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华丽的辛酸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141 2016.05.11 12:00

  张强扭头见“林妹妹”正将目光迅速地从他手中移开,猜到他是对这信有所怀疑了,但故作不在意地把信装入裤兜,说:“回来了么?看得出来你又在放飞你的思绪了,是在想那位‘林妹妹’吧?亲爱的美人不在身边,凭想象也解决不了问题啊?”

  “林妹妹”皱起眉头,宁可失礼,也不肯回答这样的贫嘴,张强早料他是这个反应,奴一奴嘴,暗笑着出了宿舍。他估计得出来,“林妹妹”一定疑心这信是刘利敏写的,也许是出于嫉妒吧,张强越来越觉得“林妹妹”口中的美女子虚乌有,纯属杜撰,实际上“林妹妹”对班长最有好感,每次跟她说话都发抖,这种反应很耐人寻味,如果有机会让这种人吃点醋,张强是不肯放过的。虽然说现在张强愿意这世上的人都快乐,但“林妹妹”不行。他是属于张强天然排斥的类型,因为张强不愿接受一个年纪轻轻的人就开始在生活中演戏,而且满嘴酸东西。

  张强现在是想马上到2号琴房去看看邱素萍在不在,若在,那就迅速恢复他们之间的关系,要等到晚自修后已经是太晚了,说不定现在邱素萍还在为此事心烦呢,怎么也得早点给她安慰吧?他要出其不意地出现在她身后,突然蒙住她的眼睛──不,这样不好,会唐突了她,那就趁她不注意,在她耳边大叫一声,必然吓了一大跳,回过头来看到是他,就会真怪说:“哎呀,你真讨厌,不怕把人家吓死呀?”说不定还举起小拳头来打他呢,当然了,挨上这样的打是很美的事,张强现在已经感到骨头有点痒了。

  他还要告诉她,《师父轶事》在他们班引起了不小的反响,纷纷问谁是闻非,他则谁也不告诉,可知道只能是她,有些事,除了她没人知道,知道了也不是象她这样看,更写不出来,他还问她,你为什么取这样一个笔名,无论她怎么回答,千万要狠狠地拍一通马屁,别的他不行,逗逗小姑娘开心,那是他的拿手好戏。

  当然了,有一件事也得告诉她,那位叫文毕恭的老作家邀请他去作客,想想罢,一位老作家,邀请一个十八岁的中学生,难道不值得炫耀一下?当然还要纠正以前跟她提过的看法,当时他还没看文毕恭的书,随口就将文毕恭评得一文不值,如果他真是这样差劲,那被邀请同样不光彩,何况人家写的的确很好,当然还是要推荐几篇给她看,证实他的话没错。总而言之,她若知道了这事,会为他高兴的,而且会对他另相看的。

  接下来当然还要弹几首钢琴小品给她,《少女的祈祷》啦,《秋日的喁语》啦,《牧童短笛》啦,《献给爱丽丝》啦,全弹,算是对这几天来自己朝她乱发脾气的补偿。同时还引得她羡慕不已,说不定一高兴,还……算了,吻是不可能的,别受了影视的影响,想歪了去。这样想时,音乐楼已经到了,楼前的停车棚里,果然有邱素萍的那辆自行车。张强忽觉得又兴奋,又是紧张,快步朝2号琴房走去,只是奇怪的是,2号琴房没有人。2号琴房本来基本上是他们的专用琴房,因为那琴房的音色最好,而邱素萍又深得朱阿姨的喜欢,通常都专门为她留着钥匙,邱素萍若是到琴房来的话,应该是在2号房的。

  张强不觉有些扫兴,但不死心,便没着琴房而走,走着走着,忽然听到有间琴房里飘来一段熟悉的旋律。他走近几步,旋律越来越清晰,这样的熟悉反而使他有种奇怪的陌生感,甚至是恐惧感,他停下来,猛的心弦抖了一下,一个巨大的感叹号随旋律飞来,重重地砸到他的头上。

  那旋律哀怨凄切,寥落动人,伴奏声却是华丽铺张甚至带一些雨打娇花式的肆虐,为他托出一幅画:在雨后的旷野中,一个少年手持枯枝,绝望地向远方怅望,枯枝上的水一滴一滴地往下掉,远处有个女子,已经走得很远了,只剩了一个点,转眼便要消失在地平线上。那少年的身边狂风正卷,落叶正飘。

  那是──花为谁妍。

  张强弄清楚时,便呆住了,他明白了什么,却仿佛什么都不明白,这是他写的歌,但如此丰富的和声效果却是连他也做不到的,编出来需要灵气和胆气,弹出来需要高深的技巧,没有在钢琴上泡够十年八年,根本就做不到,至少张强自己没有办法。

  问题是,张强已经清楚弹琴的人会是谁,只能是她,可她本来是不该的,她是他的,他的徒弟呀!张强的心刹时被刺得发痛,被冷得发抖,热血却往脸上涌,满脸通红──原来,邱素萍果真一直都是在骗他!

  在此以前张强曾有过预感,他总觉得邱素萍的悟性实在惊人,一首曲子才练习几遍就基本上能够拿下,以这样的速度,就算要成个钢琴家也不难。那说明什么呢,说明邱素萍原本就学过,甚至可能功底还不错。但他又不相信世间真有这种事,以邱素萍的个性,根本不可能会为接近他而这样做,世上没有任何人值得她这样骄傲的女孩以这种方式接近。如果她真的是“带艺投师”,那就别无其他解释,她是出于一种欺骗,就是带着居高临下的姿态来,看着他大模大样地出丑,然后在适当时候不动声色地拿出真本来,将他狠狠地羞辱一番……

  不幸的是,事实真的就是这样!想起这几个月来,自己在她的种种表演,张强不禁阵阵心寒。

  琴房内的人弹得仍是如痴如醉,那双修长漂亮的十指,在黑白相间的琴键上演绎着一种复杂的心情。而琴房外的人却终于听不下去了,在一阵发呆之后,压紧满心的激动,悄悄地走开,走时,满脸没有一丝血色。

  那旋律还在继续,落在张强的耳里越来越响,花为谁妍,花──究竟为谁而妍?

  当晚,张强下了自修后就直接奔回到宿舍,躺在床上呆呆地看天花板,谁问他也不应。后来余剑也说,他那一晚非常深沉,比“林妹妹”还更深沉,不时还会冷笑一声,好吓人的,害得他都准备去找精神病院的电话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