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不是八贤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章:离奇穿越

我不是八贤王 一捧西照 2031 2019.11.11 22:18

  后蜀城破,花蕊夫人相见在即,而此时小儿子赵德芳身体又见好,几件喜事汇到一起,如何不让他高兴。

  就在这时,赵德芳忽然睁开了双眼。两只像黑宝石一样的眸子,顿时有了神采,若秋水,如寒星,左右一顾一看,似乎对这周围一切充满了好奇。

  “皇儿,你终于醒了!”赵匡胤疾步来到榻前,一脸的关切之色。

  “啊......皇儿?”

  赵德芳闻言,眉头一皱,不禁纳闷起来。只见眼前此人,四角方脸,浓眉长眼,八字黑须,脸色自带一股威严之势。

  “你是谁?”

  “皇儿,你在胡说什么?我是你爹爹!”赵匡胤一脸严肃的说道。

  “什么?你是我爹爹,我还是你爹爹呢!”赵德芳顿时不乐意了,一睁眼就出来一个爹,再说他爹也不是这个模样。

  “放肆!”只听得‘啪’的一声,赵德芳的脸颊上,被狠狠的拍了一大巴掌。

  “嘶……擦……尼玛,你他妈的凭什么打人?”赵德芳怒骂道。

  他挣扎着想要坐起,准备向赵匡胤还上一耳光,可他的身体还未半起,就重重的跌落回去。他的身体太虚弱了,眨眼之间,又昏迷了过去。

  “逆子,好大的胆子!竟敢给朕妄称爹,简直是纲常倒逆、伦理不分!”赵匡胤怒目圆睁,一股帝王之威散发开来。

  都说:天子之怒,伏尸百万,血流千里。此时的寝宫,被赵匡胤的怒喝之下,一片寂然无声。御医和宫女都跪倒在地,个个噤若寒蝉,生怕赵匡胤一怒之下,将他们推出去斩了。

  “御医,这是怎么回事?逆子怎会如此疯癫,难倒他是疯了不成?”赵匡胤怒不可遏的说道。

  御医慌忙抬起头来,回道:“官家,小皇子自从救起之后,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他能清醒过来,已属不易。方才那些糊心之言,应是发烧的症状。想必再过几日,小皇子就不会这样了!”

  赵匡胤闻言,怒气似是消了一些。赵德芳,乃已故王皇后所生,他甚是怜爱。不能因几句悖言乱辞,就拉出去斩了。再说病榻之言,倒是当不得真。

  赵匡胤来到榻前,伸手探在赵德芳的额上,说道:“小皇子的额头,怎会如此发烫?”

  “官家,额头发烫,乃是寒气聚集所致。只要加盖厚被,出一身虚汗,高烧就可退去。臣再配些汤药,定保无虞。”御医回道。

  赵匡胤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你等好生服侍,过几日朕再来探视!”说罢,他一甩衣袖,拂身而去。

  转眼之间,一天就过去了。此时,天色已入傍晚,赵德芳在恍惚中又清醒过来。他躺着床榻之上,双眼滴溜溜的乱转,打瞧着宫殿四周。

  只见殿内雕梁画栋,珠窗网户,气派之极。再看家具陈设,全是精雕细刻,嵌龙镶凤,浓浓的古色古香的气息。几根手臂粗细的巨蜡,分散在宫殿四角,照得如同白昼一般。

  床榻前几名小宫女,长的特别清秀,规矩的站在两侧。

  “小皇子醒了!”一名小宫女忽然喊道。

  听得此言,其它宫女顿时一振,立刻快步走上前来,围在了赵德芳的床榻之前。

  “啊……小皇子?”赵德芳看着榻前的小宫女,一脸的诧异之色。

  他明明记得,在网上搜索了花蕊夫人的图片之后,他就不能自己,然后口鼻流血,晕了过去。

  “你是谁?”赵德芳看着面前的一名小宫女,忽然开口问道。

  小宫女闻言,不断的眨着眼睛,满是疑惑的说道:“小皇子,奴婢叫小如啊,你这是怎么了,连奴婢也不认得了?”

  “小如?”

  赵德芳挠了挠头,不知该说些什么。不过看着房内的陈设,榻前的丫鬟,隐隐约约中,似乎在电影里面见过类似场景。

  “难倒我也穿越了?”

  赵德芳心头一震,像是被雷击了一般,瞬间坐了起来。他双目四处游动,又重新打量起寝宫。

  “小皇子,你在找什么,奴婢给你拿去!”小如诧异的说道。

  “小如姐姐,我不知怎么了?突然就感觉......感觉什么事情都不记得了。”赵德芳讪讪说道。

  “啊......”小如面色一惊,慌忙说道:“小皇子,你不会掉了湖中之后,失忆了吧!”

  “掉了湖中?这……这是怎么回事?”赵德芳问道。

  “七日前,你在园中游玩,看到湖面落着一只金丝小雀,便上去抓逮。谁知湖面结冰太薄,一脚踩空,小皇子你就掉了下去,然后一直昏迷到现在。”小如说道。

  “哦,我想起来了,好像是这么回事。”赵德芳连连点头。他也就是做个样子,实则什么也不知道,纯属听话顺话,就坡下驴。

  “哦,小皇子,你还记得起来,那就太好了。只是下午你胡言乱语,惹得官家气得厉害!”小如说道。

  “你是说那个给我当爹的脸汉子,竟然当今天子?”赵德芳连声说道。

  因为他知道,在大宋初期,赵匡胤为了贴近文人,曾说:“凡自我朝始初,乃君与士共治天下,悉不偏枉,自寡人仅为官家。”

  “方脸汉子!”

  听得这般称呼赵匡胤,几个小宫女顿时慌了神,连忙跪倒在地。这若是被别人听到,岂不是引来无妄之灾。

  “你们快起来啊,他也不在这里,至于这样嘛!”赵德芳连忙说道。

  “小皇子,你就饶了奴婢吧!你虽只有七岁,但是这种忤逆之言,若是官家得知,你和奴婢们全得掉脑袋!”几名宫女颤声说着,眼泪都快掉了下来。

  “好好好,你们快起来吧!我以后不这么叫了,总该可以了吧!”赵德芳连忙说道。

  听得此言,小如几人这才起身,又站立在了两旁。

  看到方才几名宫女的模样,赵德芳心头一震,她们显露出来的恐惧,决然是内心最深处的体现。

  “她们一口一个小皇子,还说自己只有七岁,这是怎么回事?”

  赵德芳心头纳闷,他猛然撩开锦被,看到自己的身体后,顿时惊呆了。

  【希望大家能给一个推荐,这是对作者最大的鼓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