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网络骑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英雄枭雄

网络骑士 网龙 10619 2003.04.13 13:56

    一个人经常生病,是因为他的免疫力太差。新加坡网讯服务公司被这么多黑客入侵,定是因为他们的网络系统有很大的漏洞。

  章伟宏开始仔细检查整个系统。突然发现系统中有异常状况:一些内部指令正在频繁执行,搜索并检查系统的各个部分。对系统很熟悉的内部管理人员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所以,这个人一定是黑客!

  逮住他!

  章伟宏以最快的速度追踪而去,不禁哑然失笑。

  原来是曾骏龙!

  他的速度也真够快的。若不是自己有超能力,恐怕要落在他后面。

  继续前面未完成的工作。

  待会必须提出精辟的观点,不然会被曾骏龙笑话的。

  ——系统中最新的部分,是12天前安装的防火墙和追踪程序。而最主要的管理系统部分并没有更新,显得有些凌乱。防火墙和追踪程序虽然是最新的,但管理系统的一些漏洞仍然存在,这就给黑客们提供了可乘之机。否则曾骏龙就不会这么快突破重重防线,获得了系统的内部指令。

  现在的问题是,黑客不止一名,他们入侵的手段也不尽相同。所以,只有弄清他们每个人利用的系统漏洞是哪一种,这样才能各个击破。

  从用户反馈的信息来看,利用暗门入侵的黑客显然破译了系统的密码,所以他们不需要在用户电脑中驻留黑客程序,就可以知道所有用户的帐号和密码。要在系统中设置不易被人发现的暗门,而且能够破译复杂的系统密码,这样的黑客显然属于“高手”级别。

  而那些利用黑客程序入侵的黑客也比较特殊。因为保存在服务器中的这五种黑客程序并没有被激活,而仅仅是客户端的安装程序。显然,这些黑客是在利用服务器提供的各项服务,将黑客程序发送到用户电脑中,从而获得用户的帐号和密码。不过,这些程序都没有在用户电脑中留下任何痕迹,这就有些奇怪了。看来,这些程序有很多共同点,这几名黑客之间很可能存在着某种特殊关系。对付他们并不难,只要分析一下黑客程序,就可以找到答案。

  章伟宏决定先解决这些容易对付的家伙,然后集中精力逮住那些用暗门入侵的黑客。

  不过,就算这十二名黑客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用盗来的帐号上网,是不可能造成这么大的损失的。由此可以得出一个推论:他们还将盗来的帐号提供给很多人使用。

  他回到了自己的电脑。边分析黑客程序,边等待曾骏龙。

  BOK2发出急促的报警声——有人入侵“天网”!

  一定是盗帅来了!

  章伟宏告诫自己要冷静。全身的血液在加速,神经、肌肉也随之紧绷。对付盗帅决不能出现半点错误!

  盗帅呀盗帅,今天就是我们**********!

  正要出发,BOK2发出短促的嘀嘀声,报告Flattop系统已经准确地渗入了对方的电脑系统,自动设置好了暗门,正在等待下一步的指令。

  哈!这么顺利!看来连超能力都不必使用了。Flattop系统果然不负众望!

  现在只要动一动手指,就可以给盗帅的电脑系统带来任意级别的损坏。

  心中忽觉不妥:事情的进展未免太顺利了,盗帅真的有这么容易对付吗?

  为谨慎起见,章伟宏先看了看Flattop系统记录下的对方的攻击过程。

  攻击的手法十分拙劣,显然不是盗帅的所为!

  章伟宏气不打一处来:是谁这么无聊!

  曾骏龙也回来了。发来信息:“我找到了两个暗门和四个黑客程序。”

  章伟宏将自己的真实水平缩了缩水,写道:“我也找到了两个暗门和三个黑客程序。”

  两人开始具体交换意见。在告诉曾骏龙的信息中,章伟宏特意让两个暗门与前者找到的不同;三个黑客程序中也有一个不同。剩下三个暗门就先瞒着曾骏龙吧。

  章伟宏注意到AICQ中的显示:翁晴也上了网。

  可惜现在不能分神去与她交谈。

  让章伟宏恼火的是,刚与曾骏龙交谈几句,又有几人袭击“天网”,都不是盗帅。

  两人只好分工。曾骏龙负责追查袭击新加坡的黑客,章伟宏负责对付袭击“天网”的黑客。

  到晚上十一点止,共有17人袭击了“天网”。Flattop系统均成功地渗入了袭击者的电脑系统。章伟宏根据袭击者行为的恶劣程度,分别予以处置。对一般的好事者,只是发送一封警告信;对蓄意破坏者,则予以小小的教训。

  盗帅仍然没有出现。

  难道他又在玩“以逸待劳”的把戏?

  曾骏龙那边倒是一切顺利。他发现五个黑客程序都是“一次性”的。当程序侵入用户电脑后,只有一次机会破译用户帐号密码;破译完成后立刻进行自我毁灭,所以用户很难发现它的存在。

  通过BOK2的追踪,已经可以确认黑客的大致位置:东南亚某国。

  现在,只要让当地警方配合,就可以准确地找到他们的住所。

  剩下的工作就是追踪设置暗门的另外几名黑客。

  章伟宏则大发牢骚:“我们又没有招谁惹谁,为什么有这么多人要和我们的‘天网’过不去?”

  曾骏龙回答:“这恐怕要怪网络骑士的名声太响。”

  章伟宏一想也是:在黑客世界中只有第一,没有第二。网络骑士已经成为反黑客的英雄。那么,只要打败了他,就可以立刻功成名就。黑客们每年给全世界带来几十亿、上百亿美元的损失,往往并不是因为他们喜欢搞破坏,而仅仅是想证明自己是网络世界的王中之王!

  这就叫树大招风!

  有这些人的干扰,对付盗帅的行动变得更复杂了。

  “我们是否要改变策略?——例如直接向盗帅发送挑战书。”章伟宏等不及要与盗帅一决雌雄。如果等到盗帅将自己的锐气磨尽后再交手,吃亏的很可能是自己。

  “不妥。这等于告诉盗帅,我们已经设好了陷阱等着他来钻。那样,盗帅来的时候就会更加小心翼翼,我们也就更难发现他的弱点。更何况我们根本不知道盗帅的E-Mail,这挑战书往哪里发?”曾骏龙否定了他的办法。

  章伟宏汗颜——自己容易冲动的毛病又犯了!

  “那你觉得我们现在最好的策略是什么?”

  “睡觉zzzzzzzz”

  章伟宏猛醒。没有耐心的猎人决不是好猎人。只要盗帅进攻,Flattop系统就会记录下他的蛛丝马迹。那么,盗帅什么时候进攻又有什么区别呢?

  此情可待成追忆,且买浮生一大睡!

  ※※※※※

  星期天下起了雨。天空是浅灰色的一片,使光线也有些黯淡。

  章伟宏九点过后才起床。不紧不慢地盥洗、吃早餐,然后坐到电脑前。

  今天如果再有人攻击“天网”,也不去理他,等收拾了袭击新加坡的黑客,再回过头来慢慢对付。

  上网。

  AICQ中已经有曾骏龙的两条留言。

  一条是七点五十分发来的:“还没醒啊?迟起的鸟儿没虫吃!”

  另一条是九点正发来的:“真佩服你!昨晚一定是做了什么美梦吧?我已经查出了系统的漏洞及剩下的那四个家伙的IP地址,等你醒来的时候,我可能已经结束战斗了。你只好去‘天网’守株待兔啦!”

  章伟宏得意地笑。谁说迟起的鸟儿没虫吃?曾骏龙只知道有四名设置暗门的黑客,却不知道他隐瞒了另外三个。

  现在,就来比比看谁更快吧!

  AICQ发出声响,显示有人在呼他。

  定睛一看,竟然是翁晴!

  反正有超能力作后盾,怎么也比曾骏龙快。先跟翁晴聊两句也不要紧。

  接通与翁晴的加密热线。

  章伟宏写道:“想我了吗?现在可不是晚上九点哦。”

  翁晴马上回应道:“别臭美了!我只是来看看你被老鼠咬死了没有。”

  章伟宏心中大乐:还说不是想我?这种嘴硬心软的话,傻瓜才看不出来。

  用调侃的语气写道:“这些老鼠只配咬我的指甲,替我节省了修剪指甲的时间。老鼠的味道不错,送你一打尝尝怎样?教你一些煮法:⒈清蒸鼠肉⒉爆炒鼠肠⒊油滚鼠皮⒋酱腌鼠毛⒌清炖鼠骨⒍凉拌鼠睛⒎生吃鼠尾⒏油卤鼠爪⒐活烤全鼠⒑全鼠火锅。请多吃一点,不要客气。”

  “恶心!!!本姑娘马上打电话给防疫站>:-<还要告诉所有的人,网络骑士其实是个鼠肉贩子。”

  BOK2发出报警声,又有人攻击“天网”!

  真讨厌!章伟宏干脆将BOK2的发声功能关闭,免得扰了自己的雅兴。

  接着写道:“我就是防疫站站长,花猫可是本站的功臣,你如果要写感谢信的话,直接交给我好了。现在言归正传。有什么急事要找我吗?因为还有几只老鼠正在望眼欲穿地等待我的拜访。”

  “也没有什么事。我只是心情不好,想找人聊聊。既然你有事,我就不打扰了。不过我要提醒你,过分自信是狂妄,过分狂妄是愚昧。当心!这世界上可真有吃猫的老鼠哦。”

  屏幕上出现了“再见,我要走了”的动画。

  翁晴走了。

  章伟宏本想再写一句“晚上九点我等你。”没想到她说走就走。

  她一定有什么心事,等晚上再去开导她吧。

  最后那句话显示出她很关心他。这一点,让章伟宏的心中甜滋滋的。

  今天凯旋归来,就和她聊聊“花猫捉鼠奇遇记”吧。

  开始分析那三名黑客的IP地址。

  他们应该都在网上。反正不用花自己的钱,就算二十四小时不离线又有什么关系呢?

  三个IP地址属于三个网站,一个来自泰国,一个来自印尼,另一个就在新加坡。

  有经验的黑客该不会这么明目张胆吧?章伟宏一一分析网站的服务器,找到了几个遥控程序,其中一个还进行了高度加密。一切都证明这三个IP地址是被盗用的。

  他们果然留了一手!

  可惜,他们的对手是网络骑士!那就只好怪自己投错了胎。

  章伟宏很快分析出了真实的IP地址。该采取最后的行动了。

  这时,电话铃响起。

  谁在这个时候来电话?

  电话那头是曾骏龙沮丧的声音。

  “伟宏,是我。”

  “你怎么不用AICQ?还打电话来?”章伟宏觉得奇怪。

  对方叹了口气。

  “那四个家伙都解决了吗?”章伟宏追问。

  “别提了!我的硬盘彻底毁了!我现在就去你家,到时候再说。你先不要采取行动。好了,我挂电话了。”曾骏龙似乎火气很旺。

  究竟他的电脑出了什么故障?

  曾骏龙一来,超能力就不能用了。另外,还要将AICQ中代表翁晴的图标隐藏起来。现在,这两件事还必须瞒着他。

  至于抓黑客的事,既然曾骏龙说“先不要采取行动”,那就让他们再苟延残喘一会儿。

  趁现在曾骏龙还没有到,就先到“天网”去看看情况。

  这一看,让章伟宏冷汗直冒。

  攻击“天网”的人数又增加了27名。首次有外国黑客参与攻击。

  最危险的攻击有三次。一次是有人企图用特制的程序拷贝Flattop系统,如果成功,“天网”的安全将无秘密可言;一次是有人企图删除Flattop系统,一旦防护系统瘫痪,他就能用常规方法黑掉“天网”;还有一次是有人想为“天网”设置超级密码,这种密码并不是用来取代网页的上传密码,而是与之共用,这样,就可以随时修改“天网”中的文件。这三次攻击都没有成功,但Flattop系统也没能查出前两次攻击的来源,只在分析第三次攻击的时候,找到了五个地址。

  一般的黑客是不会想到“天网”中隐藏有防护系统,更不会轻易逃过Flattop系统的追踪。幸好这三次攻击都没有成功,否则“天网”的控制权就将易手他人。这么高明的攻击策略,会是谁的手笔呢?

  盗帅?

  对,盗帅!

  但是,还有一个难题:三个人当中,谁是盗帅?

  曾骏龙来了。手中还抱着一台显示器。

  一见他,章伟宏就说:“我有坏消息告诉你。”

  曾骏龙将显示器放在一旁桌上,铁青着脸说道:“我的消息更糟!”

  “怎么回事?”

  “前两个都很顺利。可第三个……我刚进入他的电脑系统就被发现了。接着,就有四个人一起来追杀我。我想把他们引到其它地方去,但他们不中计,最后还是侵入了我的系统。”

  “BOK2是不会让他们成功的。所以你一定有反击的时间。”章伟宏分析道。

  “我也是这么想。我用最快的速度破译了他们的系统密码,正准备执行攻击命令。突然电脑中的所有程序被暂停了,BOK2也失去了作用。等到系统恢复的时候,就听见硬盘啪嗒啪嗒大响。我赶紧关机,重启动后,硬盘已经不能使用了。我检查了一下,是物理损坏,无法修复。几秒钟!——就差那么几秒钟!你说气不气人?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人的名字——Bann!”

  “怎么会这样?他们是怎么避过BOK2的?”章伟宏觉得难以置信。

  “BOK2只防御修改、复制、删除、格式化这些破坏性的命令,并没有考虑到去保护硬件。Bann恰恰利用了这一点,先用某种方法暂停了所有程序的执行,让我没有补救的机会。然后植入某种程序,控制了我的硬盘。接下来,他只要让硬盘超负荷运行,就可以毁掉硬盘。”

  章伟宏悚然动容。攻击硬件这一招在几年前已经出现,但还只是停留在理论上。

  没想到Bann一出手就这么狠。看来,两人对这方面的研究还有很多欠缺。

  安慰了曾骏龙几句。将盗帅袭击“天网”的事也告诉了他。

  曾骏龙皱起了眉头,似在考虑在盗帅和Bann间如何取舍。

  屏幕上突然弹出一个窗口,是来自个人主页服务器的通知。上面用醒目的红色字提示:“您的个人主页‘天网’违反了网页管理协议,将被彻底关闭。”

  怎么会这样?“天网”什么时候违反了网页管理协议?不行,一定要找网管问问!

  两人找到了网管的信箱,开始写信。

  这时,屏幕上又弹出一个窗口,还是来自个人主页服务器的通知。上面写道:“对不起,因为服务器故障,我们误发了一份通知给你。您的个人主页‘天网’并未违反网页管理协议,将继续正常运行。”

  两人面面相觑,均有被人耍了的感觉。

  服务器不会犯这种人为的错误,只能解释成有人在捣乱。而网管因为面子的缘故,不敢说被黑客袭击,只好说是服务器故障。

  什么样的黑客既能窃取网管权利,又喜欢搞这种恶作剧?

  只有盗帅!

  章伟宏苦笑。今天真的被翁晴不幸言中。本来风风光光的捕鼠行动,变成了凄凄惨惨的老鼠捉猫大混战。

  现在,网络骑士是在两条战线上作战,而且两条战线都战败。不要说现在只有一台电脑,就算有两台三台,两人也无法同时在两条战线上同时展开反击。事实证明,他们并没有这样的实力。两人必须作出抉择,先应付哪一条战线。

  章伟宏看了看曾骏龙。后者选择对付盗帅。

  自家后院起火,哪里还顾得上新加坡?曾骏龙硬盘被毁的仇要报,但还是先解燃眉之急较明智。

  盗帅今天完全有实力和机会关闭“天网”。也许是网管及时发现了那条伪造的通知,这才制止了他的行动。如果让他的奸计得逞,网络骑士将永无翻身的机会。

  鱼饵被吃掉了,鱼还会再上钩吗?

  抓住盗帅的唯一线索是Flattop系统找到的五个地址。

  登录这五个地址。

  有四个是国内知名的电子商务网站,可以排除。

  剩下的一个有点奇怪。此人的硬盘只有520MB,只安装了操作系统和几个小应用程序,并未发现有黑客程序。

  “这么小的硬盘也敢来上网!”章伟宏觉得好笑,但又很失望,“难道我们又找错了方向?”

  “我再来看看他的系统配置情况吧!”曾骏龙说道。

  系统显示的结果让两人目瞪口呆。

  此人的内存有128MB,配置的显卡是*2!

  两人脑筋急转。

  屏幕一闪,对方的信息消失了。

  莫非被对方发现了?

  尝试再次进入,系统提示:“无效!”

  恐怕此人就是盗帅!

  但线索已断!

  现在只有保住“天网”这“鱼饵”,才有可能找到反击盗帅的机会。

  如果“天网”是保存在自己的服务器中,那会安全得多。但这种方法对两人这样的工薪阶层来说,是不切实际的。唯一可行的办法是建立镜像站点,并保持好与主站之间的联系,一旦主站被黑或被关闭,则链接自动转移到镜像站。这种方法虽然还有种种缺陷,但总算比原来的单一站点多了个备份,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章伟宏的母亲敲门进来叫两人吃午饭。

  两人谁都不愿意走。现在镜像站点还没有建立起来,万一盗帅再来袭击,那就会功亏一篑。

  最后,还是章伟宏发话:“你先去吃饭,吃完饭来替我。”曾骏龙只好同意。

  关机。章伟宏将曾骏龙带来的显示器接入自己的主机。他知道曾骏龙是想利用显卡上双头显示的功能,达到两人协作对敌的效果。

  设置好系统后,开机。将“天网”主页和BOK2的提示信息放到另一个显示器上。

  然后开始申请个人主页空间,以建立镜像站点。

  曾骏龙很快就进来了,接替了章伟宏的工作。看样子他是食不甘味。

  章伟宏坐到饭桌前,同样吃不下饭。

  盗帅究竟比自己多了哪根筋?凭什么三番五次的较量都是他占上风?自己的秘密武器——超能力和Flattop系统究竟有什么用?如果不能料敌先机、窥破敌踪,这两样武器再强大,还不是与一堆废铁无异!

  所以,要想战胜盗帅,不能力攻,只能智取!

  章伟宏再次坐回电脑前的时候,曾骏龙已经申请好了两个镜像站点,开始修改“天网”的代码。

  修改完代码,两人最后校对了一下,才将数据上传。

  防御盗帅的战斗告一段落。

  攻击“天网”的人数增加到了66人,现在已经顾不上他们了。

  章伟宏知道曾骏龙的下一个目标是Bann!

  两人根据曾骏龙找到的线索,追踪Bann,结果一无所获。

  曾骏龙铁青着脸,一句话不说。

  章伟宏安慰他说:“Bann一定是被你吓坏了,所以更换了IP地址,修改了系统密码。不过不要紧,只要他仍在盗用新加坡网讯服务公司的帐号,我们就有机会抓住他。”

  章伟宏建议先收拾掉其他设置暗门的黑客,然后再集中全力对付Bann.

  曾骏龙想了想,觉得有道理,大声说道:“好!鼠标归你,键盘归我,我们行动!”

  没想到,他们要攻击的第一个对象就给他们带来了麻烦。

  双方的战斗一开始就在控制与反控制之间僵持着。

  这个网名叫Magus的家伙一发现有人进入他的系统,就先扔出了两颗IP炸弹,然后开始全力搜寻入侵的程序。

  扔炸弹是要让对手应接不暇,从而争取防御反击的时间,深合用兵之道。

  两人担心BOK2的远程控制程序被他找到,导致线索丢失,连忙向Magus的系统发送新的黑客程序。

  刚将Rookie发送出去,IP炸弹就到了门口。刚解除炸弹的威胁,一个黑客程序又前来骚扰。刚摆脱这种骚扰,Magus已经找到了BOK2的远程控制程序。

  两人心中暗叫不妙!Magus怎么能将时间算得这么准?

  章伟宏当机立断,将BOK2设置成“自动防御”状态。

  曾骏龙心有灵犀一点通,双手快速击打键盘,发出指令,展开全面攻势。

  他们必须抢在Magus前面实施决定性的一击!

  现在,章伟宏面前的屏幕显示的是Magus屏幕上的内容,曾骏龙面前的屏幕显示的是攻击程序的操作窗口。由章伟宏向曾骏龙报告Magus的举动,曾骏龙立即采取相应的应对措施。

  章伟宏眼前一闪,出现了一张占满全屏幕的图片,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YOU!”

  Magus已经知道他们在监视他的屏幕,所以用图片挡住他们的视线,真正的操作在后台执行。

  BOK2频频传来报警声,使气氛顿然紧张。

  Magus既然在全力防御曾骏龙的进攻,又怎么能抽出手来频繁发起反攻呢?

  难道Magus将各种攻击命令都集成到一个批处理文件中,让它们自动执行?

  “注意他的反应,我再有两分钟就够了!”曾骏龙叫道。他已经成功获得了对方系统的部分控制权,只要再进一步夺取全部控制权,这一战就算胜了。

  BOK2突然发出防御失败的报警声。自BOK2开始使用以来,章伟宏是第一次听到这种声音,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是什么样的程序能够突破如此完备的防御体系?

  曾骏龙也转过头来,吃惊地看着章伟宏面前的屏幕,手指在键盘上僵住不动。

  对手已经在章伟宏的硬盘中建立了一个Magus目录,连BOK2也无法删除。Magus定是想以此为基地,全面控制这台电脑。

  曾骏龙开始不知所措,无法决定是先自救好,还是继续攻击。

  “快,跟他比速度!”章伟宏大喝一声。

  曾骏龙猛醒,立刻按键如飞。

  BOK2毕竟还有一定的防御能力,可以争取一些时间。如果这时候撤防,那前面的工作都算白费。

  Magus也绝不好受,他也必须在攻和守之间作出抉择。看来,他选择的也是进攻!

  战场已经犬牙交错,双方都在抢时间,谁能够提前一秒取得对方系统的控制权,谁就将取得最后的胜利。

  此刻,只要有任何一方关闭系统,战斗都将结束。但那就意味着认输——不战斗到最后就认输是黑客的奇耻大辱!

  章伟宏紧张地观察着双方的进度。一会儿是曾骏龙领先,一会儿又是Magus领先。看得他心跳欲止。

  “他已经找到了我们系统的漏洞,只要再控制BOK2,我们就输了!”章伟宏叫道。

  “我只要二十秒!”曾骏龙手也不停地说道。

  “快控制他的内存!”章伟宏大声建议。

  曾骏龙想也不想,马上照做。两人长期配合的默契,使他完全信任章伟宏。

  章伟宏的办法无疑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收得功效。只要控制了对方的内存,也就全盘控制了对方的进攻和防御操作。

  “给我读秒!”曾骏龙叫道,“如果来不及,你就关闭系统!”

  章伟宏脑筋急转,估算出Magus所需的最短时间,开始大声读秒。

  ……

  “9!”

  “8!”

  Magus控制了操作系统。

  “7!”

  “6!”

  Magus开始禁止键盘和鼠标的操作。

  “5!”

  “成功了!”是曾骏龙的声音。

  Magus的操作停止了。

  曾骏龙用最快的速度查出了Magus用来上网的电话号码。

  这时,Magus关闭了系统。

  “搞定!”两位好朋友的双掌击在一起,庆贺胜利。

  两人的手上都已是汗津津的了。

  章伟宏的父母听到两人大呼小叫,都跑来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章伟宏笑着说:“我们在玩游戏呢!”

  ※※※

  到晚上九点,两人终于收拾掉了这六名黑客,将他们的罪证通过公安局转给了国际刑警组织。

  曾骏龙问起为什么多出三名黑客。章伟宏以偶然发现为借口,搪塞了过去。

  今天总算挽回了一点面子!

  不过,与这么多国际级黑客的交手,也让他们看到了自己的许多不足。

  要想成为真正的高手,仍需努力!

  章伟宏举起发酸的胳膊,活动了几下。然后又揉了揉发涩的眼睛。

  他想起了翁晴。今天又没法赔她聊天了。她会生气吗?

  曾骏龙催他快想找出Bann的办法。

  “这恐怕要从新加坡网讯服务公司入手。有了!我们可以给这家公司发一封信,叫他们发一个全面更换系统密码和用户密码的通知。这样Bann就必须再次使用暗门来获取新密码……”

  “我明白了!”曾骏龙高兴地说道,“这就叫引蛇出洞。那你就快写信吧。顺便将他们系统中的漏洞告诉他们。”

  章伟宏开始写信,曾骏龙则去看“天网”上的留言。

  看着章伟宏将信发出,曾骏龙马上说道:“有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先听坏的吧!”

  “好,我开始念了。‘骑士兄别来无恙!’……”

  章伟宏跳了起来,凑到了曾骏龙身边,睁大眼睛看着这条留言。

  骑士兄别来无恙!

  昨日闻君盛情相邀,故欣然往访。得睹兄台Flattop剑法,果然盖世奇功!别无拜礼,谨以“弹指神功”相赠。留香居内,兄台自取。

  小弟今日忽发奇想,携红袖、甜儿畅游名山大川,从此一别,后会无期!

  人生难得曾相逢,相逢何必曾相识?诚如是哉!

  香帅敬上

  盗帅终于还是窃取了Flattop系统!

  盗帅没有毁掉“天网”,不是因为网管的及时发现,而仅仅是因为他手下留情!

  与盗帅的较量一败涂地!

  “这‘弹指神功’听起来不错,会不会是陷阱?”曾骏龙并不太沮丧,毕竟直接面对盗帅的不是他。

  章伟宏则灰心丧气,不知该怎样回答曾骏龙的问题。转移话题道:“我们还是看看好消息吧。”

  确实是大大的好消息:

  网络骑士:你好!

  我是威科反病毒软件公司的董事长林成日。我代表公司的董事会诚意邀请您加入本公司,担任高级管理人员。如不愿屈就,我们愿高价收购您的防黑客技术。

  等待您的回音。

  E-Mail:VVK@VVK.COM

  威科反病毒软件公司是国际知名的专业计算机反病毒公司。董事长林成日的事迹在报纸杂志上报道过。他原是一名银行职员,全靠自己对计算机病毒的苦心钻研,创立了威科公司。是技术创业的典范。

  “你就去当他们的总经理好了。以后林其忠见到你可就要喊章总了!”曾骏龙半开玩笑地说。

  “这个总经理还是你来当比较合适。我这个人既不喜欢管人,也不喜欢被人管,还是作闲云野鹤算了!”章伟宏心情仍然不佳。

  盗帅真的不屑再和自己这个手下败将交手了吗?

  难道盗帅窃取帐号的一箭之仇就此作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