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名士型老师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650 2016.04.28 07:38

  张强感到心情很好,好得可以写一篇青春美文。与刘利敏开了玩笑后,宿舍里的人都说他“了得”,尤其令他开心。昨晚余剑神秘地告诉他,有个姑娘肯定是看上他了,上课时偷偷回头看过他好几回,这个姑娘就是刘利敏。其他人也跟着起哄,举倒证实此言不假,张强无比开怀之际,“林妹妹”忽然吭出一声来,正是这声带着不屑的吭声挑出了张强的勇气,当场声明次日开始便追刘利敏。说干就干,立竿见影,果然直接就去逗得班长巧笑倩兮,众人大为惊叹。

  班长是公认的东方女性,端庄善良,漂亮温柔,说话时象加了弱音器的小提琴那样悦耳动听,这就够令人动心的了,后来一辆名牌小汽车送来一个中年男人来找刘利敏,那男人衣冠楚楚,全是名牌,提着个价值不菲的保险旅行箱,极有派头,众人一问方知,这人竟是刘利敏的爸爸,一个全市有名的乡镇大企业的大老板,可想而知这给本校的人震撼有多大。一个大老板的女儿一点也没有暴发户子女的嚣张,而且与很多逼于家庭条件的人不同,她完全可以不读这所穷人才来读的学校,她既然来读,而又能保持平常心与大家相处,还处处比别人认真,比别人出色,还丝毫不显露她的贵族身份,这人的素质真是非同一般。但也正因为如此,许多打算追求或已经追求她的人就望而却步,剩下来继续征战的勇敢者也一个个翻身落马。谁能想到张强竟然能轻易取得她的好感,在男生看来,在师范学习成绩不是第一位,只有追得到漂亮女孩的人才算“了得”,张强能让几个校花级的女孩迷恋,如今更是连刘利敏也被他迷惑,还不是一个奇迹?

  张强现在感到刘利敏最可爱,今早吃早餐时,他看到那位“奶油小生”与邱素萍走在一起,便觉得好笑之至,弄不明白一个男人何必把脸蛋生得这样白,张强与他见过面也打过招呼,但直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的名字,那是因为他不屑一问,你想嘛,一个男人,说话满腔奶气,活脱脱一个泰国人妖,简直是丢男人们的脸,这种人问他作甚?只有不经世事的天真女孩才会喜欢那样的男孩。

  晚饭后张强去找朱朝吾,朱朝吾是师范的青年教师,也是文学社的指导老师,颇欣赏张强,张强也特别佩服他,觉得他有名士风度,这回来找他,也是应邀而来。来了才知,朱朝吾是打算明天带他去见一个老作家,也就是朱朝吾的老师文毕恭。张强不由喜出望外。

  实习前,朱朝吾曾经给了张强两本书,说是本地的一个老作家新出的专辑,收集了这位老作家的一些旧作,张强对本地作家向来不看好,加上是旧作,更是兴趣索然。他总觉得中国的作家大容易受政治干扰,“旧作”尤甚,这类作品往往没有看头,他就提不起兴趣来,何况这作家还是本地货?只是碍于朱朝吾的老师,不好拒绝,拿了书很久都不看,却给了几位女生看,那几个女生看了后说好,此后两本书竟然传来传去,反响不错,最近才还给他,张强也就逼自己看下去,不料越看越爱不释手,还将许多篇章反复玩味,那位作家当然便是文毕恭了。

  张强还听人提过文毕恭一些事,更仰慕文毕恭的为人,文毕恭是本市作家中最孤独而也是最清醒的一个,其他文人不是在政治大潮中失掉真实,就是在商品大潮在沦失道德。只有他始终如一,他曾在****中受过迫害,后在本市一任市晚报总编,在他的努力下,市晚报办得有声有色,可读性高,在本市报界最受欢迎,是全市的几家报社中唯一不需要国家补贴的。据说他曾有几次从政机会,都主动放弃了,张强因敬而怕,听说要去见他,而且是明天便去,不禁迟疑道:“文老师是个怎么样的人?我在四十岁以上的男人面前,总是不能踏实,好象几个月没洗过澡似的,再说,你贸然带我去,万一他不欢迎……”

  “这个你可以放心,文老师虽不认识你,但见过你的文章,并且就你的文章作过一些你喜欢听的评论,让你去是他的主意,当然了,我也说过些你的好话,这点功劳我可不甘埋没。记住了,明天下午,没问题吧?”

  “那──晚饭……”

  “晚饭当然得在他家吃,这种小便宜不贪白不贪,况且他家的小保姆周天放假,饭菜由文师母来做,文师母的菜绝对叫人终生难忘,耐人寻味,吃过后连吃三碗开水还余味未了,因为她总疑心自己放盐的胆量不够,放时总是多加强调,吃了这种含盐量丰富的菜,也许会对补充钙质大有帮助。”

  张强觉得很有意思,笑问:“文师母是干什么的?”

  “原来是市歌舞团的,不过那已经是好些年前的事了,现在调到了文化局,歌舞团这些年不景气了,正宗的艺术已经成了佐料,象她那样的人在那里呆已经没意思了,当然了,也有人觉得挺有意思,还在那里拼命。”朱朝吾说着忽然想起了什么,又道:“差点忘了,在我的书房里有一封信,是给你的,你自己进去拿,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内容。”

  “我的信?”张强很是意外,立刻猜想可能就是文老师写来的,兴奋地走进书房,等到他找到信,看到信封上的“张强亲启”四个字时,不禁愕然,怀疑这不是真的──那居然是邱素萍的笔迹。

  怎么会是她呢?张强拿信的手情不自禁地发抖,激动中万般滋味齐集,好一会都赶不走挤在脑袋上的空白。

  这两天来,张强对邱素萍有种种消极的情绪,气恨不屑怅然都有,塞得他甚至不愿再想到她,好不容易把她暂时赶出脑海了,她却给了他一封信。这封信会写什么,在教师的房间一个女生留信给男生,可想而知不可能有什么可以让人想歪的内容……他不敢细想,把信揣入裤兜,震慑心神,故作镇静地走出到客厅上,朱朝吾正在那儿看书,见他出来瞄了他一下,张强就心虚了,抹抹头发说:“原来是邱素萍写的,真怪,找我不是挺方便的吗,却要写信。”

  朱朝吾不理会这句话,道:“明天到文老师家,衣着不要太随意,文师母不喜欢不修边幅的人,她花了十多年的时间,才勉强把眼皮底下那个衣衫不整的人改造好,对这类人,至今还是心有余悸的。”张强“嗯”了一声,低头打量一下自己的穿着。他其实知道不修边幅不太好,但是习惯形成了,一时也没办法改。要怪就怪他从小喜欢古典文学,小学时就读到了一篇经典古文《与山巨源绝交书》,看的时候感觉非常痛快,也不知道嵇康名士精神学了多少,至少放浪形骸的作风学了不少。对里面的“性复疏懒,筋驽肉缓,头面常一月十五日不洗,不大闷痒,不能沐也。每常小便而忍不起,令胞中略转乃起耳”及后面的“必不堪者七,甚不可者二”这两部分十分激赏,觉得自己可能前生就应该是这样的名士,于是少不得模仿起来,虽然在父母严厉训斥下,学得不够彻底,不敢头面一月十五日不洗,但是知道古人比他还懒,却能如此潇洒,少不得“慨然慕之,想其为人”,一打子的毛病就此定矣。后来几次想改,但穿衣打扮仍然是无法放在心上,也就罢了。

  走出房间,脑子对裤兜里的信充满了好奇,却不敢随便就拆,生怕看了信会失态,凭张强丰富的收信经验,这封信只有一页纸,一页纸上能写什么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