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不是八贤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8章:金锏出世

我不是八贤王 一捧西照 2081 2020.01.11 15:47

  “哼,小贼,杂家手段多得是,这算的了什么!”

  王继恩身体一跃,就飘了出去,他的身材中等略带臃肿,身法却轻盈至极,两脚虚空点了几点,靴底都未沾地面,身形就鬼魅般出现在了赵德芳面前。

  这一手轻功,可谓是惊艳决绝、骇俗之极,让赵德芳心中震撼无比。他连忙向后跃出一步,同时右臂抬起,赫然就是一掌,重重的拍了出去。

  “砰”的一声!王继恩肩头中掌,可是掌力过后,他却一动未动。

  赵德芳顿时大骇,他这一掌怎么说也有百斤之力,对方如同隔衣搔痒一般。这……这王继恩,功力之深,可见一斑。

  这时,王继恩眼中精光一闪,嘴角勾一个怪异的笑容,随即一只枯如树皮的爪子就伸了出来,锁向赵德芳的喉头。

  “不好!”赵德芳大叫一声。

  他连忙回抽右掌,同时身形后撤,腰部一拧,便腾空蹬出两脚,踩在了王继恩的胸口。脚劲所及之处,竟如一块铁石,丝毫不能踹动半分。

  只见王继恩双肩一动,一股磅礴之力随即涌出,反震在赵德芳的双脚之上。

  “好厉害的暗劲!”

  赵德芳心头一紧,身体瞬间就被击得倒飞而出。劲势之猛,速度之捷,让他只觉头皮生麻,耳朵发鸣,身上每一寸皮肤都如刀割一般。一道斜影划出,赵德芳重重摔在了地上,双手所及之处,正是陶三春赠于他的古木长盒。

  “噗......”他嗓子眼一甜,一口鲜血喷了出去,全部洒落在了古木长盒上。

  一阵冷风拂过,古木长盒的血渍像是有了生命,一滴一滴的跳动起来。片刻之间,这些血渍就交汇在一起,形成了一粒珍珠大小的血球,悬浮在木盒上方。

  赵德芳定睛一瞧,血球闪着暗红色的耀眼光芒,直刺双目。他连忙闭上眼睛,面目侧倾,试图躲避这一束束的光芒。可是任他如何躲闪,那光芒像是浸入眼中一般,总是避之不及,挥之不去。

  “痛......我的眼睛......”他双手捂着眼睛,急声大呼着。

  稍顷后,一束束的光芒慢慢消失殆尽,身前的那个古木长盒赫然跳起,悬在他的面前。赵德芳连忙抓去,可是空空荡荡,虚无一物。忽然那虚无缥缈的古木长盒,飞出两把金锏,直接穿入他的脑腔。

  “这是怎么回事?”赵德芳心中大奇。

  紧接着,脑腔中如雷鸣闪动,震荡着他头颅发痛。片刻之后,双锏金光闪烁,一套“不字锏法”随即而出,如密密麻麻的咒符,来回旋荡着。

  见咒符一起,金锏顿时有了生命,如同人的两只臂膀,自行舞动起来。只见这对金锏,横劈反枭、点刺撩扫、一前一后,宛如战神横空出世,赴杀九霄。

  片刻之后,赵德芳缓缓睁开了眼睛,他身体一纵,直立而起,身上一股霸气随即而出。

  “小贼,杂家倒是小瞧你了!”王继恩向前走出几步,眼中闪出一丝诧异。

  他以为自己的暗力一击之下,赵德芳定会受伤不轻。哪想到片刻之臾,赵德芳竟又直立而起,而且身上的气息强大了太多。

  “哼!老阉贼,你想不到的事情多着呢!”

  赵德芳左脚猛然跺地,古木长盒立刻弹射而起,轻轻的落在了手中。他打开长盒,两柄金闪闪的四尺金锏恍然出现在眼前。

  “陶家鸳鸯锏!”王继恩面色一凛,不由脱口而出。

  “老阉贼,有些眼力,今日小爷就用这对金锏击碎你的阉狗脑袋!”

  说罢,他探出单手,古木长盒一抖,两柄金锏落至他的掌心。随即,他虚空一甩,那古木长盒竟如同长了翅膀,飞向了身后的高继和。

  赵德芳右锏横向一指,大声喝道:“老阉贼,你受死吧!”

  金锏所向,射出金光万道,王继恩连忙侧目,避开了夺目的光芒,急声问道:“老陶洪是你什么人,他的双锏怎会在你手中?”

  “老阉贼,你不觉得话太多了吗?”赵德芳身体一纵,手中双锏化作一道游龙,向王继恩的额头直劈过去。

  王继恩见状,身形连忙向后一掠,陡然飘出十丈之外。

  金锏一招走空,余劲击在了地面的青石板上,只听得轰的一声,石屑飞溅,尘土飞扬,地面炸起一个五尺宽的深坑。惊的围观百姓掩面避退,露出惊恐之色。就连周围马匹长都嘶不绝,四蹄噔噔踏地。

  “老阉贼,你不是肩头硬吗?那躲什么躲,来继续和小爷对上几招?”

  王继恩面色泛青,双目之中闪过一丝骇色,似是知晓这两柄神锏的威力。他的左手不知觉摸到了腰际,随即又停了下来。

  “你既是老陶洪的传人,想必与汝南王府定有关系,恕杂家眼拙,冒犯了阁下!”

  闻听此言,赵德芳收回双锏。他抬头一望,见王继恩神色恭敬,他长嘘了一口气,胸中的积怒一扫而空。

  看着情势,这王继恩是要罢手。似乎这陶家神锏,对他威慑不小。不过杀人不过头点地,既然他肯当众臣服,再强行为难他,就太过分了!再说他是赵匡胤的大太监,方才半路杀出,似有公差在身。

  他忽然想了起来,方才赵普说了一句,他是从川蜀回来......

  赵德芳神情一震,向王继恩身后的马队看去,几十匹战马在前,中间十几辆锦绣马车,再往后是数千禁军。

  “难道是孟昶与花蕊夫人,被解压到京?”

  他的目光锁向了中间的一辆马车,因为目光所及之处,正有半张秀色佳容向他望来。赵德芳顿时呆住了,这是一张迷倒众生的面容,百十丈的距离,虽看得不清,但他的心却跳的异常厉害。

  “四皇子,四皇子......”

  听到有人呼唤他,赵德芳连忙收回心神,回头一看,竟是高继和抱着古木长盒走了过来。他淡淡一笑,似乎方才的愤怒早已消失到九霄云外。

  “高五哥,你回汝南王府,和师父说一声,就说我要进宫击杀韩龙!”说罢,赵德芳身体一纵,跃上一匹白马,向着韩龙逃跑的方向,绝尘而去。

  高继和似乎明白了什么,抱着木盒就向汝南王府跑去。

  【希望大家能给一个推荐,这是对作者最大的鼓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