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一、十八岁的苦涩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256 2016.05.29 20:00

  这样想时,刘利敏又一次让过去裹卷住了。往事是一首歌,对别人而言未必如此,对她来说却确实是有一首歌,但就这一首歌,就足以把她的过去缠得紧紧的,缠得让她窒息,又让她沉醉。她的过去其实更是一幅现代立体派的画,毕加索的笔应该这样浓缩──那原是一幅没有背景色的画面,一个侧影里她是个刁蛮的霸道的女王,另一个侧影里她是个忧郁的受了伤的羊羔。是他随意的一笑,把一把清亮柔和的颜色堆到了画布上,成了她原本疏忽了的背景色。从此以后,过去的颜色就连年地为她的人生的色彩定了基调。他是她几年来唯一的光源,并且随着岁月的叠加显得更加炫目,把其他环境色掩盖得严严实实。一种黄澄澄的颜色啊,象凡高的一幅画。

  “那如花的容颜是否曾为我妍,那苦苦的守候难道早已过期?”张强也许不知道,这首歌其实更应该由她来唱的。这些年里,她已经多次这样苦苦地问过自己了,而那答案呢?冰凉冰凉地横在面前……

  ──是真的过期了,真的过期了。

  她拥有过一个虚幻的美丽影子,而陈妃却说羡慕她,羡慕她什么呢?羡慕她怕人询问咽泪装欢的苦瞒?羡慕她埋首书堆藉以忘忧的逃遁?羡慕她近在咫尺不敢相见的尴尬?羡慕她不愿错过又只能错过的无奈?羡慕她有一个来得太早的相知相识相……爱?不,还不能说是爱,至多近于爱……她还在不该拥有爱情的时候偏偏来了爱情,她只能躲开,然后却发现那也许竟是一个男人最真挚的爱,也正好是自己需要的那种爱,而当她稍稍具备了一点爱的资格,准备拥抱这份爱时,爱已远离。她的拒绝伤了他的心,并在羞愤中草率地选择了另一个女人。

  她知道自己没做错,怎能说是错,她是按照已有的规矩小心地跨出这一步的,她的做法无论从哪个角度上度量,都是标准的,合格的,规范的,毕竟,种子还不到发芽的季节啊。问题只是,要等到什么年龄,种子才能开始发芽,这也有一个标准的答案么?她不知道,直到现在还是不知道,她知道的只是内心里越积越重的悔意,一种历久难消的痛楚,她已经明白,遇上这样一个男人,其实是任何女人的幸运,今生今世,不可能再找到这样的人,即使有,还能让她碰到么?即使碰到,那个男人又可能挑中她么?可他偏偏已经远离。他是走开了,在她心灵里播上美丽的种子后,还没等到收获的季节就匆匆而逃,留下的那一地荒芜,却令她永远再难播种,她的心田里,不可能再培植另个的种子了。真的爱情,既是最强大的也是最脆弱的,强大的是外部,内部却常常不堪一击。

  她可以想象,他为什么急急地逃离宿舍,是的,是逃离,他是以这样的心情离开的。对他来说,直接到这里找她,一定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了,他至少要在旅馆里辗转过半天,在街上犹豫好一阵,然后在校门口徘徊着,心虚地答过门卫的问话后,才提心吊胆地进到女生宿舍楼……这些年里,别人不解他的性格,她却是了解的,别看她年纪不大,可她就是了解他。他太喜欢她了,以致于怕了她,小心翼翼,敬她若神,不敢越雷池一步。他至少算得上良好的口才,一旦到了他面前,就发挥不上一面,语无伦次,战战兢兢,她的反应一旦不好,他便噤若寒蝉,这哪里象是一个在课堂上口若悬河的老师,分明是一个老犯错误的小学生。正因为这样,他顶着社会和家庭压力到这里来看她,更得拿出比常人十倍的勇气,而他却还是来了。在这种情形下,她躲了起来,可想而知对他的打击有多大。

  可是这能怪她吗?既已远离,何苦还来,只希望当日那一首歌,成为彼此最后的别离歌,如果真要流泪,就让泪水痛快地流,冲洗去一切记忆之后,最好是什么也别留下,连同那一首歌,那个弹着吉的身影,他却还是来──何苦呢?他们本就注定只有过去,没有未来的……她的现在已经让过去给挤扁了,他难道还想用今天挤扁她的未来吗?

  而陈妃却说羡慕她,她拥有的仅仅是虚幻的美丽,连身体接触都不曾存在过,那也值得羡慕吗?

  甚至陆游、唐婉的故事都比她的幸福得多,至少她曾为他斟上过黄滕酒,至少他们曾一起相拥着走过满城春色,至少他们能在历尽沧桑后相互传递着痛苦和思念……而她只能让他又一回伤心、痛苦、失望、尴尬……是世情薄,人情恶?是东风恶,欢情薄,雨送黄昏花易落……谁知是什么?反正她只能是一躲再躲,躲不过的只是那重重的内伤,跟踪而至,纠缠不休。唐婉、陆游还能合力上演一场悲剧,悲壮至少是一种完成,而她演出的是什么,欲悲不敢,欲喜不能,只是长期的沉闷,直到把心灵闷到腐烂……这难道不更令人锥心?

  陈妃怎么就不明白,与其热烈是悬念,不如平淡地相拥……爱,如果只能耽在无边的空想里,还不如不曾爱过。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刘利敏能穿透一个辽远的时空,直接看到唐婉的形象:一个风鬟雾鬓的女子,抱病独倚斜阑,憔悴不堪,满脸粉泪盈盈不断,只听得脚步声响,又赶紧以袖拭泪,向人笑语。

  谁会知道十八岁的日记里,载着的竟是如此苦涩的诗意?

  刘利敏轻轻的叹了口气,又觉得不对,看看周围,人差不多走光了,只有她和邹恺。邹恺正拿着一支笔,一动不动,眼睛里分明带着一种超乎年龄之上的苍凉。只有刘利敏才看得出这种苍凉,只有刘利敏才感觉出这种苍凉背后一定有许多沉重的故事。也许每个人都是带着悲苦长大的,区别只是多或少罢了。也许,人本应该是这样子的,即使不能说走入悲凉就是人生的全部,至少可以这样说,不曾走入过悲凉,那就连人生的边缘都没有窥到,人生充其量只是一大堆越来越沉郁的色块,慢慢地向你的空白处填,向鲜艳处填,填得满满的不留一点白,不带多少亮点时,人生的画就接近完成了。人生,本来就只能是灰蒙蒙的,不会是一片雪景,不会是一片蓝天,更不可能是一团火焰。或者这才是生命的真相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