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网络骑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最高境界

网络骑士 网龙 12663 2003.04.13 14:01

    当一个人正沐浴在幸福的阳光下时,突然被人泼上一桶冷水,那种滋味可不好受。章伟宏现在的情形就是如此。

  万事如意就无所谓如意,久经考验就不会惧怕考验。章伟宏虽然有些恼火,但很快调整了自己的心态。

  普通人看到MARTIAN的警告信可能会不以为然,甚至认为写信的人不正常,联合国都不敢宣布让世界经济倒退20年,几个小小的黑客不过是在网上闹腾闹腾,又没有能力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凭什么夸口让世界经济倒退20年?但章伟宏却不这么想。

  既然有人可以利用网络抢银行,有人可以利用网络控制别国的舰队,那么要破坏一国的经济也不是很困难的事,在网络广泛普及的今天,这已经不是神话。所不同的是MARTAIN的目标不是一国而是世界,因而有较大的难度而已。要达到这一目标必须制定严谨而周密的计划。

  他们的计划是什么?章伟宏猜不出来。

  设身处地地思考,如果自己要使世界经济倒退20年,应该攻击哪里?他也一时理不出头绪。

  时间已经不到72小时,没有时间再胡乱猜想,那20份审讯记录是他唯一能掌握的线索。但愿还来得及!

  认真看完几份,章伟宏发现这些审讯记录虽然都很长,但其中有很多相似的内容。如何时加入MARTIAN、怎样与同伙联络、攻击过哪些网站、知不知道尚未被警方抓获的是哪些人等等问题,黑客们的回答大同小异。重复的内容可以略去不看,因而阅读速度也提高了。

  章伟宏从中了解到了一些新情况。MARTIAN其实是一个组织严密的黑客集团,自下而上一共分成四个等级,分别是“火星人”、“兵站”、“议会”和“首席执政”。“火星人”指的是普通黑客,他们是经过重重考验才获准成为MARTIAN的一员,他们必须接受兵站的培训和调遣:“兵站”是MARTIAN重要的联络中心,目前共有12个,每个“兵站”都有自己的秘密网站,职责是传达来自议会的命令,并负责培训“兵站”管辖下的火星人和招收新成员,为了安全起见,“兵站”与“兵站”之间互不联络:“议会”是MARTIAN的决策中心,负责制定攻击计划,协调各兵站的行动,“议会”由20人组成所有议员均从表现优异的成员中选举产生,任期为一年,一名普通的火星人一旦成为议员,他必须立即改名,并断绝与与其他成员的单独联络;最神秘的是“首席执政”,任何一个MARTIAN成员,包括议员在内都没有见过他,只知道这个人是MARTIAN的创始人,他只偶尔向议会传达一些指令,并不参与MARTIAN的实际行动。

  章伟宏有些吃惊,如果“首席执政”和“议会”在上一次的较量中并没有直接介入,那么MARTIAN的精英分子就没有遭受任何损失,必须重新评估他们的实力!

  章伟宏的信心开始有些动摇,上回的较量,MARTIAN普通成员的实力已经让他们左支右拙,几乎功亏一篑,现在面对的是隐伏在暗处,实力更强的对手,结果会是怎样?

  正在细想,曾骏龙推门进来,手里提着大大小小的购物袋,后面还跟着个抱着纸箱,身着超市制服的人。

  “快来帮忙吧!”曾骏龙说。

  “怎么,大采购呀?”章伟宏笑道。

  “我明天就要去上海了,看你也没时间出去采购,如果我不储备一点粮草,恐怕还没等我回来,你已经弹尽粮绝了。”曾骏龙道。

  他将手中的购物袋递给章伟宏,然后示意后面那个人将纸箱放到合适的地方,给了他一点小费,打发他走了。

  “你今天带翁晴去医院检查,情况怎样?”曾骏龙问。

  “有好转。”章伟宏面有喜色。

  “那就好,我们是不是应该为这件事庆祝一下?”曾骏龙高兴地说。

  “对了,我也正想为你饯行呢!今晚一定要喝个痛快。”章伟宏道。

  “那还等什么,走吧。”曾骏龙一手搭上他的肩膀。

  章伟宏发现曾骏龙腰上别了个造型别致的MP3随身听,奇怪地问道:“你平常不是很少听音乐吗?”

  曾骏龙回答道:“在飞机上没事干,听听音乐也不错。”

  章伟宏又问:“是今天刚买的吗?”

  曾骏龙嗫嚅地道:“这个……是于心遥……送给我的。”

  他心中不禁想起了与于心遥在一起的美好时光。那一天,他陪于心遥参观了森林公园和博物馆,又一起吃了饭,于心遥突然提出要去逛商场。在商场里,她对一款MP3随身听很感兴趣,他准备掏钱,但是她制止了他,自己掏钱买下了MP3随身听,然后递到他面前说:“送给你的。”他一时紧张得不知该怎么好。好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说:“这怎么行?”于心遥笑看着他说:“怎么不行,当我是朋友你就收下,如果你不要,我只好扔了。”他不敢与她对视,接过MP3随身听,头脑一片混乱,他从没有在一个女孩子面前如此紧张过,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啊,出租车来了!”曾骏龙伸手拦车,借以掩饰自己不自然的表情。

  酒过三巡,章伟宏有些黯然地说:“我们合作惯了,你这么一走,我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了,MARTIAN这次来势汹汹,我又要分心照顾翁晴,这心里就更没底了,恐怕这一次是凶多吉少。”

  曾骏龙道:“不要说这样的丧气话,你上次不是指挥得挺好吗?何况还有这么多队员帮你的忙。”

  章伟宏叹气道:“这一次可没有那么乐观,我们不但没法支援警方,恐怕连自保都有困难。”接着将林成日的电话和自己从审讯记录中发现的情况讲了出来。

  曾骏龙愕然道:“竟有这样的事!”

  章伟宏道:“他们的议会肯定不会放过我们,所以他们除了有一套营救同伙的计划外,还会有一套针对我们的计划。可我们对这一计划一无所知。”

  曾骏龙鼓励道:“我不相信这一点难题就能难倒你,你只要像上次那样想上一会儿就会有办法了。好了,这一顿饭我们快一点吃吧,让你早一点回‘天网基地’部署一切。”

  章伟宏道:“你不跟我一起回‘天网基地’吗?”

  曾骏龙道:“今晚我必须呆在家里,不然我妈可不放过我。”

  章伟宏拍头道:“我怎么忘了,你是你妈的心肝宝贝,她不放心你第一次独自出远门,所以今晚一定有很多话要交待你。”

  曾骏龙道:“少说废话,我们干杯,祝你马到成功!”

  章伟宏欣然举杯道:“我也祝你事业爱情双丰收!”又小声说:“快去找一个女朋友吧,不然你妈真的不会放过你。”

  曾骏龙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独自走在回“天网基地”的路上,章伟宏的心情很不好,曾骏龙的经验比自己丰富,经常在关键的时刻点醒自己,在两人的默契配合下,往往能发挥出更高的水平,现在他要走了,这战可怎么打?更糟糕的是连超能力也失去了,现在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孤军奋战。网络骑士的英名恐怕从此不保。

  回到“天网基地”,电脑屏幕上提示有人发来留言,打开一看,竟是盗帅以闪电猫的名义发来的留言:“网络骑士,我听说天津癌症康复研究会发明了一种治疗癌症的综合疗法,其原理不是直接杀灭癌细胞,而是通过提高人体自身的免疫力来对付癌症。他们用这种方法已经治好了一位肾上腺肿瘤的患者。这个消息也许对你的朋友有用。”下面还留下了天津癌症康复研究会的详细地址和电话号码。

  这真是一个好消息!但盗帅为什么要帮他呢?章伟宏将信将疑地拨通电话,证实了盗帅说的全是真的。

  章伟宏高兴地要跳了起来,迫不及待地赶到翁晴家,将好消息告诉她。

  走之前,没有忘记查看一下针对盗帅的AICQ号的追踪程序,这个程序似乎查到了一些线索,章伟宏心想对付盗帅的事不必急在一时,回来再研究吧。

  在去翁晴家的路上,他用手机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梁玉媛和曾骏龙。

  “事不宜迟,明天就去天津。”章伟宏向翁晴一家人大声宣布道。

  “可我们什么都没有准备呀!”翁晴道。

  “缺什么东西到天津再买。”章伟宏早想好了答案。

  梁玉媛和曾骏龙很快也来到了翁晴家。

  听说章伟宏要让翁晴明天就走,梁玉媛道:“我和伯母陪翁晴去天津。”

  章伟宏道:“不用麻烦你了,有我就行了。”

  梁玉媛道:“出门在外可不比在家里,你这样一个大男人怎么方便照顾翁晴?”

  章伟宏道:“翁晴这一趟出去,可不是三天两天就能回来,你的工作怎么办?”

  梁玉媛笑看着曾骏龙道:“有组长和未来的课长在这里,我要请假,他能不帮忙吗?”

  章伟宏道:“那我们一起去好了。”

  曾骏龙反对道:“对了,章伟宏,你最近不是正在主持一项软件开发工作吗?如果你突然走了,你公司的损失就大了。我看还是等你忙完这件事,再去看翁晴吧。”

  章伟宏知道曾骏龙是提醒自己别忘了对付MARTIAN的事,但如果不让他去,他怎么放心得下!

  于是他无奈地说道:“那我送翁晴到天津后立刻回来总行了吧。她们三个女的去天津我不放心。”

  曾骏龙道:“这样吧,明天我先送翁晴去天津,安排妥当后,再转机去上海。”

  章伟宏道:“那样你会迟到的。”

  曾骏龙道:“不要紧,公司的安排是明天到上海后先休息,后天参观总公司一天,接下来才是正式培训,我想应该来得及。”

  章伟宏这才道:“好吧,就这么决定,我马上去订机票,你们赶快收拾一下要带走的东西。”

  这一晚就这么忙忙碌碌地过去了。

  章伟宏早早地醒来。在送翁晴去机场之前还有几个小时时间,还有几份审讯记录没有看,可以利用这一段时间研究一下。

  在这几份审讯记录中,一位名叫Angel的黑客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是Angel兵站的站长,对警方的审讯,他出奇地配合,在详细回答完警方的提问后,他说:“你们现在知道这些已经没用了,我们被破坏的组织会立刻重建,而且你们也别想抓到我们的议员,因为连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但我可以肯定他们现在正在制定一项针对你们的行动方案,这个方案将很可怕。所以,你们现在唯一的出路是和我们谈判,并立即释放我们,那么我将向议会建议与你们在网络安全问题上进行合作。”

  从他和警方的对话当中,可以看出此人颇为自负。他是最接近“议会”和“首席执政”的人,能不能从他身上打开突破口呢?

  他在供词中说,议会会不定期地与他联络,联络的方法是用他们专用的通讯系统。但章伟宏猜想他一定还有什么东西瞒着警方,否则那些在警方追捕下东奔西逃的普通MARTIAN成员如何联络上他们的议会呢?

  想到这里,他打了个电话给林成日,让他想办法从反恐怖联合行动小组那里弄到Angel被捕时电脑内的所有数据,并传送到“天网基地”。林成日答应帮忙,但提示说手续会比较烦琐。

  打完电话,章伟宏带上笔记本电脑就出发了。

  到机场来送行的有三个人,章伟宏、翁晴的父亲和梁玉媛的丈夫严文尉。章伟宏注意到梁玉媛对严文尉爱理不理,两人似乎在闹别扭。小两口大概是为了梁玉媛去天津的事吵过架。章伟宏很能理解严文尉的心情,这一段时间梁玉媛都在陪着翁晴,好朋友能够做到这个地步已经算仁至义尽了,完全没有必要再陪她出远门。但梁玉媛的性格就是这样,她认定的事,任你怎么劝也没有用。

  章伟宏将笔记本电脑递给梁玉媛道:“带上这个,你们上网会方便一些,如果翁晴想要和谁联络或者写什么东西,你就帮她输入吧。我手头的事一忙完,马上会赶到天津去将你替换回来。”

  然后他对翁晴说:“我有话对你说。”将翁晴的轮椅推开了几步,其他人识趣地留在了原地。

  他略蹲下身子,握住翁晴的手,仔仔细细地看着她,要有一段时间不能看见她了,虽然这时间可能不会很长,但他还是觉得心里有些难受。

  翁晴也毫不回避地看着他,眼神中有一些东西是以前所没有的,章伟宏说不出来那是什么东西,但心里肯定他和她的关系已经更亲密了一层。

  还是翁晴先说话:“又要花你的钱了,我会还给你的。”声音既轻柔又动人。

  章伟宏笑了笑说:“好啊,不过我要你20年后亲手还给我,我要算利息的。”说着向她靠近了一点,用炽热的目光望向她的眼眸。

  翁晴敌不住他灼灼的目光,娇羞地低下头小声道:“你干什么?这里这么多人……”

  翁晴没有严词拒绝,说明对自己大有情义,章伟宏大受鼓舞,得寸进尺道:“你知不知道我昨晚有很多话来不及对你说。”

  翁晴急道:“昨晚没说,现在也不要说。”

  章伟宏很想轻抚她的秀发,将她搂在怀里;或者给她深深的一吻。

  但是看到她警惕的样子,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还是把一切交给她来决定吧。

  君子不能动手只好动口,他凑到她的耳边小声说:“我这辈子娶定你了,所以你必须要治好病,你没有权利让我痛苦一辈子。另外,等你的病好了,我会亲自带网络骑士来见你。”

  翁晴听到自己的心怦怦直跳,觉得章伟宏握住自己的手有一股热流传来,让她紧张得不敢抬起头,她从来没有这么心慌意乱过。

  时间好像就这么凝固了,直到耳边传来了机场服务小姐小姐提醒乘客登机的声音。

  章伟宏最后叮嘱道:“记住每天写信给我。”推着轮椅向众人走去。

  他挥手祝他们一路平安。他们走进人群就要看不见的时候,翁晴回过头来深深望了他一眼。

  送翁晴去天津是一场豪赌,他能赢吗?

  走出候机大厅,他看了看时间,还剩下55个小时。

  回到“天网基地”,林成日还没有将数据传来,时间不等人,章伟宏决定先给所有队员发一份留言,将MARTIAN的最后警告及MARTIAN现有的实力告诉他们,并约他们晚上八点在网上见面。想起于心遥要写毕业论文,没有将这些消息告诉她。

  做完了这事,章伟宏有些茫然地想:“现在该干什么呢?”

  “网络骑士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一只圆珠笔在飞快旋转着,动力是三根手指。

  这间公寓不大,布置颇为整洁,房间里最醒目的是两台台式电脑,它们并排摆放在一起,左边放着打印机和传真机,右边是一部正在工作的笔记本电脑,旁边有一些文件和三本厚厚的程序员手册。抬起头来,对面壁橱的暗格里放着几个小型的监视器终端,其中的一个监视着门口的动静,其余的监视着这幢40层高楼的各个出口,信号源全部来自大楼的保安系统。

  转动着圆珠笔的是一个皮肤白皙的年轻人,刚刚刮过脸,穿着笔挺整洁的衬衫,系上一条搭配得恰到好处的领带,还喷了香水,看上去像有个浪漫的约会在等着他,但他一点没有要出门的意思,只是在起劲地转动着那只笔。笔的作用不是用来记录重要的信息,那只会给警察留下证据,所以笔的作用只能是帮助思考。

  笔记本电脑中正在演示一种病毒,屏幕上首先显示出醒目的警告语言:“任何关闭或重启动系统的行为,可能导致电脑主机和显示器爆炸!”接下来是20条黑客守则,每一条都在屏幕上停留二十秒钟,最后是格式化硬盘。不要看病毒发作时很可怕,其实它一点破坏力都没有,但偏偏就是这个毫无破坏力的病毒让网络骑士一举打垮了所向无敌的MARTIAN.真是精彩!和这么高明的对手较量,会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时间还剩下50个小时。

  这50个小时足够让反恐怖联合行动小组折腾的了。他们所谓的“分区防御”的策略真是可笑,那只会导致力量分散。他们以为派几个变节的火星人来当卧底就可以一举摧毁MARTIAN,太不自量力了!最可笑的是他们还不知道,他们中的一员正是MARTIAN的议员!他们的一切行动已经没有秘密可言。现在只有看看那个网络骑士会有什么惊人之举,否则的话,这场游戏就没什么好玩的了。不过结局恐怕还是要让人失望,因为网络骑士已经没有什么可干的了,他将会落入圈套,疲于奔命,最后他的基地将被彻底摧毁,然后是世界末日。什么是世界末日,没有人见过,只存在于预言家和邪教教主们欺骗无知信徒的言论中。他不是预言家,但他可以预言世界末日,行动一旦展开,将会有很多人准备跳楼,因为五分钟前他们还是富翁,而五分钟后就可能一文不名。当然,这种情况也可以不发生,条件是各国政府愿意投降。

  现在是办公时间了,他艰难地站起来,走到台式电脑前,坐入轮椅中。他摸了摸自己大腿与复合材料制成的假肢之间的结合处,那是四年前那场车祸给他留下的纪念,在那场车祸中,他失去了心爱的女友,失去了工作,也失去了曾经在棒球场上带着自己叱咤风云的两条腿。

  他开始登录公司的局域网,看到了一封给他的信,内容是:“尼克,X22项目完成了没有?头儿急着要。”

  他笑了笑,他现在的身份只是一个受雇于软件公司的普通程序员,除了他自己,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他其实就是统领MARTIAN这个庞大的黑客集团的首席执政!

  翁晴满意地看着自己的病房:有沙发,有电视,有电话,有卫生间,四周的墙上还挂着风景画,三张柔软的床正好安置三个人。整个房间均由柔和的色调构成,没有任何刺眼的白色。

  母亲和梁玉媛执意要她躺在床上休息,于是她躺了下来。曾骏龙刚刚离开,走之前替她办好了住院手续,向医生询问了针对她的治疗方案。医生说他们治好的那一位肾上腺肿瘤患者只是处于癌症中期,如果癌症晚期的病人要用这种方法治疗,他们将尽全力,但无法保证治愈。翁晴听到了这些谈话,并不在意。

  现在,她静静地躺在床上,眼前浮现的是章伟宏的身影。

  不知为什么,这几天越来越频繁地想到他,尤其在吃药时候、在癌细胞带来撕心裂肺的痛楚的时候、在辗转反侧无法入眠的时候。

  他是一个怎样的人?为什么他要对已经走在死亡边缘的她那么好?而且对治好她的病充满了信心?——连癌症专家都没有这样的信心。他的那些大话、疯话、笑话听起来不免有些肤浅,但确实能让人忘记痛楚。在治病的问题上,他比她还要倔强,还要执著。她于心不忍,所以迁就他,他让她吃药她就吃药,让她上医院检查她就上医院检查。可是他居然奇迹般地让她的病情有了好转!他决不是什么神医,连那副药也可能是他串通东张西望弄来的;但他又是神医,真的医生做不到的事他做到了。为什么?他是她命中的幸运星吗?

  “我这辈子娶定你了!”“我这辈子娶定你了!”他在机场的说的话一遍又一遍地浮现耳际,每一遍都会引起一阵让人昏眩的心的悸动。和他在一起的这些日子里,他从来没有这么大胆的表白过。

  他又说:“等你的病好了,我会亲自带网络骑士来见你。”他并不知道联络网络骑士的方法,怎么能见到他而且亲自带他来呢?他又在说大话了吗?

  是了,他说的这两句话都是想让她有所牵挂,暗示她必须坚持下去。

  可是,命运真的能让人如愿以偿吗?3天后就是5月24日,那是大医院的癌症专家们为她定下的生命的最后期限。

  他能够再次力挽狂澜吗?她又能够最终拨云见月吗?

  只有等待。

  不管等待的结果如何,她都将感激这一段生活,感激命运曾让他来到她的身边。

  时间还剩下39个小时,尼克登录了一个网站,这个网站表面上是热门的流行音乐网站,实际上是MARTIAN的秘密联络点。他在这里找到了一份文件,标题是“MARTIAN议会1727号决议”。他总是不定期地向议会发出指令,同时让他们汇报任务完成的情况。这份决议实际上就是议会留给他的情况汇报。如有必要,他可以用一种独特的程序来监控每一名议员,每一名兵站站长,而不被他们发现;他和他们每个人都有独特的联络方式,这些信息他都保存在大脑里,因为那是最安全的地方。

  这份决议中说:“重新检查了所有部署,没有任何破绽,现在唯一可做的事就是等待。Angel兵站的站长Angel今天前来报到,他刚刚逃脱了警方的追捕,他说反恐怖联合行动小组将会再次派出奸细来侦察我们的行动。我们验证了他的身份,无可怀疑,但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将不告诉他这一次的行动计划。我们准备让他参加‘演习1号’行动,以检验他的忠诚。”议会的决定无可挑剔,他会给议会真正的民主,让他们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他不想当什么独裁者,只是从旁协助,向议会提出一些建议。现在他就写下了一条建议:“‘演习1号’行动的中国战区可以交给Angel负责,他败在了网络骑士的手下,应该让他有复仇的机会。”接着,他将议会的这份决议删除,这就告诉他们他已经看过这份文件。他自己的建议则被放到了另一个网站,他不会让议会成员有追踪他的机会。

  当时间剩下8个小时的时候,就是“演习1号”行动展开的时候。

  “章伟宏回信了。”梁玉媛说,“他说知道我们安全到达,他就放心了,他会等我们的好消息。”

  “他有没有说他自己的情况?”翁晴靠在床头小声地问。

  “没有,大概他很忙吧。”梁玉媛道,“你要不要再躺下来休息一下?”

  “我已经休息了好几个小时了,你还让我休息!”翁晴抱怨道。

  “那我推你出去散步好不好?”梁玉媛建议道。

  “不要,我现在想写日记。”翁晴道,“我念你写。”

  这时,有人推门进来,是翁晴的母亲和主治医生卢教授,后面还跟着两名护士。

  卢教授头发花白,但精神矍烁,步伐矫健。他在医学院任教,“癌症康复综合疗法”

  是他的科研成果。

  他来到翁晴的床边坐下,和蔼地看着翁晴道:“小姑娘,我们现在就开始治疗,你有心理准备吗?”

  翁晴点点头。

  卢教授道:“我看了你的全部病历和化验报告,也和你母亲商量过,决定加大用药量,今天先打两针,然后服药,一个小时后会有呕吐反应,有可能还会发烧,这种状况会持续两到三天,会很难受,需要靠你的意志力来坚持下去。接下来我们会根据你的身体状况进行激光治疗和针灸治疗,你还要保持每天3个小时的运动量,等到你恢复了行走能力,我们就成功了一大半。至于你们带来的那副中药方子我很感兴趣,我要研究一下,看看能不能继续服用。我要说的就这些,你准备好了吗?”

  翁晴看了看母亲和梁玉媛,她们的神态都表示赞同。

  卢教授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说:“不要紧张,你的年龄和我的孙女差不多,可你要比我的孙女坚强地多,从你到这里开始,我就没有看你掉过一滴眼泪,所以我对你很有信心。”

  说完这话,他向两名护士点了点头。

  翁晴躺了下来,看着针头扎进自己的手臂,一阵刺痛传来,针管中的乳白色液体缓缓地流进了自己的身体。

  “演习1号”行动正式展开。

  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在这之前,MARTIAN秘密控制了几千台个人电脑,以此为炮台,向各国网站发起了进攻,被攻击的网站是由议会筛选出来的5000个有影响的网站,这些网站将会显示一个相同的警告页面,上面用英语、法语、西班牙语写着“时间已经不多,立刻释放所有MARTIAN成员!”。从MARTIAN这个组织建立以来,这是最大规模的一次攻击行动。

  Angel的进展也很顺利,他首先攻击了多个著名的中国网站,然后向网络骑士发消息道:“我的下一个攻击目标是××网站。”网络骑士果然中计,风风火火地赶往那个网站,想要去“救火”,刚扑灭这边的“火”,Angel又燃起了另一把“火”。

  就在网络骑士疲于奔命的时候,Angel已经查出了网络骑士的基地,而且确定和他在一起的有86个人,这些人应该就是网络骑士组织的成员。Angel的侦察行动虽然也引起了他们的警觉,但他假装不敌,及时撤离了。现在就剩下选择攻击的时机了。议会已经决定了攻击的时间:“演习2号”行动开始的时候。

  现在该看看各国政府的反应了。

  尼克将电脑切换到电视的画面:媒体记者围在一位警官面前问长问短,这位警官伸手挡住摄像镜头,口中叫道:“无可奉告!”但是精明的记者还是拍到警车驶入警局,嫌疑犯从车上下来的镜头,警察阻止了记者们靠近拍摄。但有一名嫌疑犯突然向记者们大声喊道:“我是无辜的!”镜头从现场切换到了演播室,那位著名的新闻节目主持人煞有介事的说:“目前有多个国际组织对这起的黑客袭击事件表示了强烈的抗议,据消息灵通人士说,全球的警察和反恐怖组织已经逮捕了一千多名嫌疑犯,如果确有证据证明他们参与了此次黑客袭击事件,他们将面临牢狱之灾。”

  尼克冷笑着想:“这一千多人可真无辜啊!”

  时间还剩下5个小时。

  该去享受一下美味的午餐了。

  当他坐回电脑前的时候,时间只剩下3个小时了。

  “演习2号”行动就在这时展开!

  他随便登录了一个著名的搜索引擎网站,看到的却是有MARTIAN标志的页面,上面醒目地写着:“这是最后的警告!现在全球网络停止运行3分钟,如果不按我们的要求做,我们会有更好的礼物!”

  成功!

  能看到这个页面,说明议会已经率领所有成员控制了全球的域名服务器,所有域名都被指向这个警告页面,所以,这时候全球任何一位上网者,不论他登录哪一个网站,都只能看到这个页面。要想恢复,最快也要3分钟!

  各国政府终于慌张了,正常的电视节目被中断,换成了政府新闻发言人的画面,那位发言人很严肃地说:“希望黑客们立即停止攻击,与政府谈判。”

  他们终于知道,惹恼了黑客会有什么后果!

  谈判?有什么好谈的!他们不过是想在最后关头为自己挽回面子罢了。现在他们只能哀求上帝,派出真正的超人、蝙蝠侠、X战警来救他们了!

  议会传来了攻打网络骑士的情况汇报。

  “演习2号”行动开始后20秒,10名议员亲率20名火星人,攻入了网络骑士的基地,这时正是网络骑士被“全球网络停止运行3分钟”的页面吓得不知所措的时候,所以是最好的进攻时机。网络骑士在被袭击2分钟后才开始反应,他们用六人小组的形式展开了反击,1分钟30秒后,网络骑士被迫关闭了服务器,至今没有恢复。因为网络骑士和他的队员全都感染了病毒,无力再战。这种病毒发作的时候,电脑的一切工作停止,屏幕上显示出“MARTIAN”的标志,下面有醒目的警告语言:“任何关闭或重启动系统的行为,可能导致电脑主机和显示器爆炸!”接下来显示的是20条MARTIAN议会编写的黑客守则,每一条都在屏幕上停留二十秒钟。最后是格式化硬盘。上回被网络骑士袭击后逃脱的MARTIAN成员都会觉得这种病毒和网络骑士的病毒很相似,其实两者有很大的不同,那就是网络骑士的病毒是虚声恫吓,而MARTIAN的病毒是货真价实,现在网络骑士和他的队员们该为硬盘被毁而大发脾气了。

  参战的MARTIAN成员无一损失。

  大名鼎鼎的网络骑士也不过如此!

  现在看吧,谁才是真正的网络英雄?

  尼克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继续欣赏电视新闻。

  他有足够的耐心,不知道各国政府有没有这份耐心。

  最后7分钟!

  各国政府仍然没有要释放任何人的意思。

  情况突然发生了变化。

  那名在反恐怖联合行动小组卧底的议员突然向网上发出一封代表“有危险”的信,然后就消失了。他很可能已经被捕。

  尼克再也无法冷静了。他们的计划如此周详,是不可能出现这样的破绽的。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那名议员暴露了身份?

  时间不等人,他立即与剩下的19名议员取得了直接联络,第一次用命令的口气写道:“‘世界末日’计划提前3分钟,立即通知下去。”

  就算反恐怖联合行动小组抓住了那名议员,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们是不可能审讯出什么结果的。

  既然各国政府选择了顽抗到底,那就让他们后悔莫及!

  “演习1号”行动和“演习2号”行动不过是正餐前的开胃酒,“世界末日”计划才是他们真正的武器!

  攻击的目标不是什么普通的网站,而是全球的股市和各海湾产油国。在此之前,他们早就侦察过纽约、伦敦、香港、东京等世界金融中心的股市,并制定了攻击策略,被列入黑名单的股市共有30家,为了给网络骑士送礼,中国的四大股市均榜上有名。一旦这些股市的交易信息被破坏,将无可避免地引发全球性金融危机。另外,他们已经侵入了各海湾产油国的政府、能源、交通、电讯等重要部门,一旦攻击展开,这些国家将会陷入一片混乱,最终导致石油停产,从而引发世界范围的石油危机。全球性金融危机和石油危机同时爆发,世界经济将倒退20年!

  命令已经发出,一切都无法改变,这样的结局必须要由冥顽不灵的各国政府负责!

  人类的历史将会永远牢记这一刻!

  尼克的冷笑突然僵硬。

  这怎么可能!

  让他震惊的是前线传来的战报,这些战报无一例外地显示,在攻击每一个目标时均遭遇了顽强的反击!

  这说明那些可恶的对手们已经掌握了他们的全盘计划!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这份计划只有他和20名议员知道,这20名议员是绝对可靠的,就算有奸细混进来,也只能在最后一秒才知道计划中他所负责的部分,而不可能知道全盘计划。难道真的有超人帮助他们?

  他果断地下达了全面撤退的命令,只要保存了实力,就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下一次,他将不会让各国政府有选择的机会。

  抬起头,他发觉监视器里的情况有些异样:一群大汉突然从这幢大楼底层的大门涌了进来,一些人迅速占据了各个出口,另一些人分从电梯和楼梯上楼。从他们训练有素的表现来看,可以肯定他们是便衣警察和特工,他们要来抓什么人呢?

  他开始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这些人会不会来找他呢?

  随即又安慰自己道:“这幢楼里有这么多人,不会这么巧的。”

  可是门外的监视器却显示警察正向他这个楼层走来。

  一切都明白了。

  但他一点也不紧张,将鼠标指向了电脑中的一个快捷方式。鼠标一旦按下,电脑将会自动删除电脑内跟MARTIAN有关的一切。这种删除是彻底删除,再高明的数据恢复专家也无法恢复。他将自己设计的黑客程序全放到了网站上,需要的时候再下载,电脑内并没有太多的可被警察利用的证据。所以删除起来只用了3秒钟。

  警察已经到了门外,拔出了手枪,可以看到一个为首的正用手势示意他的手下撞门,数到三的时候,一位强壮的警察猛地向门撞来,只听“咚”的一声闷响,一样东西倒下了,不是门,而是那名警察。

  尼克得意地笑了起来,那扇门是经过他特别加固的,人是绝对撞不进来的。

  他从容地将手伸向桌底的一个不易觉察到的按钮,放着监视器的暗格迅即关上,变成一个普通的壁橱。

  然后他推着轮椅来到门边,打开了门,一名警察跌了进来,撞翻了两把长椅,滚到了沙发边上,看来他是准备撞第二次门,可是不巧,门正好在这时打开。这下可有他受的了。

  六支枪指向了他的脑门,他笑着问道:“出了什么事吗?”

  其中一名警察向他宣布道:“首席执政先生,你被捕了,你有权保持沉默……”

  “你们一定是搞错了。”尼克平静地说道。

  但他心中的震撼决不下于八级地震。警察怎么会知道他是MARTIAN的首席执政?

  随即又安慰自己,不要紧的,他们没有任何起诉他的证据,很快他就会被释放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