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不是八贤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何人闯宫

我不是八贤王 一捧西照 2041 2019.12.20 21:48

  “汝南王,朕昨日说的明白,这兴宁坊是朕赏给德芳的,与昨日的赌注无关!”赵匡胤说道。

  “哼,还不是一样!若不是二哥这般说,高王爷能要出这房契来吗?”郑恩面上露出一丝讥讽之色,就看向了高怀德。

  “呃......郑王爷,你也莫要瞎说!官家有了口谕,我怎能不遵旨而行呢?”高怀德讪讪说道。

  “高王爷,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实际上也是惧内之人,只不过你面上的功夫做得足而已!”郑恩说道。

  “郑王爷,此话差异,我大宋朝若是轮惧内,恐怕你当排首位吧。本王记得,你郑家的祖传宝贝,卖油梆子,好像就是郑夫人给你立的家法吧?”高怀德面带得意,眉毛还故意挑了挑。

  闻听此言,郑恩被戳到了痛处,他又急又气,连声驳道:“高怀德,你倒是好啊!昨日被一拳打出十余丈,若不是有宫墙挡着,估计还得飞出紫辰殿,滚落到汴京城的城墙底下去。”

  “郑恩,你还有脸说我!昨日你不是也挨了打,还躺在地上装死。你说你堂堂一个九千岁,躺在地上装死,这要是天下百姓知道,岂不都要笑掉大牙。忘了告诉你一件事了,昨晚本王因为这事,乐的一宿没睡,现在还困的紧啊!”说着,高怀德还故意打了一个哈欠。

  “红胡子,本王那不是装死。我是喝多酒醉倒了,这还是你说的,当时二哥和满朝文武都在,你难道忘了吗?”郑恩耍起了无赖。

  看着殿内二位王爷吵闹起来,赵匡胤无奈的笑了笑。郑恩娶妻的糗事,高怀德被打的尴尬,这两件糗事,他都是亲自参与,自是清楚不过。

  赵匡胤收回笑容,面色忽然变得严肃起来。他轻轻拍了拍龙书案,说道:“好了,二位王爷站回班列,今日早朝,朕还有大事宣布。”

  此言一出,郑恩与高怀德也暂停了口角,众人都回正了身形,齐齐看向了赵匡胤,

  只见赵匡胤正色说道:“川蜀人选,朕意已决,封吕余庆为知成都府,掌管川蜀军政之权,一月后赴任。”

  吕余庆站出朝班,朗声说道:“臣吕余庆领旨谢恩!”

  赵匡胤点了点头,继续说道:“皇四子赵德芳,年少多谋,又天生神力,出阁入仕,官拜汉州防御使,赐兴宁坊宅院一所。吕余庆为皇四子先生,行辅导之职,三日后举行仪式,昭告天下!”

  “臣谢主隆恩!”赵德芳跪地谢恩,声音虽显稚嫩,却响如洪雷。

  此言一出,朝臣之中,顿时一片哗然。

  皇子七岁之龄,就御赐出阁,古往今来,只此一人!

  兴宁房乃王侯之府,皇子刚出阁,便赐这等府邸,可谓天大的恩宠!

  汉洲防御使,虽是从五品官职,但是汉洲之地,乃川西名城,长江文明之源。与成都更是相距甚近,快马一天的路程。

  堂下众臣,都如傻了一般,一会看看赵匡胤,一会回头望一望赵德芳。他们知道,此子定将不凡,不久的将来,大宋将诞生一个璀璨的少年王。

  站在文臣之首的赵光义,同众臣一样,也是满脸的惊愕。但是他的内心中,除了震撼之外,更多的是无形的压力。

  而站在文臣次席的赵普,双眼微微半闭,似乎这个爆炸的新闻,早在他意料之中。他只是轻轻摇了摇头,不置可否,对身后的大臣的惊诧,毫不在意。

  正在这时,忽然金殿之外,跑来一个小太监。他脚步错乱,慌慌张张,身子还没进金殿,就被门槛绊了一跤,摔倒在门口。

  “殿外何人?如何慌慌张张,成何体统!”赵匡胤忽然大喝一声。

  “官......官家,不好了,有人闯......闯进西宫门来了!”小太监一边爬起,一边急声喊道。

  “什么?何人这么大胆,竟敢闯入皇宫?”赵匡胤大声说道。

  这时候,高怀德一步跨出班列,大声说道:“官家,竟敢有人闯宫,简直罪该万死。本王愿领旨出去,亲自取下这贼人的首级!”

  “好!高王爷,你一定将这贼人首级,拎到金殿来,朕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赵匡胤怒声说道。

  “臣领旨!”

  说罢,高怀德大步走出金殿,与禁军中取了一杆银枪,牵了一匹快马,直接向皇城西驰去。他还未到西城门口,远远就看见城门大开,城口混乱不堪,数千守城禁军围着一人,却被打的东倒西歪、前仰后合。

  “众军让开,让本王来擒他!”高怀德一声大喝,提枪纵马,飞奔而来。

  守城禁军一看,东平王高怀德来了,纷纷左右闪开,让出了一条道路。

  而被围之人,见是高怀德来了,粉脸一乐,冷笑了一声。她连忙从腰间取出一块皂巾,头上一系,把脸面遮挡了起来。随即她将两把银锤挂于身后,捡起一把长矛,就冲了上去。

  “何方贼人,你生了天大的胆子,晴日郎朗,你竟敢闯皇宫?”高怀德又喝一声。

  “哼,老娘......是取你脑袋的人!”

  “哇呀呀!气死我了,敢取本王的脑袋,这天下还没生出来呢!看枪......”

  高怀德一拍战马,手中银枪骤然探出,直向那皂巾蒙面之人刺去。几十步的距离,竟然瞬间即至,只见枪尖白光一闪,正点向了对方喉头。

  “哼!就这点能耐!”

  不屑之声未毕,只见皂巾蒙面人退出一步,手中长矛猛然横向一磕,直接撞在了枪头之上。

  “锵””的一声巨响!

  只见高怀德手中的银枪,竟被一招击飞出去,随即空中划出一道银光,就再也看不到银枪的踪迹。

  “啊......”高怀德大吃一惊。他虎口震的生疼,身体晃了几晃,差点跌下马来,只呆呆的看着对面之人。

  还在他愣神之刻,皂巾蒙面人右脚一蹬,左脚一点,向前快进两步,身体骤然跃起,一脚就踹在了高怀德的马头之上。

  “咴儿......”一声马鸣未断,高怀德连同坐下战马,一同被踢飞了出去。

  【希望大家能给一个推荐,这是对作者最大的鼓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