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五、挣扎与无奈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558 2016.06.02 07:03

  黄琪平静的道:“这些天里,你是第五次提到离婚两字了,我可以告诉你,这个问题我考虑过,考虑过很多次,只是想到儿女都这么大了,什么事能忍就忍,免得把事情闻大惹人取笑,我只想要一个安定的家,一种平和的生活,但你一而再,再而三伤害我,侮辱我的人格,感情已经破裂到这个地步,勉强凑合是没用的了,我并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这一点上我问心无愧,别人怎么猜,怎么写都是人家的自由,我管不着,你不肯相信我,我也找不到让你相信的办法,但你早该直接跟我说,这些年来,对于当时的选择,我一直没有后悔过,但到了今天,我有点后悔了。”

  张安默沉默。

  黄琪说:“你说要离婚,我尊重你的选择,具体该怎么处理,怎么操作,明天再跟你商量,你今天喝酒太多了,我不想跟你再说下去,你先睡你的,一切等你完全清醒了再说。”说了这话,门已经“吱”一声响了,黄琪从里出来,脸白得可怕,面无表情。张舒走过去,挽住她的手臂,叫道:“妈。”泪珠就滚出来。黄琪艰难地笑一笑,用手抚摸着她,搂着她到沙发上坐下,然后长长地叹一口气,呆呆地看着天花板。张舒已经哭出声来。张威也在一边流泪。张强则发着呆。

  张安默第二天一大早就默默地上课去了,毕业班没有星期天。张强也起个大早帮妈妈做饭,并且主动去买了菜回来,回来时见到妈妈正在洗衣服,一脸倦容,情绪低落,什么也不愿说的样子,张强也不敢说话,洗好了菜自己切起来,不料一个分神,差点跺中手指,妈妈才说:“小心一点。”

  张强趁机说:“妈,你今天一点心情也没有。”

  “事情弄成这样,谁还能有好心情?阿强,有一句话我知道你不爱听。但你一定要听。真的不要再去文老师家了,以后有机会缓和下来再去,你爸爸现在精神压力这么大,都闻得有点神经质了,要是再有什么事情引起他的焦虑,说不定真会急坏了。这都算是我求你的。”

  张强没说话,只是想起邱素萍的话,满是悲哀。

  黄琪又说:“我知道这是为难你了,可有什么办法?你爸就是这个脾气,我也知道,也许我不该说,你对非非有好感,不过你不要往那方面去想,你不必争,非非很可爱,你要说从来不往那方面想过,那才是反常的,可你要想想人家是什么人,感情是很累人的,不认真对不起人家,太认真了一旦有什么挫折,又对不起自己,再说非非还小,不确定的因素很多,感情不是爱情的全部,爱情有许多附加的东西,这些附加的东西会随着认识的增加而变得不容忽视,你得慎重,为自己,也为非非。”

  “妈,我……”

  “你不用说什么了,如果你实在要考虑这问题,我觉得刘利敏倒是合适些,脾气好,生在那种家庭还能有这个脾气,真是难得,又有经济基础,能够帮助你发展,也许比非非现实些。”

  “妈,你怎么这么想?”

  黄琪却说没再说,叹息一声,低头继续洗衣。

  张强把菜切好,迟疑一会,说:“妈,你真的不肯原谅文老师。”

  “其实,他有他自己的事业,有自己的家庭,我们原谅与否,他应该觉得无所谓,几十年都过去了,何必呢?再说,你爸耳软心活,要说动他,谈何容易,你想想,昨天下午你已经把他说得有所缓和了,为什么他一回来就变得更加出格?”

  “肯定是有人又给他吹了风,肯定是李白诗云。”张强想起李白诗云就有气,他曾经听过这家伙用下流语言对妈妈进行人身攻击。张强甚至怀疑这所学校那么多人诽谤妈妈都是这家伙搞的鬼。这人不学无术,嘴却很薄很利,人又下流,曾经有人传说他对女学生动过手脚,张强一般不易相信流言,可是越看李白诗云的言行越觉得那不是无中生有。可怜妈妈被这种领导着,压得不能抬头,更可怜爸爸还天天去讨好这个纯粹靠关系爬上去的无耻小人。

  黄琪嘴角边浮出轻蔑的笑,说:“不是他还会是谁?阿强,大姐前几天已经寄了一万块钱回来,说可以用这个钱帮帮你打点一下,想法让你留城,我想她是有道理的,乡下不适合你,只适合你爸爸这样的人,李主任这样的人。当初让你考师范,是因为情况特殊,现在大姐表帮忙,我不想再委屈你了。”

  张强说:“没有必要,反正我迟早也要走出去的。就是回到乡下也不要紧,可以增长点见识,再说家里现在需要钱。至于大姐的钱,我看还是不要的好,肯定是那商人给的。我不喜欢商人。妈,你也要让张秋留心点,听说她已经跟人家同居了。”

  黄琪说:“你姐是成年人,她的事她自己做主,你管得了吗?”

  张舒不知什么时候起了床,听到张秋的名字,就走过来,问张强刚才说张秋什么,张强却不跟他细说,只搪塞了几句,张舒满心不快。原来张舒对张秋的社交手腕非常佩服,张秋可以轻易地与人相处,凡与她有交往的人都对她有好感,这就是一门学问,不是单凭貌美做得到的,而张秋属于天生秉赋。前些年家里有一张相片,是张安默大学时获校级征文比赛第一名时的留念照。张安默把这照片挂在最显眼的地方,每逢客人来,就主动介绍这照片的来历。有些客人已经登门好几次,他还是乐此不疲地介绍不止,使全家人都不是滋味,张秋刚考上大学,就把照片拿走了,说是用来鞭策自己,争取不断进步。张安默眼见自己的光荣可以再到张秋的学校去继续展览,欣然应允。更妙的是,有一次张安默到张秋的学校去看张秋,张秋竟然没忘记把那照片及时摆放到桌面上,令张安默从此对张秋宠爱有加。苍林初中的人对张氏兄妹等都有微词,唯独对于张秋,却是普遍印象良好,不是平白无故的。

  张强此后一直闷闷不乐,并且延续到了师范。他没去找邱素萍却知道邱素萍一定很不安。但也只能如此了。经过了一连串的思考,他突然对文老师也开始有些难以理解了。也许文老师确实是存心在伤害爸爸妈妈,只不采用了一种特别的方式,一种温柔的方式,在温情脉脉中,不动声色地投出了一支标枪,不露任何凶相,但却达到了目的──他刺中了昔年的情敌,同时也击伤了抛弃他的恋人。当他觉得这样做太无聊时,为时已晚,那样的伤并不致命,但能让人精神瘫痪……如果这是事情的真相,张强就有一种深深的失望。文老师一脸慈祥后,难道藏着的竟是这样的居心?尽管他在其他方面是优秀的,但在情感方面,却没能摆脱当感情俘虏的命运,甘愿被情感控制,变得自私恶毒,变得不择手段?

  张强觉得又一件有价值的东西被人含笑摧毁了,连续三天,他都笼罩在悲凉之中,他没去找邱素萍,甚至当刘利敏关心地问他是不是家里的事情没有处理好时,他也没跟她说。他已经痛苦得不想说什么了。第四天下午,他碰到了邱素萍,他是在人群中见到她的,那身粉红色的夏装套裙带着种逼人的美丽,面对她的娇艳,他本能地想要避开。

  邱素萍却叫住了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