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新教师的新生活

《花为谁妍》 万里帆 3150 2016.07.22 08:26

    张强偷偷打电话告诉妈妈,告诉她邱素萍想到家里来散散心,妈妈很是犹豫,虽然没有直接拒绝,但语气很明显,现在还不是合适的时机,不要去为好,张强心里很不开心,他内心是想要邱素萍去的,邱素萍有时候说起话来相当老成,其实心思还是太单纯了,不知道这一去对于乡下人来说,相当于是当众宣布了他们的关系非同一般,这可以满足张强的虚荣心,毕竟师范毕业同时带回一个媳妇的人虽然有一定的数量,但带回一个城里的漂亮姑娘,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本事的,更何况还是一个作家的女儿?在小镇上,就足够享受到密集的羡慕和嫉妒眼光了。张强连续遭遇各种不顺,现在正需要这样一份虚荣。

  可是妈妈的态度让张强很难受,而且很为难,看到邱素萍这么兴奋的要顺便到乡下散心,不知如何拒绝。

  下午文毕恭和邱母回来后,文毕恭确实非常高兴,邱母的笑则有点勉强,让张强更加嘀咕,难道自己和邱素萍都把一切都想象得过于简单乐观了吗?难道父母送给文老师的土特产,不过是一种形式上的原谅而已,又或者原谅归原谅,维持关系就不必了?张秋可能说什么话刺激到了爸爸,让爸爸不好意思再固执,可是那个心结远没有达到完全松开的程度。而且邱母的表情也告诉他,她再怎么有涵养,终究还是一个女人,他们是不是把她想得太理想化了?

  在文家吃过晚饭后,他根据妈妈的提示,回到陈家去住,邱母也没怎么挽留,他不安地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邱素萍打了电话过来,说是不能陪他去了,他难过之际,却也松了口气。

  考试事件所造成的结果在假期没有结束时就已经出来了,张安默所带的班级成绩相比往年有所下降,其他老师的则是直线上升,虽然这个结果大家都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教委和学校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教委举办的新学年全体教师会议上,按照既定的奖励条款进行奖励,煞有介事的对成绩大幅上升的老师们作了肯定的总结,无非是如何勤奋踏实,如何热爱教育事业,如何不断改进教育方法提高教育水平等等,而对成绩下降的教师,则含蓄地提出批评,说他们之所以止步不前,无非是因为安于现状,不思进取。首次参加这种会议的张强听得目瞪口呆,不知道这个社会的价值观什么时候可以变得这么扭曲,真正的原因就是愿意作弊的人提高了成绩,而不愿意作弊的人成绩下降了,如此而已,这事大家心里都明白,这些领导却还能说得这么堂皇,反衬得有多厚颜无耻。

  这次会议之后,张强正式成为了人民教师,就在镇中心小学,与父母的学校只隔了一堵墙,这小小的距离实在让张强头疼,虽然每天可以在家里吃住,省了伙食之类的开支,却也多了不少麻烦。爸爸的努力被领导否决,郁闷之余,只能拿家里人撒气,张舒和张威都在毕业学年,不好当出气筒,所以就由张强和妈妈一起轮流充当。这也罢了,张强早有所料,关键是妈妈也参与进来,他还只是个学生的时候,妈妈当他是孩子,什么都宽容,进入社会后特别是人在身边时就不同了,处处提醒他要小心,要规矩,少惹是非,这让张强非常恼火。有时他甚至想,其实根本不是谁扼杀了妈妈的才华,是妈妈自己在迁就和适应中磨灭了自己。

  而在事业上,张强也挺烦的,他对教育事业远谈不上热爱,班里最热爱教育事业的刘利敏被保送到大学去了。教育行业是父母为他选定的职业,父母当时就因为他的成绩喜欢热胀冷缩,起伏太大,担心他上了高中后,学习态度依然如此,那时候并未扩招,入大学难度高,按照张强的学习规律,如果赶在热胀期高考,重点大学也有相当把握,但万一不幸,刚好赶上冷缩期,麻烦就大了,考不上也非常合理,所以就自作主张地修改了他的志愿,好在张强为人随性,事后虽然有些生气,还是很给面子的参加了面试并且最终被录取,而且在师范也能玩得不亦乐乎,但那也只是天性使然,事实上他既没有把教育当作自己的事业,也没有多少抵触情绪,一切是无可无不可的态度。因为张强的特点是喜欢玩,无论遇到什么都能找到乐趣,特别是实习时跟学生们玩得开心,使得他对父母给他选定的这个职业,多少也有了那么点喜欢。

  然而正式成为老师后,他才知道自己想得太天真了,实习时跟学生们一起玩,学生把他当作哥哥,不把他当老师,彼此当然能玩得不亦乐乎,一个月的时光轻飘飘就过去,走的时候好些女同学哭得一塌糊涂,这也让大家对于老师这份职业有了点期待。可是正式成为老师后,他发现这份期待有点失之天真了。校长和老教师们,对他的行事作风闻名已久,小时候还可以说是不懂事,如今出来参加工作了,就要师表了,不严肃不庄重是绝对绝对不行的,你要想让学生听话,就得严肃正经些。这话后来被证明是对的,因为他太随和了,学生们都不怕他,下课跟他搂肩搭背,上课跟他嘻嘻哈哈,课堂气氛活跃是活跃,可是太吵了,每次校长和其他老师经过他的教室,都会大摇其头。校长实在忍不住时,会出现在教室门口,只这么露一下脸,一句话没说,整个教室立刻变得鸦雀无声,然后校长会给张强一个意味深长的目光,意思是,知道什么是威严了吗?然后带着满满的成就感转身离开。当然了,在他走出十米左右之后,张强的教室里就会突然泄洪一样传来满耳的声音,校长只能无奈摇头。每次例行教务会议,张强的班级都会被毫无例外地拿出来作为负面典型,而且据说已经有些家长忍无可忍,要求转班了。因为在他们看来,威严是教师水平和能力的直接体现。一个没有威严的小年轻,实在难以让家长放心。

  张强任一个班的班主任,同时担任两个班级的语文课,校长的意思就是人尽其才,张强的语文很好,那就多教点。这没什么,张强没有意见,他对自己的语文还是颇有信心的。可是张强马上发现了,他学生时代学习的经验根本给不了学生,他的语文来源于父母的熏陶和自己的兴趣,厚积薄发,学生学语文,却要求是紧随教材,紧扣大纲,学一课掌握一课,要活活把学生变成答题机器,所以必须严格照着教学常规来做,带着问题去学习,让学生能填好同步常规训练手册上的题目。据说这是专家们根据教材的要求来设定的题目,坦率地说,部分题目如果不是同时有一本答案专门给老师做参考的,张强都不知道该如何解答,何况学生?张强想起自己当学生时,答题都还可以自成一家,虽然最后跟老师的标准答案有一定距离,但是八九成分是可以拿的,现在当了老师,看着这些连自己都觉得玄奥的答案,只有无奈,有一次他自己根据自己的理解,调整了答案,弄得浅显了一些,语言也没那么呆板,没想到居然有学生反映到了校长那里,说老师不懂教,说出来的答案跟人家书上的不一样。张强于是成了学校的一个谈资,老师水平不行可以理解,可是连现成的答案也不懂得找的人,那就真的是不配为人师表了。再加上张强不喜欢备课,写教案,批改作业,每次都是上级进行教学常规检查时,才突击完成,勉强应付是可以的,想要有多好的质量可想而知,每次检查者都会对着张强的这些突击完成的作品大摇其头,过后提出批评是免不了的。可是张强的态度也很令人生气,批不批由你,听不听就由他了。批评过后,他心情沉痛地走出办公室,好像要痛改前非的样子,可是几分钟后,球场上就能听到他的兴高采烈的吆喝声,听到这声音还能够不吐血一升,说明健康指数非一般的高。

  领导头疼,同事们也有不少对张强不满意的,倒不是张强得罪了谁,张强不象其他同事一样经常在一起吃喝玩乐,下了课不是在球场上跑就是在宿舍里看书或者用李源送给他的高级随身听来听音乐,但他不得罪人,跟谁都嘻嘻哈哈,如果你需要帮助,他也会非常热心,但他骨子里自认为才华不错,年少难免轻狂,对其他老师的知识水平和教学能力,很少违心的主动恭维,而跟他一起走上岗位的几个年轻老师都相当老成,他们低调,谦虚,对每个前辈都十分敬重,经常请老师领导吃个饭喝个酒什么的,亲近亲近,但张强就不,主要是他觉得这样太浪费时间,他更喜欢用这些时间来看书听音乐,如此一来,大家对张强的态度尤其不满,他有一点错误,都被夸大。张强莫名其妙,自己待人一向不错,不明白这些人为何如此对待他,他可是谁也没有得罪过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