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网络骑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天若有情

网络骑士 网龙 7951 2003.04.13 14:02

    说出这番话,于心遥的心里泛起了酸楚,她不想抑制,也无法抑制,听任这种感觉在体内滋长蔓延。

  她并没有将她来大陆的真正目的告诉翁晴和梁玉媛。这次大陆之行,她考虑了很久,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起行。

  当她敲开“天网基地”的大门的时候,多希望章伟宏能够拥抱着她,说些动情的话。可他只是傻乎乎地说:“怎么是你?太好了!快进来帮我的忙。”

  刚放下行李,章伟宏就迫不及待地向她布置对付MARTIAN的措施,末了又说:“真是天助我也!派了你这位真天使来帮我。”

  他的赞美让她充满喜悦,但又疑惑地问:“天使就是天使,为什么还分真天使和假天使?”

  他笑道:“MARTIAN有一个站长,名字就叫做Angel,他那副尊容怎么看都不像天使,所以他是假天使,而你是真天使。”

  她看着他的眼,体会着他的深情,深吸了一口气,勇敢地说:“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他似乎也发觉有什么异样,将话题岔开道:“有话等打败了MARTIAN再说吧,我一定好好犒劳你,那时再慢慢说不迟。”

  她没有反对。

  在与MARTIAN较量的整个过程中,只要有空闲,她就静静地看着他,看他镇定自若神情,看他从容不迫的举止,看他严谨缜密的思维,他的身上散发出的是智者勇者强者的魅力,与他平时的旷放不羁、言笑晏晏相映成趣。她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了。

  打败了MARTIAN已经是凌晨四点。

  章伟宏伸了个懒腰,对她歉然道:“让美丽的天使这么操劳,真是我的罪过,好在我已经准备好一间上房给美丽的天使休息,就算是将功补过吧。”说着推开了曾骏龙那间卧室的门,摆了个恭敬的手势道:“请!”

  她没有多少睡意,走近了他道:“我想告诉你……”

  “有什么话等睡醒了再说吧。”他急忙截住了她的话。

  她笑了笑走进了房间,门从后面关上,接着她听见章伟宏走进了另一个房间,也关上了门。

  躺在床上,她摇摇头笑着想:“为什么他有时胆大包天,有时又那么胆小呢?”

  一觉醒来,两人找了家酒楼吃午饭。

  章伟宏只是大谈趣闻轶事,然后问及她毕业的事。

  她不答反问:“你为什么不问我为什么来找你呢?”

  他不自然地笑道:“这个,等吃完饭再问也不迟嘛。”

  “你在逃避!”她毫不客气地说。

  “我是在逃避,因为你的话太让人惊心动魄,很可能会导致消化不良。”他坦然承认。

  她笑了笑,也不迫他,从小背包里掏出那几张照片递给他道:“你的照片我带来了。”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些照片,然后苦笑着说:“你看这个男的,虽然站得笔直,但双眼无神,表情不自然,说明那位摄影师水平太差!唉,我现在开始觉得有些消化不良了。”

  “哼,诿过于人!”她讥讽了他一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此时的表情很动人,他呆呆地看了她一眼,又赶紧垂下了头。

  回到“天网基地”,她挑衅地盯着他的眼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等一等!”他叫道。

  她愕然:“你还有什么花样?”

  只见他坐入沙发,挺直了腰板,闭上眼,深深吸了一口气,才战战兢兢地道:“可以开始了。”

  她大感奇怪:“这是干什么?学道士作法吗?”

  “我这个人胆子很小,上回被你给吓怕了,留下了后遗症,所以现在要先做好心理和生理上的准备,才敢听你说话。”他一本正经地道。

  她再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我真有那么可怕吗?”

  他回答:“你一点也不可怕,但不能保证你说的话不会吓人。”

  她止住了笑,眼眸如一泓秋水般清亮透澈,他们就要开始真诚的面对,她的心里有些激动,也有些惴惴不安,激动是因为她就要大胆地说出自己的抉择,惴惴不安是因为她不知道她会得到怎样的答案。

  章伟宏看上去也有些紧张。

  因为紧张,连空气也好象凝固了,只听见两颗心跳动的声音。

  她说出了她要说的话:“我来找你,就是想嫁给你!”

  章伟宏那正襟危坐的姿势立刻崩溃,极度的震惊让他语无伦次:“你,你说,说什么?”

  章伟宏的反应完全在她的意料之中,她平静而坚决地道:“我说,我要嫁给你!”

  章伟宏的脸色由红转白,又由白转红,不知该说什么好。

  “我说错什么了吗?”她问。

  “你又吓了我一次,古往今来,也只有你才会说这样的话。”他终于小声的说。

  “我这样说话不好吗?”她毫不犹豫地说,“我们都被传统束缚得太久太久,为什么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只能由男人主动,而女人必须被动,否则就会被人讥讽为放荡或掉价?为什么女人只能选择独坐深闺,待价而沽?明明心里喜欢,却要故作矜持、忸怩作态?是自己的幸福,就应该大胆追求,等到事过境迁,抱憾终生的时候再来后悔,不是太愚蠢了吗?”

  章伟宏的眼睛闪烁着动人的光芒,但随即又黯淡下去。他说:“你说得很对,也许我的思想太保守了。你知道吗?从第一次见到你的那时起,我就有一种强烈的感觉,那就是我可以绝对地信任你,可以放心地毫无保留地告诉你我的一切,哪怕是我做过的丑事。我现在就想告诉你一个故事,你愿意听吗?”

  她心里有不祥的预感,他在回避她的问题。

  章伟宏开始讲故事,讲他和翁晴之间的故事,从他第一次约会翁晴被拒绝开始,一直到送翁晴去天津治病为止。

  这个故事整整讲了三个小时。这三个小时里,她懊恼、惋惜、同情、百感交集,她努力了,但最终失去了。她还能再说些什么呢?

  站起身来,她步履不稳地来到了阳台。章伟宏担心地跟在后面。

  夕阳在城市的楼宇中洒下了金黄色的梦幻,可在这美丽的梦幻下面,又有多少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呢?

  她知道不能哭,可就是抑制不住,一转身就伏在了章伟宏的肩头,她需要有一个强壮的臂膀来安抚她,怜惜她。

  章伟宏迟疑了一下,轻轻地搂住了她。

  感情宣泄了之后,她感觉好多了。第二天她就主动提议要做饭给章伟宏吃,让他带她去菜市场。一路上,他们有说有笑。

  ——她必须为这段感情做些什么,这一天之后,她将回到台湾,永远不会再来。

  章伟宏送她到机场,她让他立刻就走,因为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承受这最后的离别。一个人坐在候机室里痴痴地想,她甚至希望章伟宏能像那些描写爱情的影视剧那样,男主角在最后的关头追回了女主角,有情人终成眷属。

  但章伟宏没有回来。

  她坐了很久,然后退掉了去澳门的机票,买了去天津的机票,她希望能再为他做些什么。

  现在,她将章伟宏就是网络骑士的消息告诉翁晴和梁玉媛,就是希望翁晴早一点结束对章伟宏的猜疑,早一点去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感情。

  ※※※※※

  梁玉媛惊呆了,她万万想不到受到万众景仰的网络骑士就在身边,而且还是她最熟悉的人。

  翁晴也大吃一惊,与网络骑士和章伟宏交往的一幕幕瞬间浮现脑际,她可以肯定于心遥说的是真的。可一旦确定了这一点,她又恼怒起来,没好气地问于心遥:“是他叫你来告诉我的吗?”

  于心遥以一个女性的敏感,猜到了翁晴恼怒的原因,她是抱怨他为什么不亲自来向她解释,而叫别人来代替,而且这个人还是一个女人,凭什么让一个外人先知道真相?

  她急忙回答道:“不是他让我来的,是我自己来的。说真的,章伟宏对你是一片真情,只是他太胆小,怕你生气,不敢马上把真相告诉你。”

  不料翁晴更生气了,冷冷地道:“我想单独待一会儿。”

  于心遥还想说话,被梁玉媛轻轻扯了一下,只得跟着她来到了门外。

  梁玉媛打开笔记本电脑,对于心遥说:“你自己看吧,这是昨晚章伟宏和网络骑士写来的信。”

  于心遥看了直跺脚:这个章伟宏怎么这么糊涂!都已经到这份上了,还要用两个身份来试探翁晴究竟爱谁。

  替翁晴鸣不平道:“这样的男人不好好教训一下他不懂得珍惜!走,我们立刻去找翁晴。”

  ※※※※※

  章伟宏下了飞机,直奔天津癌症康复研究会。总算摆脱了烦人的应酬,可以来看望翁晴了。

  推开病房的门,他看到翁晴、梁玉媛及翁晴的母亲都在。三人听到声响都向他望来。

  他首先向梁玉媛喊道:“梁玉媛,你看我给你送什么礼物来了。”

  他的身后出现了一个人,是严文尉。

  梁玉媛又惊又喜地走过来,看着严文尉道:“你怎么来了?”

  章伟宏笑道:“人家想你了,所以就来了。这样的贵宾你还不好好接待,我建议你立刻带文尉逛一逛天津城。”

  翁晴也道:“对呀,你们好久没见面了,出去走走吧,这病房里可不好玩。”

  章伟宏笑嘻嘻地望向翁晴,她却扭过头去不理他。

  严文尉探问了翁晴的病情,和梁玉媛相偎相依地出去了。

  翁晴的母亲也以打开水为借口避开了。

  章伟宏坐到翁晴的床头笑道:“怎么样,我的调虎离山之计不错吧?”

  翁晴看也不看他道:“恐怕你最拿手的还是瞒天过海之计吧。”

  章伟宏不解道:“什么瞒天过海?”

  翁晴道:“你自己心里明白。”

  章伟宏不与她在此问题上纠缠,转移话题道:“你猜我给你带什么礼物来了?”

  “不要!”翁晴断然拒绝。

  章伟宏赔笑道:“不用这么小气嘛,我只不过是人迟来几天,但我的心早就飞到你身边来了。”

  翁晴不说话。

  章伟宏心想,没办法,女孩子就是要哄,但怎么个哄法,自己的经验可太少。

  随口说道:“对了,你要不要听一听我为你和梁玉媛制定的增肥计划?”

  翁晴还是不说话。

  章伟宏不得已认错道:“我知道你是个心地善良、大慈大悲的好姑娘,你一定会原谅我这绿豆芝麻大的小错误,对吧?”

  “你又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我原谅你?”翁晴仍旧不看他。

  章伟宏感到大事不妙,翁晴用这样的语气说话,恐怕决不仅仅是迟到几天的问题,他究竟还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她呢?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翁晴看他不知所措的样子,知道自己语气重了,软下心来道:“对不起,我的心有点乱,我们迟些再谈好不好?”

  “可是你……”

  “你先去休息一下好吗?”翁晴请求道。

  章伟宏只能答应。

  走出门的时候,他想:“会不会是她的病情有什么变化,所以脾气不好呢?”

  他找到了卢教授,道明来意。

  卢教授道:“第一个阶段的增强免疫力治疗,翁晴坚持下来了,但她的病情还不稳定,不排除有恶化的可能,我们原先制定的激光治疗和针灸治疗方案只能推迟。我们研究会的几个专家开了个会,决定让翁晴先服用她带来的那副中药方子,观察几天再说。”

  “那张方子有用吗?”章伟宏问。

  卢教授道:“我们分析了药物的成份,对治疗癌症确有帮助。”

  章伟宏知道再也问不出什么了,道了谢,走了出来。

  ※※※※※

  癌症康复研究会的大楼前有一块不大的绿地,假山、小径、绿树、青草,倒也别致幽静。

  章伟宏寻了一张石椅坐了下来,困惑地想:“既然翁晴的病情没有明显恶化的迹象,那她是为什么生气呢?”

  终于等到梁玉媛和严文尉回来。

  章伟宏迎上去道:“梁玉媛,你知不知道翁晴究竟怎么啦?我好端端地跟她说话,她却发起脾气来了。”

  梁玉媛不敢看他,只说:“这个我也不知道,我去问问她吧。”

  章伟宏焦急地等在病房门外。

  好一会儿梁玉媛才出来。

  章伟宏一脸期待的样子。

  梁玉媛道:“她说让你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卢教授已经批准了她出门散步,那时你再过来吧。”

  章伟宏心情大坏。

  夜幕低垂,章伟宏一个人在房间里左思右想,闲极无聊,打开新买的笔记本电脑上网。

  他必须和队员们保持联络,闪电猫提议来一次盛大的聚会,就叫做“中国网络骑士大聚会”,以庆祝彻底打败MARTIAN.他的提议得到了所有队员的响应,现在只差时间和地点还没有最后敲定。

  先收信,然后再上AICQ.

  今天只有一封信,主题是“骑士哥哥”。

  章伟宏觉得奇怪,莫非是哪个小弟弟想来拜师学艺?

  可是看过信之后,他立刻七窍生烟:“才刚刚收拾了MARTIAN,本想好好地陪翁晴一段时间,没想到又从哪里冒出个网络公主。难道真的是自己时运不济,树大招风?到底有完没完啦!”

  这封信的背景是一朵娇艳的白玫瑰,旁边写道:“骑士哥哥,你好吗?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你:为什么你的天网基地好象是不设防的,我很轻松就进来了?我真想帮你修改一下网页,但又怕你生气,所以写这封信征求你的同意。你一定要答应我哦!”署名是“网络公主”。

  章伟宏赶紧登录“天网基地”,四处检查了一下,没有发现有人入侵的迹象。

  难道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恶作剧?

  “网络公主”是谁?是个女的吗?也有可能是男扮女装,现在网络上不是时髦这个吗?如果是男的,会是盗帅吗?不,盗帅的话向来是文绉绉的,他们要提出挑战完全没必要用“骑士哥哥”这么肉麻的语言。是闪电猫吗?他讲话一向直来直去,用不着这么装腔作势,何况他们昨天还刚刚联系过。

  究竟是谁要开这种玩笑呢?

  第二天,章伟宏推着轮椅与翁晴一起散步,亲手喂她吃药,给她讲笑话,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他终于放下心来。

  但是,他也注意到翁晴看他的眼神中有一些奇怪的东西——一些他看不懂的东西。

  这天晚上又收到了网络公主的来信,信纸同样是“白玫瑰”。信中写道:“骑士哥哥,你怎么这么小气,连封信也不回?我知道你不在天网基地,所以我的拜访肯定会使你不高兴。但是我太好奇了,所以四处逛了逛,请你一定要原谅我。天网基地的超级管理员密码是不是‘ZWHZJL20004’?为什么你要在密码上增加报警和追踪的设置?害得我用了20分钟才破解。我还找到了两张漂亮的图片,那个女孩挺美的,是你的女朋友吗?没想到你的画工这么好!我很想寄上我的照片,让你帮我画一张公主装,你一定不忍心拒绝我的要求,对吗?我等你的回信。”

  章伟宏几乎要两眼翻白,当场晕倒。用20分钟就破解了“天网基地”的密码,恐怕连盗帅也不敢有这样的把握!这样的水平只能用“魔女”来形容!现在“天网基地”对她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秘密可言,她想要怎样破坏就怎样破坏。更糟糕的是负有报警追踪重任的BOK2和Flattop系统一点反应都没有,那就是说无法追查她的行踪了。

  为今之计,只有立即赶回“天网基地”,在她来拜访基地的时候,找出她的破绽。可那样做,就必须抛下翁晴不管,她的气还没有全消,如果再离开她一段时间,她会怎样?

  章伟宏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百般为难,几分钟后,他做出了最后的决定:现在还有什么比翁晴更重要呢?“天网基地”被网络公主彻底摧毁了,还可以再建;感情一旦产生了裂痕,就无法再缝补。

  他毅然执行了邮件程序中的“阻止发件人”功能,使系统不再接收来自该邮箱的任何信件。让网络公主的骚扰见鬼去吧!

  接着,他联系上了曾骏龙,告诉他“天网基地”被袭击的事。曾骏龙说:“我现在也脱不开身。算了,由她去吧。”

  这一晚,他没有睡好。“天网基地”毕竟是他和曾骏龙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靠着它两次打败了MARTIAN,现在说放弃就放弃,怎么能甘心呢!

  第二天,翁晴看到他的时候,就奇怪地说:“你怎么啦,是不是你们公司有急事找你?”

  章伟宏一惊,才想到自己是不是有点愁眉苦脸、魂不守舍的样子,所以翁晴才会这样说话。连忙换了一张笑脸道:“没有事,事情都忙完了,不会再有事了。”

  “我们去走走吧。”翁晴道。

  两人来到大楼外的绿地,章伟宏扶翁晴走下轮椅,做了一些简单的运动。

  之后,翁晴让章伟宏坐在石椅上,对他道:“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

  章伟宏道:“你说吧。”

  翁晴道:“你有没有想过,你对我那么好可能仅仅是出于一种同情而不是爱情?”

  章伟宏讶然道:“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对你的感情你还不知道吗?”

  翁晴道:“其实还有很多女孩子比我更好,你为什么不……”

  章伟宏打断她的话道:“你不要说这种疯话了!我再明确地告诉你一次:除了你我谁都不娶!”

  翁晴的脸上泛起微微的红潮。

  章伟宏突然紧紧握住她的双手,凝视着她道:“晴,你千万不要吓我,快收回你刚才的话!”

  翁晴道:“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好不好,大家都认真考虑一下。”

  章伟宏急道:“不要!我既然已经到你身边来了,就不打算走了。”

  翁晴轻抚他的脸庞,恳求道:“给我一点时间好吗?这几天我的心真的很乱。我不会忘记你在机场说过的话,我会照顾自己的。再说你现在又很忙,我不能耽误你。”

  章伟宏想要说话。

  翁晴抢先道:“你放心,我一有决定,马上会叫你回来的。你答应我这一次好吗?”

  章伟宏看她楚楚可怜的样子,不忍心再拒绝她。只得道:“那让我再多待两天好吗?”

  翁晴点点头。

  这一天,章伟宏没有上网。

  第二天上网收信的时候,又发现了网络公主的信。一共有两封,发信用的是另外一个邮箱。

  第一封是昨晚发来的,信中写道:“骑士哥哥,你是不是男人啦?我又不可怕,你为什么要躲着我?这是我的照片,如果你还在生气的话,就拿它出气吧!如果你没有生气的话,就帮我画一张古装画好吗?”

  章伟宏看那张照片,是一个很清秀的女孩子,看她的年纪,只在20岁左右,她的眼眉带笑,神qing动人,让人一见难忘。可谁能想到这样一位可爱的少女,竟然是一位可怕的黑客?于心遥的水平已经够让他震惊的了,现在又出了个更厉害的角色。都说巾帼不让须眉,可也不要厉害到这种程度嘛!

  不过话又说回来,网络可是个假货制造工厂,在没有见到网络公主真面目之前,谁知道这张照片是不是她本人呢?

  再看第二封信,这封信是一个小时前发来的。信中写道:“骑士哥哥,你怎么一点风度都没有?我是因为你在网络上那么勇敢,所以才毫无保留地信任你。我给你写了这么多封信,甚至连照片都寄给你了,可你一封也不回。其实我只是最近心里很烦,想找个人聊天而已,你以为我希罕你吗?再见!”

  章伟宏苦笑了一下,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如果再不回信,岂不是让她看扁了?我网络骑士怕过谁来?

  当即回复道:“现在我已经回信了,你的胡闹也该结束了吧?”

  ※※※※※

  又是一个空气清新的早晨,可这个早晨却要分开一对恋人。章伟宏本想此来可以替换梁玉媛,现在只有让她再留下了。但愿翁晴不要作出什么愚蠢的决定吧!不,应该相信她,也相信自己。就算翁晴一时糊涂,他也要扭转乾坤,让她心甘情愿地回到他身边!

  翁晴和梁玉媛将章伟宏和严文尉送到了大门口,挥手道别。

  看着他们的背影,翁晴咬紧了嘴唇。

  梁玉媛道:“你后悔了吗?现在追他回来还来得及。”

  翁晴轻轻地摇了摇头。

  两人回到病房,梁玉媛马上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道:“是心遥吗?他已经走了,你可以过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