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七、家庆日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198 2016.05.20 14:29

  周六到了,约定是到文家的日子,张强心里就踌躇起来,文家对他的诱惑太大了,放弃这个机会,他一定会后悔,而且已答应了,如果不去,肯定会让邱素萍失望,他现在不想让邱素萍失望,可是父母呢?

  下午是本校对商校的一场足球友谊赛,张强昨天知道后就觉得不好,他不怎么喜欢足球,却和足球很有缘,他的大嗓门被体育老师慧眼相中,委以啦啦队队长之职,逢着比赛必得到场。今天是个大热天,炎阳当空,更令人难熬。赛前他来到球场边,看到朱朝吾正在场边与几个人商量着什么,知道又是朱朝吾执法这场比赛,更是不快。朱朝吾在本市足球裁判圈内颇有名气,曾获市级比赛金哨奖,以执法公正、反应灵敏、头脑冷静、善于控制场上局面著称,所以学校一有比赛就要他去执法。张强就跑到球边跟他打招呼。

  朱朝吾说:“来得正好,我正想告诉你,等会儿省点力气,作好到文老师家作客的准备。”

  “你不去,我……”

  “我随后就去,不去不行,今天是他们家的家庆节。”

  “什么家庆节?”

  “类似于一个国家的国庆节吧?你去就知道了,我已经跟邱素萍说了,一会儿她到这里叫你,你和她一起先去。”

  张强纳闷中也下了决心,去!反正爸爸离这里远,不可能忽然长出了千里眼顺风耳,即使让他知道了,还可以找借口搪塞一番,总不至于为这事断绝父子关系吧?

  直到下半场二十分钟左右,邱素萍才到足球场,张强眼尖,见她到了,马上玩命地为本校喝彩,为邱素萍找到他提供方便。刚好霍戈亮似乎有意配合他一样,为本校首开记录,他喊得就更欢了。果然邱素萍很快就挤到了他身后,说有人在找他,两人一起离开,张强在邱素萍眼光的提示下,回宿舍换掉那身被汗湿透了的衣服,再赶到朱朝吾的房间,与邱素萍汇合。邱素萍提了个精心包装的盒子,和他一起走下楼去。

  张强见她沉得住气,到这时还没有透露身份的意思,便说:“邱素萍,我前天看了文老师的一篇小说,叫《这雨》,写得真的太好了,我看了很感动,就写了一首诗。那篇小说你看过没有?”

  “哦,”邱素萍感兴趣地说,“我看过,你写首什么诗?”

  “一首七律,不过写得不怎么样?”他有时也很谦虚。

  “能不能朗诵一遍让我欣赏欣赏?”

  张强就背了一遍,然后略作解说,邱素萍让他再重复一遍后笑说:“还挺工整的呢,没想到你的古体诗能写得这么好。”

  张强谦虚几句,自己也知道这谦虚没有任何诚意,然后说了几句文老师的小说的好话,又设法绕到文师母身上,恭维几句,说文师母的钢琴弹得棒,又提自己献花的事,自吹自擂若干句,说得邱素萍直笑,末了不动声色地说:“听说文老师有个女儿,名叫非非,邱素萍,你应该认识吧,我猜她肯定又可爱又漂亮……不过当然了,未必就比得上你。”

  邱素萍得意地用礼物挡着嘴巴笑,嗔怪道:“你少来这套,什么不好猜,猜人家女儿干什么?”

  “猜猜嘛,又不是想当文老师的女婿,想当也未必能当得成。”张强嘻嘻一笑。

  “真是不正经,”邱素萍严肃起来,“你再胡说,小心文老师把你赶走。”

  两人各骑一车,一会儿便出了校门,张强平时还挺讲女士优先的绅士风度,坐起车来则一概忘光,一下子就将邱素萍拉下几十米。邱素萍赶了一下赶不上,气得干脆减速而行。张强走了一阵回头看不到邱素萍,这意识到是自己的疏忽,便停下来等她。

  等得差不多失去耐心时,邱素萍才慢吞吞赶到,气恼道:“有防空警报呀你,依我说,你若参加地下工作,跟踪你的特务都要给你累死。”

  “那也是,现在就先累坏了一个美女蛇女特务。”

  邱素萍白他说:“天气这么热,刚才你已经弄湿了一套衣服,再弄湿这套,看你到哪儿换去?”

  张强不好意思地笑笑,正要启车,邱素萍又说:“慢着,告诉你一件事,今天是非非的生日,你难道不买点礼物?”

  张强才明白朱朝吾“家庆节”是这意思,起初还以为是文老师结婚纪念日呢?便说多亏邱素萍提醒,又迟疑道:“哪,买什么好呢?我不知道她喜欢什么,还有,你不买点?”

  “我已经有了,这……”邱素萍指指手上精美的盒子,“你嘛,比较适合买的也就是书了,要不,你就买书算了。”

  两人先到书店,选了一阵,选出一套《飘》,邱素萍说:“就这套吧,虽然《飘》我家──文老师家也有,但磨得好像差不多了。”大约觉得失言,耸耸肩。

  张强故作没听到,去交了款,刚把钥匙插入自行车锁,邱素萍在前边扭头忽说:“张强,我觉得你这人开不得玩笑,一开就发脾气。”

  “不见得吧。”张强知道她指的是前些天的事,有些不好意思,不过那时邱素萍是不是开玩笑,他现在仍拿不准。

  “你就是开不得玩笑,我现在想跟你开玩笑都不敢,怕你吃不消。”

  “我真是这么小气?”

  “那谁知道?”

  “其实如果不是恶意的玩笑,我是挺乐意开的,这你不会不知道。”

  “好,你记着,等会儿我就跟你开个玩笑,试试你这话是真是假。”邱素萍狡猾地一笑,上车便走。

  张强已料定她的玩笑一定跟公开她的身份有关,忽然一阵兴奋,他觉得这些天里处处受制于邱素萍,这回该抓住机会打一翻身仗,让她也尝尝厉害了,当下便一面设计着如何在适当时先揭穿她的身份,一面不动声色地跟在她身后。

  在文家宿舍楼底时,邱素萍的动作神情便有种掩饰不住的得意和俏皮,张强知她是自以为得计,心中越发好笑,故意说:“邱素萍,你笑什么?”

  邱素萍扭头看他一眼,撇嘴说:“没什么,快点,帮我拿礼物,走吧。”张强接过礼物,先上楼去,一面回头叫邱素萍,见仍在鬼崇地笑着,心想:等会儿一到门口,我就反戈一击,看谁笑到最后……想象邱素萍目瞪口呆的样子,生怕自己憋不住,泄了先机,快步先走到三楼文家门口处,把刚才忍住了的笑先释放掉,对着墙壁笑了个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