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八、女孩的尊严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137 2016.05.17 15:03

  邱素萍说:“刚才是去阿冕姐那儿吧?”

  “没办法,她的架子越来越大了,只有我去找她,她就不肯屈尊来找我,幸好到她那儿能赚一餐饭吃,不至于太蚀本。”朱朝吾自无解嘲着把手上的卷轴放好,见邱素萍满腹心事的样子,便说:“你情绪不好,不过,相对这几天而言,也不算反常,我是不会自讨没趣地过问原因的,女孩子嘛,生理结构特别些……”

  “你别胡说,讨厌。”

  “这倒是个难得的评语,一般女士都不肯把这个词赏赐给我。”朱朝吾不在意地说着进了书房,一会儿才又出来。

  邱素萍憋了一会,才说:“刚才有个人找你。”

  “谁。”

  “张强。”邱素萍的语气里充满了厌恶。

  “什么事?”

  “不知道。”

  “看来你是没留他坐,当然,象他这样的人,就该这样对待,你还给了什么颜色让他瞧?”邱素萍简单说了几句,朱朝吾笑了,连声说她做得对,很好地维护了一个千金小姐的尊严,邱素萍嘟起嘴来:“你在讽刺我是不是?”

  “不是不是,如果我当时在这里,我还要朝他倒一盆洗脚水呢,前提是他要耐心点等我洗了脚。”

  邱素萍气鼓鼓地说:“朱朝吾,你别再说风凉话,我告诉你,我认为我对他是仁至义尽的了,等了近一个小时,你尝过这滋味吗?”

  “一个小时的好象是没有,三、四个小时的有那么几次,都是等阿冕的,性质与你的不同,不过我倒是觉得,你要是能让他把话说清楚,就更加理直气壮了。”

  “我就不让。”

  “不让就让,老实说,象这样美丽的女孩,也只有他这种人才会斗胆惨无人道地伤害,象我们哄都来不及……”

  邱素萍笑起来,气消了一半,一会儿发现他是话中有话,可是笑也笑了,只好宽大对待,说:“我也不这么难惹,只是这样子道歉,他不接受倒也罢了,连起码的礼貌都没有,我,我觉得这是人格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我不能让步。”

  “看来他应该是不会没有这个修养的,你想,他并不熟悉你妈,只因为她为他伴了奏,他都能想到要谢谢她,又怎么会狠心成这样?其中一定另有原因,非非,你和他之间的矛盾,还是早点解决吧,我来办这事。”

  “你别乱来,我已经下定决心了。”

  “非非,为了他妈妈,为了你爸爸,为了你们两家能够恢复正常往来,你就作点小小的牺牲,不,伟大的牺牲吧,几十年了,现在张强已经是你爸爸手中的最后一张王牌了,他再不行,你爸爸的这份痛苦一辈子也休想解决了。”

  邱素萍低下头去,咬着嘴唇,嘀咕道:“他们老一辈的事自己解决好了,我们又不是他们解决恩怨的工具。”她心里却已经不敢不动摇了,这个死朱朝吾,一定知道她喜欢他妈妈,可是即使明知这是他用来哄人的,也没法子不认真考虑,她想了想,见朱朝吾不趁热打铁继续劝说,反倒忍不住了,说:“不管你怎么说,我也不会相信你,给脸不要脸的人,理他还以为自己是什么呢,其实呢……谁稀罕?”

  “非非,你不要担心我的做法会伤害你的自尊心,听我的话,这一回我会把事情弄好,而且不伤你自尊心半根毫毛,当然了,你的自尊心也不可能长着毫毛。”朱朝吾瞅准了她的心思,胸成竹地保证说。

  邱素萍为难了一阵,朱朝吾又劝几句,总算使她口气软了下来,答应让朱朝吾试试,给张强一个机会,不过丑话说在前,如果不行,她就永远也不理张强了。

  次日星期三,“六一”儿童节,中午邱素萍在阳台上刷牙,发现张强在女生楼后面的大草坪上与两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逗笑,三个人都玩得兴致勃勃,邱素萍想起张强实习结束后神采飞扬地在她面前吹过,实习时那些女学生对他如何好法,如何把他当偶像来崇拜,还打算六一节来看他,现在看来,这两个小女孩就是他实习时的学生了。

  一会儿刘利敏也出现在草坪上,走入他们当中,亲亲热热地说起话来,隔得远,邱素萍又没有武侠小说中人物的深厚内力,听不清他们说些什么,不过看样子说得挺开心,不时引得两名小女孩暴笑不已,追着要打张强,张强绕刘利敏而走,刘利敏摆手叫两个小女孩,邱素萍看得有些不是滋味起来,不想看下去了,匆匆赶回宿舍,忍不住又想观察,只是捺住性子不再出去。那个马瑛不知趣地来报告:“邱素萍,看见了没有,你那个师父又与他们班的女班长打得火热……”邱素萍冷笑说:“人家火热人家的,又没犯法,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马瑛自讨没趣,却不好发作,走到一边,邱素萍又后悔了,觉得这样说,别人一定认为她在吃醋,她当然不是吃醋,只是张强与她生气之后,还与别的女孩玩得这么开心,仿佛完全不把她放在心上似的,也委实令她不快。

  她躺在床上,有些后悔答应朱朝吾过于仓促了,与张强这种妄自尊大的人有什么必要和解?一旦和解了,他一定以为是她主动去求他的,那也太没脸了,接二连三求一个男的……她悔得双脚不觉重重地敲了一下床板,床板“嘭”的一声巨响,她又急忙向舍友们道歉,舍友们也没说什么。邱素萍心下明白,如果是换了别的人,这样敲一下,必然引起公愤,道歉也不顶用,因为现在是追求自由的年代,所谓的个性自由,在这些女生眼里,就是万一有架可吵就绝不忍耐,容不得别对自身的尊严有哪怕是轻度的损伤,只是她们对她不同,都容忍她,即使有时她无缘无故地大发脾气,她们也不怨她,尽量陪着小心。这很可能得益于人们对她的传闻,当然也与她漂亮、能力强、能说会道、讨人喜欢有关。

  她越想越难受,翻了个身,气冲冲地下了决心,什么和解,不和解了,死朱朝吾,利用了人家的弱点,抬出别人来骗我答应,我也太不冷静了,一下子就应允了他,应了又怎么样?人家能失约,我也能。这个世上,谁求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