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不是八贤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5章:皇子受辱

我不是八贤王 一捧西照 2027 2020.01.08 23:07

  “德芳,老爷子这宝贝重如铁塔,王叔看你怎么把它抬回去!”郑恩玩味的看着赵德芳,似乎对他所言,嗤之以鼻。

  赵德芳淡淡一笑,说道:“王叔,师父有令,侄儿不得不从啊!”说罢,二人离开了汝南王府,向兴宁坊行去。

  刚走出半里,赵德芳就觉双腿像灌了铅似的,每迈出一步,都觉得有千斤之重。二人又行出半里,他感觉全身就像空乏了一般,两条腿全靠意念在支撑着身体。

  此刻,赵德芳精神恍惚,眼神涣散,眼前金星乱撞,茫茫一片。高继和在唠叨什么,他连一字都听不清楚,耳边只有重重的呼吸声传来。

  正在这时,几匹高头大马疾奔而来。为首一锦衣公子,扬动着手中短鞭,纵马驰骋。所过之处,行人急闪,鸡飞狗蹿,道路上更是狼藉一片。

  “滚开!”

  锦衣公子纵马飞来,见街道中还有两人,竟对他不避不闪,甚为恼怒。眼看马匹快要撞到二人,他一提马缰,疾驰的马匹腾空一跃,便从二人头顶飞驰而过。

  “啊......”围观百姓一片惊呼。

  这一手提马跃障虽潇洒无比,却引得众人一阵愤骂。这是拿别人生命当儿戏。因为稍有不慎,两条人命就会丧于马蹄之下。

  道路中二人,正是赵德芳和高继和。此时的高继和,早已瘫在地上,吓出一身冷汗,正呼呼的喘着粗气。而赵德芳立在那里,一动不动,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四皇子,你……你没事吧?”看着赵德芳呆立的样子,高继和慌忙站了起来。

  赵德芳依旧直立不动,一声不吭,双臂仍是紧抱着那个木盒,眼神呆木的看着前面。

  这时候,那锦衣公子策马返了回来,他身形向前侧俯,短鞭随手一扬,便击在了高继和的身上。

  “嘶......敢打你高爷爷,小贼子,刚才的事情还没和算账,你又来找死!”高继和怒火中烧,单手揉着肩头,便要冲上去和那锦衣公子理论。

  可是锦衣公子坐在马上,手中还有短鞭,高继和赤手空拳,吃亏不小,似乎难有作为。就在他愤骂之际,几匹快马疾驰而来,不过这几人,手中各提着一柄马刀,喝声高叫着来到了锦衣公子身边。

  “敢挡爷爷的马道,就是找死!”

  锦衣公子面露狰狞,狠狠的盯着高继和。忽然他眼神一动,见高继和身边还有一人,直立不动,顿时心头怒意更盛,他短鞭一甩,就袭向了赵德芳。

  “贼子,不可......”

  高继和见状,身形当即向前一蹭,挡住了赵德芳的后背。听得“啪”的一声,鞭声响过,一道血淋漓的鞭痕出现在高继和胸前。

  “小贼子,爷爷和你拼了!”

  高继和一声暴喝,身形猛然向前窜出,伸展长臂,紧握拳头,向着锦衣公子的马头捶去。

  可是他还没迈出两步,面前几把马刀破空而来,他知是不好,连忙侧向倾倒,就地滚了几滚,避开了正面的刀势。

  “哈哈......”看着高继和的惨样,锦衣公子朗声大笑起来。笑声刚罢,他眼中透出一丝阴毒,然后挽起皮鞭,鞭梢在空中卷曲成一个圆圈,发出一声清脆的爆破声。随即他手腕一甩,听得“啪”的一声,鞭梢便狠狠的击在了赵德芳的后背上。

  “呃......”高继和见罢,心头一沉,顿如刀绞一般,无奈的闭上了眼睛。

  开封城中,天子脚下,他一个王府子弟受辱也就罢了。可是赵德芳是当朝皇子,竟同他一样受到了马鞭之辱,这让他如何能承受得了。可是他现在自救尚且不能,如何去保护赵德芳。

  在不远处的一辆马车上,布幔被掀起一角,里面坐着两位姑娘。

  “小姐,要不奴婢出手,去帮他们一下!”一名绿衫姑娘说道。

  “青儿,不必了,这韩龙乃当朝国舅,其姐韩素梅更是赵匡胤的宠妃,我们暂时不要得罪于他!”粉衣女子叹了口气说道。

  “嗯,奴婢知道了!”绿衫姑娘点了点头,她将布幔放下,向外说了一声,“庆伯,我们走吧!”

  马车缓缓向北走去,刚走出不久,马车中飞出一人,只在恍惚之间,就不见了踪迹。

  “国舅爷,这小子手中抱着一个长盒,一直死死不放,里面不会是什么宝贝吧!”一个奴仆打扮的人来到锦衣公子身前,点头哈腰的说道。

  “真他妈的蠢货,你把它抢过来,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吗!”锦衣公子喝斥道。

  “国舅爷,小的们刚才抢过了,他抱得实在太紧......”

  “一群废物,看小爷的!”

  锦衣公子身体一纵,便跃下马来,他快步来到赵德芳身前,伸手便去夺长盒,可是他使出九牛二虎之力后,木盒竟然纹丝不动。

  “妈的!”锦衣公子一怒之下,手中短鞭一甩,抽在了赵德芳的脸上,俊秀的脸庞上顿时出现了一条血痕。

  血滴顺着脸颊,一滴一滴流向了嘴角,赵德芳干涸的嘴唇忽然蠕动起来。片刻之后,赵德芳眼神一动,双目有了神彩。刚才发生的事情,像是过电影一般,一帧一帧的在脑海中闪现。他忽然微微一笑,弯下身子,将手中的长盒放在了地上。

  “朗朗白日,在我头上飞马,你辱我太甚!”赵德芳抹了抹脸上的血痕,嘴角挂着微笑,眼中却生出一丝狠意。

  锦衣公子笑了笑,说道:“怎么?你还不服啊,爷爷今日就欺辱你了,你能奈我何!”

  “能奈你何?我奈不了你几何,只会让你死在此处!”赵德芳长吁了一口气,眼中狠意更盛。

  “小王八羔子,牛皮吹得震天响,让爷爷死在此处,不怕风大闪了石头,你知道爷爷是谁吗?”锦衣公子双臂抱胸,一脸蔑视的看着赵德芳。

  “今日你就是天王老子,也得死在这里!”赵德芳一声咆哮,震的附近围观人群,耳朵发鸣,余音不绝。

  【希望大家能给一个推荐,这是对作者最大的鼓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