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听歌掉眼泪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343 2016.04.23 18:58

  却听铃声响起,邱素萍驰车赶到,脸带微笑向高、刘二人各看一眼,张强则低下头去,并不吭声,邱素萍锁好车子,走到琴房门口打开房门,叫声:“请进。”又看看张强,想说什么的样子,但并不说,扭头先进屋去了。刘、高二人跟着进去,张强最后才慢吞吞地进来。琴房本就不大,一下子撞入四个人显得就相当逼仄,再加上张强竟然不声不响,只是低着头,空气更显得有点凝固。刘利敏收中疑团就更大了,去叫邱素萍前还喜气洋洋的连连开玩笑,现在是怎么了?

  不安中,张强总算开口了,一开始就直入正题,按部就班的教刘利敏,从介绍吉他到持琴到练习拔弦,严格规范。刘利敏在这方面虽缺天赋,学持琴却一学就会,手型、姿势一会儿功夫就通过了,不过她也发现,张强的心神越来越不安定,便说:“张强,要不,你先弹两首歌听听吧。”

  张强也不拒绝,接过吉他,靠在钢琴上,懒洋洋地弹了两下,不舒服,便叫刘利敏让出琴凳,他坐下后拔了几个和弦,信手弹了首吉小品《泪》,刘利敏发现他弹的时候手有点抖,快速换把时吃了几个音,皱皱眉,悄悄看了一眼邱素萍,见她正低着头,用鞋尖在地板上画字。

  张强索然地拍拍吉他的面板,不大愿意再弹的样子,刘利敏赶紧说:“张强,还是来首吉他弹唱吧,我们水平低,听弹唱合适些。”

  张强迟疑一下,拿不定主意:“弹哪首?”刘利敏说:“随便你。”张强垂头想了好一会,说:“要不,弹一首《花为谁妍》吧。”

  刘利敏仍说:“随便你。”

  张强奏出一个幽怨的前奏,在平稳的分解和弦中,轻轻唱起来:“只希望昨夜那一场雨,是一生中最苦的记忆/谁的容颜凋落在,冷风凄雨里/只希望今日这一首歌,唱的是你我最后的别离/谁的泪水洒落在,荒草天涯里。”

  分解和弦换成一通急扫,歌曲在打击乐效果的节奏型和弦中继续,忧伤的情绪发生了变化,倾斜不安的旋律带着种激愤:

  “那如花的容颜是还曾为我妍/那苦苦的守侯难道早已过期。/你的美丽不要再渗入我的记忆,我的残梦容不得你再扑朔迷离。”

  激愤过去,旋律点点滴滴的琶音中转入一种苍凉无奈的调子:“那一场雨那一首诗/那一个我那一个你/那一段过期的美丽/何苦追忆何必再提。”

  那一瞬间,刘利敏的心一阵乱抖,只觉得窄窄的琴房突然扩大了,大得象帘幕低垂的旷野,如泣如诉的吉他声和歌声,在这天地间最冷清的一角里飘飘缈缈,一个清瘦的记忆,慢慢地流入她的脑子里,那记忆已是幽深而古老,宛如通过了一条静寂千年的幽谷,飘入了这无边无际的荒野,点点滴滴的残花败叶零乱地落在脚下,荒芜得叫人心酸……

  刘利敏觉得眼角有些冰凉,伸手一擦,才意识到刚才已经落了泪,她竟被这样一首歌深深地打动了!

  奇怪的是连高莉莉也在擦眼睛,并且嗔怪张强说:“疯子,真是的,唱得这动情,害得我差点就哭了。”

  张强长长地舒了口气,楞楞地摇摇头,半晌无言。

  刘利敏说:“这首歌很感人,是真的,不过我好象从来没听人唱过。”

  “这是我自己写的,还算不错吧?”张强懒懒的说。

  高莉莉由衷地说:“好极了,没想到你还能写歌,写得这么好。”

  “我看你可以在毕业晚会上唱这首歌,效果一定很好。”

  刘利敏已经跟班主任说过,让张强在毕业晚会上出一个节目,班主任勉强同意了。所以勉强,无非是因为张强是他最为头疼的人物,近三年来,张强给他惹下的乱子不计其数,平时小毛病不断不算,还敢跟领导顶撞,经常缺交作业,学校领导对张强的行为大为不满,班主任深觉压力之大,对张强由刚开始时的喜欢变成了今天的厌恶。让自己厌恶的人为本班最后一次活动划句号,未免接近讽刺。只是班上喜欢出节目的人已越来越少,这回连一向爱出风头也有出风头能力的陈妃也明确表示不出节目,班主任不得已只好让张强出头了。

  张强强笑一声,点头答应,很快就黯然神伤,呆了一呆,说:“我身体不怎么好,可能是感冒了。”摸一摸额头,“是有点感冒了,看来要回去躺躺才行,班长,你自己再巩固一下姿势和手型,明天我再借两本吉他教材给你,练习一下音阶,打好基础,过两天现正式学弹练习曲,我先走了。”他谢绝了刘利敏要送他去校医处看病的好意,把吉他交给刘利敏,就出了琴房。

  刘利敏皱着眉头道:“这病来得也太快了,找邱素萍前还好端端的,一回来病就冒出来了,女生宿舍楼该不是大冰柜吧?”

  高莉莉说:“我看他生病还好些,起码严肃多了。”

  刘利敏见邱素萍正若有所思的低着头,就试探着说:“邱素萍,是不是……张强找你时,发生了什么事?”

  邱素萍冷冷地说:“没什么事,谁知他是怎么回事,我又没有闭路电视系统可以监视他。”说着坐到琴凳上,打开琴盖,弹了一句旋律,依稀便是《花为谁妍》的第一句乐句,不过只弹了一句,就不弹了,弹音阶,弹旋律,弹一些刘利敏她们没听过的练习曲,弹得简直有些发狠。

  当晚的晚读课上,班上掀起了轩然大波。

  晚读课轮流读报是这所师范学校为强他学生基本功专设的一种训练手段。今天轮到潘良读报。他登台前,拿着一份报纸和同桌在那里怪笑的模样就让人心痒痒的,不知他会读出什么样的东西来。到他一面拼命压住笑一面到讲台上站定时,大家的好奇心全都被他挑到饱满。潘良对一切基本功的训练都不热心,认为纯粹是小孩的玩艺,读报时总是一副敷衍了事的态度,今天明显不同,很正规地说:“现在轮到我读报,我读的题目是──师父轶事。”他的同桌便忍不住“哗”地笑得伏到了桌子上。

  刘利敏不禁有些担心,生怕潘良读的是一些不三不四所谓趣闻。潘良是天生的小商人,成熟老练而俗气,在校园里常作些小生意。据说也赚了钱,自然也学会了小商人的奸滑,眼里除了钱外,什么都认得不清不楚,他有一句名言,整个校园无不知之,那就是:“给我一万块钱,我可以在粪池里游一圈。”因此显得比别人成熟一截,有好些女生暗中喜欢着他,因为她们觉得,这个年龄就能做到要钱不要脸的人,一定具有强烈的现代意识,而且比别人成熟。一个具有现代意识的成熟男生,终归是令人放心的。

  可他会读些什么呢?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