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五、训话之后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048 2016.05.14 15:54

  星期一早上,李副校长训了一通话,大意是近来发现某些男女同学,尤其是毕业班的男女同学,在交往时存在着一种不良倾向,欲进行“最后的疯狂”。在这话的前面还有系列总结,分甲乙丙丁数项,后缀一大串早恋对社会、家庭个人的不利影响及基实例。中间夹着具有本校领导特色的没有任何实质意义只加增发言长度的废词如“嗯”“啊”“这个”“那个”之类,说到严重处,脸孔便尽量加长,把痛苦痛心痛恨的表情延展到极限,最后宣布将一周前有不轨行为的一对男女生正式开除。

  (三)四班班主任在下午班会课上也照样重申一遍,鉴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他对早恋的危害性适度淡化,强调的是学校纪律,希望同学们站好最后一班岗,不要在毕业前夕减员。他的话比李副校长的精彩耐听,大家就纳税似的为他的妙语笑几声。班主任兴致勃勃之余,补充了一句很可能并不打算当众说的话:“据我所知,有些同学的交往是令人生疑的,比方说有人借故说要跟别人学点其他方面的知识,以这个借口去结交异性同学,虽然不能肯定这其中一定含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但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所以,如果我们班存在这类现象,请多注意。”

  张强本来也起哄似的为班主任喝彩,一听这话,立刻沉下脸来,却见班主任拿眼看他,当即火起,索性坐横了椅子,和看他的人对看,准备随时启动火力系统。事实上,如果是上一周,班主任这样说,他可能还会颇为得意,觉得这是变相的表扬,现在与邱素萍已经这样了,他就只有窝火。他平时是个有名的项撞大王,跟校长尚且敢拍着桌子对骂,班主任那是小菜一碟,还不一定就上档次。好在班主任不想闹大事情,息事宁人地将眼光移到一边。

  班主任叫李永芳,名字正好与早年某名牌化妆品的名字相同,因此很轻便地得了个“珍珠膏”的外号。十年前大学毕业后就留在这里任教,期间下过一年海,蚀了几万块钱后爬上岸来,重操旧业,从此甘心在这个清水衙门上耕耘。这几年私立学校不断成立,他就兼职以赚点外快,倒也差强人意,虽一样怨天尤人,却已不复改行之念。他是个普通的教员,有着不错的责任感和事业心,所以教学也相当稳定,既无大起,也无大落,可谓波澜不惊,比寻常人所不同的是,他的班级往往早恋率较高,奥妙在于他与他的夫人就是由高中开始确定关系而后喜结良缘的,师出这样的表来,管理这一方面就难于理直气壮,他的门生对他的优点学得常打折扣,唯有这方面,却是青出于蓝,学到足足十二成去,不但能恋得不亦乐乎,还能做到不至于太碍眼。他似乎也没对早恋的危害有所认识,因为李太太与他相处得和谐而有趣,对他非常体贴,他也颇忠于夫人。据说下海那年,有个未婚少女对他颇有好感,他却不肯做对不起太太的事。那年婚外恋已经盛行,他能这样相当不易。

  张强见班主任没有争吵的意思,自己又觉得过分了些,班主任毕竟是要做工作的呀!他向四下看一眼,却发现好些人在看刘利敏,这才想起,大家可能把刘利敏也纳入了借学习接近异性的范围里去了,他不禁有些内疚,感到这些天来所造的声势恐怕也太大了。这两天晚上,余剑都与他提刘利敏,还问他,是不是刘利敏给他写过一封信,张强估计是“林妹妹”传出去的,当时便有种不适当的虚荣心,故意笑而不答,余剑就相信了,宿舍内的人也纷纷捧他不已。加上有人传出张强妈妈曾找过刘利敏并一起说了足足二十分钟多的话,彼此也很愉快,大家更觉得足于说明问题,在为刘利敏惋惜的同时也对张强的艳福眼红不已。可张强没有想到的是,人们竟然一信至此并且传到了班主任的耳里。

  不过经班主任这么一说,张强心中又觉得有门,刘利敏买吉他是在第一学期,但搁在宿舍里一直不曾动过,现在即将毕业明知学不到什么却来向他讨教,这其中就没有一点想头?张强现在也必须找到一个女性朋友,用来填补被邱素萍挖空的情感缺口,如果刘利敏真有这个想头,那就不容错过……怕就怕刘利敏这样的乖女孩为了面子而采取从此开始回避他。

  班主任刚走,副班长陈方就送来一封信给他,看信封,竟是妈妈写来的。这使张强大为诧异,怀疑这不是中国邮电行业的效率,妈妈昨天才走的呀!

  在这一天多时间里,张强才知妈妈的来到竟收到了预想不到的效果,也给女生们留下了很好印象,那天她到李老师家,刚好班上有三个女同学在餐厅上做饺子,目睹了她与李老师交往的全过程,回到女生宿舍就广为传播,说她很了不起。刚到时,班主任听说是张强的母亲,客气但不免小觑,居高临下的请茶请坐,说了十分钟后,口气便恭敬了许多,说到三十分钟后,语调已降低了一个整八度,黄琪告辞时,他更是热情地一直送到楼下,回来后还连连情不自禁地说好话,惹得李太太酸溜溜的,正好刘利敏跟高莉莉刚把对黄琪的观感说了,前后照应,完成了众女生对张强妈妈的塑造,共同的一点是,年轻时漂亮,是校园的五朵金花,谈吐不俗,举止不凡。

  只是这也带来了消极的影响,那天邹恺也旁听了黄琪与刘利敏的交谈,昨晚张强不小心开罪了他,他居然说:“一流母亲,二流儿子。”难得他编得这么快,张强的机灵一时失灵,迫切间想不出什么话来反击,等到想好时,时机已失,不好意思再去纠缠,弄得张强直到现在还在愤愤不平。

  他拆开信,看是什么使妈妈这么迫不及待地来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