰,逃命一般,闯过几次红灯,超过无数车辆,引来不少惊诧目光,还外加一路提心吊胆……谁知到这里一看却是这个景象,她朝朱朝吾吼起来:“朱朝吾,你还有没有心肝。”朱朝吾的回答更气人:“没有仪器检测,不过应该还有,我还听到它在跳动。”邱素萍气得哭出声来:“你!你!你难道不知道,妈妈在那边都急坏了,怕你会出事,我刚到家,就赶着我来,谁知你……你没心肝。”把手中的东西往他身上一摔,登时泣不成声,泪如雨下。

  朱朝吾默默地看着她片刻,说:“非非,事情你也知道了,你坐下来,我慢慢跟你说。”邱素萍抽泣着,胸口一起一伏,尖着嗓子说:“我不坐,我问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阿冕姐?你明明知道她很爱你,干吗还这样?”朱朝吾用手捂住嘴巴,然后松开,平静地问:“那你说我该怎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