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不是八贤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8章:暗中出手

我不是八贤王 一捧西照 2097 2020.01.17 17:36

  看着马车已经走远,小如快步走到赵德芳身前,悄声道:“小皇子,你快去后院看看吧,他们给留下三个大箱子,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还能是什么,无非是些银钱罢了。你抬回库房吧,自己清点一下,列个清单出来!”说罢,赵德芳转身回向了寝房。

  小如又紧紧跟在身后,急着追问道:“小皇子,韩贵妃给的这些东西,不会出问题吧?”

  “放心吧,决然不会有什么问题,因为这是官家的意思。”赵德芳说道。

  “啊......你说今晚韩贵妃来我们府上,竟然是官家安排的?”小如疾走几步,挡在赵德芳了前面,双目充满了诧异之色。

  赵德芳停下了步子,无奈的说道:“我是说这些银两,是官家的意思,他只是想我与韩素梅消除隔阂,官家不想作难。”

  小如眨了眨眼睛,面上生出一丝疑惑,道:“那韩贵妃派个下人来送不就可以了,为什么她还要亲自登门拜访?而且还是大晚上的,容易让人落下口舌!”

  赵德芳四下看了看,见周围没人,便问道:“你说,我只是一个七岁的孩童,和她一个二十岁的皇妃,能落下什么口舌?”

  “这......”小如面色透起一片红晕,她连忙低下了头,搓了搓衣角,羞声道:“别人说什么闲话,你自己最是清楚,何必要奴婢说出来!再说你长得比韩贵妃高出一截,还说自己七岁,鬼才相信呢!”

  闻得此言,赵德芳心头一惊。小如方才奉上茶水之后,便离开了大堂,莫非她偷偷的待在门外,将二人在屋中所言所行都瞧见。但是以他的耳觉,大堂之外决然是没有人的,只是小如这般说,难道是被她看出一些端倪?

  “你是不是在大堂外,偷听到什么了?”赵德芳忽然问道。

  小如腾的一下站直了身形,连忙解释道:“小皇子,你可不要诬陷奴婢啊。你与韩贵妃在堂内谈话,就是借给奴婢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在门外偷听啊。”

  “那你为什么说,别人会说我们的闲话?”

  “小皇子,你不知道吗?后宫的妃子是不能随便见出阁的皇子,这是宫中禁忌!韩贵妃又那么年轻,而你正是青春年少,恰恰又在夜间相会,岂能不招来别人非议!”小如正色的说道。

  赵德芳恍然的点了点头,说道:“所言甚是,多谢提醒,本皇子下次注意了!”

  小如这才露出满意的表情,让开了道路,跟在了赵德芳身后,一同向后院走去。经过小如的清点,韩素梅这次的诚意十足,竟然送来了三百两黄金,五千两白银。

  这么多的金银,换韩龙一条性命,也算是值了。毕竟从古到今,富人和穷人的命一样宝贵,但是富人可支配的钱财多,就显得命金贵,而穷人可支配的金钱少,所以就被称之为贱民一条。

  小如本想去叫下人,将这些金银抬回库房,可是赵德芳心中有鬼,自己一手一个箱子,全被他自己抬到了库房。

  此刻,夜已入深,二人各自回屋休息。

  第二天,赵德芳用过早饭,换了一身便衣,便跃马向韩府行去。韩府似乎早已知道他要来,通名之后,下人都未去通报,直接将他带到了府内。

  刚进韩府院落,大门吱呀一声关上了。

  听着这个奇怪的声音,赵德芳心中忽然生出不安。那名下人却一脸的冷漠,带着他疾步向后院走去。

  看着进出的仆人,眼神中带着不善,赵德芳的心越来越不安起来。他跟着那名仆人刚到后院,就迎面见韩素梅向他走来。

  他连忙躬身一礼,道:韩贵妃,本皇子有礼了......”

  韩素梅疾步走至近前,冷哼了一声,忽然扬起一巴掌,就向赵德芳脸上袭来。

  “韩贵妃,你......”

  赵德芳当即身体向后一仰,同时右手闪电般探出,抓在了韩素梅的手腕之上。手心微微用力,韩素梅立刻疼的发出一声娇斥:“放手!”

  “韩贵妃,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一见面就要打本皇子?”

  韩素梅勃然大怒:“赵德芳,你还有脸问,如果不是你,我弟弟韩龙何至于此!”

  此言及耳,赵德芳心底一沉,像是恍然明白了什么。他连声问道:“贵妃娘娘,韩龙怎么了?莫非他已经被杀人灭口了?”

  韩素梅甩开被束缚手腕,脸上挂着煞煞寒霜,大声道:“赵德芳,你早就想让我弟弟死吧!你昨日说好了要放过他,本妃还给你那么多银钱,你为何还要对他痛下毒手呢?”

  “贵妃娘娘,我赵德芳堂堂男儿,岂能言而无信!就是我要是杀韩龙,昨日在官家驾前,我已然就取了他的性命,何必要在牢狱之中,行这小人之举呢?”赵德芳怒斥道。

  “若不是你下的毒手,他好好的,怎么就突然傻了?”

  “啊......韩龙傻了?”赵德芳连声说道。

  “韩龙傻了,疯了,这不正如你所愿。本妃今日进宫,奏请官家,一定取你脑袋!”

  韩素梅怒声说着,秀目之中不由掉出几颗泪珠。虽然她蛇蝎心肠、阴险毒辣,但是对她弟弟韩龙倒是姐弟情深。

  “贵妃娘娘,你冷静一下!你想一想开封府大牢,那是什么地方?本皇子一个从五品的官职,没有官家的圣旨,如何能进入大牢之中,将你弟弟逼疯?”赵德芳解释道。

  “你定是饭菜里面下了药,我弟弟才疯的?你昨晚不是和本妃说,给花蕊......”话还未毕,赵德芳连忙伸出一只手掌,捂在了韩素梅的嘴巴上。

  “呜呜......你,你放手!”韩素梅呜咽着说着。

  赵德芳双眼四下打瞧,见周围无人,微微怒道:“韩贵妃,你若是不想活了,就继续说下去!”

  韩素梅闻言,眉目中的怒气消了一些,说道:“我弟弟成了这个样子,都是你害的,若不是你,他何至于此?”

  “昨晚我与你说的话,你难道忘了吗?”

  韩素梅像是想起了些什么,喃喃道:“你是说,昨日之事,是韩龙受人挑拨,这才引起你们两的冲突。贼人见事情败露,这才要杀人灭口?”

  【感谢书友“初遇未晚”一直的鼓励,作者只能用这短尾几字,聊表谢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