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不是八贤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1章:烟翠邀约

我不是八贤王 一捧西照 2110 2020.01.04 15:50

  “看小公子年纪不大,竟然对张若虚的这首诗,竟了解透彻如斯,奴家实在敬佩得紧。”花阁女子浅浅一笑,轻声说道。

  “谢姑娘抬爱!姑娘的丝竹管弦,可引得游鱼出听,雀鸟入驻,堪为大家之作。本公子虽对这春江花月夜有所研究,但今日听了姑娘奏曲,才恍然进入诗的意境!”赵德芳说道。

  “哦?小公子不妨道来,奴家听听你的高见!”花阁女子说道。

  赵德芳长吁了一声,说道:“以本公子之见,这首诗描以春、江、花、月、夜五种事物为载体,看似写景,实则借景抒情。诗里说,游子像流云一样随风而去,思妇对青枫浦发出无限惆怅,看似诗情画意,意境优美。实则他们是被生活所迫,被命运安排,更被世道捉弄!这才不得已弃儿舍女,远离家乡,造成了无数怨男痴女的离愁和别绪!”

  “命运安排,世道捉弄......”花阁女子一遍一遍轻声重复着。只是她面上白纱帷帽遮挡,看不清她神色变化。

  “烟翠姑娘,再奏一曲!”这时候,一楼大厅的人群中,有人喊了起来。

  花阁女子顿时回过神来,她向前走出两步,来到竹阁的边缘,说道:“本姑娘今日只奏一曲,若是各位还想听,改日我定会再行献曲!”

  说罢,花簇竹阁缓缓升起,到了三楼处,花阁底又散出浓浓的烟气。片刻之后,花阁就不见了踪迹,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稍顷,一楼的舞台之中,竹乐声又起,几名妖艳女子手扶琵琶,悠扬的曲调缓缓升起。

  围观众人有的离开了樊楼,他们已经见过了烟翠姑娘的表演,心愿已了,便各自回府去了;有的回到包间,各点两三名陪酒姑娘,继续饮酒作乐;还有的立在原处,似乎在刚才的曲调之中还未清醒,面色奋然,沉浸在其中不能自拔。

  赵德芳与高继和也返回包房,二人继续饮酒。

  “四公子,我看那烟翠姑娘对你有意,不妨花些银两......”高继忠眼角闪动,不断的向赵德芳眨着眼睛,其中用意,不言而喻。

  “诶,我虽是皇子,其中职位只是一个从五品的官员,哪有那么多银子去见她?”赵德芳摇了摇头说道。

  高继和泄了口气,说道:“我的公子啊,哥哥还寻思沾上你的光,能见到烟翠姑娘一面。这官家也是,你堂堂皇子,只封了……”

  赵德芳连忙将指头放在嘴角,做出一个嘘的动作,连声说道:“五哥,切莫要继续再说下去!”

  高继和连连点头,深表歉意。见烟翠主动找赵德芳搭话,他本是腾起了希望,忽被浇了一盆凉水,这才口快才说了出来。

  咚咚咚……

  忽听得房间外有人敲门,二人神情诧异,陪酒的姑娘已经被他们赶走了,这时候又有人敲门,莫非又是她们。

  高继和站起身来,缓步走到门口,将包房的门打开。见门口站着一名绿衫婢女,他不由问道:“姑娘,你找我们有事吗?”

  绿衫婢女作揖道:“我是烟翠小姐的侍女,此来见小公子,是为我家小姐传个话。”

  “哦?”高继和面色大喜,连声说道:“姑娘,烟翠姑娘她……她有何话要你传递?”

  “我家小姐说了,方才与这位小公子言谈未尽,要约小公子到房中一叙!”绿衫婢女说道。

  “烟翠姑娘,她什么时候要见我们?是现在吗?”高继和急忙问道。

  “嗯!”绿衫少女又点了点头。

  “好好好!”高继和神情一震,快步来到赵德芳身前,说道:“四公子,烟翠姑娘要见你,我们走吧!”

  赵德芳刚要起身,绿衫婢女忽然说道:“高公子,我们小姐是要见这位小公子,你现在这里稍微等一下吧!”

  “什么?”高继和当即一愣,连忙说道:“我和小公子是一同来的,我得看着他,以免出现什么意外!”

  绿衫婢女淡淡一笑,说道:“高公子,我们樊楼是什么地方,你也是知道的,怎会能将小公子弄丢了。”

  “我不是担心意外吗,这样你看行不行,我就在门外站着,这样总该可以吧?”高继和带着祈求的口气说道。

  “高公子,你就不要难为奴婢了,小姐只让我来请小公子。至于你,奴婢确实不敢引进过去!”绿衫婢女说道。

  赵德芳站起身来,说道:“姑娘,你怎么称呼?”

  “小公子,奴婢叫小青,小姐一直叫我青儿!”绿衫婢女说道。

  “青儿,你同你家小姐说,现在天色已晚,我去见你家小姐似有不妥,改日若有机缘,我定当拜会!”赵德芳淡淡说道。

  “这......”婢女青儿面露诧异。

  她家的小姐是何等的身份,亲自邀约,这等的机会,竟然被他给推了。在她接触的人群中,莫说高继和这种王府的公子,就是当朝一品大员,也不是相见就能见到小姐的。

  这小公子年纪轻轻,看装扮还不如高继和华丽;若是论貌相,倒是神采奕奕、俊秀爽朗,还带着三分傲气。

  “四公子,你怎么把这事都推了?”高继和有些着急了,这天上掉馅饼的事儿,都被他给拒绝了,这不是傻子吗?

  青儿也连声说道:“小公子,我们小姐可从来不主动邀约,这么大好的机会,你难道要浪费了?”

  赵德芳微微一笑,说道:“青儿姑娘,我与高五哥来此,只为饮酒听曲。现在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回府了!”说罢,他拉起高继和,便要向外走去。

  青儿紧走两步,挡在了二人身前,说道:“既然公子不愿与小姐见面,能否留下名字,奴婢也不至于受到责骂。”

  “我啊......你就叫我赵四公子,或者四公子都行!”赵德芳说罢,便出了包间,向外走去。

  高继和犹豫了片刻,立刻快步跟了上去,嘴里嘟囔道:“四公子啊,你这是何必呢,烟翠姑娘不让我上去,我就不上去了,你怎么也拒绝了呢?”

  “这樊楼虽为酒楼,但也是烟花之地,暗藏风月之所!我方才说的清楚,我们只喝酒听曲,若是有其它项目,恐怕招来非议啊!”赵德芳说道。

  【感谢‘还没有想好怎么称呼啊’的凌晨推荐,作者深表感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