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十一、黯然而去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342 2016.06.15 14:03

  他忽然觉得她的出现还是有些突然,急忙跑回宿舍,整整衣裳,陡地一阵紧张,一阵慌乱。邱素萍很快就出现在门口。张强看着她,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只见她身穿蛋青色的运动衫和乳白色的西式短裤,发型还是昨天的那个马尾巴——也许,那两条小辫子永远只能再现在记忆中了。

  她的表情没有预想中的阴郁,说:“我来迟了,你怪我吗?”

  “有一点。”

  她笑笑,说:“有事。”走入宿舍,看看四周说:“都走光了?”

  “都走光了。”

  “我是想早一点来的,阿冕姐去我家,多陪了她一下。”

  “哦。”张强对阿冕已经不象以往那么有好感了。

  “阿冕姐不想再在这边了,打算调回省城,来与我爸爸妈妈打招呼,”邱素萍幽幽地说:“其实几年前尹叔叔调回省城时,就跟音乐学院那边搞好了阿冕姐的调动,那边的领导也希望阿冕姐回去任教,是为了朱朝吾,阿冕姐才留在这边的。歌舞团早已经不属于国家编制,阿冕姐的舞蹈又不是受大众欢迎的类型,钱挣得不多,阿冕姐作出那么大的牺牲,为了这个爱情,结果却是这样……”

  “那个陪她来的男人呢,我是说毕业晚会时的那个。”张强不懂尤琦的名字,也一直没问过。

  “他?不是的,阿冕姐只是拿他来挡箭,哪里会答应他?其实阿冕姐做出这个决定也是很痛苦的,不说了。”她口说不说,不知不觉的还是说下去:“尹叔叔他们知道阿冕要回去,就猜着几分了,打电话问我爸爸,才知道出了这个事,尹叔叔很欣赏朱朝吾的,所以他虽然希望阿冕姐回去,却不想让她跟朱朝吾闹翻,他答应我爸爸会努力挽回这段感情,但是可能需要时间,当然也可能他也无能为力,因为阿冕姐是个固执的人,她决定的事,不容易改变。张强,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人家尹叔叔都只能这样说,可我以为自己什么都能,想靠一次机会就让阿冕姐改变主意。”邱素萍看看张强,“你说我可笑吗,可笑不可笑?”

  “你不可笑,席慕容说过,生命原是要不断的受伤又不断的复原。”

  “也许是吧,可为什么要用这样一件事伤害我?多残酷,六年的恋情啊,这些天里,我样子一定很难看,是吗?”

  “你不会难看的,就是让人看了心酸。”

  “爸爸什么都不劝我,只是由我自己生闷气,妈妈整天陪着我,生怕我受不了要自杀,我自杀什么,又不是我,就算是我,我也不会自杀的。”

  “是啊,自杀什么。”张强回答得有些机械。

  “本来今天我要你留下,是想跟你一块去你家,我想亲自去跟你爸爸妈妈打交道,问问他们为什么要这样。”

  张强大吃一惊,他知道如果是这样,她又得承受一次的失望。

  “你也觉得意外,我知道,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冒出这个主意,也许我只是想看看,这个世上还有多少让我留恋的东西没有毁掉,然后早一点亲眼看到它毁掉。爸爸这回雨步不让,与我吵了一通,结果我输了。”邱素萍黯然地说。

  张强松了口气。

  “爸爸又问到你,听说你还留着没走,就让我请你再到我家一趟。”

  张强心中一惊,前些天的家庭大战一下子涌入脑际。无论如何,他是不该再给家里添乱了,不能再去了,尽管他心里是愿意去的,可是这一去的后果,势将难以收拾。爸爸那一关无法通过那也罢了,要紧的是连妈妈恐怕也无法原谅他。如果再有一场恶战,后果简直难以设想。再说,去又能怎样,邱素萍最终不过是烟云过眼云烟式的虚幻,他根本就没有足够的资本来跟她维持他们的交情(何况仅仅是交情?)他怎么能图一时之快而给家庭带来灾难呢?

  邱素萍没听到他回答,却看到了他的表情,说话的语气顿时凉下去:“你不想去?”

  “我已经跟家里打过电话,下午四时前必须赶回。”张强话一出口就心虚,知道这个借口是失败了。

  “随你便,我不勉强。”邱素萍冷淡地说,咬了咬牙,转过身去。张强心头一缩,胸口登时胀满了不知什么。

  邱素萍举步欲走,却又回过头来脸色苍白,两眼有种近乎决别的神情,看看张强,想说什么,却没说。

  张强头脑“轰”地作响,不顾一切道:“我去,我也没说过不去。”不知是否仅为了弥补的犹豫,笑了几声。他知道这样做有点大逆不道,可是邱素萍失望的眼神实在叫人不忍,他几乎没有任何心理斗争就妥协了。

  邱素萍表情虽没多大变化,眼睛却多了点神彩,看看他,欲言又止,目光移到他的衣服上,说:“你没伞吗?没伞还要乱走,衣服都湿了,先换了衣服吧。”

  “我不要紧的,惯了。”

  “感冒了就要紧。”邱素萍不许他抗令,说了便走出宿舍,顺手关上门。

  张强甜滋滋地换了上衣,已经不再想到父母的严令,只觉得自己完全是做对了,他锁上宿舍门,与邱素萍下了宿舍楼,走入了细雨中,邱素萍雨伞是小型的,两人共用,得紧靠在一起,使得张强又兴奋又慌乱,一路上邪念难断,邱素萍身上散出缕缕香气,不知是否就是武侠小说的“少女的幽香”,反正令人闻着舒服,但也叫人心猿意马。张强心慌意乱,不知所云的胡诌一些笑话,还是难以驱尽邪念,有时碰一些不该碰到的地方,更加尴尬,生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情况出现,竟不知是享受还是折磨,好几次想要离伞直冲,又不知这样做会不会令邱素萍生气,又生怕以后再难有这样的机会与邱素萍接近,所以还是在紧张中一起走到了女生楼前的车棚。所幸的是没有其他人看到,倒也免了许多尴尬。他走进车棚,松了一口气,问邱素萍要出自行车钥匙,把车推出来,才感到肩上有些凉意,原来刚换上的衣服又淋湿了一大块。他看着绵绵的细雨,脱口道:“这雨。”

  邱素萍脸色一红,赶紧别过身去,用伞遮住了脸。

  走出校门,张强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下即将要告别的这个校园,心里陡然的一慌。虽然是和邱素萍一起走出来,可意义并不相同,邱素萍只不过出来冒个泡,还会继续游回去,沿着熟悉的轨道,继续享受充满快乐的校园时光。而他呢,这一出来就相当于告别了师范生涯,甚至于告别了学生时代,从此就会进入社会大潮,跟父母一样接受社会的捶打,将会遭遇什么样的风浪不得而知,只知道人生轨迹从这一刻就得开始改变,前路如眼前的风雨,从茫茫向更茫茫延伸,莫非这样的一场雨,也是对他即将到来的社会之旅作出的暗示吗?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