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不是八贤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7章:侥幸逃脱

我不是八贤王 一捧西照 2068 2020.01.10 12:20

  “你死吧!”赵德芳大喝一声,双目变得通红,小臂猛然向后拉展,拳头紧握,似乎方才的羞辱、愤怒都集在这一拳之中。

  “住手!”

  就在这时,忽听得一嗓子尖细长音传来。紧接着,一粒铁石子划空而出,速度奇快,夹着风声,击向了紧攥韩龙衣领的拳头。

  赵德芳心头一惊,慌忙松开韩龙,身体向后一倾,躲开了飞来的铁石子。

  不远处,一队高头大马迎面而至,十余辆马车紧随其后,再往后是数千禁军护卫。为首白马之上坐着一名方面公公,他面色晒得黝黑,眼神深邃犀利,似乎能看透世间苍生。

  他快马来至赵德芳身前,跃下马来,说道:“赵宰相,这是何人,竟敢当街对韩国舅行凶,还有没有王法了!”

  赵普连忙抱了抱拳,说道:“哦,原来是王公公,你这是从川蜀......”话说一半,他觉不妥,连忙改口道:“王公公,这是四皇子啊,他......他非要将韩国舅当街杀死!”

  “什么?他是四皇子?”大太监王继恩跃下马来,诧异的打量着赵德芳,说道:“赵宰相,你休拿老奴打趣,四皇子老奴还不认识,这人绝然是个贼人!”

  赵德芳上前一步,双指夹着那块铁石,冷声说道:“你是王继恩,这块石头是你掷出的吧?”说着,他双指一用力,铁石子顿时被捏成粉末。

  王继恩面色微微动容,说道:“好啊,年纪不大,指劲倒是不小!你到底是何人,竟敢当街刺杀国舅爷?”

  看着面前的王继恩,赵德芳心头怒意更盛。十几年后,若不是这老太监临阵倒戈,拿着秘旨投降赵光义,也许大宋第二位皇帝,就是赵德芳。他也不会受尽赵光义折磨,年纪轻轻就郁郁而终!

  “我是何人不需你操心,韩龙他辱我太甚,今日必须死在这里!”

  “好大的口气,今日有老奴在此,我看你如何动韩国舅半分!”

  “腌臜阉人,你算什么东西,敢挡我的驾?”赵德芳双眼微闭,一股浓浓的杀意散发开来。

  “你......找死!”王继恩气的脸色发青,鼓鼓的太阳穴一跳一跳,身上的煞气也随即而出。

  赵普连忙走至王继恩面前,连声说道:“王公公,不可,这位真是四皇子,本相岂能与你玩笑!”

  “赵宰相,此事与你无关,倘若你再不离开,别怪我手下无情了!”赵德芳一声怒喝,抬臂便是一拳,拳劲所至,王继恩的马匹立刻倒在地上,连一声嘶鸣还未发出,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嘶......”

  赵普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虽见过赵德芳击飞高怀德,那毕竟是一个百余斤重的人,那能与这一吨的马匹相比。而且还是一拳击杀,出手如此凶狠,着实让他心神颤抖不止。

  四皇子的怒气如此之重,莫非这韩龙真对他做了什么侮辱之事?

  在不远处,禁军护卫的一辆马车上,侧窗的布幔被抬起一角,一名绝色女子伸出了半张秀面,向赵德芳这边瞭望过来。

  “一拳就击死马匹,这是谁家的少年,竟有如此大的力气,比那小屠夫呼延赞更是厉害!”

  马车窗的另一侧布幔也被掀起,一名中年男子探出脑袋,叹息道:“大宋遍地少年英杰,我后蜀焉能不亡啊!”

  “陛下,这少年怎么与那老妖贼对峙起来?”

  “不要叫我陛下,亡国之人,岂能还敢言君!”

  那绝色女子连忙应了一声,眼神依旧打量着前面。她肤光胜雪,双目盈盈如水,似乎对赵德芳兴趣不减,口中喃喃低语着:“好儿郎,打死这个老妖贼!”

  “爱妃,这王继恩可不是一般人,不然赵匡胤也不会派他,亲自押送我们了!这少年力气再大,也绝然不是他的对手!”中年男子将布幔放下,坐直了身形。

  绝色女子闻言,面色有些失落,因为从成都到开封一路之上,她亲眼目睹了这老妖人的凶残。川蜀的旧将、自己的死士、甚至不少成名的绿林高手,在这老妖人手中,都没过了三个回合,就名丧当场!

  二人所言的老妖人,正是怒火冲天的大太监王继恩。

  此刻,他双指点着赵德芳的面目,大声喝道:“小贼子,官家的御赐马匹,你都敢杀!今日不把你击毙在此,我......”

  见此情景,赵普连忙上前一步,紧拽王继恩的衣襟,急声道:“王公公,他......他真是四皇子,你切不能出手!若是让官家与韩贵妃知道了,你可要面临灭门之祸啊!”

  说着,他向韩龙施了一个眼神。韩龙当即会意,跃上马匹,向金殿方向驰去。

  “老狐狸!”赵德芳暗骂一声。见韩龙正向北逃走,他右脚脚尖一搓地面,一柄马刀立刻弹地而起,直向韩龙的方向飞去。

  “韩国舅,小心!”赵普连声大喊道。

  韩龙猛然回头,只见马刀闪着明晃晃的光芒,急速的向自己飞来,他顿时吓得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忽然,又一声铁石破空声随即而来,听得当的一声,铁石撞击在了刀背之上,发出悦耳的震鸣声。随即马刀向下偏了两尺,插在了马臀之上。

  “咴咴咴......”

  马匹发出一声痛苦的嘶鸣,后腿猛然向上弹撩。马背向前倾斜,韩龙坐立不稳,立刻从马背上摔落下来。他顾不上身体摔的疼痛,竟立刻爬了起来,继续向皇宫跑去。

  因为他知道,这赵德芳已经疯了,竟然连当朝宰相赵普都劝阻不住。现在他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跑到皇宫,找他姐姐韩素梅。

  看到韩龙逃离,赵德芳怒不可遏,大声道:“王继恩,你这个老阉人,非要与我作对,我就成全你!”说罢,他抬起一掌,就向王继恩的面门轰去。

  “猖狂!”王继恩微微侧身,同时也拍出一掌,向赵德芳迎了过去。

  “砰!”

  二掌击在一起,发出一声激烈的撞击声,王继恩丝毫不动,赵德芳连连退出数步。

  “老阉人,看不出,你还是一个高手!”赵德芳压了压体内翻腾的气血。

  【感谢铁槐树的6张推荐票,♂國?寳?~~的3张推荐票,谢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