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七、生气的女孩

《花为谁妍》 万里帆 3056 2016.05.16 11:11

  邱素萍赶走了张强,可是还不能解气。要不是把门重重地关上显得太孩子气,她是一定会这么做的。现在她对张强,充满了憎恨恶心不屑鄙夷……张强算什么东西,不就几句玩笑吗,她都向他道歉了,而他,竟然不接受这个道歉,他没有任何理由这样做!

  那天的事,其实说纯粹是开玩笑,是不尽然的,也许是合该有事。下午她去领取班上的报刊信件,首先打开市晚报看,没想到在晚报副刊上看到了自已的文章,别的文章也还罢了,偏偏是《师父轶事》,那本来只是她闲来无事的练笔,写了给妈妈看,妈妈又给爸爸看,看就看了,爸爸却没有征求她的意见便自作主张地发在了晚报的副刊上──这简直是侵犯人权嘛,本校的人看了,谁不知是在说张强,而且谁不知是她写的,这下好了,全校的人都会说她对张强怎么样了,说得难听了,真不知会弄出什么可怕的话来,不消说,人们一定把这看作是公开的情书,那多……

  她气鼓鼓地吃了晚饭洗了澡,没等情绪完全稳定下来,张强又很不知趣地来了,来了就来了,悄悄上来找不就得了,偏不上来,却在楼下大声吆喝,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来找她的样子。她就生了气,打算不理他,任他叫,后来他不叫了,她又不忍心了,毕竟还是下来,可是气还没消,就劈头盖脸警告他一句,本来只打算警告一句,谁知一说出话就收不住,索性又加了几句,他的脸就变了,她才觉得有些过分,可是过分就过分,谁叫他撞到枪口上来?活该!

  后来的事倒不是她所能预料到的,他居然真的懵了,话说得不通畅,神色也不对劲,到了唱歌时,更是听得人背脊发凉──那几乎是哭着唱的。可是她又生气,觉得他简直是小题大做。男子汉大丈夫,就那么没出息,一句话就这样了,算什么呢,真是!

  对于张强,她自知这并不是爱情,爱情,那是个多么神圣的字眼,怎么能这样平淡无奇?在她的心中,爱情是绮丽得有点奢华的──它是一幕巨大的瀑布张在眼前,容不得躲避,猛的就的就将你吸入它的氛围中,声如奔雷,势若飞马,美似图画,席天幕地的从四周拥住你,它是一幅幽远的风景,九曲回肠的青石小路边满是红彤彤的枫叶,走不几步,又可见参天的古木,云蒸霞蔚的高山,沿石级而上,一路美景美不胜收,每个地方都让你不忍离去。小溪潺潺,鸟声四起,佛寺的钟声,悠长地回荡,它是一轮残月斜挂柳条的承诺,是一叶孤舟横亘寒江的苍凉,是相对坐调笙那无言的厮守,是人比黄花瘦那焦心的怅望……爱情,就该有这样的绮丽,就该有这样无尽的温情脉脉,就该有几分难言的凄惋。

  而对于张强,她知道那还不可能是爱,他使她感到愉快,但爱情,应该让人感到幸福,感到陶醉,她对他,确实只是一种朋友之情,不过,她并不愿意隔绝这种友情。再说,有一件事也使她必须尽快与他达成谅解。于是她就听从了朱朝吾的劝告,给张强写了封信。这样做是对张强负责,是对父母负责,当然,她也断定张强会立刻原谅。她一直以为自己算是有点了解他了,但是,到他这样小气时,她发现自己或许离他的距离还很远,她未能真正看清他,无论是他的亮面还是他的暗面。如果他不谅解,那么一切就只能算了,她不会去乞求他的友情,尽管她也不愿就此放弃──当时她想,他会不来吗?他真是很在乎她的呀,有她这样的人道歉,他没有理由不知足,没有理由!

  然而他确实没有来。那个令人尴尬的夜晚,她孤伶伶地在一张几案前坐了整整四十分钟。即使在这中间有过几个男生女生过来与她聊,四十分钟的等待还是太长了,一阵又一阵的脚步声带给她一回又一回的希望,而一张又一张的脸却把这希望无情击碎……她感到别人的眼睛里诧异的目光都是能看到她心里去的那种,觉得所有的人都不可能猜不出她是在等人,而且等谁,可她还是将这样的煎熬忍受到晚休铃响。

  她离开小店的一瞬间,脑里已经没有任何的想法,只有恨,既张强,也恨自己,连朱朝吾也恨……她觉得,如果不是朱朝吾,她根本不会做这样的傻事,她本来就没怎么在乎张强,只是这个死朱朝吾,却抬出爸爸来,她是为了爸爸才这么干的,张强算什么东西,值得她道歉?不就是会唱两句歌吗,那算什么唱歌,空嚷嚷罢了,弹琴就那两下子,还得意洋洋,自以为了不起,他哪里懂得什么叫琴,触键都还常出错,令人笑掉大牙,爸爸还说他会有发展,这种鸡肠小肚的人,如果也有发展前途,那就怪了,乞丐一夜暴富也行了,最终还不是象他爸一样,抱着个不高不低的才在乡下混一辈子?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值得她认识,当时真是傻了,怎么想到要认识他呢,才学吗,可以吓唬别人,在她面前算不了什么,又不会打扮,一副吊耳郎当的神气,还真以为自己活在魏晋时代吗──她越想越悔。她甚至觉得认识张强也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她之所以对张强留下印像,是在刚入学不久,学校举行一次讲故事比赛中。当时新来的同学没有参赛任务,只去听,张强是第五个参赛者,当主持人点到他的名字时,每一个新同学都被下面热烈的掌声吸引住了,这表示这很可能是个人气值极高的人物,而张强的表现也证明值得这样的掌声,他讲了一个老掉牙的故事,题目是《牛郎织女》,但渗入了不少他自己的语言和思想,对那个古老的爱情故事来了个冷嘲热讽,夹棍带枪一通狠扫,故事中的人全部换了个面目。王母娘娘不再冷酷无情,牛郎织女反而非常糟,一个趁女人洗澡时“不由分说,见谁漂亮就偷谁的衣服”一个“也不由分说,谁拿了自己的衣服便嫁给谁”显然对他们之间的爱情基础表示极度怀疑。由于语带油滑,显得不够严肃,评委们一致不给评高分,但对他维妙维肖的表演和独特的叙事风格均惊叹不已。在新同学当中,他更是以独树一帜的形象深受欢迎。邱素萍对他那独特的眼力暗暗吃惊,加上张强后来常找朱朝吾,她更知道他那样对传统故事进行批判并不是一种碰巧,后来就认识了他。当时哪里知道他竟是这样的人?

  那一夜她的心情是无法形容的,她一夜都没睡好,她知道这太便宜张强了,他一定在宿舍里向人家说她去求他,而他偏不去,那帮人呢,就哄堂大笑,说他厉害……本来他不该是这种人的,可是有了那一次尴尬,邱素萍觉得他简直是无恶不作的奸恶小人,只怕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而自己,却还要为此难受……不过,这是最后一回了,从此以后,她就把这人远远搁开,形同路人,是的,无论他怎么来求她,就算是跪倒在地,她也决不原谅他,决不原谅,她以人格担保。

  她万万没有料到的是,第二天却见到了一个女人,那个十多年来,她一直怀着一种特殊感情,充满期待向往的女人。她承接了父亲对那个女人的爱,但因为仅在相片中见过,仅在爸爸的叙述中听过,她的爱更具有浪漫色彩因而更多了几分魅力。她在梦中见过许多次她,她们甚至曾热烈地彼此拥在一起,热泪盈眶……那个她从未见过的女人,是她的第二母亲,她固执地相信,她们会互相友爱,她们会拥有一段不可思议的真情。那是不亚于男女这间的爱的一种感情……而世间,只要拥有真情,无论属于什么性质,都是美好的。

  正是那个女人的到来,冲淡了她对张强的恨……琴房里一段并不特别的相会,只有她能体会出那种独特的甜蜜和温暖,那已经足于驱赶尽她心头的阴云,因为那个女人终于没令她失望,而那一直是她所害怕的,那就够了。

  现在她又碰到了张强,采取的态度其实只是一种自卫。虽然接着她又终于把已经差点忽略掉的怨恨找了回来,毕竟那晚的恨之入骨的感受已经没有了。甚至开始想:也许他那样做,是另有原因的,也许是他突然有急事,又来不及通知她,也许……虽然这也构不成她可以原谅他的理由。她有些后悔刚才没让他把话说完。看样子他确实是想解释的,而且有原因可以解释。

  她在这儿想着,门铃响了都不知道,门便自动打开了。邱素萍抬起头一看,朱朝吾手上拿着一个卷轴走了进来,说道:“非非,知道是你,什么事使你这样入神,门铃响了都没反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