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十二、和解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183 2016.06.06 08:10

  “你还不知道啊,说来也巧,那次我们去弹琴,是你们实习的时候吧,正碰到她在弹,我认识有个女孩也在那,我就进去,我认识的那个女孩对她说我是读图音班的,她说,图音班的,会些什么?弹琴,唱歌,还是绘画?我说,我什么也不会,她说,什么也不会,还敢读图音班啊,我师父不读图音班,可他什么都会,知道谁是我师父吧。我说,知道,你是邱素萍,你师父是张强,全校没几个人不知道,收了很多女徒弟的。她就说,看来你是想学弹琴了,弹过没有?我说,弹过一点点,她就让我弹一下,我弹了几句,她说不行,让她来,然后弹一首,弹了问我,想不想跟我学啊,我说,就是怕你不肯教。她说,怎么不肯,我师父专收女徒弟,我给他收上一批男徒孙,那才好玩,我就正式收你为徒,你是我的开山大弟子,不过暂时先别告诉我师父,他这种人喜欢吃醋。”

  张强被说得脸上发烫,没想到齐青这么能说,看看他通红的脸,忽然觉得他有几分可爱,猛的兴致大发,说:“你陪我去吃点冷饮,我很口喝,请你一次,别忘了,我是你师爷,你得听我的。”不由分说把齐青一直拉到冷饮店去。一路上没忘了恭维的嗓音好,不过这回真诚得多,因为他觉得仔细听听,齐青的嗓音确实不错。齐青简直受宠若惊,喝冷饮时又告诉他:“邱素萍还说过,她上回火气大,那是另有原因,没想到把你伤了,所以这一回要我特别小心一定要请到你。她这人一向不认错,这一次真怪,认起错来了,你可不能不去,要是不去我就麻烦了。”张强叫他放心。一面暗中苦笑,自己一再被邱素萍伤害,但一听到她请自己,就兴奋得不知高低,是不是有些奴气?也许他该拿出点男子汉的派头,坚决对她说一回不,她才知道尊重他。可惜这想法非常不牢固,才露出头,就被自己枪毙。只好自我解嘲地想:“男子汉大丈夫,让一让女孩又有何不可?跟女孩斗气才真是没出息呢。

  下午他快快地考完了试,直接到2号琴房,房门半掩,里面琴声淙淙,邱素萍早已到了。张强陡地一阵心慌,还着复杂的心情敲这半掩的门,邱素萍把门拉开,见面时,虽已预知对方是谁,还是各有些不好意思,邱素萍抿抿嘴,坐回到琴凳上,才说:“请进。”

  张强进去,紧急搜索话题,才要说,邱素萍已经先说了:“那天是我不好,我还担心请不动你的大架呢,你脾气大得很。”抬头看他一眼。

  这是明显的恶人先告状,可是张强也不敢否认,张了张嘴,说出一个“是”字。

  邱素萍低头笑道:“是什么,其实我脾气比你大得多,不说了,我是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外加提醒你一个坏消息。”

  “那就先说好消息吧。”

  “阿冕姐和朝吾哥哥有希望和好了。”

  “真的?”张强义务地缴纳惊喜,为了讨好邱素萍,还把这惊喜放大了足足十倍。

  “当然是真的,你猜猜看,这是谁的功劳。”

  “那肯定得很有本事的人才行,我猜不出来。”其实邱素萍的神色已经明白无误地告诉了张强。但他哄女孩的本能告诉他暂时不该猜出来。

  “那不用猜了,告诉你,就是我。”邱素萍自豪地说。

  “真的?你真厉害。”

  “那也算不了什么,其实阿冕姐跟朝吾哥哥相爱这么深,本来也不至于太难办的。你不知道,那天我去找阿冕姐,里面放着音乐,敲门没人应,我就自己打开房门,你猜怎么着?阿冕姐正抱着电脑键盘在电脑前流眼泪。电脑上还打着几年前朝吾哥哥给阿冕姐写的诗,是这样的:谁为春尽作情痴,花落花开应有时。芳径何处寻消息,且抛热泪洒枯枝。晚上我住她那儿,她在梦中还叫了朝吾哥哥的名字,她说不原谅朱朝吾,只是嘴硬,妈妈费尽力气套出她的心思,其实她早原谅了,只是这个死朱朝吾,也过份冷静了,求了几次没有效果就再也不求,阿冕姐气还没消,他就放弃了,你让阿冕姐怎能放心?出了这么大的事,他都不多赔点不是,阿冕姐难道就非嫁他不可了?”

  “那你准备怎么劝阿冕?”其实张强对朱朝吾与阿冕之间的矛盾发生经过一无所知。

  “你怎么傻了,阿冕姐是轻易劝得动的吗?只能给朱朝吾创造机会,不过朱朝吾这人很懂利用机会。张强,你好象不怎么看足球。”

  “这么多人跑来跑去,半天不见进球,我觉得没篮球好看。”

  “那你就不懂了,篮球怎么跟足球比?男人,要看点足球,找点激情。朱朝吾好象是足球中的优秀前锋,给他一个机会,他就懂得怎么过人,何时射门。我现在就好比要给他一个传中球,把球传到落点最佳的地方,只要他技术过得去,他就能够得分,要知道对方的后卫线本来就不牢固。”

  “你给了他什么机会?”

  “我让阿冕姐来给我们化妆。”

  “化什么妆?”

  “这就关系到坏消息了,你忘了没有,你明天晚上要演出。”

  “这就算坏消息了?”

  “你的独唱节目还是我帮你走了后门,排到第五位,歌名是花为谁妍,钢琴伴奏,邱素萍,也就是本人了。”

  “什么,你,钢琴伴奏?”

  “我还略可胜任吧?”

  “我是怕你不肯,这两天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要吗是清唱,要吗是吉他弹唱,清唱是无论如何不愿意的了,这儿的麦克风对吉他的拾音又太差,我也想过请你伴奏,但担心你不愿意,不敢开口。”

  “真的这么想过吗?”

  “你的生日那晚,我就想过了,可我不敢说,怕你……”

  “怕我什么。”邱素萍甜甜地笑了,不无得意。

  “反正就是怕。”张强干脆耍了点无赖,说了自己也觉得有点肉麻。

  邱素萍白他道:“我让阿冕姐明天下午来为我们化妆,其实化妆我自己就能行,但我就是要她来,阿冕姐本来很为难,可是我一叫,她就不得不来,我本来还想叫我妈也来的,她没空,不过她这个人专会帮倒忙,不来也罢。”

  “你敢保证这办法得得通?”张强心中已经升起一丝隐忧,他觉得生活处处跟他作对,只怕这事也有麻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