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不是八贤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5章:夜短情长

我不是八贤王 一捧西照 2073 2020.01.21 19:12

  韩素梅站起身来,走至赵德芳身前,狐媚的眼神一扫,道:“这是檀香,木盒之中自带的香气,配上我们刚才喝的酒。这才叫遇檀而香,你为君郎,酒饮三盏,夜短情长!”

  “夜短情长?我怎么忽然感觉全身好热,像是肚中燃起了一把火似的,烫的好难受......”

  赵德芳脑袋晃晃悠悠,眼前的韩素梅的越来越模糊,身形越来越长,最后竟变成了花蕊夫人的模样。

  韩素梅魅惑一笑,上前搀起赵德芳,二人向床榻走去。

  “你在酒中下药了!”

  赵德芳一走一晃,一步一斜,身子完全不由自己控制。但是脑海中还有一丝的清醒,他隐约感到上了韩素梅的当。

  “我的四皇子,本妃岂能像你一样,喜欢给别人下药。只是这檀春酒,遇到檀香就变成了春酒!”

  “春酒……韩素梅,你......你好奸诈,我千防万防,没想到......”赵德芳说着,身子迷迷糊糊,就倒在了秀榻之上。

  “哼,本妃不就想怀个龙种......”韩素梅眼神迷离,一动一扭,晃动着妖媚的身姿,俯身爬上了床榻。

  夜风习习,红烛摇曳,秀阁之中正是春意盎然。

  也许这一晚之后,他的身体发生质的蜕变,心理接受新的洗礼,生命迎接新的璀璨。

  也许这一晚之后,历史上臭名远扬的人,除了南北朝皇帝刘骏与生母路惠男、隋炀帝杨广与宣华夫人、李隆基与儿媳杨玉环之外,还要加上他赵德芳与母妃韩素梅。

  也许这一晚之后,还要出现一则奇怪的事情。那就是自己的儿子,却要喊自己皇兄,甚至会出现历史从未出现的事情,那就是父子要同争一个皇位。

  一夜过后,天色开始朦胧变亮。

  赵德芳恍然睁开了眼睛,伸展双臂,准备起床。忽然,手臂触碰之处,竟然传来柔滑细嫩之感。他心头一震,猛然就坐了起来。

  “你......你是谁?”看着榻中侧卧在身的女子,赵德芳身体一跃,跳到了地下。

  “呃……韩贵妃!”他顿时傻了眼睛,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就,他双手抱在了头上,懊恼之极。

  听到赵德芳的疾呼,韩素梅也睁开了眼睛,她半侧着坐起身来,慵懒的身体疲惫之极,像是昨晚根本没有足够的睡眠。

  “嘶......”看着眼前白花花的一片,几抹春色点缀其中,赵德芳连忙双手捂住了眼睛。

  “哈哈......”韩素梅忽然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赵德芳,你昨晚威风八面的劲头哪里去了,怎么一早上就装起斯文来了?”

  “我......我做了什么?”赵德芳心头一沉,昨晚发生的事情,一幕一幕的出现在了脑海中。

  韩素梅停止了笑声,说道:“你什么也没做,就是喝多了,同本妃同床共枕睡了一觉而已!你非要说做了点什么的话,现在也不清楚,只能再过十个月就知道了!”

  “十月......十月怀胎......”赵德芳喃喃自语着,“不可能,决然不会这么巧合?”

  韩素梅忽然一笑,说道:“怎么不可能,本妃可是算着日子呢?用不了十个月,可能一个月就见分晓了。”

  “啊......”赵德芳连忙跪在了地下,双手不断抽自己嘴巴,哭泣道:“我怎能做出这般事情,我就是一个畜生,娘娘你杀了我吧?”

  “你帮了本妃这么大的忙,本妃疼你都来不及,怎么舍得杀了你呢?”

  听得此言,赵德芳由悲变怒,他站起身来,大声说道:“韩素梅,你为何要如此?你知道,这可是乱……”

  “你小点声,听本妃给你解释。官家无能,却又多生谨慎,倘若本妃找别人诞下皇儿,他滴血认亲定能辨出来。那时候本妃就是自掘坟墓,死无葬身之地。所以思来想去,只有找你最为合适。”

  “你……你原来早有预谋?”

  “这也得感谢你啊,若不是你提醒,本妃也想不到你身上。你同官家做过滴血认亲,血液能相互融合。本妃想来,你我生的皇子血液定能与你融合,自然也能与官家融合。还有就是你年纪太小,官家决然也不会相信本妃同你私通。再则,前日晚上本妃刚与官家承欢,就是以后诞下皇儿。日子也差不了几日,官家只会相信这是他的皇儿!”

  “你......你就不怕我现在就告诉官家吗?”

  韩素梅淡淡一笑,道:“你去告诉官家,除非你自己想死,不然你就告去吧,现在就去!”

  “唉!”赵德芳无奈的坐在了地下,暗自伤神起来。

  韩素梅穿好衣袍,下了床榻,俯在了赵德芳的背上,说道:“你放心吧,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在没有一个人知道。你若是还放心不下,今日之后,你我再不来往,你看这样可好?”

  “造孽呀.......”赵德芳摇了摇头。

  韩素梅将其搀其,说道:“时候不早了,天色马上就要亮了,你赶快走吧。要不下人都起床了,发现你在我屋内,到时候你我真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说着,韩素梅将赵德芳的衣袍捡起,一件一件给他穿在身上。

  “罢了!韩素梅,从今往后,你我再不认识,昨晚发生的事情,谁都不能再提起一字!”赵德芳冷声说道。

  “放行吧,本妃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决然不会再提及一字。”

  “你发誓!”

  听得此言,韩素梅哑然一笑,说道:“真跟个孩子似的!好好好,本妃发誓,从今往后在不提及昨晚之事,如有违背,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希望你记住你的话!”说罢,赵德芳回正身形,走出了韩素梅的秀阁。

  此刻天色还未亮,赵德芳跃出韩府,回向了兴宁坊。他一边疾步回奔,一边发泄内心的愧疚,一路之上,行人极少,自然不会有人发觉他的怪异。

  等他回到兴宁坊之时,天色还未大亮。见院中无仆人杂役,小如的寝房门还在紧闭,赵德芳长嘘了一口气。他蹑手蹑脚回向了自己寝房,轻轻打开寝门,门前正站着一人,把他吓了一跳。

  “小如姐......”赵德芳尴尬的打了一个招呼。

  小如瞥了他一眼,冷哼道:“小皇子,你昨晚去哪里去了?”

  “我哪里也没有去啊,一直呆在房中!你也是的,这么早闯入我房中干什么,我刚上了一趟茅房回去,你这就蹿进来了,以后不能这样了......”

  “你不是上了一趟茅房,是上了一晚上茅房吧?”小如忽然向前一步,在赵德芳身上嗅了嗅,接着说道:“茅房有酒有菜,还隐隐带着女人的香气......”

  【感谢书友“初遇未晚”每天的鼓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