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卷毕业前夕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767 2016.03.21 07:39

  第一卷毕业前夕

  一、专收女弟子的男生

  刘利敏第一次跟张强学吉他,就出了一个怪事。

  那时离中师毕业差不多只有四十天,她是让高莉莉陪着去的,不过高莉莉对此举并不赞成,勉强去时,一路上还免不了唠叨一番,大意是劝她立刻停止这一愚蠢的举动。张强这种人,少惹为妙,谁惹谁就会一身腥。可是唠叨归唠叨,还是不得不去。刘利敏的态度这样坚决,而以刘利敏与她的交情,刘利敏就有资格独裁一回。

  按照约定,学习地点是音乐楼2号琴房。刘利敏去借钥匙,管琴房的朱阿姨说2号琴房的钥匙已经有人到一步借走了,其他琴房的倒有。刘利敏以为借钥匙的人是张强,就卷回来,一会儿张强就赶到了,刘利敏跟他一说,张强说道:“一定是邱素萍借走的,我和她都是在2号琴房练琴,再说,她听说我要教你弹吉他,也想来旁听,好了,你们先呆在这儿一会,我去女生楼找他,我是乐意为小姐们当跑腿的。”说完唱着小曲乐颠颠地拔脚便走。刘利敏和高莉莉相视一笑,高莉莉说:“一提邱素萍,你看他疯的,我就不信邱素萍会喜欢他这种人,一大堆神经病。”刘利敏笑而不答。

  邱素萍是去年秋才考入师范的一年级学生,是张强硕果仅存、唯一坚持学琴达到两个月以上的女徒弟。据说此前张强收的徒弟不下十个,但不知怎的,没谁能坚持学下去。张强这人行为怪异,他的女徒弟大多是别班的女生,开始拜师大半是因为好奇,真正学起琴后,发现学琴并不好玩,而对张强的好奇心也渐渐消失,这样就学不下去了。邱素萍是最为特殊的一个,张强经常回教室吹嘘她,自然不避借机哄抬他自己之嫌,但看得出来,他的吹嘘和激赏都是真诚的。他老说邱素萍悟性极高,言谈有趣,不时举点实例,让坐在他身后的高莉莉笑出眼泪来。

  刘利敏乃至(三)四班的人都知道,张强认识邱素萍是在一次班际篮球对抗赛上,是他们班和邱素萍班对垒,张强也在场上打控球后卫的位置。在一次进攻中,他晃过三名对方队员,突破篮下得分,动作还相当漂亮舒展,博得满场喝彩。他自己更是得意,仿NBA球星进球后的庆祝方式扬臂大吼几声,往回跑时,观众席上有个女声说:“嗬,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啊。”张强一眼瞥见说话的是个漂亮的扎两根辫子的女孩,就吹牛说:“更绝的还没有亮给你看呢。”那女孩撇一撇嘴,张强见她的神态格外迷人,呆了一呆,正好对方发动进攻,利用他没及时回防留下的空档得分,班主任与场边的几个替补对张强表演成份大于实战成份早就深感不满,见他与观众亲扯而让对方利用得分,加上他刚才的进球是明显的个人英雄主义,在另一边锋已经空切篮下的情况下不分球而硬要自己上篮,球是进了,但不能算好球,因为没有集体配合。这样三罪归一,张强马上便被替换下场,张强并不懊丧,自己即兴编了首歪诗,说是:“张强上篮勇难当,美人一笑算白忙。对方乘机打空档,上篮英雄滚下场。”一时自鸣得意地传了开去,成为笑谈。

  那扎辫子的姑娘就是邱素萍。此后张强对邱素萍兴趣颇浓,而且给他觅到了战机。一次他去练琴,发现邱素萍与另一女生在一间琴房里正翻看一本书,张强就走进去,看她们翻的是一本入门的钢琴教材,顿时来了劲。他在初中时眼一女教师学过电子琴,他天份好,加上那女教师长得好看,而且她喜欢教他,他学起来就格外有劲,进步神速,到师范后,改学钢琴,也十分出色,连图音班的人都对他大为佩服,他自信在本校内无人可以匹敌,见邱素萍对钢琴有兴趣,暗自欢喜,存心卖弄,连弹了几首最能体现他的水平的钢琴小品,如《少女的祈祷》和《水边的阿狄丽娜》等,虽然激动之下,错漏难免,倒也流畅优美,果然博得邱素萍的喝彩,问收不收她这个徒弟,张强求之不得,欣然应允。此后逢周二、周四都到2号琴房来教她练琴,回去后就自吹自擂一番,惹得大批人眼红不已。张强因为爱出风头早就引起诸多非议,特别是本班的人,极少看他顺眼,愿意看到他倒霉的人比愿意看到他春风得意的人多得多,眼见邱素萍貌如美如花,无不盼望邱素萍象其他女生一样,早日看清他的真面目而脱离他,不要让他这种人太得意,没想到邱素萍与张强的关系反而日有进展,张强的得意也就可想而知。

  如果说张强出现在师范是师范的灾难,那么邱素萍出现在师范无疑便是师范的幸运。邱素萍第一次正式公开亮相是在元旦的文艺晚会上,她的独舞赢得的掌声最多,压过了垄断师范舞坛已两年的陈妃。客观地说,邱素萍长得并不是最漂亮,公认的校花王婕妤就比她好看些,但王婕妤太艳,不能给人脱俗感,而邱素萍就能,她的举手投足总显得别致优雅,纵然人人都知道她的动作并不是天然生就,而是人为加工的结果,但她能做得比天然的还叫人看着舒服,能把举止修练到这一程度绝对是一门艺术,没有灵气的人即使再刻意,只会让人看着作呕。

  关于邱素萍的来历,有很多传说,比较灵通的人甚至说她是市委某要员的女儿,大家将信将疑,因为谁也没见过她坐小车来校,而在今天,不坐小车来校的高干子女只有到影视里头找。邱素萍对自己的身份从不泄露,大家去问张强,张强笑而不答,大家也就更觉神秘莫测了。据说有过几位勇敢者在元旦晚会后就向邱素萍发出过信息,后来便纷纷撤退,原因是邱素萍一生气嘴巴就不饶人,又有种天然的傲气,你还不敢怎样对她。这一点据说连张强也没少领教,两人在一起,不是闹得欢天喜地,就是吵个地覆天翻,每次闹了之后,总是以张强陪不是告终。张强实习结束后,大家忽然有了新的发现,邱素萍与图音班的一位男生不知何时关系密切起来,经常走在一起,那男生长得面如冠玉,身高体长,人也正经,大家一致认为他与邱素萍更为般配。这使大家对张强的敌意稍稍降低。

  张强去女生楼良久,都没回来,刘利敏不觉奇怪,张强做事求快不求好,这一回不知怎的这么拖延,正嘀咕时,校道上转出一辆女式自行车,车上的少女正是邱素萍,她很快到了楼下,下车到两人前,似乎刚洗了澡,头发仍湿漉漉的,蓬松着搭在脑后,而不象往常那样扎成两条小辫子,更显得青春亮丽。高莉莉赞叹一声,称她迷人,邱素萍低头自看一眼,淡笑说:“是吗?”又一笑。

  刘利敏说:“你今天好象特别漂亮,张强呢?他刚才去找你,见到你了吧?”

  邱素萍奴一奴嘴说:“见了。”

  “怎么不和你一块来?”

  “我也叫过他拉我,可他是老封建,不敢……”不等高莉莉把奇怪的表情展现详尽,又“哦”了声说:“对了,我还要去找钥匙。你们还得再等一等。”上车便走。“去哪儿取?”高莉莉随口问道。

  “当然是朱阿姨那儿了。”

  刘利敏大感奇怪,却不说话,一会儿,张强便唱着歌回来了,不过脸上多少带点儿阴郁。高莉莉开玩笑说:“疯子,干吗不坐邱素萍的车,那辆车这么漂亮,上面坐的还是美女,不坐太可惜了。”

  张强说:“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我刚吃了饭,需要步行加强消化,为做寿星打下基础。噢,门怎么还没开?”

  刘利敏感觉到张强的情绪似乎有所变化,想起刚才邱素萍的话和张强现在的样子,隐隐感到有点不对头。张强这类人,说是老封建不敢拉女孩子,恐怕比说六月飞雪还要不可信,何况他与邱素萍关系这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