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姐姐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517 2016.06.17 12:04

    张强到省城时,已经是下午六时,他的心情也渐趋平静,在火车站边叫通了张秋的手机,然后在广场上等她来接。半个小时不到,张秋已经从刚刚停稳的一辆白色小汽车上下来。她穿着一件普通的天蓝竖条纹的女式衬衣搭配黑色短裙,但就是这样寻常的职业装打扮,由于张秋特别的气质,竟然也显得清雅高贵。她帮张强把行李提上小汽车,叫张强也坐到前座来。车是带空调的,所以坐在车上便也远离了酷署,奇怪的是,这车竟然就是张秋自己开来的,张强暗暗吃惊。张秋熟练地启动车子,笑道:“怎么了?想不到我有了车?”

  “是没想到,这是奔弛还是宝马?”

  “口气不小嘛,可惜都不是,只是桑塔纳。”

  “那个人的?”

  “不,我的。肚子饿了没有,先去吃饭吧,今晚八点我有应酬,只有一个钟头陪你,吃饭也得抓紧,这一点你要谅解。”张秋外貌气质俱佳,领导特别器重,应酬也因此特别多,一来二去,爸爸的酒量已经比不上她。

  “完全谅解。只求你别再把我带到宾馆去吃,省得你经济犯罪。”去年暑假张强陪父母来时,张秋把他们带到高级宾馆吃了一顿,饭菜不见得如何好法,爸爸甚至还吃不饱,就花掉了两千块,爸爸吃了这些“钱”后心疼极了,张秋告诉他这笔钱是公费,妈妈说这恐怕不好,张秋说现在都是集体吃国家,小共吃大共,她已经算是够老实的了,不会有什么事的。爸爸回家后逢人就提这事,自然是“其辞若有憾焉,其实乃深喜之。”引得大家羡慕不已。可张强烦恼的是上宾馆吃饭过于麻烦,没意思,吃了一次,就不愿再去了。

  张秋笑说:“别自作多情,我本来也不打算带你去宾馆吃。”将带他到一家餐馆吃了顿快餐,然后驱车到她的新居,座落在名为“富贵苑”的高级住宅区上的一幢精致阔气的单体小别墅。这幢别墅带有前后花园,前面是一排白色栅栏,后面有个小游泳池,非常华丽舒适。张强从来不曾见过么高档的住宅,登时屏住了呼吸,对张秋说:“这是你的?”

  张秋微笑点头:“两个月前李源才买下的,带精装修,第一印象应该不错吧。”

  张强心里有点不是味,心想张秋买了房买了车,居然一声不吭,这事在小镇里绝对值得炫耀一番,说出来至少可以缓解家里目前的压力,不至于这么鸡飞狗跳的。

  他进了室内,一下子就傻了眼,因为整个室内的装修全都是张强从来没见过的,绝大部分的装饰品张强连名字也叫不出来。为了不至于让张秋说他没见过世面,他也不愿细看,更懒得打听,只是催张秋带他到卧室去,张秋便带他到二楼一间房间,张强看了一下,还好这里的摆设较为简洁,除了转角柜和单人沙发,就只有一台二十九英寸的彩电,还不能算是咄咄逼人。妙的是床头柜上还摆了好几套书,各大名家的散文小品都有,据张秋介绍,是今天专门赶去买来给他的。

  张强诧异说:“听你的口气,好象早就知道我今天会来一样。”张强上省城是一时冲动,根本就没跟张秋打过招呼,张秋的精心准备也就让他大为吃惊。

  “我还没说你,来之前也不打声招呼,要是我出差了怎么办?多亏张舒打了电话来,说你要来避难。”

  张舒老是喜欢把话说得难听,害得张强很不好意思,说道:“听她胡说,她知道什么叫手足之情吗,我就是这么久没见过你,想来跟你聚聚。”

  “好令人感动噢,你在这种时候还能念着手足之情。”张秋似笑非笑,“张舒把你给妈的信都念给我听了。”

  “什么,她怎么专爱干违法的事?”张强深感所托非人。

  “上一封信你让家里开了锅,这一封信她当然要过目一下,别说是她,就是我,也会这么干的。果然又与文毕恭有关。张强,张舒说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人家女儿身上,是吧。”

  “你别这么说,我和她是纯洁的友谊,我只是觉得,爸爸妈妈这样做很不值得,何况只是出于误会,你不认识文老师,我们家其实负他更多,而他却要这样长期地忏悔,这是不公平的。”

  张秋没和他多说,只说要为应酬做个准备,留下两百块钱给他,说如果他闷的话,还可以上街走走,走了两步又回来提醒说,对面有一间视听室,如果愿意也可以在那里听听歌,或展展歌喉,要是能练熟几首歌,改天便到歌舞厅去亮一次相,跟那些歌手们比一比。

  张秋一走,张强便进了视听室,发现张秋的这套音响果然非同寻常,受了朱朝吾的影响,他对音响器也略有研究,一眼就判断出这套音响至少得几万块。单是一对信号神经线和连接喇叭用的“大水喉”音箱专用线就得数千元,他拿着说明书,一样一样对着看,发现这些设备都很名牌,功放是日产的力士,音箱是英国的“雨后初晴”,唱碟机是“TEAC5N”,这些无一不是上万块的货,不知张秋的男朋友是个什么角色,肯对张秋下这样大的投资。又想张秋也太幸运了,二十来岁,除了长得不错,也不见得有什么特别才能,偏是要什么就有什么,而妈妈到现在还要为燃气操心。这还罢了,人家文老师这样有本事,还没购进一辆摩托车,她倒好,二十多万的车说买便买了,这世道也是太不公平了。

  他本来喜欢听音乐的,这样一想之后,忽然兴趣全消,便在楼里乱闯,在张秋的房间里意外发现有本处在翻开状态的《秋池夜宴集》,那正是文毕恭的书,这也就使张强特别感到温暖。他恨不得张秋马上回来跟她大谈一顿。

  张秋回来时,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多了,张强为了和张秋说话,虽有舟车劳顿的疲倦却一直不能睡好,半梦半醒中听到门响,知是张秋回来了,正要出声,听到有个男的笑道:“真的不让坐坐,不坐也行,给个吻我就走。”张秋道:“你算了吧,吃豆腐轮不到你的,我要是告诉李源,你看他会不会吞了你。”那男的说:“别吓唬我了,他去长沙谈生意了,说不定此刻正有玉人在怀,你倒替他守节,这不公平吧。”张秋说:“夜深了,你再晚一些回去你家那个母老虎饶不了你,一个堂堂的总经理要是真闹出什么来,责任我担当不起。再说我也困了,不可能陪你说什么话,你快走吧。”那男人说:“真是够绝情的,就算我没有上床的权利,进门的权利难道也没有?”

  张秋生气地说:“我弟今天来,请你小声点,别污染了良家少年。”那个男的说:“又抬出个弟来,看来我今天是白送一程了,不过,小小的馈赠总该给一个吧,KISS一下吧。”张秋说:“那你得闭上眼睛。”然后是门“嘭”的一声,张秋笑了一下,说:“你别闹了,吵醒了我弟,我永远也不理你。”门才不再响,然后是汽车发动的声音,看来那男人是真走了。张秋压低声音骂了句“流氓”,就上楼回卧室去了。张强本来想去找张秋说话,有了这件事,为了避免让张秋难堪,就不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