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一笑泯恩仇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017 2016.05.17 16:58

  邱素萍说:“那有什么,秦觏是秦观的弟弟,三十岁了犹未成家,他的好朋友,就是这个后山居士写了这首诗戏他一戏,其实未尝不是在捧他有才华,你的情况也差不多,就不知道是当不当得。”

  朱朝吾说:“蓝田生玉,厉害厉害。”张强才知邱素萍是在笑那诗,不由脸一烫,又局促起来,朱朝吾说:“这次任务虽轻,也多亏你们两位帮忙,不过你们今天似乎特别严肃,这是认识你们以来,表现得最为正经的一次,张强,是不是要在徒弟面前摆点严师的神气?”

  张强耳根都红了,低下头去,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下面的话说了出来:“朱老师,你不要开我的玩笑了,我怎么配当她的师父?她弹钢琴,比我……”

  邱素萍脸色一变,用手弄弄小辫子,看向朱朝吾。朱朝吾恍然大悟地点一点头,不动声色的说:“哦,原来就是为这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张强说:“那天我在你这里拿到她的信,看后就去琴房找她,原来是想向她道歉的,可是刚好听到她在弹琴,我才知道她在骗我……”

  朱朝吾点头说:“是这样,所以你就大发脾气,认为她侮辱了你的人格……那你的枪口首先还该对准我,这一手全是我策划的。”不等张强说话,神色蓦然冷峻下来:“想问为什么是吗?说出来怕你受不了,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是美国中央情报局派来的,那是个著名的特务机关,你该知道吧?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我发现你行为比较特别,认为你肯定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背景,就派出麾下这个女特务,代号美女蛇,利用这种特殊手段主动接近你。”邱素萍本来想笑,听到这话,恼道:“朱朝吾,你胡说,你才美女蛇呢。”

  朱朝吾说:“事到如今,何必还隐瞒下去?你看,这就是我的微型无线通讯系统(指指手表),美女蛇辫子上的绸花里就藏有一枚微型窃听器,我们这两个特务,一向阴险互辣,卑鄙无耻,灭绝人性,丧尽天良,六亲不认,八面玲珑,作恶多端,荼毒生灵。幸亏你你能及时发觉了美女蛇的真面目,采取了果断措施,快刀斩乱麻,大义灭亲,把师徒关系一刀两断,否则……哼哼,我们的手段你是知道的。”

  张强听到这里,总算回过神来,红着脸道:“其实我也知道自己有些小题大做,但也不象你说的那样想象到这样可怕,只是觉得不是味,搁不住脸,那天晚上我没去冷饮店,心里也不安,本来想找个机会道歉的,她又冷冰冰的,我连点机会都没有。”

  朱朝吾的脸本来就绷得紧紧的,象极了影视上的特务头子,听了这话,忽然肌肉一松,“哈哈”大笑,这笑来得突然,邱素萍又是爱笑的,马上被传染了,跟着扑哧而笑,急忙想要制止,却已经来不及,张强见她笑,心里一松,也笑。朱朝吾说:“好了,一笑泯恩仇,过去的事就没必要耿耿于怀了,还小吗?发这样的脾气,没出息。”说了几句两人各自低下头去,很不好意思。

  朱朝吾调解目的达到,便说有事,看看手上的“无线通讯系统”说:“快五点了,我还要找找阿冕,你们回去吧,对了,张强,文老师邀请你周末再去一趟,你作个准备,当然,这回邱素萍也一同去,具体原因就由邱素萍解释,你们走吧。”

  张强与邱素萍一同走下楼,两人都还未能摆脱掉尴尬,再没有从前的无拘无束,找些话来闲扯,张强忽然想到了一个话题,故意不解地问邱素萍:“你真的也去文老师家,你认识他?”

  “唔──算是认识吧。”邱素萍想了想说。

  张强见她还不想透露身份,反倒松了口气,故意装得一无所知,与她提文老师,说了不少文老师的好话,邱素萍自然高兴得了不得。张强见哄得她欢喜,便提出请她吃饭,说算是赔礼道歉,邱素萍也想听他怎么评价下去,欣然答应,两人便往校外快餐店去,一路张强还是吹文毕恭不已,又背四首文毕恭的诗给邱素萍听,那都是文毕恭年轻时写的,总题为《四时即事》。张强认为这几首诗反映了文毕恭的某些特点,又是古体诗的七言绝句,容易背。其中《春夜即事》是:“隔窗夜雨又斜斜,莫把多情伤落花。如豆黄灯笑倦客,南华经上索荣华。”《夏夜即事》是:“十里蛙声一夜鸣,暂时释卷防东邻。纵然未许闲乘月,敢负东邻捧菊情?”《秋夜即事》是:“愁起巴山恨似风,残灯凄雨两朦胧。谁曾共剪西窗烛,独拥寒风忆旧容。”《冬夜即事》是:“夜长风雨更无情,滴沥声寒天未明。薄被不容人睡去,卧听群犬吠啼婴。”邱素萍听他背得认真,少不得暗暗高兴,她的高兴往往藏不住,一个劲笑,却不作评议。张强自觉得计,心中佩服自己的聪明。

  两人走到校门前的一个羽毛球场时,邱素萍眼睛往球场上看,忽的停下来,对张强说:“等等。”往球场上走去。张强马上一阵难受,他发现那个“泰国人妖”似的男孩正在球场上打球,似乎还是道中高手,动作舒展娴熟。邱素萍一定是去叫他。果然邱素萍很快就到了场边,朝那个“泰国人妖”一招手,“泰国人妖”眼也够尖,立刻暂停,朝她走去。张强见到与“泰国人妖”打球的人那种意味深长的目光,心里极不是滋味。“泰国人妖”与邱素萍交谈几句,又向张强这边看,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气。张强不知他们说什么,只好摆出与已无关的逍遥状,眼往他处看。顷刻那两人都朝这边走来,张强心里颇为不快,邱素萍先到一步,说:“张强,你请客,得把他算上。”指一指“泰国人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