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花为谁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逃避

《花为谁妍》 万里帆 2649 2016.05.29 14:23

  她当机立断地立刻多打了一份饭,这样可以让别人觉得她是因为打饭延误了时间,不致引起怀疑,然后便向宿舍走去。不知为什么,走着走着,她的脚步居然有些不自觉地加快了。两年没正式见过他了,匆忙的一瞥不能看作是见面,他不知怎么样了,不知还是不是象从前那样潇洒,很多男人一旦结了婚就不再注意自己的形象,他应该不是那种人,他会考虑到自己的妻子,象这种负责任的男人,家庭观念重的男人,不会不为妻子想想的,他会一心一意把家庭搞得红红火火,他还会抱着他出生未久的小女儿,乐颠颠地满校园转……只是在这个时候,不知他会不会还偶尔想过她。

  宿舍里还是非常热闹,刘利敏不禁心头突突乱跳,轻轻地站在窗口处,侧耳倾听,却没听到吉他声,甚至没听到任何男人的声音,她突然有种隐隐的担忧,走入了门内,正在议论着的人一齐扭头向她看,高莉莉嚷了起来道:“你怎么回事嘛,我都回来这久了,人家等得不耐烦,已经走了。”

  刘利敏说不清心头是轻松还是失落,看着手里的饭,说:“我只是想买饭菜招待他,谁知买的时候碰到麻烦,拖延了时间……”她坐在床上,又问:“什么时候走的?”

  “刚走,不过这个人也真是,叫他多等一会,他说有事,来都来了,多等一会有什么要紧呢……”高莉莉说。

  “不过他也真的等了很久了,没放学就开始等了,况且他可能是真有事,听他说是带了学生来参加学术比赛的,能抽空来就不错了。”跟着大家又议论起那位老师来,大意是说他长得怎么样白,风度怎么样好,歌唱得如何动听,有磁性,谈吐如何诙谐。看来他刚来一下,已经征服了全宿舍女生。李园还说都说张强怎么样,一跟人家比就差远了,你听人家弹的吉他,那才真是吉他,张强能弹到这个水平吗?

  高莉莉说:“那还难说,你们是没有见过张强的真本领,那天他弹了一首他自己创作的歌曲,叫《花为谁妍》,就非常感人。不信你们问班长。”

  大家纷纷取笑高莉莉,显然都不愿意相信她的话。朱蕾说:“也只有高莉莉才有眼光,我们都是瞎眼的,反正我就不信张强能弹出什么,倒是刚才那位老师,他弹的《枕着你的名字入眠》,真是太棒了,我要是能弹出来,死了也甘心了。”朱蕾长得虽胖,人也爱笑,却最喜欢清纯的情歌,尤其是带点伤感的那种。

  大家又问刘利敏那人的妻子或女朋友怎么样,高莉莉帮着说了,刘利敏微笑着在一边吃饭,二两饭只吃了一半,就不吃了拿到卫生间去倒掉,洗了餐具放好,刚到床边,忽然觉得有点异样,却是陈妃正斜躺在床上不动声色地看着她,刘利敏只觉有点心虚,低下头去,一会儿再抬头,看到陈妃还是在看着她。

  其他人除了卢莺莺,都在议论着。不过也只一会,很快议论到了朱蕾新买的上衣。刘利敏则宽衣躺在床上,脑子里乱糟糟的。幸好她一贯都不喜欢参加议论,大家并未感觉出异样。下午上课时,刘利敏感到非常疲倦,伏案了好几次,一节半课后就放学了。这所师范学校的老师有时很善解人意,正常情况下,下午是三节课,周末则必省去一半各自方便。刘利敏又继续伏了一下脑袋,高莉莉来叫她走,她让高莉莉先走,看着陈妃的座位,陈妃还在那儿静坐。

  刘利敏知道陈妃一定有话对她说,不知为什么,她们有一种默契,这种默契让她们谁也不忍,不愿先离开教室。

  一会儿陈妃便开始收拾东西,收拾好后拿起书包要走,回头看看刘利敏,便带书包过来,突兀地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我已经明白了,我为你惋惜,也很羡慕你。”

  刘利敏的心咚地一跳,刹时有种怪不可言的感觉,也不知是喜是忧,是羞是轻松,还是紧张,反正那种感觉随着话直往心头上钻,然后在心头扩散,仿佛墨滴入了生宣似的,淌得满心被弥漫着,她有些乏力地看着陈妃,只觉陈妃的眼里有一种很幽深的东西,然后陈妃朝她一笑。她没作声,其实心里很想说什么,只是一时还不知该不该说。她等着陈妃追问。

  陈妃并不追问。转身就走。她的一举一动都带着种神秘色彩,不知是刻意追求,还是天生如此。

  陈妃一走,刘利敏忽然感到陈妃离她已经很近,她却离陈妃还是很远。她仿佛是在电视节目上,陈妃则是个电视观众,可以把她看得细至毫发,她却无法看清陈妃。她真想叫住陈妃再问几句。

  星期三下午三个幼师女生的到来,将方松与陈妃恋爱结果暴露无遗,此前女生们纷纷已有所推测,但也止于推测,现在则有了事实作证了。刘利敏很清楚,至少在403大多数人心里,这不失为好消息。陈妃人不怎么美,家里又不见得很有钱,父母是普通职工,决定她只能本份老实,但她偏太傲气,而那样热烈的爱方松更是出格,本来就有不少人陪她脸上无光,认为她这样倒追方松简直丢尽了女性的脸面,仿佛陈妃是代表大批女人与方松恋爱。她与方松进入角色后,那种满足的神气更叫人受不了,而方松除了身高不算高大外,也确实没有众人期望的缺陷,这样陈妃的爱情就显得尤其惹眼。后来不知是谁,传来一个这样的消息,说陈妃和方松已经有那种事了,这还了得,虽然大家这一回不至于认为陈妃代表了大批女生去方松干“那种事”,但无不愤慨加不屑。当然谁也不是圣女,干过“那种事”的女生并非仅仅是陈妃,同居风早已漫入了校园,但别人有“那种事”是可以理解的,唯独陈妃和方松,太不应该了!

  现在可好了,陈妃被方松甩了。

  凭良心说,陈妃的被甩,大家并非没有足够的同情心来怜悯她,问题在于陈妃根本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没有逢人矮三分地低下头,也没有以泪洗脸愁云惨雾,看不出她有任何自杀的前兆,这使得女生们空有女性的善良温柔体贴却无用武之地,她们只能拿出其反面,加倍地幸灾祸。方松是不应该这样,虽然男人大多如此,不这样的男人才是反常,但方松是大家心中的“白马王子”,他这样就有些当不起这称号了,而陈妃呢,简直就是不要脸,活该。

  而陈妃还是那个样子,平静得连刘利敏都觉得不应该。

  因为刘利敏知道,陈妃一直是认真的,决不是逢场作戏的那种女人。方松的背叛不可能不伤害到她。

  除非她已心如槁木。

  但她会心如槁木吗?陈妃,一个高傲的少女,一条即使用冰冷外表裹得紧,也能感觉到的里面热气腾腾的生命……

  有一种人,你不用跟她多说,你能感觉到她有一种深深的内蕴,陈妃显然是这样一种人。

  有一种人,即使跟她说很多话,你也一样觉得她扑朔迷离,陈妃也是这样一种人。

  可是不管怎么说,接触多了平常的而平淡的生活方式,遇到了陈妃,至少会使你对生命多一种感觉。并不平淡,但十分真实。至少你能觉得,生命原来也可以在重重刀峰的包围下突围,虽然突围时未必能把刀丛拔尽,而突围之后的生命也不再是原来的生命,而是血染白袍,伤痕累累,甚至可能导致生命的殒落……纵然刘利敏不支持她这样的生活方式,至少也欣赏她这种超常的勇气。

  刘利敏知道自己缺的便是这样的勇气。假如有这种敢爱敢恨的勇气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