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十四、伤心是说不出来的痛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398 2016.06.07 08:58

  到了那儿,发现张强居然已经先到一步,她也没跟他打招呼,见朱朝吾正拿着一本东西在看,问是什么,朱朝吾说是一本精神病患者特辑。邱素萍拿来一看,才知是张强的毕业留言册,这时想起张强还没叫自己写留言,顿时兴趣全无,朱朝吾说:“难道不想看看?”邱素萍说:“有什么看头?”一面还是看了,看到满本是疯字,不由也笑了。张强在一旁紧张地看着,见她笑,也笑。她就忍下笑,板起脸,又发现朱朝吾也写了一句话放在头一页,写的是:“奇趣当能傲俗世,好‘疯’可借上青云。”当即把嘴一撇,意思是写得糟透了。朱朝吾说:“你打算留什么话给师父?”邱素萍道:“人家都不请我写,我才不这么无聊。”把册子放开。

  张强急道:“我是怕你不肯写。”朱朝吾对邱素萍笑道:“我们非非小姐的墨宝可不是容易得到的噢,他不求你,你千万不要给他写。”邱素萍有些不好意思,淡淡道:“那就留在这里,有空我才写,没空就不写了。”看看时间已经是五点多钟,阿冕却还没到,不由有点着急,耳听朱朝吾一点也不急,还在说笑,恨不得撕掉他的嘴巴。好不容易才等到门铃响,急忙飞一般去开门,发现开门的不是阿冕,而是她的室友,对她说:“你姐姐已经来了,在宿舍等你。”

  邱素萍说:“你们没跟她说过要她到这来的吗?”

  “她说不上了,让你下去。”

  “是。”邱素萍回头看看朱朝吾,朱朝吾笑笑,那神气是说,这在他意料之中。

  邱素萍让朱朝吾一起下去,朱朝吾道:“你们先走,我一会再去。”邱素萍与张强一同下楼,心中已经隐约感到不太妙。匆匆赶到女生楼时,远远看见阿冕正在走廊上扶拦而立,穿一身白得一尘不染的普通的衣服,简洁而清丽。长发轻飘之中,带着种很冷的感觉。她旁边还站着一个高大男青年,正在对她说着什么。

  邱素萍的心一阵收缩,脑里发白,她认识那男青年,叫尤琦,妈妈的同事,曾很热烈地追求过阿冕的,是个看起来有点厚道的人,可是也未免古板一些。因为他也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邱素萍对他一直颇为同情,相信就算没有朱朝吾,阿冕不可能喜欢他这种人,这时他跟来,邱素萍也不认为他与阿冕已经升级,不过阿冕答应了她,却带了一个男的来,分明是不给朱朝吾机会的意思,邱素萍想起在父母及张强面前夸下的海口,不禁脸色发白,脚步放慢,咬着牙,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她的阿冕姐,原来也在愚弄她——邱素萍晃了晃,听到张强说了一句什么,似乎是在安慰她,便镇静下来,向阿冕走去。

  阿冕静静地看着她来,也没说话,等她到了面前,才说:“非非,对不起。”音量很轻,吐字却很结实,每一个都清晰得有点得有点冰凉。

  邱素萍说:“阿冕姐。”眼泪就出来了,她没有看尤琦一眼,更不打招呼。又听阿冕依旧说:“对不起。”忽然心里大感委屈,马上抽泣起来,一头扑入阿冕身上。

  阿冕拥着她,安详地说:“去化妆吧,已经五点多钟了。”

  邱素萍说:“阿冕姐,你……你明明知道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妈妈知道一定气病了,朝吾哥哥是做错了,可是他不是神,他是人,做错事是不可避免的,阿冕姐,你是不是专门来气我的?那你干吗要来?”一把推开阿冕,流下泪来。

  阿冕静静地听她说,淡淡地一笑,温柔地说:“非非,你是个好妹妹,我也明白你的意思,但这一次我只能这样做,你先别急,有些事是急不来的,先去化妆吧,日子还长着,有的是时间处理其他的事情,是吗?”边说边帮她擦眼泪,柔声道:“走吧,到舞台去。”搂着她的肩走出了女生宿舍楼。张强与尤琦则井水不犯河水地跟在她们后面。

  邱素萍抽泣道:“阿冕姐,你真的是不能原谅朝吾哥哥吗?”

  “我不知怎么说,我也知道,换了任何一个男人,做得只会比他更出格。”

  “那你为什么不肯再给他机会呢?”

  “感情上的事,我很难说得清楚,也许你以后会理解的,你现在不要逼我,好吗?你要相信,我会尽量处理好的。”

  “那你得答应我,你一定得给朝吾哥哥一个机会,他以后是再也不会做了,我相信他,阿冕姐,爸爸说过,你是朝吾哥哥的支架,你真的不给他机会,就是拆掉了他的支架,你不会这么狠心的,是吗?阿冕姐,你答应我。”

  阿冕轻轻叹了口气,一会儿才道:“非非,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会给你一个恰当的答案的。我们今天先不谈这个问题,好吗?”她们来到舞台前,打算在这里化妆,几个布置舞台的学生干部都认识阿冕,过来问好,阿冕轻轻致意,声音却越来越有些沉,那变化非常轻微,只有深知阿冕个性的邱素萍才察觉得到,邱素萍知道这儿的一切又勾起了阿冕的回忆,不禁看着她直想哭。阿冕不是容易忘情的人,朱朝吾也不是让人轻易忘掉的人,两人之间持久的爱情,深度不言而喻。阿冕现在这样做,必然有她的苦衷,她在这样做时,平静的外表下,一定也埋下了深深的痛苦。邱素萍想到这里,不觉把头倚在阿冕的臂弯里。

  他们在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里开始化妆,阿冕先给邱素萍化,邱素萍感到阿冕的手非常冰凉,心中便又隐隐作疼,阿冕给邱素萍打上粉底,刚要描眉,忽听张强叫了声:“朱老师。”邱素萍感到阿冕的手顿了一顿,旋即继续动,但带着轻微的发抖。这种抖也只有邱素萍能够感觉到。邱素萍移转了脸,果见朱朝吾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大方地向尤琦打声招呼后,向她们这边走来。邱素萍心中略感安慰,估计朱朝吾一旦出动,多半便有门儿,便看看阿冕,见她的脸色已经稍变。她了解阿冕,即使没有多年的舞台经验,她对外界的反应也总是若有若无,现在的这个样子已经是非常激烈的反应了——毕竟她是关注他的存在的。邱素萍有点激动起来。因为激动,她倒不知该说什么,可是巴不得将他们两个人的手拉在一起。只要气氛足够,只要两人能相拥到一起,邱素萍相信再也不会有任何力量能把他们分开了。她紧张地看着朱朝吾前来的脚步,只希望他能快点上来,只希望他什么也不顾,把阿冕拥入怀中。她甚至感觉到了阿冕此时的心跳,显然阿冕已经有些抵挡不住了。毕竟是六年的感情啊!六年来他们中一定有过许多热烈的相拥,只要彼此贴近,六年的甜蜜便一拥而至,在潮水一般的幸福中,阿冕还能抗拒么?

  朱朝吾却在离她们一米远的地方便停了脚步,轻声道:“阿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