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网络骑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骑术失灵

网络骑士 网龙 5828 2003.04.13 13:59

    白少雄走到翁晴面前,将玫瑰花递给她道:“送给你的。”

  翁晴接过花,脸上泛起了红晕,小声说道:“谢谢!”

  白少雄突然握住了翁晴的双手,深情地道:“翁晴,嫁给我吧!我一定好好待你,一生一世照顾你。”

  所有的人都震惊了。空气好象突然凝固,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直到于心遥用手捂着心口小声说“好浪漫!”的时候,才打破了这种沉寂。

  翁晴突然扔下了花,一头扑进梁玉媛怀里,用哽咽的声音道:“我不能答应你。”

  白少雄满怀期望的脸瞬时变得苍白,他用怨毒的眼光望了章伟宏一眼,默默走了出去。

  从这一刻起,章伟宏觉得自己已经不再怨恨白少雄了,相反还觉得他有些可怜。

  白少雄一定是在公司的庆祝午宴上受到刺激,以为章伟宏与翁晴已经很亲密,所以今天才会苦心积虑地精心布置,当众向翁晴求婚,希望能挽回她的心。可他并不知道翁晴已经身患绝症,这是翁晴拒绝他的真正原因。

  白少雄走了后,一时冷场,原先准备好的娱乐节目再也没法开展。好在林其忠建议道:“我们现在请寿星来切蛋糕吧。”晚会这才继续下去。

  翁晴吹灭了生日蛋糕上的蜡烛后,就让林其忠和梁玉媛帮忙切蛋糕,自己怔怔地坐在那里想着心事。章伟宏心疼地看着她,他本想让她快快乐乐过完这最后一个生日,没想到会弄成这种局面。

  众人吃着蛋糕,竭力想制造一些快乐的气氛,但翁晴再也快乐不起来。

  一些人看到场面尴尬,准备告辞。

  章伟宏突然站起来说:“请大家等一等,还有最后一个节目,请大家到窗口这边来。”

  他示意翁晴到窗口来,翁晴机械地跟着章伟宏走,她已经是无可无不可,任由别人摆布了,她的心里只希望这场生日晚会能够早点结束。

  章伟宏取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说道:“开始吧!”

  只听一声轻响,一束耀眼的火花突然从内河的河心升入夜空,然后向四面八方绽放开来,就象发出了信号似的,内河两岸也呼应般的升起了无数烟花,一束束形态各异、五彩缤纷的烟花在空中此起彼伏地绽放,照亮了半边天空,照亮了波光粼粼的水面。

  灿烂的烟花引来了无数路人的围观,他们发现河心中的一艘船上燃放的烟花最为壮观,他们不明白今天是什么节日,纷纷议论起来。

  章伟宏注意到翁晴的眼睛明亮了起来,深深地望向夜空。

  回到“天网基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

  于心遥拍手道:“你们的生日晚会真浪漫!不过有一点真可惜,我觉得那个小伙子与翁晴挺般配,为什么翁晴不答应他呢?”

  “我也不知道。”章伟宏敷衍道。

  “今天我过得真开心,谢谢你们。”于心遥道。

  “不用谢,我们应该做的。”曾骏龙道。

  要在平时,章伟宏肯定会开玩笑说:“谢谢我们应该有实际行动。”但此时,他有心事,所以什么话都没有说。

  “我决定明天下午就回台北。”于心遥又道。

  “怎么这么快就要走了?”曾骏龙很吃惊。

  “是啊,多玩几天吧。你该不是觉得我们招待不周吧?”章伟宏也道。

  “其实我也想多留几天,但假期有限,我必须要回去了。”于心遥笑着解释道。

  曾骏龙一脸失望的神色。

  章伟宏道:“那我们明天送你去机场吧。”

  于心遥道:“曾骏龙今天已经陪我逛了一天了,他明天还要上班,就不要去了。

  至于章伟宏,不知道你明天还忙不忙,能不能陪我玩半天?我还想去几个风景点走走,拍几张照片。“

  章伟宏道:“你放心,我明天一定有空。”

  又道:“今天你玩了一整天,一定很累了吧,是早一点休息,还是上网?”

  于心遥笑道:“当然要上网,这是我每天的功课。”

  这时候章伟宏的手机响了,是家里打来的。

  “刚才有一个同事打电话找你,我说你不在。”章伟宏的妈妈说。

  “你有没有问他叫什么名字?”章伟宏问。

  “他说叫白少雄。”

  “我知道了,我打电话给他。再见,妈。”

  接完电话,章伟宏对于心遥和曾骏龙说:“我有事要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

  “是谁找你?”曾骏龙问。

  “一个朋友。”章伟宏用模糊语言回答道。他不想让于心遥知道这件事,否则又要问长问短。

  章伟宏在“蒸发太平洋”中见到了白少雄。

  白少雄满身酒气,挑衅地瞪着他道:“章伟宏,我佩服你,原来你这么会演戏!

  我居然还以为你是个好人!“

  章伟宏不想与他翻旧帐,直截了当的道:“翁晴今天不是为了我,不论谁向她求婚,她都会拒绝的。你想知道原因吗?”

  “什么原因?”

  “翁晴本来要我瞒着你和其他同事,但我想今天必须告诉你。”

  于是将翁晴得了癌症的事详详细细地告诉了他。

  白少雄听完一把抓住章伟宏的领口道:“你又在耍什么花样,你想骗我吗?”

  章伟宏扯下他的手,严肃地道:“我为什么要骗你?你现在该好好想想为翁晴做些什么,别再让她伤心了!我走了。记住替翁晴保密。”

  第二天一早,曾骏龙照例送来早餐。

  他对于心遥说:“下次放假的时候,可以再到我们这里来玩。”

  于心遥道:“我会的。你赶快去上班吧,不然要迟到了。”

  章伟宏注意到曾骏龙好象还有什么话要说,但欲言又止。他终于没有说,走出门去了。

  吃完早餐,章伟宏就带着于心遥到各处景点拍照。

  不知为什么,章伟宏很怕和她单独在一起,但又很喜欢和她在一起。

  于心遥坚持要多拍几张两人的合影。

  章伟宏战战兢兢地道:“刚才我们已经拍了两张了,就免了吧。”

  于心遥神情黯然地说:“你是觉得我不配和你这个大人物合影,还是怕我拿你的照片去招摇撞骗?既然让你这么为难,那就算了。”

  章伟宏知道她的这种表情八成是装出来的,但也明白自己没法和她计较,于是只有投降。

  见他改变了主意,于心遥果然又笑了起来。

  从路上随便拉了一个行人来充当摄影师。偏偏这位摄影师没安好心,在拍照的时候一直说:“你们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于是于心遥很自然地挽起了章伟宏的胳膊,靠在了他的肩头,这样,那位摄影师总算满意了,可章伟宏就惨了,他不得不正襟危坐,浑身冷汗直冒,还屏住呼吸,逼自己去想黑客的事,可是那样也无济于事。

  他不敢去想照片拍出来的效果会有多可怕了。

  拍完照,章伟宏还在惊魂未定的当儿,一位卖鲜花的老太太又走了过来,对他说:“你的女朋友真漂亮!买几朵花送给她吧。”

  “她不是……”章伟宏连忙解释。

  “对呀,我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这花就不要买了。”于心遥截断了他的话。

  于是章伟宏只好掏钱买花。

  两人选了一家饭馆吃午餐。两人坐下的时候,周围的食客都痴痴呆呆地盯着于心遥看,章伟宏觉得很不舒服,她却毫不在意。

  忽然,她不怀好意地笑着对章伟宏说:“我发现你房间的那幅画与翁晴很像。”

  章伟宏支吾道:“那完全是巧合。”

  于心遥注意观察着章伟宏表情的变化说:“我原来以为你也喜欢翁晴,可是看到昨天那位先生向翁晴献花的时候,你既不激动,也不着急,我才知道你喜欢的不是翁晴。”

  章伟宏苦笑道:“你那么注意观察我干什么?”

  于心遥的神qing动人可爱,像是做了一件很有趣的事,又像是在欣赏章伟宏的窘态,然后才回答道:“因为我想知道网络骑士是一个怎样的人。”

  章伟宏道:“现在你找到答案了。这个网络骑士非但不是一个杰出青年,而且又笨又蠢又懒。”

  于心遥道:“你是在贬低自己吗?”

  章伟宏道:“贬低自己是一种美德,名字叫‘谦虚’。”

  于心遥笑道:“这才是真正的狂妄自大。”

  章伟宏道:“今天你也太胡闹了,看在你是客人的份上,我大人有大量,就不跟你计较了。”

  于心遥却道:“你别这样说,我最喜欢别人和我计较了,你千万别客气,快和我计较吧。”

  章伟宏只有翻白眼。

  两人又坐了一会儿,一起回“天网基地”取行李,然后去机场。

  在候机大厅里,于心遥掏出了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递给章伟宏道:“送给你的。

  我原来以为网络骑士只是一个人,所以只带了这么一个礼物。昨天我已经买了一个礼物送给曾骏龙,这个就归你了。“

  “谢谢!”章伟宏接过礼物,不好意思地道,“糟糕,我忘记送你礼物了。”

  于心遥道:“你们的热情接待就是最好的礼物。”

  登机的时间到了。

  于心遥突然垂首小声说:“其实我这次回台北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决定。”

  章伟宏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害羞起来。

  章伟宏送她到登机口,跟她说了再见。

  她走了几步突然又回过头来。

  章伟宏急忙问:“你有什么东西忘了吗?”

  于心遥脸泛红晕道:“我都要走了,你也不表示一下吗?”

  “表示?表示什么?”章伟宏弄不明白。

  于心遥放下行李箱向他走来,越走越近,她的眼神也有些奇怪,章伟宏预感到会有什么不寻常的事要发生。

  于心遥停下脚步,与章伟宏靠得很近,两人可以感觉得到对方的呼吸。章伟宏的心狂跳不止,头脑一片混乱。

  于心遥的两手扶上他的肩膀,在他的脸颊上轻轻一吻。

  然后跳了开去,向章伟宏摆手道:“我还会再来的!”拖着行李箱,头也不回地走了。

  章伟宏愣在当场,一只手摸着脸颊,空气中还残留着甜甜的香气……

  直到登机的旅客全都走光,他才醒悟过来。

  拆开礼物外面的包装纸,他看到了一架MP3随身听,款式与于心遥别在腰间的那架一模一样。

  打开“天网基地”的门,就听到急促的报警声。

  章伟宏急忙来到电脑前。又有入入侵,但未成功。

  AICQ中有一份闪电猫发来的留言,内容是:“老兄,MARTIAN的残余分子今天在网上声明,如果各国警方不释放他们的同伙,他们将会制造世界危机。你要小心,你也是他们的重点攻击目标。”

  章伟宏沉思起来。能从上次的决战中逃出来的,一定是MARTIAN中的精英。他们要想制造世界危机,是完全可能的,但他们还需要时间准备,所以,必须在他们采取行动前找到他们,将他们绳之以法。可是,他现在没有太多的时间和精力来操这份心了,他必须陪着翁晴。要是曾骏龙也辞职就好了。

  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他们发表声明的网站。

  章伟宏决定去侦察一番,剩下的工作交给曾骏龙来做。

  当然用超能力。

  可是当他手拿铜片插入插座的时候,手指突然一麻,被震了出来。

  奇怪,是怎么回事?

  再试一次!

  又被震了出来。章伟宏感觉到如果自己的手在铜片上再多停留一会儿,非被电死不可!

  怎么会这样?

  超能力失灵了吗?

  莫非超能力不能适应“天网基地”的电脑?

  章伟宏回到家里再试,还是不行。

  会不会跟身上穿的衣服有关呢?

  他换上第一次获得超能力时穿的那套衣服,将手伸向铜片。

  强烈的电流钻入身体,章伟宏大叫一声,被震到了地上,爬不起来。

  母亲敲门进来问发生了什么事,章伟宏解释说,是自己的膝盖骨不小心碰到了桌脚。

  母亲想要替他上药,他说不必了。

  坐在椅子上,他垂头丧气地想:“老天真会捉弄人!既然将超能力赐给了自己,为何又无缘无故地将它收回?现在好了,网络骑士丢失了超能力,就好象骑士忘记了骑术,拿什么去跟那些黑客高手们较量?网络骑士终于要原形毕露了!”

  吃晚饭的时候,曾骏龙打来电话,让他早点回“天网基地”,有重要的事情要谈。

  两人一见面,曾骏龙就严肃地说:“有三件事。第一件是林成日请我们去参加新产品‘威科金盾’软件的首发仪式,我想我们不宜在公众面前曝光,所以拒绝了。”

  “那第二件呢?”

  “第二件是关于MARTIAN的事,闪电猫发来的警告信息我看到了,我还有一些补充,就是他们在很多国内网站上声明,要对中国进行报复;另外林成日还告诉我,漏网的MARTIAN成员现在只剩下47人了,但这些人藏得很隐秘,警方很难抓到。”

  “看来我们今天就要采取行动,不然来不及了。”章伟宏说道。他想起了超能力失灵的事,这一回只能依靠团体的力量了。

  曾骏龙继续道:“这件事我们等一下再商量。第三件事是关于白少雄的,他失踪了。”

  “什么?失踪了?怎么回事?”

  “他今天没有来上班,只打了一个电话向课长辞职。后来课长打电话到他家里,他的嫂子说她还以为白少雄在上班。”

  “他为什么辞职?没有理由啊。”

  “会不会是翁晴生日那一晚,他没有求婚成功,所以觉得没脸见人?”曾骏龙猜测道。

  “他可能是去找翁晴了。我还来不及告诉你,昨天晚上打电话找我的就是白少雄,我和他见了面,已经把翁晴的事全告诉他了。”

  “那他现在在翁晴家喽?”

  “可能吧。现在白少雄辞了职,组长谁来当?”章伟宏问道。

  “经理让我接替白少雄,说这是总裁的意见。”曾骏龙回答。

  “哈,没想到总裁这么器重你,真要恭喜你了,什么时候请客吧。”章伟宏笑道。

  “别取笑我了,你以为组长这么好当吗?”曾骏龙道。

  “对了,既然你觉得不好当,不如也辞职算了,现在要对付MARTIAN,必须有一个人看家,再说当组长也赚不了什么钱。”章伟宏建议道。

  “不行。”曾骏龙像是早就考虑好了答案,“我可以请假,但不能辞职。这家公司毕竟是和国际接轨的,我想多学一些管理经验,将来我们成立公司的时候用的着。”

  “你真是高瞻远瞩,好,就按你说的办。现在我们该召集人马来对付MARTIAN了。”

  话音刚落,手机就响了。

  章伟宏一听就知道是梁玉媛的声音,她的声音像在哭泣:“翁晴在医院,她快不行了,你快来见她最后一面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