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不是八贤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圣心难测

我不是八贤王 一捧西照 2022 2019.12.26 09:01

  “王皇后……这冯成提我娘娘做甚?”赵德芳眉头轻皱,喃喃自语道。

  小如也是不解,她只知这冯成是赵匡胤贴身御医,神秘之极,很少露面给人瞧病。就连当年杜太后身染重疾,此人也只出现过两次。在今日这样的时刻,他忽然提起孝明王皇后,还让小皇子保重身体,其中用意实在难以捉摸。

  “小皇子,这冯御医已经走了,但是那些禁军还在外面,这该如何是好?”小如说道。

  赵德芳沉思片刻,说道:“等,我们继续等!”

  “啊......还要等啊,要等到什么时候?”小如继续问道。

  “等到三日后,本皇子赐府出阁啊。”赵德芳忽然说了一句。

  “现在都这样了,还想着赐府出阁,你的心真大!那两个黑面僵尸守在外面,还是想着眼下怎么办吧!”小如瞥了他一眼。

  赵德芳轻轻摇了摇头,然后靠在了方椅之上,抬头后仰,缓缓伸了个懒腰。额头所及之处,正是小如的腰际,赵德芳忽然眼神闪烁,顺着腰际向上看去,柳腰花态,玲珑有致,他不由抿了抿嘴唇。

  小如顿时俏脸微红,扭身匆步向外走去。可是她刚走了两步,像是忽然想起来什么,停下了步子,说道:“小皇子,他们围在这里,今日的午膳怎么办?”

  赵德芳觉得有些失态,连忙端正身姿,说道:“放心吧,到时候会有人给我们送饭的!”

  小如瞥了他一眼,走了回去,坐在了一把方椅之上。面上的红晕还未消除,带着一丝淡淡的怨气。也许羞面含怨这个词,正适合形容她了。

  延和殿内。

  赵匡胤坐于龙书案前,侧下首竟破天荒摆着两把太师椅,上面分坐两人。上首坐着是郑恩,而下首之人是陶三春。

  只见赵匡胤淡淡一笑,说道:“弟妹啊,今日是朕疏忽了,让你生了这么大的怨气!不过那些守城的禁军,已经被朕全部革职查办了!”

  “是吗?”陶三春秀眉一挑,就斜向了赵匡胤。

  赵匡胤当即向后一倾,顿觉失态,连忙端正身姿,说道:“朕乃一国之主,岂能谎言骗你,不信你可以问三弟。”说着,他连连向郑恩眨了眨眼睛。

  郑恩站了起来,说道:“是啊,夫人,二哥说的没错。他是我大宋朝的皇帝,怎么能骗你一个妇人呢?”

  “当年在蒲城县偷我西瓜的时候,你们兄弟的谎言说的还少吗?”陶三春瞥了一眼二人,似乎在她眼中,这二人普通之极。

  “诶,弟妹啊,过去之事你休得再提。现在三弟是大宋的九千岁,而你更是一品忠勇夫人,说话需得讲究场合,不能还把那套江湖之气带入朝堂之中。”赵匡胤正色说道。

  “知道了,官家!”陶三春不情愿的应了一声。

  赵匡胤点了点头,话锋一转,说道:“弟妹,今日叫你来,朕是有事要问你?”

  “官家,你是问德芳的事情吧?”陶三春问道。

  “不错,一个时辰他就大变模样,着实让人不敢相信。朕是担心别有用心的贼人,趁着混乱行偷天换日之举。”赵匡胤说道。

  “官家,你是担心德芳是有人冒充?”陶三春说道。

  “嗯!”赵匡胤点了点头。

  陶三春神色一凛,微微摇了摇头,说道:“官家,今日德芳一直在我近前,绝然不会有人偷天换日、移花接木。他身体之所以发生变化,我那一锤可能只是诱因,我觉得他一定有过什么奇遇。”

  赵匡胤微微沉思道:“奇遇?前几日德芳坠湖醒来之后,朕就觉得他变化不少,不过当时没太过在意。如今想来,可能那次坠湖,他定是遇到什么奇异的事。对了,朕想了起来,莽牯朱蛤,他一定是吃了莽牯朱蛤!”

  “莽牯朱蛤......这是什么东西?”陶三春诧异的问道。

  “朕听说是一种上古神兽,吃了之后能变得力大无穷。”赵匡胤说道。

  “哦,原来如此,看来就是这莽牯朱蛤作怪。怪不得我当时摸他脉口,脉象竟如此奇怪!”陶三春回忆道。

  “如你这般所说,德芳长了力气,又长了身高,看来确实是莽牯朱蛤所致。前几日朕还以为这只是人误传,结果真是这样!”赵匡胤若有所思的说道。

  “官家,德芳如今有此神力,这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如果你还有所怀疑,何不交于三春,他若真是奸人妖孽,我必为你杀之。如若不是,我保证在五年之后,还你一个威慑天下的猛将!”陶三春说道。

  “呃......弟妹啊,你是想收德芳这个徒儿?”赵匡胤忽然问道。

  “嗯!”陶三春点了点头。

  赵匡胤站起身形,说道:“弟妹啊,你与三弟先行回府,朕明日就给你旨意。”

  “是,官家!”陶三春与郑恩躬身施礼,离开了延和殿,回向了汝南王府。

  这时候,延和殿外走来一人,他左手提着医箱,右手托着一个松木方盘,方盘呈暗红色,有两尺见方,木纹理走向有序,显然是上好的红松古木所制。上面摆着三件白色小玉碗,三个阔口小瓷瓶,只是瓷瓶口加了木质的瓶塞。

  来人正是御医冯成,只见他疾步向延和殿走去,托盘中的瓶碗却安如磐石,如同固定在托盘上一般。

  “官家!”冯成来到龙书案前,躬身便要行礼。

  赵匡胤连忙摆了摆手,说道:“罢了!冯御医,你方才去四皇子那里,他可有何异样?”

  “官家,微臣看到四皇子面有不悦,但是微臣对他把脉,采血,倒是极为配合。”冯成说道。

  “哦!”赵匡胤点了点头,又问道:“那脉象如何?”

  “微臣探出他的脉息,形象柔和有力,不浮不沉,节律均匀,乃有根的正常脉象。绝非是妖孽附体之状,所以臣请官家放心,四皇子决然是正常人。”冯成缓缓说道。

  “血液可曾采集而来?”赵匡胤又问道。

  “嗯!”冯成点了点头。

  【希望大家能给一个推荐,这是对作者最大的鼓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