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十一、毕业留言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754 2016.06.05 15:13

  幸亏他没跟班主任顶,只过了两天,校长又在毕业班集会上不点名批评了本届某毕业生,说的是该生顽劣不堪,屡教不改,不敬师长,顶撞领导,在同学中影响极坏……反正他一开口,人人都知道是在说谁。张强心里一个劲地沉处去,沉下去,仿佛掉进了沼泽地。他感到悲哀一级接一级地扩大,对自己的行为也开始产生了怀疑,他一直认为自己做的并没有错,可结果一再证明他是错了。不,绝不仅仅是他,大凡特立独行的人,都是如此,朱朝吾是不是,他够特立独行了吧?结果连钟爱着的女朋友都离他而去,六年恋情如此轻易毁于一旦,可怕不可怕?世人都是这样,何必一定要活出新鲜花样?大家都是那样活,活得虽然沉闷,却轻松,自己何必另起炉灶,苦苦追求另类的生活?再说这样做了,又能如何,象朱老师,他已经出了几本反响不错的书,这在张强看来,就是初步成功了,但他连心爱的女人都留不住。太累了,还是收心敛性,甘心做一颗小草,平平庸庸才是真,人生就是这样,不知是谁跟他说的,人生就象是江中一滴水,地势已决定了水珠的走向,水珠不能再有自己的选择。要突破世俗的重重包围,说来容易,做来难啊!

  这样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果然更加老实,他一旦安分守已,班上也就波澜不惊,大家都觉得他真是有了“可喜的进步”了。几个女生甚至帮着班主任来表扬他,说他这样下去有用几年就会有官当,因为他是聪明的。张强也就跟她们打几句哈哈,一副感谢抬举的样子。

  星期五学校发下一个通知,说是搞毕业证及推荐表等要交一些费用,暂交一百五十,多还少补。大家弄不清等字具体包容了多少项目,只知道这笔钱超过了自己的想象,人人为此怨气冲天,连富甲本班的潘良也不能免。余剑更是愁眉不展,他家家境不好,生活一向俭朴,花上这点钱很吃力,张强早就听妈妈说前两个月的工资还在拖着,也颇为发愁,妈妈在电话里叫他先到陈老师那里借,张强不情愿去,妈妈说,不要对陈老师有看法,象陈老师这种热心人,现在是很难找得到的。张强没说什么,心里对妈妈的判断力产生了怀疑,但到底还是去了陈家。陈老师果然二话没说就给了他二百块钱,说是她送的,不用还了,然后又以长辈的口气教育了他一番生活要俭朴的道理,又问起上次他回家时家里发生的情况,叹息着说,安默这人也是太固执了,何必呢,不过那也难怪,他是很爱你妈的,也就难免敏感一些,不过你妈也是,结了婚的人,当初就没必要去看望人家,没事人家也能嚷出事来,再说当时文毕恭这种身份,被拖进去了还了得?说着说着才意识到自己失言,急忙道歉,张强表示无所谓,只是为妈妈辩解说,《这雨》所写不是真的。陈老师说,这个,是不是真的,谁说得清,不要说你爸怀疑,谁看了不怀疑,你妈和文毕恭,可不是一般的关系啊。

  张强回到学校时,心里仍是沉重不已,不知谁的话可信,索性也不去理会了。而且当晚班上又发生了一件大事,暂时转移了他的注意力:方松被几个当地人在街上狠揍了一顿,据说如果不是逢着霍戈亮正与王婕妤去看电影,立刻报了警,方松恐怕连命也送了,方松的新女朋友险些还被当街扒衣服。张强次日与霍戈亮等人去看方松,见他果然被打得满身青肿,十分怕人,见了他们,连话也说不了多少句,因为每说一句就一阵抽蓄。大家都向霍戈亮询问挨打原因,但霍戈亮也说不知道,方松根本不认识那伙人,大家猜了一阵,都猜是陈妃请人动的手。

  这件事引起了学校的高度重视,次日是星期天,领导照样不休息,电话把李永芳家吵个地覆天翻。接下来是在班主任的倡导下,在全校范围内展开一场“一家有难,八方支援”捐款活动,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大家庭的优越性帮助方松,因为方松跟张强一样,父母都是教师,承受这么一笔医疗费用有压力。接着还派人进行集体慰问。张强也参加了慰问团,并且特意多逗留了一下,问方松是不是真的是陈妃干的。方松黯然地说,不要乱猜了,不是她,她不会这样做的。

  就这样,十几天一晃就过去了,毕业考试如期而至,张强不喜欢参加考试,这种类型的考试不能证明什么,所以他对成绩并不重视,他的成绩总是热胀冷缩,热情一来,成绩就能往上胀,可以胀得老高,接近尖子生的标准,热情一旦冷却,成绩又迅速缩下去,缩得只有更快,直跌到差生的那一档。为了他学习态度的不端正,他没少挨爸爸骂。这一回他的成绩不怎么样,至多是中上,他自己已经觉得问心无愧了。考试期间,他的毕业留言册在周游了几个班之后,总算回到了他自己的手中,翻开看时,尽是就他的疯字大做文章,倒是刘利敏给他写的一段令他感动:“我终于确信别人都看错了你,对于你来说,适度的疯或者是更适合你的生活方式,我愿意引用两句话,一,优秀的人总会有必然的短处,有时甚至是这种短处,才促成其优秀。二,你是一个深情与真气俱全的值得一交的朋友。如果你能适当改变一下自己的形象,相信能有所作为。愿友情长存。”张强觉得她还是赏识他的,不知怎的,一下子就原谅了她对他的伤害。令他想不到的是陈妃的话,陈妃写的是:“不俗的人自有不俗的个性,你不是人人都能理解的,因为你很独特。我不喜欢你的行为,但欣赏你独辟蹊径的胆识和超人的天赋,深信你能成功,唯一的一点,请务必多尊重别人。”后一句话令张强觉得好笑,如果要写,应该是他写给陈妃才对。尽管如此,他还是感到自己对陈妃的理解是过于片面了。此外,给他印象深的还有邹恺的留言:“由不得你不变,也由不得你来变。”张强读着时,倒啾一口凉气,邹恺毕竟是邹恺,果然对生活有着独到的理解。张强现在已经知道了邹恺的身世,对他的言行自然更加理解,当然,虽然理解,还是难以接受他的生活方式。

  邹恺自幼父母双亡,你与脚下的四个弟妹都是靠大姐抚养长大的。为此大姐作出了极大的牺牲,在无数次的推迟婚期后,男方取消了与她的婚约,人们以怪异的目光和不堪的言语来对待他大姐,并把那些轻视顺便也给了邹恺他们。可知他所受的苦之深,这也养成了他孤癖的个性。这都是邹恺在闲谈在告诉张强的。本来是邹恺借以打破孤癖的重笔,但张强实在无法忍受邹恺的个性,始终没法把他当朋友。现在看了邹恺给他的文字,张强非常内疚。

  毕业考试最后一个下午,齐青忽然来找他,把他从宿舍拉走后,才神秘兮兮地告诉他,邱素萍要见他一面,让他下午考试后到琴房去,一定要去。

  这消息使张强有些不敢置信,他知道齐青不是说谎的人,但这事也太突然了。他挠着头发时,齐青问道:“你真的与她闹了矛盾?”

  张强苦笑一声,他对齐青没有多少好感,不愿与他多说,再说,这应该是举校皆知的事,齐青不会真的不知。

  “我也听别人说过,但我一直不信,要不是她这些天不怎么理我,我确实不信。”

  张强好奇地问:“她不理你,与我和她闹矛盾有什么相干?”

  “有相干,以前你和她不是闹过一次矛盾吗,我去找她,她就不理我,还列出理由说:‘我和我师父既然都闹翻了,你也和你师父闹翻算了。’要不是你们去吃快餐时她来叫我,我不敢再找她了。”

  “你是说,她是你师父?”张强更加好奇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