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十五、绝情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069 2016.06.08 18:00

  阿冕扭了一下头,但并没去看他,邱素萍紧紧抓住她的手,注视着她,带着哀求颤声道:“阿冕姐。”只觉阿冕的手开始发热,希望更增。她断定此时此景,阿冕不会再说出让她伤心的话了。

  阿冕用嘴吹了下眉笔,站直了腰,平静地说:“朱老师。你来了。”

  “说不定我也能帮上一点忙,也就来了。”

  邱素萍说:“你也真该来,阿冕姐好不容易教会你化妆,你不来就要荒废了,要是又象我第一次参加钢琴赛的时候,把我化成了大花脸,我可不会饶你了。阿冕姐,你还记得吗,就是那次,还挨你替我报了仇,把他也画了大花脸呢。那次妈妈连眼泪都笑出来了。嘻嘻。”

  朱朝吾正要笑,阿冕摇了摇头,说:“非非,过去的事,我已经不大记得了,我也不想提。”

  朱朝吾道:“阿冕。”邱素萍摇着阿冕的手道:“阿冕姐,你不要这样好不好,你就原谅朝吾哥哥吧。我求求你。”

  阿冕腰更直了,坚定地说:“非非,这是我的感情私事,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但这件事,你不用逼我,你要尊重我。”扭头对朱朝吾说:“朱老师,你来得正好,你的电脑我也给你送过来了,本来是想等化妆后再送去的,既然你来了,就请你和尤琦一起搬回去吧。”

  邱素萍听她说得已经是绝了情,不禁心都凉透了,呆着说不出话来。

  朱朝吾冲动地一把抓住阿冕的胳膊,道:“阿冕,你给我一个机会吧。阿冕。”

  阿冕轻轻地把他的手移开,道:“朱老师,请你不要让我的男朋友看到了引起误会,对不起,我要给非非化妆,失陪了。”朱朝吾张了张嘴,苦笑一声,恢复了平静,道:“对不起,是我不应该这样。”对尤琦道:“我们去搬电脑吧。”转身便走。

  朱朝吾一走,邱素萍的泪便再也止不住了,刷刷地往下流,刚刚打好粉的脸刹时一塌糊涂,阿冕怔了怔,什么也没说,重新又打粉,可是邱素萍的泪毫无停止的,化一次,依然又冲掉,再化一次,还是冲掉,一回一回,阿冕也不劝她,机械似的只顾化,冲了又化再冲了,再化,也是一回一回,那情形谁看了都会心酸。

  终于阿冕先忍不住,轻声说:“非非,别哭了,要不就化不成了。”

  没想到这话把邱素萍的哭声勾了出来,一时失声痛哭道:“我不想化了,你走吧,你不是我姐姐,你走。”奋力朝阿冕一推,阿冕猝不及防,被她推出好几步,手中的粉纷纷泼到了地上。

  阿冕并没生气,还是走上前来,轻声道:“非非,上舞台不化妆不行啊。”

  “我不上了,”邱素萍越哭越响,引得远近的人都涌来看,可是邱素萍什么也不管了,还是哭,阿冕紧紧抱住她,连声安慰,终于也止不住落下泪来,哽咽道:“非非,你还要来撕我的心,我难道好受吗,这些年来,我所有的心思都是怎么花的你还不知道吗,我付出的还算少吗,非非!我是没有办法,真的是没有办法啊……”

  “你后悔的,你知道吗,你一定后悔的。”邱素萍尖着嗓子道。

  “我知道我会的。”阿冕幽幽地说,平板地说,她的泪一滴接一滴地落到邱素萍的脸颊上,每一滴都象是从冰柜里冷藏了多年,刚刚液化的。

  邱素萍还是哭,而且越来泪越大,纵横在脸上,她已经不是为谁而哭了,可是谁会知道她为何而哭呢,阿冕不会知道,虽然她们此刻相拥在一起,但邱素萍已经感到她和阿冕原来隔了整整一个世纪,分别居住在两个星球,阿冕不可能理解她为何而哭的……

  满场的掌声中,张强和邱素萍先后登上了舞台,张强没有象以往那样来几句开场白,他本来是想说的,也已经准备好了,可是突然心头有种万念俱灭的寂灭,只是平添一种倦意,他不愿再说了。

  舞台下挤满了人,千头攒动,掌声如雷,大家都预先拼命地为张强喝彩,他成了最受欢迎的人。可是张强感到的却是置身在最寥落的地方,就象朱朝吾,朱朝吾竟然还是来了,张强以为他不会再来的,他坐在人群当中,张强却只感到他是独坐在一个死寂的蛮荒中,四周衰草残花满地。

  张强的眼睛扫视全场,全场都在沸腾,包括刘利敏、高莉莉、卢莺莺、霍戈亮、余剑、甚至连邹恺、“林妹妹”也鼓起了掌,分明大家都知道分别在即,所以就先来个大团圆式的热闹。张强刹时也有一种感动,可是很快消失……那种逼人的孤寂感早已将他卷入到一个荒凉的地方,他没法与大家一同热闹。朱朝吾就坐在热闹的人群当中,而阿冕则在舞台一侧,他今晚的演出其实为的只有这两个人,然而已经是两个各自孤单的人。因了这两个人,张强无法挤入热闹中。

  邱素萍的前奏在人们还在哄闹时响起了,引得全场猛地静下去,继而一阵哗然——那种强烈的感染力太象正宗音乐会上的音乐了,以至人们简直不相信在这样的舞台上也能听到。当钢琴声在零零落落的暗弱下去的分解和弦中,渐渐推出一个荒凉的世界时,人们的掌声自觉地停了下来,张强的歌声则在那荒凉的世界中穿透出来。

  “只希望昨夜那一场雨,是一生中最苦的记忆谁的容颜,凋落在冷风凄雨里

  只希望今日这一首歌唱的是你我最后的别离

  谁的泪水洒落在荒草天涯里。”

  邱素萍的钢琴声拓展出一个更凄美的世界,那世界里,有西沉的夕阳,有零落的疏雨,有寂寥的蛮荒,有断肠的吟唱,有一个少女转身离去,有一个少年掩面哭泣。

  “那如花的容颜是否曾为我妍,

  那苦苦的守候难道早已过期。

  你的美丽不要再渗入我的记忆,

  我的残梦容不得你再扑朔迷离。”

  张强唱着时,特意回头向舞台后看了一眼,看的是阿冕所在的地方,可他没看见阿冕――张强心中更加悲凉。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